精彩小说尽在4162小说网!

小说首页分类书库 手机阅读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首页 > 言情 > 《靖江河》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五章 好好吃饭

第五章 好好吃饭

路山彦的花 7648字 2019-01-10

沈星南简单介绍完工作后大家就开始挪位子了,各组归各组,各组认识各组的人,各组进各组的群,各组的负责人负责各组的事与开销,自报家门的点了人数,归置明白。

还有一些人没有动,年纪看起来都是二三十的样子,坐的偏远,跟沈星南一个方向,估计是因为曝光事件过来的主创方,面容严肃,气压颇低,只是远远的看着他们。

美术组的组长叫陈一茶,是吴勋的研一学生,名字起的古意典雅,人却是个风风火火的开朗姑娘。林谨一早便跟她认识,报了名单后便径直向她走过去了。

“那个照片不是你拍的吧?”陈一茶压低声音问她。

“没有。”林谨摇摇头。

曝光的剧本其实是几张对着剧本拍的照片,说不定就是拿到剧本的人拍了发给朋友看的,但是一传十十传百,就流传开了,到了媒体手里,所以沈星南才说不再追究,因为很有可能只是无心之失。

陈一茶点点头,指了指那一帮人,“你刚刚来的晚,没听到,那些是投资方跟制片人。”

“《丹亭梦》的投资挺大的,制作正规,走的完全是正经剧作的流程,所以沈星南只是负责导演,有其他专门的制片人。本来今天过来是流程上看一下第一天的工作安排,结果出了这样的事,估计就也变成了视察我们到底压不压得住这个剧本了吧,听说沈星南想用全员学生遭到了很大的反对,那些人也是勉强同意的。”

这些事林谨刚才听祝融跟许越城说过了,于是悄声问,“那我刚刚迟到了不会有影响吧……”

陈一茶摇摇头,声音也低低的,“应该没什么,毕竟他们看的是整体,不满意的是启用全学生阵容,也不是你一个人的事,你一会儿好好坐着别惹出大动静就行。”

林谨表示知道了,于是陈一茶便开始招呼起了其他美术组的成员。

美术组是三个组别里人数最多的,黑压压的坐了一大片,陈一茶雷厉风行,一会儿就全部安排登记好了。

都分门别类坐好后大家便开始讨论起了剧本,各抒己见头脑风暴,把人物感情,主旨表达,情感升华,场景意向都讨论了一通,七嘴八舌,架空形容出来的场景美轮美奂。

沈星南写的感情线直白,人物心意却又晦涩,基本没有内心独白的剧本给人物理解制造了一定的困难,只能从言行举止来分析人物,大家把公主跟书生分析的七零八落,也只是勉强构架起了人物形象,爱恨不明。

“许越城,你怎么看。”

摄制组的一人坚持认为书生爱的是公主,而表演组有人义正言辞的站在姑娘那边,两人据理力争了几个回合,谁也不让谁,沈星南打断了他们,看向许越城。

许越城明白她的意思,虽然没定最后演员名单,但是书生属意他也是众所周知的事了。制片方一直不信任大二的能压住如此剧本,总要让他们审核点头,现场试戏和角色理解缺一不可。不然只凭沈星南硬压,就算能抢下角色,组内高年级的成员也意难平,只维持表面和平是出不了真正尽心尽力有灵魂的好作品的。

他笑了笑,缓缓的开口,声音不大,只是大家都等着他说话,小礼堂安静,便字句清晰可闻。

“爱本身就不是纯粹而单一的,混杂着很多东西,比如亲情里的爱,难道你爱你的母亲就不会爱你的父亲了吗?或者说你爱上了自己的伴侣,就会把父母抛诸脑后吗?”

