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4162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都市 → 婚姻修正师

婚姻修正师

当归 著

完本免费

婚姻修正师赵国梁全文在线阅读:婚姻修正师是以赵国梁为主角的现代都市小说,作者当归。赵国梁没想到和自己偷情的理发店小妹竟是小姨子。张静宜姐妹在婚恋公司从事小三劝退师这个职业,因为是双胞胎不断被人认错。在错综复杂的关系中,三个人在市场中冲锋陷阵,事业不断做大,同时也演绎了一段姐妹双轨、情感分裂的都市闹剧。

31万字|次点击更新:2018/12/12

免费阅读

婚姻修正师赵国梁全文在线阅读:婚姻修正师是以赵国梁为主角的现代都市小说,作者当归。赵国梁没想到和自己偷情的理发店小妹竟是小姨子。张静宜姐妹在婚恋公司从事小三劝退师这个职业,因为是双胞胎不断被人认错。在错综复杂的关系中,三个人在市场中冲锋陷阵,事业不断做大,同时也演绎了一段姐妹双轨、情感分裂的都市闹剧。

免费阅读

  周五,赵国梁风尘仆仆从公司一进家门,将鞋直接扔到地上,一头倒向客厅的大沙发,四仰八叉地摆了个大大的人字。

  “他妈的,渴死了,来杯水。”他闭上眼睛,冲着里屋大叫。

  “给。”

  赵国梁眼睛都懒得睁,听声音不对,瞬间睁开眼。

  一个长得和他老婆一模一样的女子站在面前,端着一杯茶水,笑盈盈地看着他。

  赵国梁一骨碌翻身坐起,大脑迅速转了转,这不是自己在洗发屋结识的风尘女昕然吗?

  赵国梁伸去接她递过来的茶杯,手抖了下,茶杯摔到地上,瓷片碎了一地。

  “国梁,你这是乍的了?”张静宜从里屋出来,一边拣地上的瓷片,一边质问。

  “老婆,到底乍回事,她是?”赵国梁看着站在面前的女子,大脑一片混沌。

  眼前的女人,一米七的个,白色连衣裙的领口开得很低,稍一低头,就能让人看到她里面的无限春光,胸部将衣服撑起老高。

  他艰难地吞了口唾液。

  “姐,这位是姐夫?”昕然将张静宜问张静宜,表情有些慌乱。

  张静宜拉住她的手,格格笑道:“是啊,妹子,都是自家人,瞧把你紧张的?快坐,快坐。”

  啥,她竟然是小姨子?

  赵国梁心里咯噔了一下。

  世上有这样巧的事?昨儿个自己还象作贼一样在洗发屋爽了一回,今天这女人摇身一变成了小姨子?

  赵国梁看看一边一个女人,一张脸胀得象猪肝:“静宜,你有个双胞胎妹妹,乍不告诉我?”

  张静宜白了他一眼说:“告诉你能怎地?你和我谈对象那会可没问我有没有妹妹。”

  “象,太象了。”赵国梁左看看,右看看,感叹道。

  大脑中迅速浮现出他和张静宜在按摩床上翻云覆雨的情形。

  第一次被经理带到洗头屋,就是因为她长得和自己老婆一个样才和她发生了关系。

  原以为那种见不得人的事干一次就刹车,谁想到,昕然在床上的风流娇艳让他欲罢不能,心想,一次出轨和几十次出轨性质一样,反正也没人知道。

  有了第一次就有了第二次,后来竟然就象吸大烟似的只要有空就往洗发屋跑。

  想想自己和她在床上嗨哟的细枝末叶,赵国梁不敢正视他老婆,往沙发上一坐,说道:“欢迎,妹子,你比你姐要好看很多哟。”

  “啥欢迎不欢迎的,自家人,国梁,等会我还有点事要出去,你们俩好好唠唠,听听静兰给你讲她以前的事。”

  张静兰瞅了赵国梁一眼,借口累了要休息进了里屋。

  赵国梁一把拉住他老婆问:“静宜,到底咋回事?凭空冒出个妹妹?”

  “我也是刚知道,小时候家中养不起送了人?现如今和我父母才相认。”

  赵国梁彻底绝望,这下子玩完了,难道她一直在自己身边潜伏着?不会是另有所图吧?

  “不会是冒充的吧?现在这社会冒充皇亲国戚的都有?”

  天底下长得象的人太多,八成他老婆这个妹妹是认错了。

  “咋会认错,凭长相也不会。失散了几十年终于团聚了,一家人乐翻了天。国梁,他是我妹子,你好象认识她?”张静宜一脸狐疑。

  赵国梁连忙辩解:“我乍会认得她?”

  赵国梁心里七上八下,貌似小三的女子摇身一变成了小姨子。

  把这样一个女人安放家中,不等于在身边埋了颗定时炸弹?

  “瞧你一副不情不愿的样子?是不是担心我们姐妹在一起你认不清人?”张静宜笑问。

  “那可不,家中突然来了个和你一模一样的人,如果不看衣着,我真分不清哪个是你哪个是她?万一上错了床你可别怨我?”赵国梁嘻笑道。

  张静兰呆在房间,耳朵却没闲着。她惊喜地发现,赵国梁这个洗衣屋的常客,竟然是自己姐夫。

  住这样好的房子,还是公司老板,有了这层关系,以后再也不用为生计发愁了。

  许是听到他们在议论自己,张静兰走出屋,对张静宜说:“姐,姐夫在家你也不告诉我一声,早知道他在家,我就不来了,省得搅得你们休息不好。”

  “静兰,姐家就是你家,用不着拘束,以后你就住姐家,有姐吃的就有你吃的,国梁,你说是不是?”张静宜说道。

  赵国梁的心都快要跳出来了,虚汗直冒。天神,看样子张静兰是要在家中常住,万一哪天她激情爆棚,自己可没法招架。

  “天气又不热,你冒哪门子汗?”张静宜数落他。

  赵国梁用手擦了擦脸上的汗,说:“老婆,我身上都馊了,我得洗个澡,家中没洗发水了,你去买吧?”

