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4162小说网!

小说首页分类书库 手机阅读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首页 > 言情 > 《郡主作死日常》在线阅读 > 正文 第4章

第4章

宗臣 3284字 2019-06-26

  豫王前些年也是声名大噪的人物,王府自然不会寒酸,樊俞安越走,眉头越是紧皱。

  眼看着到了地儿,周遭竟是一片荒芜,甚至隐隐发臭。

  他捂了口鼻,一甩袖子走上前。

  正欲敲门,身后来了一大帮人。

  为首的便是那被太子殿下暗骂了许久的傅青青,她笑得优雅从容,但细看之下,却能发现她额头的汗。

  她这点小计俩在太子面前根本不够看,樊俞安自小学的便是揣摩他人心理,这傅青青心里想什么根本不必揣测,全都写在脸上了。

  他心头冷哼,看也懒得看她一眼。

  傅青青咬碎了银牙,一双眼睛恨恨地看了太子一眼,呵,不就是因为傅婉长得好看了些,想来这个太子也是个庸俗的货色。

  可她却不能不低头,一番自我安慰后赔笑道:“太子殿下要来怎的也不提前说一声,我们好做准备。”

  樊俞安本不想理会她,听完这话忍不住腹诽:这傅青青好生不要脸。

  他终于忍无可忍道:“你算什么东西?本宫要来王府与你何干?倒真是敢给自己戴高帽。”

  一番嘲讽过后立即暼开眼,又说:“多看你一眼都污了本宫的眼睛。”

  连丰憋笑憋得脸都红了,他还是头一回见自家太子这么跟人说话,往常夫子总夸太子殿下口才好,他也见识过太子和文武百官高谈阔论的样子,但那些文人的东西他听不懂,听完便是云里雾里,这回连丰才知道,原来太子的口才也能如此的接地气。

  他看向那个被太子出言讽刺的女子,眼睛都红了。唉,活该。

  欺负太子殿下心尖尖上的郡主,还敢上前来卖乖,太子还是骂得轻了,这种人就该狠狠地骂,骂她十八代祖宗!

  咳,童言无忌童言无忌。

  此刻本应该躺在床上的某人已经笑得乐不可支,傅婉听着外头的动静,实在没忍住。偏她还不敢闹出动静来,只能捂着嘴巴笑。

  若不是现在情况不允许,她一定要好好欣赏一下傅青青那张被气得缤纷的脸。

  她坐在床上,支着耳朵听。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似是自己的武功精进了,耳力比往常好了许多。

  傅青青很想一走了之,她脸色一会儿红一会儿青,最后又发白。

  这太子简直欺人太甚!

  扶着丫鬟的手几乎掐进她肉里去,丫鬟疼得面容扭曲,却不敢喊一声疼。

  她今日穿了白色的衣裳,这色调是傅婉以前最喜欢的,很趁气质,以往傅婉到哪里参加宴会都会穿一身白色衣裙,少不了被夸像仙女一般。

  傅青青也不知是出于什么心理,也学她这么穿。

  可并不是谁都适合穿白色的,这不,就扎了太子的眼。

  “你这一身白,是要给谁吊唁?”

  倒不是樊俞安迷信,只是在傅婉出事的当口,任何不吉利的蛛丝马迹他都不想放过。

  终于,一句话让傅青青身形晃了晃。

  “往后不许穿白色。”

  太子的一句话,就定下了她往后不可犯的规矩,傅青青一直都知道权利是个好东西,从她在王府里被人不放在眼里的时候就知道了。

  表面上她是王府的二小姐,可是所有人眼里都只有盛安郡主,她才是这府里唯一的小姐。

  她当然不服。

  傅豫那时说了,会把她当亲生女儿照料,都是假的,他的亲生女儿只有傅婉一个人。

  权利才是能让自己踏实的东西。

  她原本因为拿捏住王府而沾沾自喜的心,突然就被泼了一盆冷水。看吧,一个小小的王府又能如何?还不是太子一句话都不能反驳?

  她抬头看了一眼,方才出言侮辱她的太子正面色焦急的望着柴房门口。

  扶着丫鬟的手又紧了紧,她说:“我就不在这儿叨扰太子了,告退。”

  樊俞安看也没看她一眼,连一个字都懒得回应。

  待到傅青青离开这院子,连丰才替太子殿下去敲门。

  两人等了一阵,里面并无回应。

  樊俞安想了想,直接推开了门。

  下人住的柴房自然不会是干净的,有杂草,枯草堆,还有一些没用的木头,阴冷潮湿。

  皇宫一向是富丽堂皇的,他从未屈尊纡贵来过这种地方,这头一回,就让他红了眼眶。

  心心念念的人躺在一张用草和木头拼成的床上,一向爱干净的郡主脸都脏了,她睡得似乎很不安稳,眉头锁着不肯松开。

  他面色沉沉,说:“连丰,去打些水来。”

  “是。”

  连丰应下,动作极快的出门打水。

  樊俞安走过去,在傅婉面前蹲下身子。

  傅婉闭着眼睛什么也看不见,只能感觉到他的手在自己头顶抚了抚,动作很轻。

  她下意识的排斥,却不敢有大动作。

  然后她听见他的声音,听起来很遥远的声音。

  “婉婉,苦了你了。”

  “若是真的到了让我做选择的那天,我该如何选择?你和皇权就像两个对立面,我只能拿一方......”