许越城叙述着,声音温和平静,带一点点好听的沙哑,“书生跟姑娘是两小无猜,他们之间的感情已经不单单是爱了,更有亲情,相伴长大扶持之情。”

他长得好看,轮廓深邃分明,线条温和,一双眼睛尤为灿烂,像是不轻不重就能看到你的心底去,认真说些什么时让人根本无法拒绝。

“好!”祝融首先带头鼓起了掌,其他跟许越城关系好的人也纷纷以喧哗表达自己对他的支持。

“他对姑娘的感情不单单是异性之间的爱慕,更是责任,是更胜血缘的羁绊。他金榜题名哪怕皇帝生死相逼也要娶她,就是因为他的人生已经跟姑娘牵在了一起,他们过来的这十几年人生交叠,姑娘也同样对他全心全意,伴读点灯。这已经不是简单的爱跟前程,而是一个人的根与义。他若是抛下了姑娘,就是斩断了自己的一切过去,否认了自己。”

“那么一个否认了自己的人,又如何能配得上公主,如何能担当一国之栋梁呢?”

“姑娘代表的,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书生的前半生,是书生在高官厚禄下的“自我“。”

大家窃窃私语着,有人拿着笔在自己的剧本上记着什么,不乏看到一边小声讨论一边点着头的人。

这个表述意向又复杂,直接将人物情感升华到了人物形象,但足以看出许越城对书生入木三分的理解。

但摄制组那人却是继续开了口,仿佛已经就是跟表演组的那人杠上了,一定要得到一个写实肯定的答案,否则誓不罢休似的,“那书生还是爱公主的。”

许越城却没有继续回答下去,微微一笑,只是看向了美术组那边。

“我记得昨天晚上这个问题有人在群里回答过了,她可以再说一遍。”

大家齐刷刷的看了过来,美术组一圈坐着的人也在彼此看着彼此。

林谨对上许越城的目光,看见他眼里一点笑意,分明的都是恶作剧式的调侃,用这么稳妥又鼓励的话语说出来居然有几分信任的意思。

他无声的坐着口型,说的分明就是“加油”。

事到如今,也只好举起了自己的手。

女孩自美术组的人群中站起来,一袭豆蔻绿的裙子,脸庞未施粉黛,声音细细软软。

“但是这个爱,萌生在他失忆之后啊。”

林谨缓缓的作出一个平铺的手势,表示归零。

“那时他已经喝下鸩酒,代表那个忠诚姑娘的书生已经死去,记忆就是代表死去的东西,醒来的书生只是状元郎,是公主的驸马,他是爱上公主,但他也不是那个书生了。”

“他是崭新的人,驸马爱公主又有什么错呢?他完整的一颗真心都是给予公主的,他们在公主府因此而幸福美满。”

阳光透过七彩琉璃的窗户照进来,在空气中飘舞着尘埃,女声柔柔的叙述,像一个娓娓道来的故事,带着一点洞彻是非的遗憾。

“所以他想起前程往事后才会那样痛苦,书生也是困在红尘里的人呀。”

尾音轻轻上挑,收的像一个叹息。

沈星南轻巧点了点头,祝融悄悄的朝林谨比出一个大拇指。

许越城倒是抱着手,遥遥看着她,“那你觉得书生最后认出扮作姑娘的公主了吗?”

“逝者已逝,生者难道要因为犯过的错就也一生不肯好过了吗?更何况他也舍弃了一切荣华富贵,劳作自足,过着最贫寒的生活了。”相隔有些距离,林谨提高了一点点的声音,清澈无比,“偿不偿还的完,书生也要过的嘛,许老师您行行好,放过他吧,他已经很惨很贫苦了。”

女生讨巧的说了个乐子,大家都笑了起来,许越城也笑着,只是背着光,表情显得有些看不大清。林谨吐了吐舌头,她不习惯成为视觉中心,赶紧趁着气氛缩回了人群里。

林谨旁边的一个女生小声的对她说,“你好厉害啊。”

林谨悄悄背过手来对着她耳朵也小声的说,“其实我是许越城的托。”

