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4162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都市 → 村嫂

村嫂

耳朵 著

连载中免费

村嫂是一本都市爽文小说,作者是耳朵,主角是白俊;白俊活了二十多年,阅女无数,上过的女人也无数,但是唯一让他记住的就只有他嫂子;嫂子自从哥哥离世之后就一直守身如玉,也不让自己接近;直到那天下大雨,雨水打湿了嫂子薄薄的衣裳,我才有机可乘的......

98.04万字|次点击更新:2018/10/11

免费阅读

村嫂是一本都市爽文小说,作者是耳朵,主角是白俊;白俊活了二十多年,阅女无数,上过的女人也无数,但是唯一让他记住的就只有他嫂子;嫂子自从哥哥离世之后就一直守身如玉,也不让自己接近;直到那天下大雨,雨水打湿了嫂子薄薄的衣裳,我才有机可乘的......

免费阅读

  陈兰闻言一愣,愣了足足有五秒钟,随即假装释怀一笑,翻了我一个白眼:“疯啦你。跟你说小俊,这话以后再也不许说知道不?这回,我就当没听见……”

  看着她迷人的小嘴,一双嫩滑的大.腿健硕白皙,陈兰身上一切的一切,此时此刻看来,都对我有着致命的吸引。

  我根本就听不见了她在说什么,两个健步上前,不由分说,就抱住了陈兰。顿时,那反弹力道险些将我撞一个趔趄。太……有弹性了……陈兰说什么也没有想到我会突然如此,伸出的手被我压在胸口,瞪圆了一双惊恐的眼睛,张大了嘴巴。

  然而,不等她说话,我猛的的一下子就亲吻在她那两片温润的双唇上。

  入口之处,一片柔软,还带着一股子说出来的女人气味,那气味,让我心醉神迷……陈兰瞬间反应了过来,紧紧的紧闭牙关,不让我有半点寸进。同时双手猛烈的推搡着我。嘴里发出唔唔唔的混沌声音。

  终于亲到了,我如何肯撒手。紧抱着她不放。这边搂着陈兰的脖子,我的另一只手,蛮横的顺着陈兰的衣服塞到了里面,抓住了她胸口的白暂。

  忽然,我的脚背一阵钻心的疼痛。疼的我嗷的一声,赶紧松手松嘴。离开了陈兰。

  陈兰两手插着腰,一脸的怒气:“白小俊,你疯啦?找死是不是?”说着,她还气呼呼的伸手抹了一下自己刚刚被我亲过的嘴唇。一双怒目,宛若怒目金刚。

  我疼的龇牙咧嘴,摸着自己的脚背:“你踩我?”

  陈兰哼了一声:“踩你?要是换了别人,我就挠他个满脸花。踩你,那是轻的。要是再敢乱来,我就挠你一脸的血槽,见不得人。”

  我的脚缓和了一些,气呼呼的看着她道:“咱两同岁,我就要娶你,老子就要睡你。咋的吧?”

  陈兰手插着腰,阴阳怪气的哼了一声。忽然却诡异的笑了起来:“想睡我呀?想睡我的人多了去了。行,我成全你,给你个机会,来娶我吧。娶了我,就跟你睡。”

  我闻言顿时如晴天霹雳,当然,是惊喜的那种。我愣了愣道:“嫂……陈兰,你说的是真的?”

  陈兰一脸正色:“当然是真的。让媒婆上门提亲,彩礼我都不要。只要明媒正娶。只要你能把我迎进门,老娘这幅身子随你睡。”

  我指着她:“这事儿咱可说好了。”

  陈兰一脸的严肃:“说好了!能娶了我就让你随便睡。想稀里糊涂的睡我,没门。”

  我指着她:“你等着!”

  陈兰笑的比较阴阳怪气:“早就等着呢。来娶我呀!”

  这可是大事儿!

  大喜事儿!

  我连衣服都没换,直接就冲了出去。走到门口的时候,我还听到陈兰一声嘀咕:“幼稚……”

  顶着大雨,就直接就翻墙回到了自己家。

  家里,老爷子正坐在太师椅上,叼着那个铜杆大烟袋看电视。那烟袋,还是我爷爷传下来的满清的物件。

  见我回来,老爷子瞟了我一眼:“这是跟哪混去了?也不知道避个雨。赶紧把衣服换喽。”

  我从衣柜里拿出衣服,换下湿衣服:“爹,我妈呢?”

  这时候老爷子叼着烟袋悠悠哉哉的说道:“她打麻将去了,老早就让人电话电去了。哎对了小俊,今儿你高婶儿上午又来了,说她那邻村六合屯的侄女呀,二十三啦。见过你,托她给捎个话,你中意不中意?我看相片了,妮子还是不错的嘛。你也老大不小了,赶紧的,差不多得了,老子还等着抱孙子呢……”

  我换上了背心,直接回绝道:“爹,你可别说了。高婶那侄女我看过,高小敏嘛。蠢的像头猪似的。屁股大的就跟个磨盘一样。我可不要,在一屁股坐死我。”

  老爷子吹胡子瞪眼:“你懂个啥,屁股大生儿子。再说了,模样差点咋?媳妇儿这东西,时间长了还不都一个球样,丑妻近地家中宝……”

  我正好想跟他说这事儿呢,既然赶上了,我连忙道:“爹你别说了,那高小敏我是不会要的。正要跟你说这事儿呢,我要娶陈兰!”

  我发现,老爷子听了我的话,那拿在半空中要往嘴里送的烟袋,竟然一下子停在了半空中。

  足足有七八秒钟的功夫,愣是一动没动。

  好大一会儿功夫,老爷子才把身子扭过来,铁青着脸看着我:“你说啥?”

  我昂首挺胸:“爹你听好了,我要娶陈兰当媳妇儿。我就相中她了!”

  这时候,我发现,老爷子手上的烟袋在轻轻的颤抖着。不但如此,他坐在太师椅上的整个人的身子都在微微的颤抖着。

  这么多年,我真是太了解他了。他这是真生气了。

  又静了好几秒钟,老爷子嗓子咕噜噜了一阵,然后咔的一声吐出一口痰来。他晃了晃手里的烟袋:“小俊你过来!”

  看老爷子没有发作,我大喜,凑上前去笑着道:“爹你同意啦?哎,跟你说爹,这就对了嘛?以后哇,儿子肯定孝顺你,陈兰的屁股也不小,保准一生就是儿子,您照样有大胖孙子抱……”

  然而,我的话还没说完。只见老爷子以格外利索的矫捷身手,哐的一声,就把他那还冒着烟的烟袋锅子,扣在了我的脑袋上。

  那是一个实心的紫铜烟袋锅子,我的脑袋被这一铜锅子刨的差点晕倒。里面的烟草还带着火,都扣在了我的脑袋上。我甚至都闻到了头发被烧着的焦糊味道。

  来不及顾着疼,我赶紧低头,往下扑落带火星子的烟末:“爹,你疯啦……”

  “我疯了?我疯了?我看是你疯了……”

  这还不算完,这老头子以我见所未见的敏捷动作从太师椅上站起来,手里的紫铜烟袋锅子雨点一样朝我的身上砸来:“小王八羔子,我叫你娶,我叫你娶,我叫你娶……看来那狐狸精把骚放到你身上啦。我叫你娶……”

  老爷子是骂一句打一下。这烟袋锅子放到古代就是一独门兵器,我可扛不住他这么打。赶紧后撤:“爹你疯啦,你住手,住手啊我跟你说,你再动手,我还手啦……”


下一页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都市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