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4162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言情 → 郡主作死日常

郡主作死日常

宗臣 著

连载中免费

郡主作死日常傅婉墨尧小说最新章节在线阅读:郡主作死日常是以傅婉墨尧为主角的古代言情小说,作者宗臣。郡主傅婉做了个梦,梦里自己成为了皇后。坚信自己是个皇后命的她开始作天作地,没想到她父王真的造反成功了!傅婉心想,嗨呀我得找点乐子呀!某一天,小姑娘带回一个暗卫,从此致力于如何将这名暗卫变成自己的驸马!

63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06/26

免费阅读

  傅婉做了一个梦,梦里她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她一惊,醒了。

  再略一琢磨,好事啊!难不成?她是皇后命?

  于是小姑娘作天作地~

  直到有一天,她的父王造反了!还成功了!

  于是小姑娘更加疯狂的作天作地~

  傅婉心想,嗨呀我得找点乐子呀!

  某一天,小姑娘带回一个暗卫,从此致力于如何将这名暗卫变成自己的驸马!

  小姑娘心里有一个秘密,梦里还有一个人,就是墨尧,他站在大殿里,用剑指着当时已经万人之上的傅婉。

  傅婉自认为是个心善的好姑娘,杀了他多可惜啊。不如把他变成自己的驸马,这下他总不会杀她了吧?

  墨尧这辈子都在为主子拼命,直到有一天,一个小姑娘双眼惊恐的看着他,“你!你别杀我!”

  好吧,其实心善什么的都是她编的,她只是……怂。

免费阅读

  “郡主这一病,府里变天了。”

  “是啊,可怜咱们郡主,也不知道能不能什么时候才能醒过来,咳咳咳咳......”

  “呸呸呸!郡主福大命大,定是长生之命,你这丫头,再这般说话,老婆子我可不饶你!”

  陈妈脸色难看,桃杏这丫头年纪小,说话太过口无遮拦。

  “往后这种话,万不可再胡说。”

  她叮嘱一句,走上前去看榻上女子,女子看起来不过15.6岁年纪,面色苍白,却美得不可方物,她静静地躺在那里,似天仙般让人不敢靠近。

  桃杏担忧的蹙着眉,红了眼眶,“放在以前,郡主哪里受过这般委屈,二小姐不过就是仗着郡主病了,竟如此欺辱我们郡主!”

  不仅霸占了郡主的无忧阁,还将她们赶来了这下人住的地儿。

  她抽抽鼻子,将眼泪憋了回去,郡主说过,不能轻易掉眼泪。

  “奴婢觉得,郡主这病定是不同寻常,以往郡主的身体一向很好,哪有说病就病重的道理。”

  陈妈淡淡摇头,缓缓闭上眼睛。

  “桃杏,你有什么看法?”

  桃杏顿住,忽然像豁出去了一般开口,“陈妈,有些话奴婢早就想说了,郡主忽然病重那天,二小姐曾来过无忧阁,说是替娉妃送些糕点,郡主吃了便病下了。若说那糕点没有问题,奴婢是断然不信的!”

  待她说完,陈妈沉默了一阵,又问:“那依你说,是娉妃要害郡主,还是二小姐?”

  桃杏张了张嘴,说不上来了。

  陈妈又说:“你不知道,老奴也不知。可如今郡主身边只剩咱们两个,旁的不是被二小姐收拢走了,便是被吓唬跑了,若是咱们贸然行动,娉妃和二小姐有的是办法收拾咱们两个奴婢,到时郡主无人照料,才是任由她们处置!”

  桃杏瞳孔放大,浑身一颤。

  “是奴婢愚钝了。”

  她还是不太甘心,目光缓缓看向榻上的女子,“难道咱们就只能等王爷回来了吗?”

  陈妈没说话,这其中的事情太复杂,娉妃既然敢这样对付郡主,定是看准了王爷回不来!

  恐怕......王爷的安危......

