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4162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言情 → 蜜糖味的她

蜜糖味的她

茉香奶绿 著

连载中免费

蜜糖味的她茉香奶绿小说在线阅读:蜜糖味的她是作者茉香奶绿最新连载的小说,主角是贡勉肖木木。贡勉将肖木木捧在心尖上疼宠,却瞒着所有人。没人知道贡勉喜欢什么样的人,他冷静自持,从未跟哪个女孩子超过安全距离,众人以为,贡勉爱的只有篮球和学习,知道某次三校联赛,贡大佬当众将肖木木揽在怀里温柔的亲吻,旁人才知道,大佬的最爱是什么。

65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06/26

免费阅读

蜜糖味的她茉香奶绿小说在线阅读:蜜糖味的她是作者茉香奶绿最新连载的小说,主角是贡勉肖木木。贡勉将肖木木捧在心尖上疼宠,却瞒着所有人。没人知道贡勉喜欢什么样的人,他冷静自持,从未跟哪个女孩子超过安全距离,众人以为,贡勉爱的只有篮球和学习,知道某次三校联赛,贡大佬当众将肖木木揽在怀里温柔的亲吻,旁人才知道,大佬的最爱是什么。

免费阅读

  肖木木是个昼伏夜出的动物,白天喜欢睡觉,晚上喜欢码字,昼夜颠倒,乐此不疲。

  所以,当被舍友苏南和仝(tong)童拖出来的时候,肖木木心里脸上写着一百个不情愿。

  这三个人,臭味相投,都是又佛又懒的那种,大一入学那天,这仨人是传媒学院最后报道的,所以就被很当然的分在了一个宿舍。

  “木木,我们这是在给你提供脱单的机会,你不知道校队里有多少帅哥!”说话的是苏南,她有一个校篮球队的男朋友,听说还是队长,不过她男朋友的名字很有意思,肖木木听过一遍就记下来了。

  谷果朕。不知道他爸妈为什么要在他的名字里加个“朕”字,感觉很高贵的样子。

  仝童的姓氏很稀有,据说祖上是清朝的贵族,这个人嘛,活得也就独特一点,特地依着苏南男朋友的名字给她起了个外号——“苏皇妃”。

  至于为什么不是“苏皇后”?毕竟苏南也是谷果朕的正宫娘娘,即正牌女友。仝童是这么解释的,皇上一般最爱的都不是皇后,而是别的妃子。

  深受宫斗剧荼害的肖木木,想了想,表示十分认同仝童的说法。

  肖木木抖了抖嘴角,笑道:“不好意思,我这是第一次来体育馆,麻烦苏皇妃走在前面,带个路。”

  苏南提着一口气上来,又是硬逼着自己咽下去。好吧,她不和都已经大三但还没有完整的逛完南体的人生气,不值得。

  苏南是带着两朵小花作为校篮球队的家属出现在体育馆的,自然也会被特别待遇,阶梯式的观众区,第一排和第二排是队员休息区,但第二排基本上都是留给“家属们”的。

  训练已经开始了,她们为了不影响别人看球便猫着腰找到了第二排中间的位置。坐下后,肖木木回头看了眼,百分之八十的位置已经满了,一个个情绪很高涨很激动的样子,尤其是女生。

  除了羡慕的眼光,肖木木还从看向她的女生眼里读出了嫉妒,骇的她赶紧回过头不敢动了。坐到这种有殊荣的地方,就应该低调,因为这不仅看球角度好,还代表能与校队有更进一步的接触。

  “为什么只是个日常训练还是有这么多人啊?”木木偏过头去趴在仝童的耳边嘀咕了句。

  “这你就不懂了吧。”仝童在木木的额头点了一下,“百分之八十的女生是来看帅哥和肌肉,剩下百分之二十的男生看球看技巧。”

  “那我们呢?”

  “相亲。”苏南和仝童一起看过来,异口同声道。

  额……还用想吗?肯定是给她相亲的。

  苏南有男朋友,仝童是异地恋,整个201-3就她没有男朋友,眼看着都熬成大三的老阿姨了,肖木木还是无动于衷,另外俩人却着急的要上火,整天想着怎样把她“销”出去,别砸在她们宿舍里,辱了南体女神宿舍的牌面。

  肖木木叹了口气,幽幽道:“我不想谈恋爱,因为我怕他会占据我睡觉的时间。”

  呵……苏南和仝童又一块看了过来,“小老弟,你可闭嘴吧。”一天二十四小时,她只要爬上|床动物属性就会现身,像个考拉,开心了睡二十个小时,不开心睡十五个小时。还想怎么着?

