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4162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历史 → 醉三国

醉三国

我发誓我就这么活着 著

连载中免费

赤壁大战后周瑜的声望达到了顶点,却也成了众矢之的。俏周郎出师未捷身先死,被人暗杀,凶手是曹操,刘备还是孙权?...周瑜奇迹般地在另外一个时代获得了重生,他要在这个截然不同的时代里寻找自己被杀的真相...

72.9万字更新:2019/09/04

免费阅读
  • 读书简介
  • 章节免费阅读
  • 评论

赤壁大战后周瑜的声望达到了顶点,却也成了众矢之的。俏周郎出师未捷身先死,被人暗杀,凶手是曹操,刘备还是孙权?...周瑜奇迹般地在另外一个时代获得了重生,他要在这个截然不同的时代里寻找自己被杀的真相...

免费阅读

“都督,吴候这次召我们入宫,怕是…没那么简单,你知道他一向对您…心有所忌…要不要让水军的兄弟先入城驻扎?”家将周成犹豫了半晌,终于靠着车辕支吾着出声。

“住口,周成,枉议主公,带甲入宫,这可都是滔天大罪,念你是我心腹,某不加追究,这种话以后万万不可再说。”周瑜的眼神很是犀利,像是一把能刺穿人心的利剑,此刻说出来的话也是严厉之极。

其实周瑜何尝不知,自己是孙策的拜把兄弟,一向是小霸王的左膀右臂,孙策英年早逝,孙权即位之后,对自己也是颇不待见。这次孙刘联军大破曹军,并不是孙权对自己高看一眼,实是他对这场大战绝无信心,而给自己埋了个深坑…而能从这个坑里爬出来,实为侥幸之至…

周成闻言打了个寒噤,他深知自己的主人性格那是说一不二,那晚的事情终于没有说出口。他心中对周瑜的担忧却是愈加沉重了。

这周瑜是儒将,文武双全,进宫不像其他武将一般选择骑马,他习惯带着自己那架由马钧研制的八轮小马车,这一路上可以微闭眼睛,从那连场大战中解脱出来:那些翻滚的身躯,断裂的武器,满眼的鲜红、乌黑之色,实在是让人心生厌倦,这一路的颠簸有助于他的思考,有关家业,是否急流勇退,离开这满是是非的江东之地。

车轮声滋滋作响,车外却马蹄声如雷。

孙权召见的可不止周瑜一人,还有大将太史慈、甘宁、黄盖、韩当等一众老臣。

与周瑜关系极好的甘宁慢慢悠悠地驱马过来,笑了笑朗声说:“都督这次大破曹军,主公的赏赐应该不菲,不知到时候能否请甘某喝上几杯。”

周瑜的笑容极其灿烂,这军中勾心斗角,唯有甘宁保有草莽豪杰的本色,这也是他们极其投合的原因之一。

周瑜故作生气状道:“兴霸,这建邺城中哪个不知我周公瑾的酒窖里住着一只大酒虫?”

甘宁闻言脸色一红,这周、甘两家系属紧邻,甘宁的嗜好说出来有些丢人,即便是早已不当水贼,但是素喜时不时地去偷盗些美酒珍馐之类,“逛逛”周瑜的酒窖那也是家常便饭。因孙权对此极为宽容,认为这是他独有的小情趣,所以大家很有默契,都对此事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公瑾,数日前你不是回建邺了么,何故如此风尘仆仆?”甘宁左顾而言他。

“数日前?甘将军是不是搞错了,我家都督昨夜刚从柴桑赶回。”周成忍不住出口道。

“兴霸,我可是水军都督,没有吴候的军牌,怎可随意离开水军重地?”周瑜正色道:“我酒窖里的女儿红你尽管喝去,这种事情可开不得半点玩笑。”

孙权此人看上去知人善用,平易近人,实则心胸并不开阔,对自己等重权在握之人更是猜忌多多,周瑜的脸上也有一层忧虑之色,刚刚击败曹操号称百万的水军,战场的清理和余寇的清剿尚未完成,这个时候吴候的召见怕未必是件好事。还有方才,太史慈等人擦肩而过,均是欲言又止,旋即,又匆匆离开,不发一言,这难道不说明问题么!

周瑜俊俏的脸上笼罩了一层灰暗之色,他慢慢走下马车,朝周成道:“周成,你且驾车回府,把马给我留下。”

“是,老爷。”要知道这周瑜一向不喜骑马,周成知道主人与甘宁有事要谈,连忙出声应道。

待得马车走远,周瑜驱马和甘宁并肩而驰,直到鱼肠小道,周瑜才轻声问道:“兴霸,何事如此惊慌失色?”

“数日前,吴候曾夜入周府,他的马车就停在某的庭院之外,我还以为你回来了。”这条小道寂无人烟,两个人之间的交流也就直白了许多。

“你是说乔涵…”“啪”周瑜一巴掌甩在了马屁之上,白马受惊狂嘶不已,差点没把周瑜给甩到地上。

“公瑾毋躁,想那孙权虽非明君,却也不是罔顾大局之人,那天,他去你府上欲会之人应该不是乔涵,而是尾随乔霜而至。”甘宁驱马赶上,沉声道。

周瑜定了定心神,这乔霜正是乔涵的嫡亲姐姐,小霸王孙策的遗孀。

“这孙仲谋是越来越不像话了,居然盯着吴王妃不放,可恶,真是可恶至极。”对于眼下周瑜气急败坏甘宁是摇头不止,这君臣之间的关系紧张也不是一天知晓,而这乔霜正是周瑜的死穴。

当年孙策遗嘱托孤乔霜于周瑜,日久生情,两人之间的关系逐渐微妙起来,要知道孙权对这寡嫂惦记可不是一天两天了。尽管周瑜才能出众,却始终备受打压,多半也是因为乔霜之故。以前有孙国太帮忙,算是屡屡化险为夷,但是如今孙国太身体是一日不如一日,没有了束缚的孙权要是急红了眼,那可是什么事都做得出来。

甘宁低头沉思片刻道:“公瑾,建邺有我,你尽可放心!这次鸿门宴之后你要想办法尽快回柴桑,只要你水军军权尚在手中,孙仲谋他不敢动你分毫。”

“哎...”周瑜深深看了他一眼,缓缓道:“多谢兴霸,但吾受乃兄托孤之义,岂可辜负,再者,江东一体,吾又怎会是挟权要人之辈?”