那个女生咯咯咯的笑了起来,“其实我是你的托。”

她伸出了自己的手,“我叫曾温韵,你呢。”

林谨挠了挠她的掌心,“林谨,谨言慎行的那个谨。”

两个人相视一笑,挪着坐近了一点。

大家继续着你一嘴我一嘴的讨论着各种各样的见解跟话题,你反驳我来我斥责你去,一不小心就错过了饭点。外卖员背着餐箱进来时已经是下午一点了,成堆的饭盒垒在桌上,都快放凉了,直到沈星南说差不多了大家这才站起身去拿饭盒。

沈星南是个不懂什么叫一视同仁的人,一堆盒饭有叉烧的有猪排的有鸡块的,甚至还有红烧土豆跟水煮白菜的。小沈导演捧着一杯快比她脸还大的奶茶经过那个哭丧着脸的猛男身边,幽幽的丢下一句,“蔬菜有益身心健康。”

林谨叼着勺正跟两个美术组的女生提着饭往回走,许越城正好看到她,喊了一声,曾温韵做了个自己先回去的手势,林谨点点头,就往许越城的方向过去了。

“你刚刚解释的很好啊,很给我们大二团队长脸,加十分。”许越城说。

祝融捧着一大杯可乐,跟许越城站在一起,笑眯眯的点点头,表示赞同。

林谨头都快低到领子里去了。

正是饭点领餐盒的时候,人来人往,祝融跟许越城往这儿一站,大家都在往这边瞟,林谨欲哭无泪,这么高调都是要变成炮灰的啊,她一点都不想惹上是非,人怕出名猪怕壮,她可不想第一天进组就被粉丝暗杀。

“你好像一只鸵鸟啊仓鼠。”祝融看着林谨都快皱成苦瓜的脸,笑着还是岔开了话题,“你是什么饭呀鸵鸟妹妹。”

林谨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我随手拿的。”

她把饭盒举起来,看着底下贴的标签,读了出来,“好像是,我看看,红烧牛腩饭,汤是,这是什么字,啊紫菜蛋花汤。”

祝融的两眼瞬间冒出了精光,“卧槽,红烧牛腩,你这手气也太好了吧,我刚问星南姐她说店里就三盒牛腩饭了,都拿来了。”

他立马往旁边挪了一个空位,“快快快,仓鼠妹妹快坐下。”

甚至还贴心的帮林谨接过了饭盒,放在了桌上。

林谨看着就差把我喜欢写在脸上,如同发现了新大陆一样的祝融十分无奈,“那你是什么饭啊,我们跟你换好了,我也吃素。”

祝融大喊一声YES,做出一副感动深切的表情,“仓鼠妹妹你太好了,我再也不叫你鸵鸟了,你就是英雄松鼠。”

林谨一脸黑线。

许越城却打断了他,“人家拿的饭,你换个鬼。”

林谨看着许越城微微皱起眉的一点侧脸,心里微微一感动。

“我们现在都是一个年纪的蚂蚱了,当然要同进同退同坐同吃。”许越城正经说到。

林谨看他一眼,心说我刚刚在心里夸你个鬼,你跟祝融一样,切开都是黑的。

许越城看林谨还愣在原地,招呼着她,“站着干嘛呢,快坐下。”

林谨被他自然而然的动作噎的说不出话。

许越城看着她的表情,又补充了一句,“快点啊,不然站着让人看码。”

林谨的一张脸都快变成苦瓜了,坐下拿了个饭盒就开始拆。

一会儿她看着桌上的红烧牛腩,水煮菠菜,沙拉拌饭,青菜西红柿汤,紫菜蛋汤噗的一声笑了出来。

祝融倒是理所当然,“补充维生素,必不可缺,你这么油腻会拉肚子还会发胖的。”