  木木乖乖闭嘴看球,却被场上一位身穿白色球服的男生夺去了目光,好巧,他也是24号。

  是那个24号吗?肖木木开始有点期待了,手里都沁出了汗。她盯着那个男生,看着他抢球,过人,上篮,每一个动作漂亮又神圣。

  神圣。是的,他的每一次投篮成功,她都觉得妙不可言。

  球被他抛起来,在空中画出一个完美的弧线,然后进入篮筐,落下,这一连串的动作映入肖木木这个运动白痴的眼里,简直帅出天际了。

  她试图从他每一个转身、每一个侧脸里拼接出他的样子。好像,真的是他。

  倏地,肖木木翘着嘴角笑了。这,算不算……缘?

  中场休息,有几个男生脱下球衣拎着手里扬过头顶,腹肌露出来的那一瞬间肖木木听到了来自体育馆女生尖叫的沸腾。

  坐在肖木木正前排的,正好是她心心念念的24号,不过,她并没有那个胆魄凑过去告诉他,他们是见过的。

  刚打完篮球,他低着头坐在那儿,因为刚刚剧烈运动完,起伏很大的呼吸着,不似球场上那么猛,看起来很累的样子。

  下场的时候,队里一半的男生都扬着手里的秋衣朝着观众席打招呼,倒是他,一路低头走着,一个多余的眼神和动作都没有,坐下后才拿起放在旁边的毛巾随便抹了一把汗。

  不随便说骚话,是个好男生。

  不过,转身坐下时,他淡淡地瞥了眼坐在自己身后的肖木木,又转过去,仰起头猛灌了一瓶水,低头沉思了一会。

  就在肖木木以为他对自己没什么印象的时候,他手里捏着瓶子突然侧过身,瞳孔漆黑,看向肖木木,像是在追寻什么,大概过了五秒,他嘴角一勾,笑了,“我们,是不是见过?”

  他坐在第一排,她在第二排,但他本着身高优势,俩人平视,或者他还略微高那么一点点。

  没等肖木木回答,旁边就有人掐着嗓子阴阳怪气道:“这个妹妹,我曾见过。”

  他笑着斜眼看了那个男生一眼,没说话,还在等着她的答复。

  肖木木硬着头皮去忽略掉旁边那些整暇以待看好事的队员,看似镇定又平静的应了声,“是的,T市。”然而,偷偷的,从脖子红到了耳朵。

  他一扯嘴角,又笑了,“T市的农业大学,S省的篮球训练基地,对不对?”

  肖木木点头,她平时码字情话写的倒是很六,现在搁自己身上,却是真的不知道说什么了。

  “是不是想去看帅哥,却又不敢进。”

  肖木木一根筋的继续点头,但对上他好笑的眼睛,知道自己入坑了,又连连摇头,嘴硬道:“不是。”

  “是不是都无所谓了。”他转过去,改为头枕在座椅上,眼尾带笑,依旧往她的角度瞟着,“反正你认识我了。”

  下半场要开始了,他蹲下又系了一遍鞋带,伸伸胳膊和腿试了试护膝护腕。做完这些,他转过身,面对着肖木木,略微弯着身子,手撑在座椅上,从第二排以后的位置看去,就好像他把她罩在了怀里。

  他的净身高有一米八五,从肖木木的视线看去,这会儿他遮住了头顶的灯,背在阴影区里,她是一点也看不清他的脸了。

  只听见,他的声音很沉,又很温,“等会结束一起去聚餐吧,我们再重新认识一下。”

  “可……”不是传统意义上的第二次见面就要约饭,会不会不太好?而且,肖木木感觉后面已经有一群暴躁的女生想撕她了,有些短暂的停顿和犹豫。

  着急上场,没等来回复他便提前自个儿应了下来,“苏南也会去的,就这么说定了。”说完,便跑着上场了。

  肖木木摸了摸凉飕飕的脖子,讪讪地笑着朝仝童和苏南看去,见怪了,俩人却没有丝毫的好奇和八卦,只是露出那种老母亲的笑容,欣慰又满足,像是预料之中。

  这一场,他打球,还是一如既往的猛,除了在球技上当仁不让,脸也绷着,很凶很不好惹的样子,只要篮球落到他手里就不存在投篮投不进的可能性。

  说实话,肖木木有点被他这种打球的状态惊到了,确切的来说是吓到了,凑到仝童的耳边小声地问:“童童,他……会不会有点凶……”

  仝童上下扫了她一眼,笑得有点贼,语重心长道:“男人够烈了才有味道,不是吗?”

