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4162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历史 → 宋徽宗是我老丈人

宋徽宗是我老丈人

本色农民 著

连载中免费

宋徽宗是我老丈人本色农民主角杨司锋小说:杨司锋醒来发现自己穿越到了宋朝,而著名的靖康之耻还未发生,回想前生,身为铁杆球迷国足却连连失利,最后自己还被球砸死了。于是定下目标:1、把靖康之耻蝴蝶掉,2、让蹴鞠扬名后世……

0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06/25

免费阅读

宋徽宗是我老丈人本色农民主角杨司锋小说:杨司锋醒来发现自己穿越到了宋朝,而著名的靖康之耻还未发生,回想前生,身为铁杆球迷国足却连连失利,最后自己还被球砸死了。于是定下目标:1、把靖康之耻蝴蝶掉,2、让蹴鞠扬名后世……

免费阅读

  杨司锋突然想起来了。

  哪怕是几百年后,如果真的是铅中毒了的话,也没有太好的医疗办法,更何况是在这个时代了。

  不过,庆幸的是,那位不良的庸医,给自己服下的,只是简单的铅粉,更准确地说,是无机铅矿粉。

  而无机铅在水中的溶解力是极低的。而铅能使人体中毒,必须得融入水中,才能进入人体的循环系统,被人体所吸收的。不能吸收的,大多数则都被排便排出去了。

  当然,哪怕是无机铅,哪怕它的溶解度再低,也必定会有小部分被吸收入体内的,这一点,无庸置疑。

  杨司锋想起来,自己过来这两天,还没有顾得上排便呢,努力试了一下,居然没有一点便意。

  拍了拍脑袋,刷刷的又写了几行字,头也没抬地说道:“香香,你帮我再把这几味药买过来一下。”

  “公子,还需要买药么?香香已经出去帮你买药了,公子要得急的话,不妨让奴家帮公子去买。”一抬头,看到的却是林家娘子张贞娘那张略带忧伤的俏脸。

  杨司锋这才想起来,家里就他们两个人呢。想起身处的这个时代,不由也有些为难地说:“不好吧,林嫂子刚遇上这样的事情,万一遇到熟人了可就不好了。还是再等一会吧,我让小香去买就是。”

  通过这一天的相处,杨司锋可以看出,张贞娘应该是一个非常传统的女子,她能在自己面前出现并且和他说话,应该鼓足了很大的勇气,也或许,自己在她心目中的坏人形象已经慢慢的改变。

  可是,这瓜前柳下的,毕竟对大家不好,不管如何,他对林冲是发自内心的尊重,因为林冲可不同于水浒上的其它英雄好汉一样粗鄙无礼。

  想到这里,不由抬起头来说:“若是你不嫌弃的话,你便给我当姐姐可好?反正我爹也只生了我一个,咱们姐弟相称?”

  随即,给张贞娘投去一个你懂了的眼神。

  “少爷,真的…可以这样吗,你不嫌弃奴家的粗鄙?”张贞娘不敢相信望着杨司锋,眼中饱含着感激。

  “姐,什么粗鄙不粗鄙的,你是林教头的妻子,林教头可是八十万禁军都尊重的英雄好汉,我还怕姐嫌我高攀了呢。”杨司锋真诚地说。

  “既然这样,姐姐我就认下你这个弟弟,要是再说多余的话,就显得矫情了,”张贞娘轻咬嘴唇道,“弟弟应该是急着用这几味药,姐姐我这便帮你买来,放心,我自己会小心的,不会让他们发现我。”

  说罢,不等杨司锋出言反对,已经一把夺过他桌上刚刚吹干的纸,疾步出门而去。

  没过多久,香香兴高采烈的过来,一边放下一大包裹的药草,一边兴奋地说:“奴家买药的时候,碰到一个好俊俏的郎君,看到少爷的字,非要让我把少爷的字给他。少爷写的字,能随便给人么?我才不会答应他呢。”

  “哟,有俊俏的郎君看上我们香香了啊,人家有没有尾随过来呢。”杨司锋打趣道。

  “少爷,”香香马上就要哭的样子,“奴家生是你的人,死是你的鬼了,你是不是还是嫌弃奴家呢。”