顿时,甘宁感觉其语气中有些不悦,这周公瑾是何人?江东第一俊才,孙权虎视他岂可看不出来,这次匆忙赶回,怕是也与这乔霜有关,这家伙是个为了美人不惜江山之人啊。可惜啊可惜!不过旋即一想,要周公瑾不是性情中人,自己又怎会成为他的生死之交?这世间万物,倚靠还是分离,都有其存在的道理啊。

想于此甘宁笑了起来,“英雄难过美人关,公瑾不必遮掩,这苍茫天下,谁无私心!只要有吾甘宁在一天,必与公瑾共进同退。”

“兴霸…”

“公瑾…”

两个人对视一眼,齐刷刷地朝对方拱手致意,男人之间的情意尽在不言中…

“不好,有杀气…”

不劳周瑜提醒,甘宁手中的金言剑已经“刚当”入手。

就在二人苦寻敌踪之际,“嗖’一声,一支利箭破空射了过来,贴着周瑜的后发髻而过。

周瑜冷笑了一声,竟然是没有任何的反应,就在甘宁惊诧的这一刹那,周瑜速度极快地原地起身,一个后空翻,竟然生生将这箭给夹在了双脚之间。旋即,又一个蝎子摆尾,这长箭竟然又被发射了回去,那劲道气势比之前来之时不知道强悍了多少倍。

“啊”的一声惨叫,一旁路边的草丛微动了几下,旋即,不见了响声。

“兴霸,你速去吴候府上,我去去就来。”甘宁哪里不知这周瑜欲去之处。摇摇头,暗暗叹了一声兄弟保重。

“你来了…”被丫鬟引入孙府内廷的周瑜有些如坐针毡,好在,他听到了那熟悉的声音。

“我来了。”眼前的美人如玉,这长发之翩迁如柔软的绸缎,颈白似雪肤若凝脂,含羞带嗔的表情让人心生沉醉之感,这乔霜像是雪岭上的清梅一般让人垂涎。见到风尘仆仆的周瑜,她的俏脸一红,声音极其动听又夹杂一丝诧异地道:“听闻今日吴候召见众文臣武将,不知公瑾此时前来,所为何事?”

刚刚被孙权暗算的周瑜心里波涛汹涌,此刻的他是带着高压的电线,是被阴干的柴草,一点就着。

“吴候,他算得什么吴候!”他轻哼一声,那轮廓分明的脸上,坚毅而笃定的眼神看着她。

一向敬之如宾的他突然爆发,紧紧地握住她的手,用一种不容抗拒的口吻道:“霜儿,跟我走!”

“什么?他叫我霜儿。”顾不得抽回被紧握的大手,乔霜心神荡漾,多年来古井不波的内心在这一刻彻底乱了。

“大胆周瑜,我可是你结拜兄弟孙策的妻子,是你发妻小乔的嫡亲姐姐。”突然之间,她冷若冰霜地看着他,同时义无反顾地抽回了柔软的小手。

周瑜就在这不知所措的一刹那看到了她肩头的微微一颤,他和她一般,在经历人伦的痛苦催折。但是此刻,容不得他再犹豫和彷徨,看着她那充满诱惑的红唇,周瑜前跨半步,不容分说一下子吻了上去。

“轰...”乔霜大脑一片空白,像是被人生生点穴了一般,一动不动,她陶醉在周瑜的深吻之中。不久,动人的娇躯慢慢滑入周瑜怀中,一声动人的娇喘传来,那头瀑布一般的长发悄然垂下。

美人情动,周瑜粗暴地抄起乔霜的腿弯,将她横抱在胸前,一脚踹开了乔霜香居之门,大步流星地向软榻上走去…远处的池塘里,莲叶和花瓣在轻轻地动荡,时间好像在这一刻静止了,一切是那么的详和、自然…

“这周公瑾真当老夫是个摆设么?”“咣当”孙权将一只铜香炉狠狠地甩在了地上…甘宁一脸苦笑,连忙上前禀道:“吴候息怒,公瑾来来宫廷的路上遭遇了刺客,受伤不轻。”这是甘宁能想到的唯一托词,也算合情合理。

“哦”孙权脸色稍缓,这刺客是谁放出去的不言而喻。甘宁鄙视地看了他一眼:“好了,各位,这不是在朝堂之上,大家随意就坐吧。”

就在这时,一个内侍急匆匆地从后院走了过来,套着孙权的耳郭低声耳语了几句。

“蓬”又一只铜香炉被扔了出来,直掉在甘宁脚前,“好一个受伤遇刺,甘兴霸,你也当老夫是傻子不成?你们的周大都督不知道多龙精虎猛呢…”

龙精虎猛一词多用于床弟之间,属于秽词行列,此刻信口道来孙权算是大为失态的表现,甘宁眼前一黑,这公瑾莫不是…那可糟透了…

下一页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历史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