  “噗……”苏南喝了一口的橙汁直接毫无形象的喷了出去,还好,她的前面没人,否则就遭殃了。

  肖木木左右看看,幸好周边没坐什么人,仝童的声音也小,如果被人听到她们这样讨论校队成员的话,她就在地上找个缝钻进去算了。

  他们打完球还要冲澡,她们便在体育馆外面多等了一会。就看了这一场的球,肖木木她们三人差不多就都成了焦点人物了,从体育馆出来的女生总是用各种眼神打量她们,羡慕的,嫉妒的,不屑的。

  苏南是女神级别的人物,自然也不把她们看在眼里;仝童,身正不怕影子斜,她是这么说的,也是不怕的;倒是肖木木,她本来就讨厌人多的地方,各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眼神往她身上一集中,整个人便很不自在,一个劲儿地躲闪着。

  “硬气点,好歹也是底气的人。”虽嘴上这么说着,她俩还是习惯了罩着她,自动形成人肉墙为她挡走一些过度刻意的眼神。

  这个时候,肖木木倒是有点感谢肖医生和木老师了,把她生的不高,还是有点用处的。

  以至于他们出来的时候,贡勉还以为肖木木走了,等到她从那俩人的背后一小步一小步的挪出来时,他差点没笑出声来。

  “贡勉。”言简意赅,直报姓名。为了表示对她的尊重,他略微弯了弯身子,伸出手。

  刚洗完澡的他,身上还散发着一股青柠薄荷的味道,清爽好闻,肖木木伸过手,象征性地贴了一下,她那小小的手掌在他宽大的手里不足为提,“肖木木,惟妙惟肖的肖,木就是木头的木。”

  “共勉,是与君共勉的那个吗?”

  “差不多吧。”贡勉直起身子,看着眼下有着一头柔软长发的小姑娘,语气又放柔了些,“是进贡的贡,大概我爸妈给我取一个音似的就是那个意思吧。”

  身边的人又贼又鬼,要么闪到一边,要么大步流星的在前面走,好像是特地为他们腾出空间。成人之美,他们倒是学的不错。

  想了好久,肖木木还是问了出来:“你打篮球都那么凶的吗?平时也这样?”

  贡勉这才意识到自己在场上的表现可能吓到她了,没办法,他一上场一摸到球就那种状态。既然她现在问了出来,那得赶紧解释清楚,别还没开始就吓跑了。

  “不是的。”贡勉往前跑了几步然后试着简单的弹跳做投篮的动作,落地后站在那儿,等着她走近,“我这个人打球很认真的,不管是什么比赛,只要我上了场,我就要得分,就要赢,而且,球一旦落到我手里,我就不允许自己浪费掉投篮的机会。”

  人也是。看上了,就不会拱手相让了。

  聚餐地点是学校后面那条街上的大排档,名字很有趣,叫“佟掌柜烧烤”。

  不过,肖木木瞅了半天店铺里也没出现一个如“佟湘玉”般貌美的老板娘,倒是有一个挺着啤酒肚的老板在招呼他们。

  肖木木从来没有和这么多男生同桌吃过饭,很不自在,便找了个角落,坐的位置是桌子的末尾,她以为身边不会坐人了,可是贡勉还是在一阵“嘘”声中拉了张椅子坐到了那个边角。

  “二哥,你这是不打算吃东西了?”说话的是这一群男生中的老六,一双桃花眼看透了太多。

  “不是很饿,想安静的坐会儿。”贡勉似笑非笑的看了一眼欲欲跃试想要“搞事情”的老六,“你今天多吃点,下次不放你出来了。”

  老六挫败的摸了摸鼻子,示弱,“二哥,我会很乖的。”

  贡勉笑了下,手指轻轻在桌子上扣了几下。

  他的手是打篮球的,但很漂亮,好看到可以单独出道的那种。肖木木顺着他的手往上看,正好对上他看过来的眼睛。

  “有事?”他问。

  “没事。”肖木木摇头,但又觉得自己莫名其妙的去看他很刻意,便补充了一句,“你的手,很漂亮。”

  “是吗?”他笑得更开了,“我也觉得。”

  ……

  “好像有点拽呢。”仝童半掩着脸朝着肖木木挤眉弄眼,示意她看一下手机消息。

  肖木木瞄了一眼她发过来的消息,毅然决然的回了仨字,“吃你的。”

