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4162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穿越 → 田园小淘妃

田园小淘妃

公子二苏 著

连载中免费

田园小淘妃江小艾白奕星小说在线阅读:江小艾逃课后居然穿越到了陌生的古代,变成了差点被爷奶卖掉的可怜农女,还有一帮子撒泼骂街的极品亲戚!……被一个小村姑救下的白奕星,看着这丫头活泼的样子,心里觉得痒痒的……

0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06/26

免费阅读

田园小淘妃江小艾白奕星小说在线阅读:江小艾逃课后居然穿越到了陌生的古代,变成了差点被爷奶卖掉的可怜农女,还有一帮子撒泼骂街的极品亲戚!……被一个小村姑救下的白奕星,看着这丫头活泼的样子,心里觉得痒痒的……

免费阅读

  “娘,我去那边看看。”

  江小艾忽然想起来,江家除了她之外,不止有江银宝一个女孩子。

  虽然在原主的记忆里二房的江宝珠不怎么说话,可也不能害了一个好姑娘啊。

  江秋怎么愿意放她过去?什么也顾不得的拉着江小艾,语气无比着急,“小艾,小艾你还过去看什么啊,先让娘看看你这脸上,之前你给屠户家出的什么主意来着?赶紧告诉娘,娘上山给你采药去。”

  什么江家,什么**,现在都没有女儿的安全重要。

  虽然说,屠户家的小鹿得了天花已经好了,可不是每个人都会如此幸运的啊。

  她可就这么一个女儿啊。

  “娘。”

  江小艾拉着满脸惶恐着急的江秋进了屋子,附耳小声地说道:“娘,我没有得天花,这些是我刚刚故意碰了花粉才会这样的。”

  她无意中发现原主对花粉过敏,而且那些小疙瘩远远地看着,和天花还是有些像的。

  其实只要他们靠近看,就会发现并不是天花。

  江小艾赌的就是在古代人们“谈天花而色变”,又怎么敢近距离的接触呢?

  事实证明,她成功了。

  “啊?”

  听完了江小艾的解释,江秋傻眼了,直到现在一颗心才落了回去,跌坐在凳子上,一脸后怕的说道:“以后不许这样了,你知不知道过敏厉害了会死人的!”

  江小艾点头,安抚还在后怕的江秋:“我不会了,我保证没有下一次了。”

  如果可以,她自然也不会用这种伤害自己的办法啊。

  她现在还如此弱小,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

  不过幸好,这一关是过去了。

  “娘的小艾长大了……”

  后怕震惊过后,江秋心头涌现的就是浓浓的骄傲。

  她的女儿是如此的聪慧,她也能够放心了。

  “娘,我真的得过去看看了,我担心那个**要不到钱,会为难宝珠。”

  “宝珠?这事和宝珠有什么关系啊?卖你的是……”

  江氏顿住了,不想提起那段过往。

  其实关于她自己,大嫂和娘怎么对她她都不恨,可是那么对她的宝贝女儿,她就受不了了,克制不住的去怨恨。

  江小艾撇撇嘴:“是杨春花和江老婆子卖的我,可是娘你觉得如果他们不给钱,要拿人顶的话,杨春花会拿她闺女顶吗?”

  她可是亲耳听到过,杨春花夫妇两个已经将主意打到宝珠上去了。

  那种黑心烂肺的人,还能对她抱有期望吗?

  江氏喏喏说道:“宝珠可是你二舅现在唯一的孩子啊,他们怎么敢?”

  二房夫妇成亲十几年了,就只有江宝珠这一个女儿。

  虽然说谁也说不准以后还能不能有孩子,可以在大家伙看来,江二牛怕是要绝户了。

  这样的情况下,本来不金贵的女儿,在变成了唯一的血脉之后,也变得珍贵了起来。

  若是杨春花敢打江宝珠的主意,江二牛怕是会拼命吧?