人吃上饭了就什么情绪都转好了,小礼堂里弥漫着饭菜香,大家都三两成群的坐在一起,说说笑笑,吃饭休息。

倒还是有不少目光投向他们这里,林谨被四处的目光扫的下意识的不停抬头,许越城倒是没什么反映,夹了一筷子菜让她好好吃饭。

“也就这头一会儿新鲜感,过两天就好了。”

林谨小声的吐槽,“我会不会被你的对头跟祝融的粉丝分尸啊,完了我感觉我现在好危险。”

“什么叫我的对头?”许越城没反应过来。

“就是不想你演书生,虎视眈眈男一号,费尽心思把你拉下来,恨不得把支持你的人比如我都砍死消灭的那种人。”

许越城露出一个严肃无比的新闻联播式微笑,“林谨,说实话,有时候我真想看看你的脑子里到底都是什么东西,是把垃圾偶像剧跟十八线推理小说一起吃下去了吗?”

祝融在一边笑的被饭噎住了,拍着自己的胸口,察觉到两人看过来的视线,赶忙补充到,“对头有没有我不知道,反正我没有那样的粉丝,起码这里肯定没有。”

“而且《丹亭梦》里都是沈星南选出来的人,绝对有一定的专业素养,不会那么没有分寸的。”他笑着笑着没个正型,还是说了句正经话,“这里都是师哥师姐了,我们三个都是大二的,一起吃吃饭没什么的,放宽心了,你看我都不怕被偷拍。”

林谨看着神色自若,满不在乎下筷如飞的祝融,心想这应该是她短短十几年人生里最接地气的明星了。

就在这时,小礼堂的门开了。

穿着奶茶店服装的几个店员往里搬着泡沫纸箱,前面一个穿着白色长裙的女生领着他们,招着手示意店员把纸箱散开分给大家,笑的柔柔弱弱,温柔的仿佛能化作一滩春水,将所有人融化。

“大家都累了一天了,今天是第一天一起工作,昨天又出了那样的事,我请大家喝饮料,也是什么口味都有,跟沈导定的一样,大家随意选就好。”

林谨看过去,笑的和煦的女生仿佛自带令人如沐春风的技能,白色的裙角在人群中翻飞,像是古代仕女图中走出来的模样,并不惹眼的五官却组合的别有韵味,赏心悦目,让人忍不住再看一眼。

只是许越城跟祝融好像都没太大的反应,依旧吃着饭,林谨看了两眼,也没好开口问,只能收回了视线。

对方把三杯奶茶放到他们桌上的时候许越城和和气气的说了声谢谢柳师姐,祝融嘴里都是牛腩,嗯嗯啊啊含糊不清的出了两声算是打过招呼了,林谨看着她握在奶茶杯上纤细的一双手,指甲莹润,也只会跟着许越城说了句谢谢柳师姐。

对方笑的温温和和,挽了挽头发,依旧是那样柔弱的一声不客气,离开时带过一阵香水味。

林谨伸出手,揉了揉自己的鼻子,摊开手掌,看着自己掌心因为做模型染上去的那些胶水痕迹,还有一些木头磨出的薄茧,摇了摇头感慨,“这些女演员都是吃温柔长大的吧。”

许越城看了她一眼,伸出手抓住她的手腕,将她的手挪到饭盒边。

“好好吃饭。”

他的掌心贴在她的手背上,将她的手掌合在饭盒上。

“我让你回答那个问题不是让你出丑,是真的觉得你对《丹亭梦》的理解很好。”许越城淡淡的说,“起码很符合我的想法,可以替我回答。”

他夹了一筷子菜,放在林谨碗里。

待大家都吃饱喝足把餐盒收拾完已经将近四点了,剧本一起讨论完毕各组分就散开了,摄制组的安排摄制组的事,美术组的有美术组的活,沈星南带着表演组去舞台上试演了,他们的具体角色还没定下来。