  “没,没有呢,就和你开玩笑呢,香香乖,少爷我不说了好不好,药都买了没?”杨司锋忙不迭的安慰。

  前世只是个单身狗啊,根本没有哄女生的经验,看来只得慢慢学了。

  “少爷,以后这种玩笑还是不要开了,奴家会信以为真的,以为少爷真的不要奴家了。”香香委屈地说。

  “好了,我的好香香,你那么乖,少爷怎么会不要你了呢,”杨司锋涎着脸,自己都觉得有些奇怪,这应该不是自己的风范,莫非是另外一个杨司锋的风格?“放心吧,少爷以后不开这种玩笑了就是,以后啊,少爷走到哪里,就把你带到哪里,这样好吧。”

  “这还差不多,”香香马上转忧为喜,卟哧笑了一声道,“少爷,这药该如何整?奴家替你熬药去。”

  杨司锋这时直恨起自己来,读书的时候没有好好的学习中医了。

  可是能只怪自己么,他还算好的了,他其它的同学基本上都是在混日子的。

  反正大家也不指望他们这样的毕业生去看病,大学生能取得行医资格都得好多年呢,就更别说他们了。可是他不懂的是,既然不让他们行医,还开设这样的专业干什么?这不是耽误家长们的钱么?难道这就是所谓的产业化?

  “川芎防风汤?”杨司锋努力的回忆,总算让他想起了一个古方出来,立即拿起笔来,刷刷刷的写下,“川芎、当归、防风、荆芥、羌活、白芷、细辛、蔓荆子、丹参、RU香、没药、桃仁、苏兰…”

  末了还加上一句:“主治活血化瘀,袪风止痛,跌打损伤、青紫肿痛。”

  开始的时候,香香还一脸崇拜的看着杨司锋,怎么也想不到少爷什么时候会药方了,可是看到后来,不由哭丧着脸道:“少爷,后面的药你又没有让我买,要不我再去买一下?”

  “我先看看吧,”杨司锋挣扎着要站起来,可是胸口又传来一阵疼痛,香香赶快贴心的扶住,杨司锋立即感到一阵淡淡的香味,身体接触之处,传来阵阵美好的柔和,差点就失去了心神。

  香香这姑娘自称她才十四岁,可瞧这成熟的样子,哪象一个十四岁的姑娘,莫非是以前那个畜生不如的杨司锋开发了?想到这里,赶快收回心神,弯下腰来,在装药的袋子里翻找。

  药铺伙计许是知道他可能辩不清药草的名称,每样药都单独用纸包了起来,杨司锋挑拣了几样,各抓了一小撮,正要交给香香,一抬头,大嘴差点碰着正盯着自己看的香香的樱桃小口,这姑娘马上就满脸通红,扭捏不安起来。

  “咳、咳,”然后便听到一阵轻咳,站起身来,就看到了门外的杨福父子二人。

  “少爷,张老爷子救回来了,只剩下一口气,人家只是想去讨个公道啊,却被这狗日的官差打成了这样,”杨福恨恨不平的说,“已经送到房间去了,少爷要不要去看看?”

  “这狗日的高衙内,强抢民女不说,还草菅人命,这大宋的天,真的这么黑么?”杨司锋仰天一声长叹。

  张教头如今也只剩下一口气了。

  不只全身上下遍体鳞伤,连肋骨都断了一根。

  在香香的搀扶下,杨司锋挣扎着站了起来,摸索了一下,还算运气不好,将断了的肋骨接了回去,张教头虽然仍在昏迷之中,但脸上的表情,似乎好了一些。

  “好了香香,就按我刚才抓给你的药,赶快去熬药,”杨司锋吩咐道,“福伯,你去打点水来,记得放点青盐。”

  杨司锋自己动弹不了,便只有指挥着杨福醮着盐水,帮张教头将身上擦拭了一遍,好在张教头身上只是淤血,并没有明显的创口,就省了包扎的工夫了。

  过了一会儿,张贞娘回来,一见到她父亲伤成这样子,立即就哭成个泪人样,好久才缓过神来,咬牙切齿道:“姓高的,我和你誓不两立。”

  “姐,这仇我们先记下了,还是先帮香香去熬药吧,”杨司锋沉声说。

  虽然高衙内貌似对自己不错,但就这两天的观感,杨司锋对他越来越厌恶甚至厌恶了。毕竟,这个杨司锋和以前的杨司锋,三观是完全不一样的。

  “哦,弟弟,我把你要的药买来了,”张贞娘抹了一把眼泪道。

  “谢谢姐了,”杨司锋接过药物,突然一拍脑袋道,“瞧我这记性,福伯,就只好再辛苦你一趟了,帮我们买一些酒来,越浓的越好。”