  不等张静宜回答,赵国梁一头扎进卫生间,用凉水冲刷自己的身体。

  他需要清醒。

  “国梁,我去超市了,等着,我马上买洗发水回来。”

  张静宜出去了。

  没几分钟,门外就响起张静兰的声音:“姐夫,我当洗发妹的事你千万要保密。”

  赵国梁站在淋浴器下边揉搓自己的身体,边说:“要让人不知,除非已莫为,都做了还怕人知道?”

  “你是在说你自己吧?我姐要是知道你和我有一腿,不知要怎样生气哟?”张静兰幸灾乐祸。

  赵国梁听着她莺歌燕舞般的声音,联想到她那眼水渍沽沽的清泉,不由得心驰神往,迅速崛起,他用手抚摸着自己,舒服地呻吟了两声。

  卫生间的门突然被打开。

  赵国梁握着自己的手象被定住了似的。

  张静兰几乎半裸着上身着站在他面前。

  赵国梁又羞又惊:“你乍进来了?出去。”

  “姐夫,门没关。”张静兰嘻笑着瞅着他,高耸的胸一起一伏。她踮起脚尖,双手环住他的腰,身子直接就贴了上来。

  她身上的睡衣特别短,露出了雪白的屁股。

  天哪,她竟然没穿裤头。

  赵国梁下意识地用一只手扯了条毛巾遮住下身,另一只手把她住外推。

  “呃,你和我姐在一起舒服还是和我在一起舒服?”她将他推坐到坐便器上,两腿伸开就要坐到他大腿上,暧昧地问。

  赵国梁想要推她又推不开,她的挑逗反而让他更加坚挺,眼看着刀就要插到艄中。

  赵国梁定了定神,张静宜说不定马上就回来了。他使出浑身力气,一把将她推开,小声喝道:“这是做什么?赶紧出去。”

  张静兰不管不顾地将睡衣扣子慢慢解开,脸色绯红,呼吸急促,简直象极了网上发布的撩妹视频。

  张静兰的睡衣眼看着就要掉下来,露出她前面高耸挺拔的两个大肉球。

  赵国梁将身子往后缩了缩,恼羞成怒:“别闹了,快出去。”

  “别假正经,我姐又不在,再说了又不是第一次。”张静兰嘻笑着二次将身子贴上去。

  “你?”他实在受不了张静兰感官上对他的诱惑,抓起放在一边的裤头,套在身上,想要出门,却被她堵在门口。

  “让开,你姐马上就回来了,让她看到不是好玩的。”

  “操,你是不是不认账了?我告诉你,今后你就可以享受齐人之福,到时候我们姐妹一人给你生个孩子,也象双胞胎一样。”

  张静兰嘻笑着说道。

  赵国梁双手抱拳,作了个投降的姿势,说:“告饶。”

  张静兰根本不听,一边用手诱惑着赵国梁的胸肌,又将手向他下腹摸去。

  赵国梁又羞又恼,夺门而出,与刚从外面买洗发水进门的张静宜撞了个正面。

  “你们在做什么?”

  张静宜看着随后从卫生间出来的张静兰,吃了一惊:“静兰,你咋也在里面?”

  张静兰慌张将胸前的扣子扣上,红着脸说:“姐,姐夫让我搓背。”

  “是吗?”张静宜半信半疑地问。

  张静宜往沙发上一坐,板着脸问:“乍的了,头发都不洗了?”

  “用香皂洗过了,生气了?”

  “你说呢?”张静宜瞅着张静兰的背影反问他。

  “老婆,我们又没做什么,你至于这样生气?”

  张静宜小声嘟弄:“国梁,以后你离她远些,小心她粘上了你。”

  “你说的这是啥话,她是我小姨子,兔子还不吃窝边草呢。”

  “知人知面不知心,我才与她相认一天多时间,还不了解她是啥样人。”

  “也是。”赵国梁附和。

  赵国梁光着膀子躺在沙发上看电视,内心却翻江倒海,亏得他出卫生间的时候穿着裤头,不然被张静宜看到自己当着张静兰的面裸着下身,一定会打翻醋坛子。

  他用余光瞅了瞅他老婆,问她:“你不是说有事要出去吗?乍这快就回来了?”

  张静宜从包里拿出一盒夫妻用品说:“我去买这个了。”

  “买这东西干啥?我们又不用。”

  “备用,你看看你那副德性,保不齐哪天我不在,干出对不起本小姐的事来,有备无患。”

  赵国梁笑道:“老婆,绝对不可能,你现在干小三劝退师这份职业,我再去弄一小三,这不是砸自己牌子吗?”

  张静宜看他一副正儿八经的样子,捂着嘴笑道:“瞧你紧张的,我是在试探你,我男人啥德性我还不知道?实话告诉你,静兰明天就随我去公司上班,有了她的加盟,相信我公司的业务会突飞猛进。”

  她在赵国梁脸上亲了一口,手不安生在他那地方摸了下,说:“我得洗下,等会把这个试一试,看好用不。”

  赵国梁看她扭着屁股进了卫生间,随身跟了进去。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都市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