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4162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穿越 → 士女成凰

士女成凰

千语千夜 著

连载中免费

士女成凰千语千夜最新小说在线阅读:士女成凰是作者千语千夜最新古代历史言情小说,主角谢陵。前世为保家族,改国运,她一步步走进朝堂,成为朝中炙手可热的弄臣,国灭之后,受人唾骂,身死魂灭,她无怨无悔。再来一世,是继续东山再起,卷土重来呢?还是换一个活法。谢陵掐指一算,默默表示:既然天命不可违,那还是将前世的道路进行到底吧!

315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06/26

免费阅读

  前世为保家族,改国运,她一步步走进朝堂,成为朝中炙手可热的弄臣,国灭之后,受人唾骂,身死魂灭,她无怨无悔。

  再来一世,是继续东山再起,卷土重来呢?还是换一个活法。

  谢陵掐指一算,默默表示:既然天命不可违,那还是将前世的道路进行到底吧!

  若无法改变国朝之命运,那便做那改变天下之命运的人上之人。

  山水清音,天下为棋

  孤胆丹心,我自成凰。

  (简而言之,这是一个南北朝时期,名门士族贵女为改变命运而逐步走向士官之路的故事)

免费阅读

  江陵城,

  在经过一番惨烈的夺嫡之争后,这里暂为湘东王萧绎的栖居地,为炫耀自己胜利的果实,萧绎将其定为大梁的国都,自称梁帝。

  隆冬将近,寒风凛冽,掣拽着城墙上一面写着“陈”字的大旗哗哗作响。

  城楼之下,披着银灰铠钾的士兵林立,城楼之上,一名身着狐裘的年轻男子紧握着已然脱漆的栏杆,似乎在等待着什么,五指痉挛,显得十分的紧张着急。

  此时,所有人都望着城楼上一根冲天石柱上所绑缚的一名少年,尽皆暗暗惊叹,唏嘘不已,听说这少年便是陈王世子陈硕所擒获来的人质,只要这人质在手,必能令那位能预测国运曾在大梁朝堂上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国师谢陵自投罗网。

  早听闻那谢陵自名传建康以来,素来是以不近女色而著称的,梁武帝曾想将他最宠爱的孙女溧阳公主嫁予他为妻,却被他婉言拒绝,一个连当朝附马爷都不想做的少年士子,谁不交口称赞他不趋炎附势的风骨气节,何况那溧阳公主还是本朝国都中最美的女人。

  然而,谁又能想到这位不近女色不恋权势地位的年轻国师竟然是个断袖,与那些萧家的王爷们一般,恋慕的竟然是这样一位寒门出身空有一副皮囊的鲜卑奴呢?

  啧啧,还真是英雄难过美人关,哪怕这美人是个男人也不例外。

  但当所有人的目光再次投射到那高空中所绑缚的少年时,又不得不承认,就算是男人,这少年也的确不负盛名,有世间所有女子也难以企及的倾城之色。

  “就是不知,那国师谢陵是否会真的会为了这苏连城而自投罗网?”一名下属忍不住问道。

  十二个时辰的等待已然让这些下属们失去了耐心。

  但陈硕并没有失去耐心,他目如鹰隼般紧盯着不远处的城门,被风吹得干裂的唇瓣动了动,方才沉声道:“她一定会来!”

  也几乎是这话音一落,城门之外立时响起一阵喧嚣,守门的士兵立时站直了身体,手持长戟作出随时迎战的姿势,就见那马蹄得得扬尘而来的一匹骏马上果然坐着一个风姿不凡的年轻郎君。

  这年轻郎君不过是身着一件最为普通的玄纹窄袖束身长衣,可那如玉山而立爽朗清举的风姿自有一种来自高门大阀的贵族气息扑面而来。

  也便是这个时候,似乎所有人才想起,这位年纪轻轻便已走进南梁朝堂的少年国师,他本就出身于乌衣巷,乃陈郡谢氏的嫡系子弟。

  自萧氏代宋称帝后,陈郡谢氏本已逐渐退出了南朝的政冶中心,这近百年来谢家已无一人走进台城中枢或是手握藩镇大权,但谁也没想到,百年之后,会有这样一个少年如星辰般冉冉升起,以国师之名侍中之职重入朝堂,照亮了整个大梁的国都。

  这个人便是国师谢陵。

  “谢陵,他真的来了,他真的愿意自投罗网,这又是何必?不过一鲜卑奴而已。”

  守门的士兵似乎觉得有些惋惜,看到如谢陵这般俊秀的人物,不忍其最终化为尘土。

  但怜惜归怜惜,他既然来了,便已注定了最终必会凋零于此的命运,无可改变。

  “打开城门,我要见你们的新帝,湘东王萧绎,以及陈王世子陈硕。”

  在谢陵的一声喝令下,城门守兵望向了城楼之上的狐裘男子,但见那男子抬手做了开门的手势,这才大开城门。

  谢陵立即策马孤身进城,在城楼下勒停马蹄,也望向了那石柱之上高空悬挂着的少年,少年一袭白裳已然变得破烂不堪,浑身沾满血污,因为身受重伤,已然陷入昏迷,少年的身影一动也不动。

  谢陵的眼眶瞬间盛满晶莹,大滴泪水在风中滑落,干涸,旋即,她将手中一包袱举起,望向城楼之上站立的狐裘男子高声道:“陈硕,我回来了,你要的东西,我也带来了,放了他!”