  “娘,我还是不放心,你就让我去吧。”

  “不行,”江秋抓着江小艾不放手,脸上闪过一抹羞愧,“娘也担心宝珠,可是娘更在乎你。你去了,能帮的上什么忙?怕是会惹火上身。”

  她不反对女儿做好事,也希望女儿无论身处何处,何等境地都心怀善意,感念这个世界。

  可是那必须是在能够保全自己的前提下。

  “你呆在家里,我去看看。”

  江小艾哭笑不得,不过也知道江秋如此是因为太过担心自己,便耐心解释:“娘,你去了才是真正的羊入虎口呐。放心吧,你忘了,我可是得了天花的。而天花又是会传染的,我到时候只要抱着宝珠不放,那些人怎么敢动宝珠?”

  她娘这是关心则乱。

  “可……”

  “娘,您去了,才是真正的危险。”

  江秋其实长得很是很漂亮的,只不过这些年一直干农活晒得有些黑了,皮肤有些干,可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只要好好收拾收拾,一定是个美丽的女人。

  而**只是刚刚看走了眼,谁能保证会再一次走眼?

  所以说,还是她去最为稳妥安全。

  “你,唉……那你要小心啊。”江秋再不放心,也深深地知道这个时候不能阻止孩子。

  孩子,都是需要自己成长的。

  再不舍得,也要学会放手。

  “嗯嗯,娘你放心哈。”

  江小艾顶着一张一张麻子脸,还有乱糟糟的头发就出门去了。

  没办法,只有把头发弄乱,挡着点脸,才能让人看不清楚她到底是得了天花还是过敏-

  江家果然在闹,招了一街筒子的人在看热闹。

  **的脸色已经不是很好看了。

  而江老婆子的脸色则更是难看,跟她要钱,还是已经到手的钱,那简直就像是割她的肉一样让人难受的紧。

  “这还要我老婆子说多少遍?你们要的是江小艾,和我们没关系,她不是我们家人,你和我们说什么?”

  “废话,当初拿钱的是你,我不找你我找谁?”

  江老婆子冷哼一声,“我是拿了钱,可是一手交钱一手交货,我可是把江小艾卖给你们了。现在她跑了,你们把她逮回去不就完了吗?哪儿来的这么多事事儿的?”

  她可不怕。

  有买卖合同在,这里又是她的地盘,谅这娘们也不敢干什么!

  **脸色阴沉,“老娘和你说人话听不懂是吧?赶紧的,要不把钱还给我,要不就让我把那小丫头带走!虽然长得不如江小艾,可身段还不错,勉强了。”

  一边说着,**会用那种眼神上上下下打量站在门口的银宝。

  在这乡下,尤其是不怎么富有的村子,是很难看到身材丰满的丫头的。

  这江银宝从小就被杨春花捧着,有着不可说的妄想,因此这江银宝从小就是饭瓢不拿,水瓢不摸的,也从未下过地,吃的还是家里仅次于哥哥江金宝的,自然是白皙丰满的了。

  江银宝被这样的眼神打量着,又羞又恼。

  羞的是**过于直白的眼神,恼的自然是**居然说她不如江小艾?

  “砰!”

  **带来的打手忽然将院子里的柴火垛踹倒了,木柴噼里啪啦倒了一地。

  “哎妈呀。”

  站在柴火垛边上看戏的杨春花首当其中,吓得跑到了自己闺女身后。

  “老不死的,别说那些没用的!”

  看着凶神恶煞的壮汉,江老婆子心里还是开突突了。她一直都是家里横的。

  这可怎么办啊?

