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4162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玄幻 → 斗战圣雄

斗战圣雄

森林小哥 著

完本免费

《斗战圣雄》是一本玄幻小说,是作者森林小哥所著,其中的主角是太平小圣!自从盘古父神开天辟地,神州初现之时,浩瀚天地之中妖魔并起,天地大劫就此降临,于是道祖为解救天下苍生而取天之精,受天地所孕,吸日月精华,而生一小灵孩,后习道获真传,自称太平小圣,护佑天地,除魔卫道.......

135.6万字|次点击更新:2018/10/24

免费阅读

《斗战圣雄》是一本玄幻小说,是作者森林小哥所著,其中的主角是太平小圣!自从盘古父神开天辟地,神州初现之时,浩瀚天地之中妖魔并起,天地大劫就此降临,于是道祖为解救天下苍生而取天之精,受天地所孕,吸日月精华,而生一小灵孩,后习道获真传,自称太平小圣,护佑天地,除魔卫道.......

免费阅读

“什么!”张度大吃一惊,霍地立起身子,问道:“是什么人打的?占溪在哪里?”
山丁道:“就在后厅内,御医正在抢救呢。”
占溪是张度和夫人玉珠唯一的儿子,夫妇俩把他视为掌上明珠,一听自己的儿子被打了,他哪里还坐得住?扔下手中的筷子,拔腿往外就走。
华山君见张山神家中吃了大事,也放下筷子,跟了出去,在座的都是西岳大帝的臣子,见大帝出去了,也跟了过来。
张度来到后厅,见宫里的御医正给占溪敷药,急着问道:“占溪他怎么样啊?”
御医道:“这小子出手也太重了!打掉四颗牙齿不算,把头发还拔掉这老些,简直是在毁容!虽然没有性命之忧,但需要治疗一段时日。”
张度拨开人群,挤到近前,探头一看,见儿子面目全非,大脸蛋子肿的像脸盆似的,不禁怒从心头起,怒声问道:“是谁把我儿子打成这样?”
一个山丁“扑通”的一下跪倒在张度面前,哭声说道:“老爷你可要为少爷报仇啊!”
张度不耐烦地喝叱道:“有话好好说,别他妈的哭哭啼啼的,到底是谁干的?”
那山丁用衣袖抹了一下眼泪,他哪敢实话实说,便把事先编造好的谎言,讲给了众人:
“少爷带着我们手下十人,正在山上打猎,发现一个光着屁股的小男孩,鬼鬼祟祟的,我们就跟了过去,果然那小男孩是个盗贼,眼看他进了东林园,偷了两个白灵芝就跑了。
我们兄弟几个拔腿在后面就追,追到山下一看,原来他还有一个同伙,是一个老道。少爷当时还很客气,心想把灵蘑要回来就了事了,没成想那老道说了一大堆难听的话,唉,我就不学了,总之把老爷您贬低得一文不值。
我们一听就火了,和他们动起手来。可那小屁孩会些妖术,弄了一股烟,就把少爷给熏倒了,我们哥几个也头昏脑胀的,明白时,见少爷趴在地上,被人打成这样。”
张度听完,气得他哇呀呀暴叫,问道:“那老道和哪个小孩儿是什么来头?他们去了哪里?”
山丁道:“老爷,当时我们哥几个都晕了,哪知道这些啊!”
“一群废物!”说完一脚把那山丁踹了一个仰八叉,怒气冲冲地走出后厅,迎面碰上了西岳大帝。
华山君问道:“公子是谁打的?伤势如何?”
张度气得呼哧呼哧地喘着粗气,道:“只是一些红伤,还不至于要命。至于是谁打的,这群王八羔子也说不清楚,只知道一个老道和一个五六岁的小男孩!”
顿了顿,张度问道:“华山君,咱西山一带有法术这么高强的人吗?”
西岳大帝摇了摇头道:“没有。”
沉思了一会儿,西岳大帝嘴里突然叨咕了起来:“五六岁的小男孩儿?五六岁的小男孩……”
张度突然打断了他的沉思,忿忿地说道:“不用想了,华山君,我张度为神已有几百年了,还没有受过这种窝囊气,不管您同意不同意,在下一定要派人查一查,如果找到了,我不管他是谁,就是天王老子,我也决不轻饶!”
西岳大帝突然把手一伸,阻止道:“张度,你万万不可鲁莽!我想起来了,千年前,太上老君在西境山上培育一个灵胎,出生在农历十五的头一天,今天正好是农历十四,一定是那灵胎现世。”
张度道:“我不管他什么灵不灵、胎不胎的,抓到了照样打!”
西岳大帝冷冷的一笑道:“张度,你说说也就算了!那男孩儿如果真的是老君培育的神灵,你敢打吗?打了他就等于打太上老君一样。再者说了,凭你的本事也未必是一个天神的对手,我看此事还是先忍一忍吧,等什么时候见到太上老君再说吧!”
张度道:“那……那这事就算完了?我张度以后还怎么镇守西山?”
西岳大帝正色地说道:“此事就交给我处理吧,在事情没有查清之前,不准你胡来!如果你给我捅出篓子来,我西岳大帝决不轻饶!走,打道回府!”