林谨所在的美术组有将近二十人,虽不是相同的专业,但都在一个学院。

戏剧影视制作学院,简称戏制学院,也是连港的王牌学院之一,所有的前期美术师后期制作师都出自这个学院。

同年级的人是基本都认识了,但还是依次从研究生大四大三下来介绍了一下自己,一圈下来果然只有林谨一个是大二的,在一帮高年级里,脸生极了。

只是她才被许越城点了名,吃饭时跟着祝融在一起,存在感倒也不低。

一时之间齐刷刷的目光看向她,有不可思议的质疑,也有对低年级的不屑,还有满脸疑问的人小声的问着身边人“她是怎么进来的”。

曾温韵哇了一声,手肘撞撞林谨,悄声说,“你居然是大二的啊,好厉害啊,我听说你们这一届有一个吴勋老师特别喜欢的学生,就是你吗。”

林谨求救的看向陈一茶,陈一茶却笑着一把揽过了林谨,大大方方的就承认了,“是啊,破格待遇,能不厉害吗,当时我们林谨大一就是以全国第一的成绩进来的。”

那些变幻莫测的眼神这么一听,倒多了几分意外的打量,互相交换着眼神。

林谨叫苦不迭,连忙摇着头说没有没有,“我是少数民族,跟汉族考生比很占优势,所以才拿了第一的。而且我是吴勋老师的学生,能在这里肯定是星南姐照顾了一下的。”

“吴勋老师的学生那么多,哪就偏偏照顾你,而且星南也不是那种会在自己的作品上卖人情的人,她肯定是认可了你的能力的。”

陈一茶笑眯眯的侧过头看向林谨,在她耳边微不可闻的快速说道,“这里哪个人不是千辛万苦杀进来的,你过分谦虚反而会惹得他们不满。”

林谨听到这,也只好老老实实笑着点点头。

“总之承蒙吴勋老师多多照顾了,希望能跟着各位师哥师姐多多学习。”

一个叫做黄灵的女生笑着说了句,“一茶,看你这样是要多一个同门师妹啊。”

陈一茶笑着看回她,抱怨似的说着,“你可别提了,我这师妹才大二,吴老师就说要带她研究生的事了,还说在丹亭梦里让我好好带着,不然就拿我是问。”

她摇着头,像是打趣一般的口吻,说的却是分量极重的话。

这下倒是真的镇住了场面,所有的神色都变成了诧异。

林谨被陈一茶揽着,也不好再低着头,硬着头皮接受着目光审视。

小礼堂里虽然算不上人声鼎沸但也是嘈杂声一片,刚分下来的组大家都在熟悉着新团队,只有美术组这边,一圈人都齐刷刷的看着一个人。

倒也不是没有原由。

吴勋是谁?连港艺术的王牌教授,他们学院的镇院教授。

他曾经担任过许多金奖电影的美术总指导,是全国公认最高奖项逐天奖获得次数最多的美术师,吴勋担任美术监制的电影就是视觉效果的保证,即使剧本再烂,吴勋也能把毫无头绪的几十分钟做成就算当作观赏画面都值回票价。

这位全国屈指可数的美术师之一,因为妻子身体不好便不再跟着剧组东奔西跑了,因为休憩在云城,这才被连港以高薪聘来做讲师。

但这个名字不但在业内是标准的代表,在连港也是人人皆知,戏制学院的更是如雷贯耳。

因为他以全校最高的挂科率和出名的脾气差闻名连港,是连港第一位公选课给过百分之六十挂科率的老师。而戏制学院大一必修课有两门都是吴勋的。

据说院长一责吴勋本人一直推脱,最后名为代劳的举荐了自己的学生,那是吴勋带的第一个研究生,成为了连港有史以来最年轻的学院院长。

在这样的情况下,吴勋作为戏制学院的代表,哪位学生不想拜在他的名下读研?

