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十三星座网!

小说首页分类书库 手机阅读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首页 > 灵异 > 《三生药铺》在线阅读 > 正文 第六章 吸人精血的尸语花

第六章 吸人精血的尸语花

古月曼丽 3500字 2019-12-17

陈三生习惯了夜里清醒,所以当满山的人都睡着之后,她一个人在山里闲逛,白日里做农活的时候她已经四处观察过了,萧二伯说的收成不好是有迹可寻的,她发现这山里所有的果树仿佛都有种营养不良的病态,不是树上的果子结的少,就是果实长的不大,总之就是不理想,难怪收成不好,这成片的果林能挑的出去卖的确实只有一半。

陈三生更加在意的是她鼻尖闻到的这股异味,不像是寻常花草的味道,因为白日人多眼杂她不好行动,所以挑了夜间想要弄清楚这异味的来源。

随着这味道越来越浓烈,陈三生也就离真相越来越近。

这时她站住了脚,空荡荡的轮椅就停在不远处的树下,而清冷的月光下萧磊一个人跪在地上,表情痛苦,一双手深深的插在泥土里,而从泥土之下伸出蔓腾缠绕在他的手臂之上,那蔓藤竟然在吸他的血。

突然萧磊发现了陈三生,他苍白的脸印着毫无生机的一双眼睛,无助、绝望、愤恨。陈三生就愣在那眼睁睁的看着他,因为她找到了异味的来源,也认出了它,它叫尸语花,是这世间体型最大的花,花期成熟之时整个花枝可长到一人多高,整个花瓣成紫红色,可是这种花不该出现在人间,它原本是幽冥之域的花朵,专以吸食大恶之人的魂魄为生。因此恶臭无比,所以才称它为尸语花。

蔓藤慢慢从萧磊的手上缩回了泥土里,萧磊身子一歪倒在地上,陈三生慌忙跑过去扶起他,“东家,你这是在做什么?”陈三生表现出一副惊慌失措的样子。

萧磊虚弱无力的靠在陈三生的肩膀上,脸色惨白,他的声音轻的像是会飞的鹅毛吹进了耳朵里十分挠心,陈三生一时只觉得心痒难耐,却不知自己为何会这样,“你看到的事情不要告诉任何人。”

“可是,你这个样子没事吗,我送你去医院吧。”

“不用,我休息一会儿就好。”说完萧磊的头便无力的垂下,整个身子瘫倒在陈三生的怀里,陈三生不忍打扰他便让他这样休息,这时她才发现这尸语花的花根沿着泥土呈放射状的长了出去,遍步着附近的山地,而且扎根很深,她现在明白为何果园里的果树会长的不好了,这泥土里的营养都被这尸语花吸去了大半,自然果树是要长的残次了。

山里的夜很凉,萧磊穿的单薄,又被吸了精血整个人异常虚弱,陈三生感觉到她怀里的人一直在瑟瑟发抖,于是她便提高了自己的温度为他驱寒,感受到温暖的气流萧磊便睡的安稳些了。

陈三生就这样静静的坐在那,一直坐着,坐着,也不知过了多久,萧磊慢慢醒来,第一眼对上的便是一双关切又柔情的眼睛,而那双眼睛在见到自己醒来后又闪过一丝欣喜,“东家,你醒了,你感觉怎么样了?”

萧磊慢慢坐起身,看到自己躺在一个姑娘的怀里觉得十分不妥,脸上表情异常苦涩忙对陈三生连连道歉,“对不起啊,我不是故意的,请你见谅。”

陈三生倒不在意这些,她更担忧的是这朵尸语花,“没事,你别见意,你受伤了意识不清。只是这朵花是怎么回事,它怎么会吸你血呢,你又为什么要给它吸血啊,这是你养的怪物吗?”

萧磊无力摇摇头,眼睛绝望的看着这朵花,“它叫尸语花,以吸人精血为生,每隔七日便要喂养它一次。”

怪不得初见萧磊的时候就觉得他有些气虚无力。

“东家,这花好可怕啊,你为什么要养着它啊,它有什么用吗?”

萧磊似乎有难言之隐并不愿多做解释,他艰难扶着轮椅想要起身,陈三生上前帮他却又被他拒绝了,“今日的事情你谁都不要说,否则我便让你出不了萧山,你听明白了吗?”

同样是威胁她的话,萧磊所说她并不生气,却生几分侧隐之心,再观薜巍她就容不得他有一丝冒犯。

陈三生不免在心中嘲笑自己,虽说活了数万年,已经见惯了生死无常,事事多变,早该无情无心,可是在人间待久了,不免占了人间的烟火气息,此刻她看萧磊心中竟有半分悸动,这倒是让她始料未及的。

“东家,你放心吧,我什么都不会说的,我也不会多问,我以我的性命担保,请你放心。”

萧磊看着陈三生一脸真挚的模样,嘴角隐隐露出一丝弧度,此刻的他怕是连笑的力气都没了,陈三生上前推住他的轮椅,“我送你回去吧,你这个样子我不放心。”