  “婉婉,莫怪我。”

  “我会想尽办法找到解药救你醒来的,你再等等。”

  “太子,水来了。”连丰回来了,樊俞安没再多说,将水端来浸湿了帕子,轻柔的在傅婉脸上擦拭。

  连丰惊讶的看去一眼,又急忙收回视线。

  太子竟然亲自给郡主擦脸。

  他站在一旁,能清楚的看见太子眼底的深情,捏着帕子的手温柔小意生怕弄疼了她。

  看来太子殿下,是真的很喜欢郡主啊。连丰有些羡慕,身在皇家还能有这样真挚的感情,实在难得。

  他想了想,到门外侯着去了。

  樊俞安一直没再开口说话,认认真真的给她擦脸。

  傅婉心口一阵酸涩,尽管她不喜欢樊俞安,也并不想做皇后,这会儿也免不得有些心情复杂。

  傅婉是个有自知之明的人,她知道自己与皇位相比根本轻如鸿毛。而樊俞安与她最多也就是一纸婚约联系起来的两个人,能在这样的选择下犹豫,已经是很难得了,她知道的。

  尽管她不聪明,但也不笨的,这番话透露出的信息足够她去猜测事实真相,皇帝要对傅家下手了。

  而她,就是第一个拿来开刀的人。

  樊俞安突然抓住她的手,打断了傅婉的思绪。

  “婉婉......”

  他叫一声这个名字,发出淡淡的叹息。

  傅婉心头五味杂陈,一会儿是傅家的大难,一会儿是父王的安危,一会儿又是樊俞安不经意的叹息。

  好在太子并没有在这里待太久,也不能待得太久。

  等到屋里只剩她一个人之后,才缓缓睁开了眼睛。

  眼睛闭久了有些酸,她伸手去揉,揉着揉着眼睛都红了,恰好旁边有一面镜子,她拿起来对着镜子看眼睛,只见镜中的美人一双美目微红,泫然欲泣,我见犹怜。

  谁家美人,这么好看。

  傅婉眨眨眼,忽然觉得自己可能有命活了。

  陈妈和桃杏回来的时候,傅婉还在对着镜子捧心,柳眉微蹙,让人看了恨不得把心给她。

  陈妈见郡主醒了,激动的心颤抖的手,情绪都酝酿好了,却听见郡主说:“我这该死的魅力啊~”

  即将落下的眼泪又收了回去。

  “郡主,您这是?”桃杏向来信奉不懂就问。

  傅婉若无其事的把镜子放回去,语气淡定的好像在说今天天气很好一样,“哦,没事,就是提前练习一下卖笑。”

  陈妈差点哭了。

  郡主已经开始为以后凄惨的生活担忧了,卖笑,她们郡主何时受过这种委屈?

  傅婉眼珠子转了转,知道她们想岔了,却也没解释,换了个话题道:“我饿了,桃杏,弄点吃的来。”

  说完这话她就沉默了,然后当即掏出镜子来对着镜子落了几滴眼泪,“瞧我,都忘记现下自己是什么处境了,竟然还妄想能够吃饱饭......”那眼神,欲语还休,话未说泪先流,让人心都随着她痛了。

  桃杏咽了下口水,郡主醒来之后怎么好像脑子不太正常。

  傅婉又把镜子放下,擦了擦毫无感情的眼泪,扭头问:“桃杏,像吗?”

  “啊?像什么?”桃杏一时没反应过来。

  “像真的吗?”

  这回桃杏理解了,她忍着鸡皮疙瘩说:“极像。”

  傅婉“哦”了一声,又对着镜子咿咿呀呀的犯“戏精”。

  过了许久,疲惫的放下镜子,唉,想活命可真难啊。

  想她盛安郡主风光无限,向来是看不惯便直接怼的人,如今竟然要学着扮演小白花才能活命。

  她捏着嗓子感慨:“我只是想活着而已,为何天下之大,却没有我的容身之地~”

  桃杏鸡皮疙瘩抖了一地,“郡主,奴婢去给春喜煎药。”

  等到傅婉终于不折腾了,也是实在饿的不行了,这会儿已经入了夜,她在床上翻来覆去,还是决定冒险出去走一遭。

  从衣裙上撕下一块布条遮住了嘴巴,用三脚猫的轻功越出了王府。

  她又产生了错觉,今日使轻功似乎比往日更高。

  睡一觉醒来功夫都精进了?

  醉香楼的鸡肉是一绝,这会儿傅婉已经饿的不行,闻着香味儿便过去了。

  这儿的房顶十分结实,她掀开一块瓦,底下还有严严实实的木头,在心里把醉香楼的老板骂了百八十遍,只好恋恋不舍的放弃到嘴边的鸡。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书架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返回列表

章节X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