  “交钱还是交人,快点的!”**不耐烦的说道。

  给了打手一个眼神,后者立刻上前开始打砸院子里的东西,吓得众人尖叫。

  “我这……”

  “娘。”

  就在江老太婆为难又害怕的时候,杨春花忽然贼眉鼠眼的过来了,凑到老太婆身边,和她咬耳朵了。

  眼神还一直瞅着站在西厢房门口的张氏。

  江老太婆听到大儿媳妇的话,也忍不住看了一眼西厢房。

  只见小孙女正怯怯的站在二儿媳妇的后面,一双眼睛清亮清亮的瞅着这里呢。

  “快点的,干什么呢!”

  **不耐烦的催促道。

  她的时间可是很宝贵的,哪里有时间一直和这两个人在这里耽误下去啊?

  如果不是碍着……她怎么会忍着?

  “那啥,这么大的事儿,俺们不得寻思寻思啊,你让俺们商量商量,合计合计。”杨春花见婆婆低着头一个劲儿的寻思,便大着胆子替婆婆回了一句。

  **直接说道:“一盏茶的时间,如果你们不给答案,那我们就自己翻了!”

  “行嘞。”

  杨春花高喊一声就直接拉着婆婆去了上房,女儿江银宝也跟着进来,直接把门插上了。

  吓死她了,她可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场面。

  太吓人了。

  江银宝小脚有些站不住了,扶着墙走到炕边上坐下。

  看到她奶奶还在寻思,有些着急了。

  这咋着,还在寻思啊?

  难不成还要把她抵了不成?

  刚刚看她娘那表现,她就明白她娘的意思了。

  舔了舔嘴唇,江银宝开口了:“奶啊,咱们家可没有多少钱了,我哥可正是关键时候呢。就算是考好了,可这考完了之后,要是打点不到位,到时候……”

  卖了江小艾之后,那钱就直接被他爹拿走了,只留下五两银子,然后陪着她哥去考试去了。

  要不得,她们娘几个也不至于的这么气短儿。

  “这我能不知道?就是宝珠,宝珠那……”江老太婆搓着手根子,有点犹豫。

  江银宝看了她娘一眼,杨春花点点头。

  有些话,得看什么人说了。

  “奶啊,我知道您老是舍不得宝珠,也担心我二叔,可这不是这人这人也得分轻重嘛。现在咱家有啥事比得过我哥重要啊?我二叔要是懂事,心疼您啊,肯定会主动说的。”

  “这不是他二叔去老大夫那看腿去了么,就老二媳妇在,这……”杨春花蹲在炕边上,仰头看着老太太,不停地给老人灌输自己的想法。

  “娘啊,咱们这不是没法的吗?要不是那小野种得了天花,咱这也……没法啊。”

  杨春花看老太婆还不说话,一咬牙,直接说道:“娘,要不这么地吧,我去城府把金宝和他爹叫回来,咱们不考了,这钱不就有了吗?”

  哼,她就不信这样了,老太婆还不说话!

  果不其然,一听到让她大孙子回来不考试了,江老太婆立马就急眼了,瞪了一眼杨春花,没好气的嚷嚷道:“你也不用激我老婆子。”

  姜还是老的辣,江老太婆什么都不说不代表着她不明白孙女和大儿媳的私心。

  这正常啊,她也有私心。

  她以后可是要跟着大儿子过的,大孙子要是当了官了,那她就是大官的奶奶了!

  不能让大孙子凉了心!

  一拍大腿,江老太婆刚刚站起来,就看到大儿媳和孙女互相看着偷摸的笑,心里一抖,唉声叹气的扶着炕沿叹气:“哎呦,哎呦我这不行了,腿软,站不住了咋还?”

  “娘啊,你咋着了?”

  “奶,你别吓我啊。”

  母女两个是如出一辙的着急啊。

  也是,这个时候这样的情况,就老太太出面说最合适,要让她们娘俩说去,二婶(老二媳妇)咋可能听啊?