萧磊没有说话,默认了陈三生的好意。

于是踏着月光,两人便慢慢的走回去了,回去的路上又是一阵长长的沉默,唯一打破安静的便是萧磊时不时传来的咳嗽声,他每咳一声陈三生的心就揪一下。

原来,我喜欢这一型的,娇弱翩翩公子郎,是容易让人浮想联翩,心生怜惜啊。

陈三生将萧磊推回屋子,不知是不是这一路吹的冷风,回来之后萧磊咳的更厉害了,脸颊都憋的通红。

“东家,你是不是着凉了,我给你去买点药吧。”陈三生蹲下身子心疼的看着他。

萧磊居然笑了,下意识的伸手揉揉陈三生额间的碎发,“别傻了,深更半夜的你去哪买药,我不要紧,喝点热水,睡一觉就可以了,每次都是这样的,明天就好了,你去休息吧,别担心我了。”

每次,这两个字说的多轻巧,多随意啊,可是谁又知道这个每次究竟持续了多久,像今晚的这样的情况若非她无意碰见,他自己又是如何艰难的回来,再慢慢熬过这一夜,第二天强颜欢笑装做没事。

薜琼,你就是因为见到了这样的萧磊,所以才会求我帮他吧。

陈三生心中柔软的部分被萧磊触到了,她居然不睁气的红了眼睛,就因为他多咳了几声,她就不愿意了,她就心疼了,她一下子抱住萧磊,温热的脸颊贴着他冰冷的额头,“东家,以前的事情我不管也不想知道,可是现在,我在这里,我就不会让你再过这样的日子,让我留在你身边照顾你好吗?”

萧磊的身体不自主的僵硬也更加反映出他现在的紧张,“你……你……你……”紧张的他连话都说不完了,他也没想到这个昨日才见面的女孩,才一天的时间就对自己说出这样的话,一时间他也无措,不知该如何应对。

‘他没有做坏事,他只是不想让家族从此就这样消失了。’薜琼的话回荡在耳边,像一把锯子来来回回在她的脑海里切割。

陈三生松开手跌坐在地上,手捂着头表情有些痛苦。

“阿离,你怎么了?是不是冻着了。”萧磊见她脸色不好,以为她也受凉了。

陈三生摇摇头,露出甜甜的笑容,“我没事东家,你不用担心,我去替你烧热水,你赶紧洗洗休息睡吧。”

萧磊刚想叫住她,她却已经风风火火的去院子里了,看着她忙碌的身影,久违的,萧磊突然有了一种家的感觉,自父母死后,这个房子便一直是他一个人,无论春夏秋冬、酷暑寒冷,从未有人问及过他的感受,萧氏的人虽然都很爱戴他,也很照顾他,可终究大家都有自己的家庭,自己的日子要过。

也许这世上真有缘份一说,萧磊第一眼见到陈三生便觉得她面善,她突然出现在面前还是在自己那幅模样的情况下,他却也不慌,更没想着如何与她解释,或者害怕她传出去什么,好像冥冥之中在心底他便信任她,她说的话他都觉得是真的。

陈三生给萧磊倒了杯热水送过来,那水里陈三生偷偷加了一些药,可以帮助萧磊尽快恢复。

萧磊正喝着茶她又端着个泡脚桶摇摇晃晃的进来了,差点没让萧磊一口水呛死,“阿离,你……你……这是要干什么?”

陈三生傻傻一笑,卷起袖子三下五除二的就把萧磊的鞋袜给脱了,他的一双脚都冻的冰冷冰冷的,“这水里我放了刚切的生姜,用来泡脚最暖和的身体了,你先泡一会儿,然后回床上美美的睡上一觉,明天我保证你就生龙活虎的了。”

萧磊一脸窘迫,不太习惯陈三生如此热情,脚被泡的通红,脸也通红通红的了,惹来陈三生一阵打趣,“哎哟,看来我这姜挑的不错,老姜果然够劲,瞧你这脖子和脸都快跟煮熟了似的。”

萧磊本来话就不多,被陈三生这么一闹更是不知道说什么了,看出了他手脚的不自然,陈三生也不闹他了,拿了毛巾过来,萧磊顺手就接过去了,自己擦干净脚穿好鞋子,而这中间他的脖子和脸依旧红的发烫。

“你快回去睡吧,已经很晚了,明天还要干活,你要养点精力。”

“也好,那我就不打扰你了,东家你也早点休息吧。”陈三生说完就替他关好门离开了,这个时候都已经四更天了,再过一会儿天就要亮了。

……

三生药铺里红豆伸着个懒腰送走最后一个病人,刚上楼就看到陈三生阴沉着脸站在炬药房里,红豆还纳闷了,不是说三天后才回来吗,怎么这会子又出现了,“你干嘛呢?”

“尸语花为什么会在人间出现?”

红豆大吃一惊,“你在哪看到的?”

“在萧氏白山林里,并且长的异常粗壮,还吸人精血。”

“那不可能,尸语花乃冥界之物,若在人间它也存活不了啊。”

“我正是知道这个中缘由所以才回来问你,我被罚终生不得入幽冥,所以想让你回去探一探,这中间是否发生过什么事。”

红豆点点头,“好,我这就去查。”刚走两步又折了回来,一脸坏笑看着陈三生,“薜家那个大魔头来找过你。”

陈三生一脸不悦,“他来找我干什么?”

“你骗了人家五十块黄金啊,你以为他会这么算了放过你?听他身边那个吴令的意思,好像是想和你谈生意,我猜啊,多半是查过我们底细发现药材路数不对,探你口风来了。”

陈三生冷哼一声,“再来就直接把他轰出去,我没空理会他。”说完消失在红豆面前。

红豆叹口气,不得不心疼自己,又要加班了,一年到头加班,也不说给个加班费,这年头的老板都是这么抠门的吗?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书架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返回列表

章节X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