  杨福异样的瞥了一眼张贞娘,又看了眼杨司锋,显然不明白什么时候这两人成了姐弟了,不过这样也好,省得别人乱猜疑。

  一听杨司锋这话,立即就紧张地说:“少爷,你身上还有伤,不能喝酒的。”

  “福伯,不是你想的那样,我是要用酒入药的,我让姐买来的药,得用酒泡了,擦拭淤结的地方,才能活血化淤的。”

  杨福现在对杨司锋的异常表现已经见怪不怪了,除了感谢祖宗显灵之外,他也想不到别的理由,点点头道:“无妨,老奴这便去买酒来。”

  又过了一会,香香端着汤药出来,面露犹豫之色。

  “张教头的伤更重,让他先吃药,我等下再服药不迟,”杨司锋摆摆手道,香香和张贞娘将张教头扶起来,用汤匙缓慢的将汤药喂了进去。

  香香赶快去给杨司锋去熬药,张贞娘静静的守在父亲的身边。

  “咳,”片刻后,张教头轻咳了声,悠悠醒转,一睁眼看到女儿,不由喟然一声长叹道,“咱父女俩还能活着见面,也算是老天见怜了,只是可惜了我那女婿啊,不知在牢成会折成什么样子。”

  “伯父,放心吧,林教头不会有事的。”杨司锋温声宽慰。

  张教头抬头望了一眼,面露不解之色。

  “爹,他是我新认的弟弟,他叫杨公子,”张贞娘赶快解释,“我们父女俩都是弟弟救下来的。”

  “是你?”张教头再次瞥了杨司锋一眼,终于认出来了,面露愠色,“你就是和那高方平一伙的?我们父女俩被你们都害到这步田地了,你还想干什么?”

  杨司锋唯一回以苦笑,看来,以前的杨司锋真的没有干什么好事,难怪张教头会如此生气了。

  “爹,你不要误会,杨家弟弟真的是好心救我们,女儿…女儿我本来上吊了,便是杨家老伯父子俩把我救下来的,而且,杨弟弟为免他人多嘴,主动提出我们以姐弟相称的,爹,你可不要冤枉了好人。只是、只是不知我那林郎,如今在狱中如何了?”

  或是想起了林冲将有的遭遇,不由露出了忧色。

  “罢了,也算是个命,这位少爷,不管如何,还是多谢你收留我父女俩了,”张教头颇有些不情愿的嘟囔了一句。

  又过了一会,杨福拎来了一桶酒,杨司锋闻了一下,只能苦笑,这哪里是酒,说是醋还差不多。

  可是,那些活血的药材,需要借助酒精的挥发性,才能发挥最大的药效的,再说了,还要借助酒精将有效成分浸泡出来呢。

  看着杨福进进出出跑了几次,上气不接下气的样子,杨司锋有些于心不忍地说:“福伯,让实哥来吧,找香香将丽姐买来的药捣碎了,再用酒精上,呆会我要用。”

  杨福应了一声,转了一圈就又回来说:“少爷,还有什么要老奴做的,你放心,老奴身子骨好着呢,累不着的。”

  想起张贞娘刚才的担忧,杨司锋不好意思地说:“若是福伯还能坚持的话,我想请福伯去开封牢里看看林教头。”

  也不知道真实的情况和书上写的是不是一样的,想了想说:“如果我所料不错的话,林教头多半会被发配到沧州的,性命应该无忧。福伯你只管告诉他,只需要小心那陆谦的奸计就是,其它人不必多虑,人家也只是普通的官差。说不定林哥贵人有后福,路上遇到贵人相助呢。”

  “福伯,就是麻烦你了。”张贞娘面带惭色,脸上却是一脸期待。

  “这是大事,老奴这就去,”杨福应了声,“张姑娘,既然你和少爷结为姐弟,就不是外人了,放心吧,老奴这点苦还是受得了的。”

  开封府牢里,杨福多番打点之后,终于见到了狼狈不堪的林冲,林冲不解地看着杨福道:“你是谁,谁让你过来的。”