  而且这种事,它可是好说不好听啊。

  江老太婆整个人就往后翻,杨春花立刻去扶,老太婆就着对方的力道往炕上挪。

  不大一会,就躺炕上了。

  江老太婆躺好了,便气喘吁吁的对着杨春花说道:“这事啊,它是为了你们这一股儿,现在我又这样,老大媳妇啊,你去和**还有老二媳妇说去吧。”

  “不是,娘啊……”

  “我大孙子能不当官,就看你的啦。”

  “娘啊,这……”

  江老太婆闭上眼,喘着气哼哼:“哎呦,我这老腰,疼啊。”

  一边哼哼着,一边翻身,背对着杨春花母女两个。

  接下来,无论母女两个怎么忽悠,老太婆就是不下炕了。

  因为老太婆也不傻,那宝珠虽然是她掐着半个眼珠都看不上的大脚丫孙女,可那也是老二唯一的孩子。

  她要是去说,老二还不得恨她啊?

  虽说她是打算跟着老大一股儿过,可她也不想撒手不管老二一股了。

  “娘,要不你就去说吧。”

  江银宝听到外面响起砸东西,还有**的怒骂声,整个人都急了。

  她害怕啊,就她和宝珠,**肯定逮她啊。

  杨春花不乐意,一张大脸拉得老长了,“闺女,这话你让我咋开口啊?还不让你二婶大巴掌轴出来?”

  轴出来,祥和镇的土话,意思就和打出来差不多。

  “娘!”

  江银宝跺跺脚,对着杨春花又是哄又是撒娇的。

  最终听到外面砸门的声音了,杨春花也害怕了,便硬着头皮出去了。

  推开门后,还不等杨春花开口,就听到**讽刺的话音了。

  “咋地?肯出来了?要不喽的我还以为你们这屋里头,有耗子洞呢,你们娘三一个个的都钻进去了!”

  围观的村民中,有那看热闹不嫌事大的笑了出来,还嚷嚷了起来。

  “就杨春花那身板子跟锤板石似的,再大的耗子洞,就算进得去她杨春花的脑袋,那肥屁股让人踹也踹不进去吧?”

  “哈哈哈。”

  有人看热闹,就也有那好心的。

  一老人呵斥了一句:“这都什么时候了,口上积点德吧!”

  杨春花充耳不闻众人的嘲讽,直接指着紧紧关上门的西厢房,声音也有些哆嗦。

  “那啥,俺们没钱了,所以你要是非得要人的话,我那侄女才十一岁,正跟一朵花似的,长得那叫一个漂亮,你们带回去好好调教调教,那绝对是十里八乡的……”

  “砰!”

  “杨春花,你说什么?”

  张氏踹开西厢房的门,怒发冲冠,直接抓起靠在墙上的耙子,一双大脚没两步就走到杨春花跟前,直接挥舞着耙子往杨春花身上打了去!

  “哎呦!”

  一时间,鸡飞狗跳。

  “老二媳妇,你疯了吧?我可是你大嫂子!长嫂如母啊,你居然敢打娘?你这是大不孝!要下大狱的!”

  杨春花左挡右挡的,根本就挡不住,嘴巴里也一直在嘟嘟哝哝的说着,不过却不敢说太狠的话。

  说实在的,杨春花是有些被这样的张氏吓到了。

  这弟媳妇嫁过来十几年了,连大声说话的时候都没有过,现在居然敢往死里打她,这让她怎么不害怕?

  江银宝看的着急,但也只是原地跺脚,一边上前帮忙的意思都没有。

  这可不行啊,她这细皮嫩肉的,要是被打到了,那咋整?

  “二婶你这是干啥?这是我奶的意思,你敢不听?”

  “娘,娘!”

  江宝珠忽然冲出来,从后面抱住张氏,不停地安抚:“……要是打坏了,我奶肯定不干,不值当的。而且我是你的闺女,只要你和我爹不卖我,谁也没权利卖我!”

  张氏气喘吁吁的撑着耙子站在那里,一双眼含着泪瞪着狼狈的杨春花,骂道:“大嫂,你就死了那条心,宝珠是我唯一的闺女,我不可能卖了她!隔着谁来说,都不中!”