  最后的三个字掷地响亮,她没有注意到,那石柱上所绑缚的少年倏然睁开了眼睛。

  陈硕大笑了起来:“好,很好,谢陵,你果然有情有义,就连你身边的一个奴仆,也不忍其代为受过。”

  言罢又将话锋一转,“既然你如此有情有义,那我便成全你,来人!”

  在他的喝令下,数十名铠甲士兵手举长戟激通过来,将谢陵团团包围,便在这时,石柱上的少年开始挣扎,想要呐喊,可因为整整二日未进水,他的嗓子已经沙哑,他甚至发不出一丝声音,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谢陵被两名军士押进了城楼。

  二日之后,

  阴暗逼仄的牢房之中,谢陵手脚上也戴上了沉重的镣铐,整个身躯被钉在了紧挨墙上的十字架上,此时的她长发披垂,身上也沾满了血污,铜盆中燃烧着的大火照亮了她滢白得有些透明的脸颊,可她的目光依然清冽嗔亮得惊人。

  “谢陵,你还是不肯服输吗?”男子阴沉中带着些许沙哑的声音传来。

  谢陵抬首,看向这个昔日曾引为知己的男人,男人依旧丰神俊朗,意气风发,只是眉宇间少了一分坦荡,多了一分令人琢磨不透的阴鸷狠厉。

  “只要你肯全心全意辅佐于我,为我们陈氏效力,我便可放了你和苏连城,甚至我可向伯父为你们谢家表功,让你们谢氏依然为新朝建立后最鼎盛的门阀士族。”

  “呵,宁与燕雀翔,不随黄鹄飞,陈世子大概并不能理解其中之义。”

  谢陵冷笑,看向男人的眼神中全是鄙夷。

  男人的眼中瞬间也燃起愤怒,他大步走向谢陵,拎起她的衣领,沉声问:“为我们陈氏效力,就这么让你屈辱吗?是和光同尘,还是同流合污,谢陵,你的心中难道真没有定数,没有是非黑白、奸忠道义之分吗?”

  “是非黑白?奸忠道义?”谢陵苦笑起来,她看向陈硕,冷声问,“陈硕,利用我对你的情义,取得我祖父的信任,为你们陈氏的崛起而铺路,等到这天下大乱,谢家对你们再无用处之时,你又能理智的做到立即反水,出卖我谢家离开建康的消息,你不过是想拿我去向萧绎抑或是候景来邀功,你又何来的道义?”

  陈硕的脸色大变,眼中的神色也倾刻变得慌乱起来。

  不过,也只慌乱了一刻,他又嘲讽的大笑起来,说道:“谢陵,原来我在你心中是这样子的,你不信我,觉得我欺骗了你,但你可知道,你所深信不疑的苏连城,他又是什么人?”

  谢陵诧异的看向他,就听他道,“苏连城,他本不姓苏,而姓慕容,他是慕容绍宗之幼子,是慕容绍宗安排了他的幼子潜伏在我南梁的国都,你觉得慕容连城接近你不惜卖身于你谢家,只做你身边的一名部曲,又是为了什么?”

  谢陵不语,陈硕又得意的笑起来,继续道,“谢陵,你也知道慕容绍宗乃是东魏的一员猛将,深得东魏权臣高欢父子的信任,高欢生前对慕容绍宗抑而不用,就是要将这把锋利的大刀留给自己的儿子高澄。

  我不妨再告诉你一件事情,如今高澄手握着萧渊明这一颗棋子,想要威胁大将军王僧辨立萧渊明为大梁的新帝,连高澄也想趁着南梁大乱之际来分一杯羮,这一切的后果,他慕容连城就真的没有从中做些什么,他就没有出卖你,将从你手中得到的消息出卖给高澄吗?”

  谢陵依旧不语,但眉宇中蹙起的一抹痛楚与震惊已足以让陈硕感到畅快得意。

  看到她目光晶莹,一双墨瞳仿若琉璃般脆弱,陈硕似乎又余心不忍,抬手轻抚向了谢陵的脸颊,柔声道:“阿陵,我真的不想伤害你,只要你肯跟随我,真心实意的相助于我,我们又何惧一个候景,又何惧一个高澄或是萧绎,只要我们联手,用你的天赋,我陈氏的兵力,我们必能开创一个新的盛世。”

  说到这里,男人似已情动,但见谢陵眸中已然出现动摇之色,心中不禁腾出一丝欢喜,再加上触手的温暖,使得往日幻想过无数次的旖旎更甚。

  有谁能想到,这个曾经在南梁朝堂之上叱咤风云,炙手可热的少年国师其实是一个女人呢?