西岳大帝就这样冷冰冰地走了,张度望着远去的神光仙影,心里一阵失落,呆立了好一会儿,忿忿地说道:“哼!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此事就这样告一段落,虽然张度没有再追查下去,但也结下永久的仇怨,正因为这父子俩暗中作祟,才演出太平小圣反天的一段。这都是后话,暂且不提。
西境山南北走向,共有七十二个山头,悬云山位于最南部,距离主峰有四百多里。师徒俩驾驭清风,足足走了一个多时辰,才来到悬云山下。
慕清道长喝住清风,扭头对男孩儿道:“徒儿,你所说的好地方就是这里吗?”
男孩儿点头道:“就是这座山。”
慕清抬头望去,但见奇峰陡峭,怪石林立,一条狭长的石阶曲路通向山的半腰。山路的尽头是座悬崖,高百丈有余,横跨半个山坡,陡峭如砌,不可攀越。
慕清道长也不多问,跟着男孩来到悬崖前,男孩抬头向上看了看,挠了一下脑袋道:“这么高的山崖,哪里可有道观呢?”
慕清道:“徒儿,悬云山对为师来说,一点也不陌生。这里山高壁陡,草深林密,无人能攀。加之涧溪吐雾,气候十分湿润,山顶处生长有许多珍贵药材,为师也来过两次,可从来没有见什么道观?你是不是记错了?你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男孩儿道:“昨天夜里,我正在娘胎里熟睡,梦见一个白胡子老头,他清楚地告诉我:说悬云山上有座道观,是太上老君在一百年前开凿的,要我出生后就到这里来,万万不能在西境山多做停留,清平观才是我永久的家。莫非真的是梦?”
慕清道:“非也,此梦一定是真!你想一想,我们在西境山多停留了几刻,就若来了麻烦,此梦定是仙人指路,我们分头找找看。”
慕清来过此山,对山势颇为熟悉。他有个习惯,每次来到山崖前都要稍作歇息,这次也不例外,和往常一样,放下竹篮,寻一块青石坐了下来。
突然悬崖上射出一道金光,光芒耀眼。慕清道长不禁一愣,急忙由背后抽出拂尘,镇定自若地走到悬崖前,仔细一看,是道灵符。上面写着五个金字“揭符者缘也。”
慕清也不多想,伸手将符揭下,只见一阵香风吹来,那灵符随风飘空而去。愣神儿之际,悬崖上灵光一闪,景色巨变,呈现在慕清道长面前的是一座道观。
只见荆棘为篱,外面都是青松翠柏;篱墙掩映,景色清幽;篱内尽是瑶草奇花,青石铺路,正中间有一条雪洞。
紫藤高挂,白云旋绕;高大的石门紧紧关着,门楣上刻着三个大字“清平观。”这字并不是刀笔相刻,而是隐隐凸起,当真匪夷所思。
眼前的一幕恍若梦中,呆立了好一会儿,悠然醒转过来,兴奋地喊道:“徒儿!道观找到了!道观找到了!”
男孩听到了喊声,急忙跑了过来,望着这座宏伟的道观,嘻嘻一笑,对慕清师父道:“师父,我没撒谎吧?”
慕清道长抚摸着徒儿的脑袋,笑着说道:“我徒儿忠诚可靠,怎么会撒谎呢!即使没有道观,为师也不认为我徒儿会撒谎。”
男孩撒娇似的抱住师父的大腿,道:“我师父真好。”
慕清笑道:“我徒儿何时才能长大?”
男孩道:“我现在已经是大人了!这就给师父开门去!”
说完他撒开了双手,飞快地跑到石门前,高声喝道:“主人在此,山门还不打开!”
话音未落,两扇丈余高的大石门缓缓地打开,男孩儿躬下身子,对师父做了一个“请”的手势,慕清也不客气,迈步朝洞中走去。
一走进洞门,出乎两个人意料之外,这山洞不但宽敞明亮,而且一尘不染。原来除了有三昧真火长明灯外,山壁上还凿有许多采光孔,以坚硬的树脂化石为窗,落日余晖从光孔中射入,光陆迷离。
山洞千折百转,房间多多,寝室、厨房;吃的、用的……,应有尽有,好像事先准备好了一般。
雪洞的正中间,是一个很大的厅堂,如将整个山腹掏空了一般。东、西、南、北各有一根大石柱子,上面雕龙画凤,栩栩如生。慕清道长赞口不绝,男孩儿也在拍手叫好。
厅堂装饰得颇为华丽,珊瑚灯沿壁四立,地上铺着大红地毯,水晶石的桌椅桀然生辉,最为巧妙之处,在于头顶竟是可以活动的山壁,一按机关,顶壁旋转打开,只剩下方圆数十丈的树脂化石悬在头顶,浅蓝夜空,淡淡的星辰清晰可见。
衣架上挂着两件孩子穿的衣服,红色的布衫,蓝色的裤子,男孩摘了下来,快速地穿在了身上,跑到慕清的面前,挺着胸,张着臂,问道:“师父,我有衣服穿了,你看好看不好看?”

下一页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玄幻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