而此刻,他们面前就站着一个似乎已经被定板了的,大二的学生。

大家神色变幻莫测。

其实也是因为在场的这些人都是高年级的学生,不太了解这位师妹,林谨在本年纪里可谓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就算不认识她的脸也知道有这么号人。倒不是因为吴勋有多偏爱她的行为,单纯就是老爷子喜欢让林谨上台做演示,点了林谨回答问题还喜欢跟她聊两句,一来二去跟她同过堂的学生就都知道了林谨。

只是戏制学院不像表演学院一样那么高调瞩目,有极多的利害关系,需要消息灵通耳观八方,天天虎视眈眈同一个机会。美术师大都是团队合作居多,各做各的工作,闷头做事,除了自己的圈子也不太了解其他人,更何况林谨本就低调,又是低年级。

一时之间没人再说话了。

恰巧祝融这时经过她们准备去洗手间。

黄灵原先跟祝融合作过一次,算是打过照面的熟脸,她大胆的喊住了祝融,一脸恶作剧的打着招呼,“祝融,你看起来就是跟第一有缘分啊,刚刚看你们一起吃饭,你知不知道这小师妹也是校招第一进来的。”

林谨连忙做了个求饶的手势,“师姐你别打趣我了,祝融是童星,我小时候都看过他的电视剧,我怎么跟他比啊。他的第一是名正言顺的,我就是蹭光。”

祝融看是刚刚一起吃了饭的林谨,倒是停了脚步。

“你这个人。”他撇了黄灵一眼,一脸无奈,对林谨道,“你可真搞错了,我们专业的校招第一还真不是我,不过一起吃饭是确实的。”

祝融侧过身,摇摇指向舞台上正跪在地上,任搭戏的女演员在他身旁大段的背着台词的许越城。

“我们这届表演系的第一是他,许越城。”

祝融耸了耸肩。

“那时候我刚考完就新闻满天飞了,什么江郎才尽都写出来了,我靠,我真的很委屈,谁规定的少年出道就不能拿第二了?谁知道开学又跟他一个宿舍,要不是宿舍分配是按报道顺序来的,我都要怀疑是学校故意的了。”

陈一茶拍了拍祝融肩膀,大笑了起来,“那你小子也算眼光好下手快啊,我们在场这么多人哪个不是被吴勋骂出来的,这么多年就出了一个他点着头满意的学妹,还就光速被你俩拐去一起吃饭了。”

祝融笑着打圆场,“就我们三个大二的嘛,星南姐让我们熟悉熟悉一下,许越城就非要一起吃饭,结果截了陈师姐的胡,你看他这个人。”

林谨有些错愕。她也是第一次知道许越城居然是以这样优异的成绩考进连港的。

作为全国三大艺术学府之一,第一名的成绩含金量自然无需多说,而在有祝融参考的情况下还能压他一头,许越城是怎样的天赋和能理。

林谨心想,那些调侃许越城是老天爷赏饭吃的话确实不是空穴来风啊。

她顺着祝融指的方向,遥遥的看着舞台中央已经站起身同女演员对词的许越城。

男生微微皱着一点眉,神情严肃坚定,目光深邃遥远,含着绵长的悲伤。

即使相隔甚远,即使没有声音,依旧能感受到对方的情绪表达。

林谨虽然听不到他们的台词,但也猜到了是书生寺庙与公主告别的场景。

大概这就是优秀的专业素养吧。

“你说这么一个人,已经天天在我眼前晃了,还要这么优秀,每次他有点什么成就,我都要被拿出来鞭尸,太痛苦了吧。算了算了,气的我,等我回来连着他拐走你们宝贝林谨的份儿一起算,暴打他一顿。”

祝融圆了场便走了,而剩下的人都被逗的乐不可支,笑的东倒西歪,全连港关注祝融的人都知道,他跟许越城的关系极好。只有林谨,一直看着那方深红舞台。

她心想,他真的十分优秀。

林谨远远的看着身材修长认真投入的人,就像是要把这一幕刻进脑海深处去一样。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书架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返回列表

章节X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