  仝童撇嘴,锲而不舍的继续发来消息,“别那么快的倒戈啊,我们才是一家人。”

  肖木木歪头想了一会儿,回道:“他的手的确好看啊。”

  ……

  仝童翻了个白眼,学着肖木木的语气,回道:“吃你的。”

  贡勉那么大的一个人,坐在狭小的角落里伸展不开,大长腿简直是无处安放,稍微一伸腿就伸到了木木的地方,不经意间便碰到了她的小细腿,颔首说了声“对不起”很快的移开。

  俩人间的空间很小,有了前车之鉴,这下,她不敢动了。小手规规矩矩的叠在身前,因为腿短,两只脚也是乖乖的放在了椅子底下一层的凳上。

  肖木木今天穿的是学院风的短裙,这会身边坐了一位大男生,心理作用,她怕走光,不断的伸手去扯一下裙子盖住一不小心就会露出来的腿。

  这细微的动作被贡勉捕捉到了眼里,打心眼里觉得这个软软的女生,乖乖小小的,很可爱。

  烧烤加啤酒,好像这才是夜晚的标配。

  肖木木全程都在吃烤的蔬菜,贡勉以为她是够不着烤串,便拿了一些烤串放到她面前的小白碟里。

  对于突然出现的烤串集体,肖木木很意外,也很无奈,她是素食主义者,不吃肉的,但又不好直白的拒绝,咬着一片青菜叶子犯难中……

  “我家木木素食,不吃肉的。”仝童适时的探了个脑袋出来,眨了眨眼睛,“好心”的提醒道。

  贡勉哦了声,了然,“是吗?”接着,很自然的伸手拿到了自己的碟子里,不避嫌的吃了起来,丝毫没有尴尬的样子。

  这也是在了解她,不是吗?她素食,他记住了。

  这一桌的人啊,除了肖木木和贡勉,都憋着笑,但碍着老二的威力,所有的人不敢明面上笑,只能低头狂咬烤串,借此发泄内心的狂笑。

  老二,这是栽了啊。

  贡勉解决了那些肉,擦了擦手,半靠在椅子上,望着眼前这个慢条斯理吃着土豆片的小人,忍不住往前探身子凑了过来,问:“你是兔子吗?”

  肖木木想了想,眯着眼睛笑了,说,“嗯,我属兔。”

  这个答案好像也可以。

  “我属鼠。”不问,自报年龄。

  肖木木看着贡勉,淡淡的笑着,道:“那很惨哦。”

  贡勉很感兴趣的坐直了身子,好奇的问:“为什么?”

  “你知道我老爸看骨科的技术是怎么提高的吗?他经常去市场上买一些小白鼠回来,然后故意弄断它们的腿,再给他们做手术,打点滴,几天之后,又活蹦乱跳的,但过程很遭罪啊。”

  贡勉不自觉的摸了摸鼻尖,“好像是挺可怜的。”

  众人笑得狂抖,兄弟,有个这么狠的“岳父”,未来也很惨啊。化开心为食欲,最后结账的时候,他们吃的东西是平时的一点五倍多。

  仝童递给肖木木一杯啤酒,在她眼前晃了晃,诱惑道:“要来一点吗?”

  她坚决的摇头,撇开味道如何不提,她没尝试过喝酒,害怕喝完之后自己就不是自己了,确切的来说,她怕出丑。

  学会喝酒,这也是她们宿舍对肖木木的塑造计划之一。苏南搂住仝童的肩,拿起杯子给肖木木碰了一下,“木木,喝掉这杯酒,宿舍卫生这学期我们包了。”

  “那会不会有点亏?”仝童低声问苏南。

  “多灌点,兴许明天就不记得了。”苏南压低声音,口齿不清地回道。

  显然,一学期不打扫卫生的提议更吸引她。肖木木端起那杯啤酒,试着浅抿了一小口,砸吧砸吧味道,有点怪,偏苦,涩涩的,但过后却又一种劲劲儿的甘甜,停不下来的过瘾。

  贡勉曾经养过一只猫,偷喝了酒,东倒西歪、不省“猫”事了好久,萌萌的很可爱。

  所以……

  她一点一点的啜着那满满一杯的啤酒,他在一旁看着,眼睛里的笑也一点一点的跑了出来。好笑,也蛮有意思。

  三杯啤酒下去,肖木木除了脸有点红,并没有什么异常。

  可能是遗传基因作祟,毕竟,肖医生的酒量目前无人能敌。

  待到站起来的时候,她才真正的感到了后劲儿,腿软的厉害,有一种飘乎乎的悬空感,吓得拽住仝童的胳膊不敢动了,“童童,我没有力气了。”