  有些事,不是她们这些奴婢管得了的啊。

  谁?谁在说话?

  傅婉逃得踉跄,掌心血迹斑斑,她几乎快要崩溃,身后追兵的声音越来越近,衣物已经被血染红,几乎看不清原来的颜色,她绝望的躲进草丛,浑身发抖。

  脚步声渐渐走远,她没有被发现。

  她摊开手心,原本娇嫩的手已经伤痕累累,父王死了,家没了,她逃了,却能去哪儿呢?天下之大,哪有她容身之处?

  恍然间,傅婉好像明白了那人的目的。她若是逃了,即便真的苟且偷生,这一生都会在悔与恨中度过,不得安生。若是不逃,且就全部栽在了他的手里,就像他说过的,没人能逃出他的手掌心。

  她要生,还是要死?

  傅婉瘫坐在地上,目光凄凉,她乃几代枭雄之后,岂能苟且偷生?

  她起身,站得笔直,脊背骄傲的挺着,目光豁然变得凛冽。

  “来人啊!她在这儿!”

  “把她抓起来!”

  “......”

  有人伸手去抓她,被她推开,即便被下了药内力全无,也不是一两个侍卫抓得住的。

  傅婉语气平淡,却让人不敢违抗。

  “带本宫去见他!”

  大殿内,傅婉一步步走来,端庄得丝毫不像阶下之囚。她面色淡漠,目光死寂,只有袖中一双紧握的手出卖了她内心的不平静。

  怎么能平静,面前是杀了她全家的人,她怎么能平静!

  她一双美目缓缓抬起,与那人对上。

  果然不愧是美人如画,即便是落魄如此,仍别有一番风味。樊俞安勾唇,目光泛起痴迷。

  傅婉看得恶心,蹙眉别开眼。

  “不是要杀本宫么?本宫就在这儿!”

  傅婉掷地有声,声声铿锵。

  她抬脚往殿前走,一步一步往上踏,在那龙椅前停下,忽然转身看下去,再一句,“本宫就在这儿,等你来杀。”

  有人被激得冲动起来,“这皇位,本就该是我们太子的!你这逆臣之女,还不快下来!”

  傅婉看过去,忽而笑了,她笑得极美,就如多年之前樊俞安第一次见她时一般惊艳,那一眼,再也没能忘记。

  他突然觉得这一切极其可笑,都是为了活下去,他没错,傅婉也没错,错的是这世道。

  手心那珠钗是他为她挑的,如她一样,美艳不可方物,可没有戴上的必要了,樊俞安稍一用力,珠钗从中而断,他淡淡出声。

  “墨尧,去吧,杀了她。”

  应声而出的,是一个从头至尾都几乎没有存在感的男子,他一身黑衣,目光淡漠得毫无情感。

  “是,主子。”

  他走上前来,在傅婉面前站定,他的剑,直直的指向她。

  樊俞安目光颤了颤,“慢些动手,让本宫...再好好看看她。”

  墨尧的动作顿住,他面无表情的看着傅婉,无疑,傅婉是极美的,肤如凝脂,眸若星睐,眉眼盈盈。即便她马上就要成为自己的刀下亡魂,却始终淡然处之,是真的生死置之事外,还是强装镇定,亦或者是认了命,他不知道。他一样也不明白,既然已经决定要杀,为何还要慢些,快刀斩乱麻,长痛不如短痛,岂不更好。

  可这些皆与他无关,他收剑,听命。

  樊俞安的目光缓缓落在傅婉身上,这是他一见钟情的女子,是他年少起便放在心底妥善保藏的女子,他始终记得,傅婉偷喝父皇的酒被他发现,而后她俏皮一笑,自此就是他一生的梦。而今她站在殿上,生死取决于他一念之间。

  终究,他还是淡漠一笑,“杀吧。”他别开脸,仿佛不忍看。

  傅婉只觉得可笑,既然要杀,何必装作痴情的模样。她抬眼去看面前的男子,细细去看,要将这个生前见到的最后一个人记住。

  墨尧提剑,目光触及她,却不可抑制的颤动了一瞬。

  美,太美了。

  “咳咳...”