  “林教头,夫人让我告诉你,她一切还好,让你不要多心,现在正借居在我杨家。”

  “杨家?”林冲立即脸带愠色,“你说,是不是那姓高的又使了什么坏主意。”

  “林教头切莫多想,林夫人已经和我家少爷结为姐弟,就是为了避人口舌。而且,张教头也被我家少爷救下,有张教头在场,林教头尽可放心。”

  林冲稍稍松了口气。

  “我家少爷让我告诉你,”杨福压低了嗓子,“林教头多半会被发配沧州,还让我告诉你,林教头一路上可要小心一个叫陆谦的,我们能说的就只有这些,林教头自己保重。林夫人在我们家,林教头尽可放心的。”

  “谢了,”良久,林冲咬了咬嘴唇道,“帮我告诉夫人,我会没事的,若是她真遇到对她好的,让她不要等我了,从了人家吧。”

  说罢不再理会杨福,倔强的扭过头去。

  杨府,杨实已经将药用酒水浸出来,虽然药的浓度不大,但好歹有了点颜色。

  杨司锋褪去了上衣,让香香替自己擦拭,可香香使出了吃奶的力气,杨司锋却没什么感觉。

  “香香,让我来吧,这个还是得讲究技巧的,”张贞娘不知道什么时候进来,拉开了香香,抹了点药水在杨司锋的胸口,又拢了拢头发说道。

  这应该是张贞娘离着杨司锋最近的时候了,瞧着张贞娘的俏脸就在自己眼前,还能清晰的感觉到张贞娘的呼吸,杨司锋一时失了神,心道,怪不得高衙内会强抢人家了,这么俏丽的女子,确实让男人把持不住的。

  “弟弟,我是你姐姐,你可不许胡思乱想啊,你姐夫会生气的。”张贞娘轻笑一声,风情万种的瞥了杨司锋道

  瞅着张贞娘熟练地擦拭着药汗,在杨司锋胸口上刮出一道道暗红色的痕迹,香香不由露出羡慕的神色。

  “夫君舞枪弄棒的,经常会磕到自己的身体,姐姐经常帮夫君这样刮拭,因此便熟练了,”张贞娘一边说着,并没有停下手中的动作。

  “少爷,等有空了,我也要学着帮你擦药,这样就不要劳动张姐姐了,”香香跃跃欲试地说。

  杨司锋暗暗无语,这个主要还是力道的均匀,有什么好学的啊。不过,香香是一片好意,他只有点点头表示赞赏。

  张贞娘连续擦了近半个时辰,直到杨司锋感到胸口有些火辣,才停下了手,歇息了一会,果然觉得舒服多了。

  “张姐,我看这药的效果还不错,不妨给张伯父也试试?”杨司锋说。

  张贞娘当然想让自己的父亲轻松一点,可她替杨司锋擦了一个小时,哪里还使得出力,只得央求杨实替张教头刮了一阵子。

  不过,擦了些药之后,杨司锋觉得舒服多了,早早的就睡着了,并不知道这些事情。

  一觉睡到大天亮,神清气爽的爬起来,果然觉得疼痛感轻了许多,走出屋子里,香香和张贞娘正在后厨忙碌,张教头正在和杨福说着什么话,看来也算活过来了。

  “杨兄,杨兄,你好了没有,”突然就听到了高强那熟悉的夸张的声音,杨司锋当即脸色一变,立即扶着胸口迎了上去,挡在了中门间,香香一听,也立即躲进了屋里。

  高强想要进屋,可杨司锋拦在门中间,他并不能如愿,于是瞥了一眼院内,露出邪恶的笑容:“杨兄,果然你又换了口味,又找来了新的相好了?连见都不让兄弟的见一见?”

  杨司锋回以一个意味深长、不以为然的脸色。

  “你小子就是这样不识情调,你说有什么好货色,让兄弟们见识一下也好啊,再说兄弟我也不会亏待你的。也罢,不看就不看,眼不见为净,免得见了之后,让我心里猫抓一般的难受,到时候就怕伤了咱们兄弟的感情了。”高强有些受伤地说。

  杨司锋只能强忍自己心中的嫌弃,真没想到,以前的杨司锋和高强还有这一层关系,可是在他这里,这是绝对不可能的。什么都可以兄弟分享,女人是绝对不可以的。我的就是我的,谁都别想动一下。

  “兄弟伤好了不少了吧,还等着你的伤好了之后,咱们继续去踘蹴呢,”高强眼看自己进不了门,也不再强求,意兴阑珊地摇了摇头道,“罢了,估计过了这段时间,以后再想和杨兄弟,可要等很久以后了,走了,等兄弟好了,我再来找兄弟玩。”

  说罢,真的背着手,大呼小叫的带着几个狗腿子走了。

  高强虽然走了很久,杨司锋仍是觉得心绪难以平静,瞅见杨福小心翼翼地探出脑袋,叫住他问道:“福伯,咱们家在城外有庄园么?”