  仝童也害怕她会栽到地上,赶紧架住了她。

  她杵在那儿笑得不行,边笑边吐槽自己:“这是醉了吗?为什么我的腿不受控制了,软绵绵的,抬不起来了,咯咯咯……”

  肖木木有个毛病,她不知道。喝了酒傻乐,傻笑,傻开心。

  可到了贡勉眼里便是一副憨态可掬的模样,往心里可劲儿可爱的那种。

  谷果朕撑在苏南的身上,朝着兄弟们使眼色。老六怂啊,领会到却不敢有所为,怕贡勉整他。

  老四接过讯号,用他那蹩脚的中文叫嚣着:“二哥,二嫂不会走路了,你快去抱啊。”

  好吧,老四不怕贡勉,他是个长得很漂亮的混血,英文名叫“mask",他喜欢眨着他那双海一样蓝的眼睛看人。贡勉是个直男,他特烦mask贴过来给他眨眼睛看,所以,在某种程度上,贡勉是不会惹这位吸血鬼一样美的祖宗的。

  mask这么一喊,肖木木笑得更开心了,冲着抱着胳膊站在一旁的贡勉摆摆手,说:“不用了,我自己可以走。”

  ……仝童架着她,凌乱中带着开心。

  有谁说肖木木就是二嫂了吗?她自己接了这一句话是什么个意思。

  肖木木自己也意识到这个问题了,刚刚嘴瓢了,此时也只能装醉一醉到底了。

  酒壮怂人胆。

  挣脱了仝童的手,摇晃了两下走到mask面前,仰着头,对着这个有一米九五的家伙说:“我注意你很久了,你长得真好看啊,尤其是眼睛,湛蓝湛蓝的,像湖泊。”然后伸开五指朝着mask的脸抓去,“好深的样子。”

  “可我够不着。”她看了看自己的手,踮起脚,再次向mask的脸伸去。

  mask对这个二嫂也很感兴趣,把自己俊美无比的脸伸了过去,“二嫂,我的脸,给你看。”

  在肖木木的手要触碰到mask的脸时,贡勉横插了进来,截住了她的手,转头对mask说:“你信不信她能把你的脸挠花,喝多的女生就喜欢挠比自己好看的脸。”

  一句话,吓得mask以光速后退。他的脸,可好看,可重要了,可不能被挠花,二嫂也不行。

  然后,贡勉转过来问苏南,“打算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麻烦你打包送回我们宿舍。”苏南摊手,随即赖上谷果朕的脖子,“我们要约会的。”

  贡勉转而看向仝童,这人贼精,喊了声“我男朋友来了”,跑了。

  肖木木穿着短裙,自然不能把她扛起来,所以,只好“架”着她。

  虽然说是“架”,事实上是“夹”,夹在胳膊底下,半抱半携。

  她那小胳膊小腿的,所谓的挣扎到了贡勉那里不过也是徒劳无功。

  ***

  集训回来的大巴上,贡勉第一次对这个城市产生了留恋。

  感觉就是,好像有什么东西掉在这儿了。

  从T市到南市,六个小时的车程,他丝毫没有困意,一直盯着窗外看,脑子里浮现的便是那个眯着眼咬着吸管的小姑娘。

  软软的,小小的,爱笑的样子。

  不知为什么,就想把她抱到怀里,保护她,没事揉揉她的头发,宠着她。

  靠……他自嘲的笑了,这是什么鬼念头。以后又见不到了,谁又认识谁。

  老三早就被他一路烦坏了,忍不住怼他,“躁动什么呢?”

  他重重地看了过去,盯着老三那张大黑脸幽幽地说:“我说我想谈恋爱了,你信不信?”

  “靠……看得我发毛。”老三捂住自己的大脸,翻了个白眼,鄙视道:“发|骚啊……兄弟。”

  后来,老大问想找个什么样的,他就照着她的样子说了出来,老大一拍大腿说了句“有了!”说是他女朋友宿舍里有这么一个类型的,改天介绍给他认识。

  他也没当真,毕竟他也不是真的想谈恋爱。

  他只是对匆匆一瞥的她念念不忘,别的,即使像她,也提不起兴趣。

  体育馆再次遇见她,他差点失态。

  攒了二十二年的运气,老天都给他安排这儿了。

  他觉得挺OK的。


下一页

章节免费阅读

查看全部章节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