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4162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幻想 → 妖医倾天:皇上乖一点!

妖医倾天:皇上乖一点!

灭绝师太 著

完本免费

妖医倾天:皇上乖一点是一本玄幻言情小说,作者是灭绝师太,主角是雪寂言,安若素,花月魂。前世她是个军医,在一次医疗救援行动中遭遇地陷,再醒来时,发现自己浑身是伤的躺在荒无人烟的白桦林里,身边多了一个女儿叫花花,脑子里多了一大堆不属于自己的记忆。他,本是这天下最尊重的人——皇帝,却因为阴谋而变成一个孩童。她拥有万能的医疗空间,将弃妇她之人纷纷灭之。至于这个赐她‘荡妇’牌匾的男人,唔,先从乖萌拖油瓶开始做起吧。

127.16万字|次点击更新:2018/08/20

免费阅读

妖医倾天:皇上乖一点是一本玄幻言情小说,作者是灭绝师太,主角是雪寂言,安若素,花月魂。前世她是个军医,在一次医疗救援行动中遭遇地陷,再醒来时,发现自己浑身是伤的躺在荒无人烟的白桦林里,身边多了一个女儿叫花花,脑子里多了一大堆不属于自己的记忆。他,本是这天下最尊重的人——皇帝,却因为阴谋而变成一个孩童。她拥有万能的医疗空间,将弃妇她之人纷纷灭之。至于这个赐她‘荡妇’牌匾的男人,唔,先从乖萌拖油瓶开始做起吧。

免费阅读

安若素倒吸一口凉气。

这小娃娃真真是个怪胎!

她挑眉,手臂扬起,毫不客气的揪住了他的耳朵。

“喂,小屁孩,回答你恩公我的问题,不要总是反问!”

“三十里路!”雪寂言忙不迭的甩掉她的手,这个女人真无聊,干嘛动不动就扯他的耳朵?他的耳朵,是可以随便扯的吗?就算他的衣角,都没人敢扯的!

安若素那边却没心思管他,她只想着怎么逃命。

首先得把三人衣服上的血迹清除掉,不然一出现在青冥山附近的青虚镇,便会引人注目,对了,卷卷的性别要改,那些人追的是男孩,她要把他变成女孩,好在他和花花年龄相仿,扮成双胞胎姐妹花最好了。

她动手给雪寂言梳头发,将他原本的一个发髻打散,梳成可爱的双髻,又编了小辫子,梳了跟花花一样的齐眉刘海。

雪寂言初时不知她要做什么,后来明白了,嘴角微微抽搐,却也无可奈何,只得任由她打扮。

花花倒是很开心,在旁拍掌笑:“小哥哥变成了小姐姐,真的好漂亮!”

“别说,还真是很漂亮!”安若素歪头看看自己的作品,十分满意,这小怪胎跟花花一样,生了一双微微上挑的桃花眼,皮肤粉嫩,眼睛水汪汪,猛不丁一看,还真以为他们是一对姐妹花。

打扮完卷卷,她把三人的衣衫都脱下来,在地上搓了又搓,鲜血被泥灰覆盖,什么也看不出来,她这才松了口气,把自己的破长衫撕了,做了个简易布袋,将小卷卷背在背上,右手牵着小花花,三人沐着月色上路。

雪寂言趴在她背上,沉默的看她忙活,他身受重伤,连动一下都不可能,没法帮她忙,只能安心当累赘。

雪寂言见过少心无肺的,但没见得少得这么厉害的,逃难路上居然还有闲情逸致去采野花,时不时又会变出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来,比如,一种透明袋子装着的甜丝丝的水,再比如,透明包装里装着的硬硬的糕点。

水很好喝,喝了精神倍增,糕点也很好吃,只一小块就能吃得很饱,白桦林里落叶缤纷,风景绝佳,有那么一瞬间,雪寂言怀疑自己遇了仙。

只有仙女,才能变幻无穷,也只有仙女,才有这么清澈明快的性格。

但很快,他知道自己是在发梦,因为安若素虽然能变出很多古怪东西,却唯独变不出银子来。

五天后,三人如同乞丐一般,站在青虚镇街头,对着川流不息的人流发怔。

安若素自言自语:“我们需要一辆马车,一桌丰富的饭菜,三套合身的衣裳,还要再好好洗个澡……”

“其实我们最需要的是银子!”雪寂言一针见血。

“对!”安若素眯眼笑,“卷卷就是聪明!”

“娘亲,你老夸卷哥哥,花花不聪明吗?”花花在旁吃醋。

安若素连忙哄道:“花花比卷卷还聪明,而且,花花的鼻子比卷卷的灵多了!”

“那是!”花花很得意,吸了吸鼻子,说:“娘亲,我都能闻到银子味道!”

安若素仰头看天。

这个,有点夸张了。

但花花小手一指,奶声奶气道:“娘亲,刚刚过去的那个胖叔叔身上的布袋里,装了满满一布袋银子,银子味可浓了!”

“嗯?”安若素扭头,果见一个肥头大耳的胖子在前面走,那走路的架势超拽,满大街不够他晃的,有个老人不小心碰到他,被他一脚踹出去,嘴里骂骂咧咧道:“老东西,走路不长眼睛啊!”

安若素皱眉,像这种为富不仁的人,不向他挖点银子花,简直太对不起银子了!