  她,还活着?

  傅婉捂着头,头痛欲裂,她这是怎么了?

  “郡主!?郡主你醒了?太好了!陈妈!郡主醒了!”

  陈妈?她睁眼,面前这小丫头犹自兴奋着,郡主总算醒了。傅婉目光渐渐清明,“桃杏?”

  “奴婢在,郡主,您哪里不舒服吗?”

  “无碍,陈妈呢?”

  桃杏眼眶红了,郡主一醒就像有了主心骨,这段时间以来的委屈在见到郡主之后统统发泄出来,“郡主,自您病倒以来,二小姐整日欺辱我们主仆,占了您的院子不说,还将您赶来这下人住住的地儿,咱们的丫鬟也都被她收拢走了,您又病了,我们想请大夫给您看病,二小姐不允,还派人将我们看管起来,不准我们拿银子,不准我们偷偷变卖任何东西,不然就按家法处置。春喜拿了您贴身的簪子去卖,被二小姐抓住,打了三十大板,现今还起不来呢!陈妈今早没办法,出去求人帮忙去了。”

  傅婉心头涌起不好的预感,“求人?求谁?”

  她倒是没想到,这傅青青胆子不小,野心也够大。

  桃杏笑开,甚是欢喜,说道:“自然是去求太子帮忙,谁不知道自郡主您与太子定下婚约以来,太子对您是喜爱有加,若是听说您出事,自然不会袖手旁观。”

  这话倒是不假,京城中谁不知道,太子对傅家郡主一往情深。可不知道为什么,傅婉听在耳中,却觉得刺耳得很。

  她总觉得自己忘记了什么,似乎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梦里的她很难过,可再具体些去想,梦里的一切模模糊糊的,像被什么东西禁锢了一样看不清。

  “桃杏,你去找陈妈,我醒来的事只可告知陈妈一个人,且替我买些药,我念给你听,你记住,到时问问郎中春喜的伤该拿些什么药。”

  桃杏不知道为什么郡主要这样吩咐,郡主醒了不是好事吗?怎的还要藏着掖着?她虽然不懂,却是一贯听郡主话的。

  “嗯,郡主放心!奴婢一定记牢了!”

  傅婉弯唇,这傅青青平日没脑子也就算了,算计到她头上也真是胆子不小,待她休养好身子,定要好好会会这傅青青。她眼角微微挑起,倒是这梦,似乎有趣儿得紧。

  梦里,她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享众人跪拜,得贵人簇拥,可就是这样的她,却在大殿之上被一人用剑指着。

  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啊......莫不是她,真的嫁给了樊俞安吧。

  难不成她真是皇后命?

  她蹙眉,直觉得抵触这个称呼,更抵触樊俞安这个人,虽是太子,她却没有并没有什么好感,这太子什么都好,方方面面俱是到位,可越是这样完美的人,越让她感到害怕。这亲事本就是太后不顾她意愿定下的,如今让她甚为反感。

  无忧阁内,女子正端坐着细细瞄眉,她模样生得也算好看,眉眼处却极具侵略性,让人生不起好感来。

  这便是傅青青了。

  她挑起眉,唇角便不可抑制的勾起。

  “傅婉那边怎么样了?”

  答话的是已经被她收买的小丫鬟,这丫鬟原本也是郡主身边伺候的,只需一点好处,便教她背叛了傅婉。傅青青笑着,得意的模样毫不掩饰。

  丫鬟回道:“小姐放心,郡主她醒不了,现今还昏睡着呢。”

  傅青青描眉的动作不停,将眉毛画得精致好看。心情很是明朗,这豫王府,终究要落入她的手中了。

  以往她们看不起她又如何?忍辱负重,方能成大事。

  越想越得意,“走,咱们去看看我那昏睡不醒的好姐姐。”


下一页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