  他大概是除了她家人外第一个知道她秘密的外人吧!

  也许她称不上一个倾国倾城的女人,可她身上却独有一种清桐初引,冷诮而不流俗的风流魅力。

  这种魅力既让人不忍亵渎,又让人情难自控。

  看得久了,陈硕不觉心猿意马,陡地抬起谢陵的下巴,便情不自禁的吻了下去。

  可就在即将触及她的樱唇时,他便感到下巴上一痛,却是谢陵突地张嘴,狠狠的咬了他一口,只差点咬去他腮边的一块肉。

  陈硕捂着半边鲜血淋淋的脸,嘴角抽动。

  恼怒也令得他的双目变得如充盈血丝一般通红。

  他扬起手来似要给谢陵一巴掌,却见谢陵目光冷冷的注视着他,语带嘲讽道:“人为刀俎,我为鱼肉,既然我沦为阶下囚,你想占有我的身体,我无力反抗,不过,我死后落得一个被人奸污,名声败裂的下场,你又能得到什么好处?”

  “陈硕,我原以为你不过是一个野心勃勃的王者,却原来也不过是一个擅用心机的小人,你以为你的三言两语就能离间我与连城,打消我对连城的信任?”

  陈硕不禁呆怔,面对谢陵目光的直视,竟不觉生出几许位卑于下的羞耻和愧然。

  也是了,他原不过寒门出身,初见她时,便只能以卑微的恣态仰望,他曾经不甘,倾羡,也心动过,并以十二倍的努力去跨越他与她之间的门第鸿沟,未想就在心愿达成之时,这个女人竟然又背叛了他,而宁愿选择一个身份比他还要低微的鲜卑奴。

  无尽的不甘和羞辱促使他心中的怨愤轰然迸发,他再次握紧了拳头,压抑着声音问:“你真的不后悔?”

  “是,我不后悔。”

  如此斩钉截铁的回答,陈硕不禁咬紧了牙关,一字一字的愤声吐出:

  “那就将她的心一点一点的剖出来,看她还能嘴硬到何时!”

  说罢,立刻有人应命端了盛放利器的描金添漆盘过来。

  很快便有冰冷的尖锐刺进谢陵的心口,一分一分划开她的肌肤,深入她的心脏。

  疼痛令她发出一声嘤呤。

  男人似又不忍,顿下脚步,再次问了句:“阿陵,我最后再给你一次机会,只要你回心转意,令你谢家助我陈氏即位,将来我可封你为皇后,让你们谢氏于我陈氏在朝一日永盛不衰,只要你说,你后悔……”

  谢陵冷然嗤笑了一声,好似充耳不闻,只一遍又一遍的重复着:“我不后悔。”

  我不后悔。

  这辈子,能改变家族倾覆的命运,在这场大劫到来之时,将一部分族人转移出南梁,为谢家保留了最后的一点根基和血脉,她还有什么后悔的?

  哪怕这是她擅改命运,逆天而行所遭到的报应,倒也值得。

  要说后悔,她可能唯一后悔的是,没能早一点认清连城的心。

  是她,负了连城。

  是她,为救族人而将他独自抛下,置身于险境。

  是她的自私害了他。

  可就算重来一次,她或许依然还会如此选择。

  对不起,连城,既然我救不了你,那就将这条命赔给你。

  ……

  梁太清二年,候景于寿阳起兵作乱,在临贺王萧正德的里应外合之下,带着数千兵马攻进建康台城,对建康城的士民进行了惨无人道的烧杀抢掠,他占领台城之后的第一道命令便是将王谢两大门阀士族连诛,不想那乌衣巷早已是人去巷空,国师谢陵成功的将族人转移出了建康,自此数千兵马无人可寻谢家人之踪迹,

  可就在数日之后,没有人会想到,谢陵会孤身一人回到梁元帝萧绎的都城,据说只是为了一命换一命救下他的部曲兼情人慕容连城。

  也自那一日之后,无人再见谢陵。

  人们所知的是,那一日,原本被当作人质高悬于石柱之上的慕容连城突地挣开了束缚,竟以一人之力冲进江陵城中一处天牢,连杀了牢中兵卒数百人。

  那一场杀戮足以惊天地,泣鬼神,即使百年之后,亦使人谈之色变。

  不久,西魏的兵马攻进江陵城,梁元帝萧绎根本无力抵抗,很快便兵败投降,兵败后的萧绎为使藏书不落于敌人之手,焚烧十四万书卷,与之同归于尽,自此,梁亡。


下一页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穿越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