她从兜里掏出一只帕子,把自己的脸遮上,只露一双眼睛,又把身上的衣裳理了理。

雪寂言掠她一眼,慢条斯理道:“你这是要色诱?”

“啊?”安若素又受到惊吓,“你还知道什么是色诱?知识量蛮丰富的嘛!你这么博学,你娘亲知道吗?”

雪寂言瞬间意识到自己又说错了话。

没办法,一时半会儿他还真的没法适应一个五岁幼童的身份,天知道小孩子该有什么样的神态,说什么样的话?

他扭头看看身边的花花,见她在那里吐着舌头做鬼脸,便跟着学了学,内心一阵恶寒,对面女人却眉开眼笑,笑骂:“屁卷卷!”

雪寂言:“……”

安若素不再理他,将两人安顿在路边,大步追上那只无良胖子,伸手轻拍他的肩:“这位公子……”

无良胖扭头,有点懵,面前这女人,音色清甜酥润,眸光销魂蚀魄,身上有淡淡香气四散,真是个妙人儿。

妙人儿朝她飞了个媚眼,忽地将唇凑到他耳边,喁喁细语,无良胖轻颤了一下,然后然后雪寂言和花花就瞠目结舌的看那位无良胖从布袋里往外掏钱,掏了一把又一把,一个劲安若素手里塞,塞满了还不肯停,一直到安若素点头,这才木然住手,收起布袋,转身走开。

“银子到手,走人!”安若素神采飞扬而归。

“你是怎么做到的?”雪寂言瞬间变好奇宝宝。

“是啊,娘亲,好神奇哦!”花花满眼冒红心。

“天机不可泄露!”安若素笑嘻嘻回。

有了银子,先寻了处客栈,洗漱吃饭,打扮一新,后又雇了辆马车,直奔雪歌城而去。

次日清晨,安若素背着卷卷,牵着花花,出现在雪歌城一处金碧辉煌美轮美奂的高房大屋门前。

雪寂言抬头看上面的牌匾,心头忽地一颤。

上面四个大字赫然在目:安国公府。

安国公安明启,雪啼国丞相,皇帝第一助手,是为百官之长,国公之位世袭于其曾祖父安达胜,安达胜是雪啼大将,曾为皇室立下汗马功劳,其后代子孙自然也被历代皇帝看重,个个身居要位,安明启更以杰出才能跃居一人之下万人之人的相爷之位,其女安如锦,入宫不过三年,即被尊荣封后,安家在雪啼国堪称是权势滔天,富贵逼人。

当然,这只是世人之见,真实情形如何,他心里最清楚。

“这儿……是你家?”他扭头看向安若素,艰涩开口。

“是啊!”安若素点头:“这是我家!我,可是安家的嫡女!”

她说到家和嫡女,面上却并无一丝一毫喜悦之色,反而含着无尽的悲愤凛冽,音色凛冽,那张一直温婉欢快的笑脸,此时陡然变得凝重冰冷。

雪寂言额角突突一跳,心里一阵发虚。

他终于知道为什么会觉得她面熟,他跟这位嫡女,还真有一面之缘。

只是,他所知道的那位安家嫡女,是安明启最疼爱的掌上明珠,系其嫡正妻顾清云所出,为人歹毒阴狠,虽貌美却放荡风骚,飞扬跋扈,横行安府。

这是他之前对她的认识。

现在看来,真实情形与他所了解的有太大出入。

是安家嫡女不错,不过,不是掌上明珠,是脚底污泥,至于什么歹毒阴狠放荡之说,更是无稽之谈,她温婉可亲,素手仁心,身陷危难之中,自顾不暇,却仍要冒险救素不相识之人,这般善良勇敢女子,世间绝无仅有。

雪寂言怔怔的盯着安若素,额角有冷汗涔涔而出。

一边的花花这时突然低声抽泣。

“娘亲为什么又要回这里?娘亲忘了打我们的人说过的话吗?就是这里的坏婆婆让人把我们扔到山里的!这里的人都好凶好坏,娘亲,不如我们再回山里住吧!”

雪寂言额角的汗流得更多。

青冥山是虎狼之地,山妖传闻更令人闻之丧胆,可那样凶险的地方,在花花这个四岁小娃娃眼里,却比安府安全得多,这对母女,在这府邸里,究竟经历了什么?

他垂下头,双拳紧握,不敢再往下想。

那边安若素缓缓蹲下来,紧紧握住花花的手。

“花花忘了吗?你外祖母还在这家里!”她伸手拭去花花眼角的泪,柔声说:“如果我们不回去,祖母眼睛又看不见,会活活饿死的!”

“我不要祖母饿死!”花花吸吸鼻子,“娘亲,我不怕了,我们进去吧!”

“娘亲这保证,这次不会再让任何人欺负你和祖母!”安若素音色渐冷,眸色亦渐转幽深冷冽,她一字一顿道:“从今以后,她们欠我们的债,我会十倍百倍的讨还回来!”

雪寂言伏在她身上,可以清楚的看到她面上每一丝细微的表情,有彻骨的寒气,在这女子的美眸之中浸润开来,眉间眼梢,有迫人的气势暗生,桀骜不羁,傲绝冷绝,跟一路上那个邻家女孩般温婉可亲的女子,判若两人。

深吸一口气,安若素上前敲门。


下一页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幻想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