  好象,这是许多富豪人家的标配,也不知道杨家有没有这个福份。

  “少爷,你不知道么?”杨福愕然地望着杨司锋,随即明白过来,点头道,“有的,少爷是想?”

  “住在这里不安全了,咱们去庄园去吧,也方便咱们养伤,吃完饭就走。”杨司锋不假思索地说。

  “这个?”杨福面露犹豫的神色,踌躇了一会道,“罢了,老奴这便去备车。”

  随便吃了点东西,杨福父子已经收拾好了两台马车,收拾了一些细软衣物,杨福载着杨司锋和香香在前,杨实驾着另一辆马车,载着张氏父女在后。

  马车缓慢地走在汴京城的大街上。

  这还是杨司锋第一次如今的汴京城,尽管也算在后世见过世面的人物,杨司锋仍感到深深的震撼。

  并不显狭窄的大街上,人来人往,车流不息。视线所见到的铺面,每家都打开门在经营各种生意。

  哪怕是张择端的《清河上河图》也未必有自己亲眼所见到的真切。

  热情洋溢的店小伙,满脸笑容地招呼着路过的游客,进店消费的,自然是点头哈腰的示意,就算没有进店的,伙计们也并不以为意。

  居然还有穿着奇装的白人女子,扭动着白晳的腰,敲打着异域的节奏,吸引着路过的游客去欣赏。

  汴京城的居民们似乎对此并不是很为意,虽然拥过去观看的人不少,但更多的人也只是微微瞥了一眼,便继续走自己的路。

  自信张扬的华服公子,摇头晃脑,慢慢悠攸地走在街上,不时的瞅着路过的姑娘仕女们微微一笑,而被他们盯着的姑娘们,或直接恼怒的扭头装作不见,或狠狠的瞪过来一眼,并不象历史中记载的那么食古不化,男防女禁。

  一个衣着褴褛、老态龙钟的跪在路边,他的面前放着个烂钵盂,路过的俊男或靓女们,偶尔会扔下几个铜板,铜板滴落在钵盂中的声音,清晰作响,老者都会一一的作揖答谢。

  一个身挎佩剑,头盖遮阳帽,身形矮小的青年男子经过身边,走过了几步之后,又回过头来,扔下了一小块银锭。

  “谢谢,谢谢,”老者忙不迭的点头感谢,微一抬头,瞧见男子的面脸,立即脸露怒色,“收回你的银子去,劳资才不稀罕你的银子。”

  男子一脸愕然,抬腿继续往前走去,谁知老者站起身来,捡起钵盂中的银钱,强行塞进了他的手里,继续跪下来,面带笑容的继续行乞。

  杨司锋一脸不解地望向杨福。

  “那个男子乃是东洋来的行者,我大汉的乞者,才不稀罕他们的施舍,”杨福高傲听噘起嘴道。

  刘司锋一脸愕然,哪怕是咱们的乞丐,也是如此的有骨气么。

  可这么好的大宋,却没有多久了。

  今年是宣和二年,离靖康之耻,还有五年,五年,可以做许多的事情,可杨司锋自己只是一个小屌丝,自己还是病体缠身,哪怕明知道悲剧可能产生,他也只能有心无力。

  “咱大宋,真的是繁荣昌盛、百姓安康的好时期啊,只是可惜了,不知道这种繁荣,还能够维持多久。”杨司锋由衷地感叹道。

  “少爷,这只是你如今看到的一面而己,你从小锦衣玉食的,你不知道咱大宋远没有你看到的那么好的,你不知道,底下的百姓们,他们过得有多么的辛苦,他们的日子,是在熬啊。”杨福摇摇头,叹了口气说。


章节免费阅读

查看全部章节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历史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