  后半句,张氏的音量忽然上去了。

  像是故意说给某些人听一样。

  杨春花撇嘴,相当委屈,“这话你和我说不着啊,拍板决定卖了宝珠的是娘啊,有本事你和娘说去啊。哎呦……”

  杨春花偏头瞪闺女,一边还摩挲自己的胳膊,疼死她了。

  江银宝翻了一个白眼,靠近了小声的嘀咕了一句。

  杨春花立刻喊道:“这事都怪江小艾那野种,那话不是说什么冤有头债有主吗?你找江小艾说去啊!要不是她跑回来,至于的有现在的事?”

  “找我说?凭你的脸比猪都大吗?”

  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西厢房门口的江小艾,就靠在那里,冷冷的讽刺道。

  “哎妈呀,你鬼啊!”

  杨春花没成想江小艾这个野种居然也在这,冷不丁的听到她的声音,一抬头就看到江小艾那张满是疙瘩的脸,吓得整个人都不要不要的。

  刚想说什么,忽然想起了这江小艾是得了天花的,立刻退后好几步,指着江小艾凄厉的喊道:“你个黑心烂肺的东西,自己得了天花居然还跑出来?是想让我们都死了吗?”

  这一嗓子,也提醒了看热闹的众多村民。

  “什么?天花?”

  “对啊,你还不知道啊?这江小艾她……”

  “哎妈呀,那还看啥热闹啊,赶紧的走着啊,这万一着(祥和镇土话,传染的意思)上咱们可咋整?”

  一时间,一街筒子看热闹的人瞬间散了一个干净。

  就连**和带来的几个大汉都退到了院子门口。

  江小艾也不管别的,只是笑吟吟的走到江宝珠身边,看了一眼江宝珠。

  江宝珠咬咬牙,忽然抱住了江小艾,还脸贴脸的蹭了蹭。

  “哎妈呀,真恶心。”

  “宝珠!”

  张氏大惊失色。

  江宝珠站在那里,退后一些和张氏保持了距离,然后看着院子门口的**说道:“我宁愿染上天花死了,也不会跟你走的。”

  “江宝珠,你咋这自私呢?”江银宝一下子就气懵了。

  没了江宝珠这个选择,她就有危险了啊。

  就像之前她劝奶奶说的,对于奶奶来说,最重要的是哥哥,可以弃了江宝珠,同样也可以弃了她啊!

  “噗。”

  江小艾笑了,见众人都看向她,立刻摆摆手:“抱歉,我没忍住。只是银宝说的对,宝珠的确自私。如果是银宝,肯定不用别人说,立马就跟人走了,你说是不?”

  “你个小野种,心咋这毒呢?”杨春花立刻骂道。

  张氏立刻还以颜色,“想让我家宝珠去,你们的心就不毒了?”

  “你个……”

  “够了!”

  **忍无可忍大吼一声,直接对身后的人说道:“将她带走。”

  指着的,正是一脸惶恐的江银宝。

  “我给你们五天时间,带着五十两银子来赎她,要不然五天后我就让她接客了!”

  **不耐烦的说道。

  她也是知道江家有个孙子要去考秀才了,这才退后一步的,不愿弄得太难堪。

  万一人家以后真的做了官,那她能有好果子?

  但是也不能什么都不做,那她的面子往哪搁?

  “娘,不要,救我啊,娘!”

  江银宝尖叫着,立刻躲进了上房,倒插上门。

  无论大汉怎么敲,就是不开门。

  江银宝到底还小,害怕的不行,眼泪朦胧的看着躺在炕上的奶奶,哭着求着:“奶奶,你就拿出钱来救救我吧。我可是你亲孙女啊。”

  提起钱,那是江老婆子的命根子,想也不想的说道:“我没钱,你又不是不知道,卖了那丫头的钱都让你爹拿走了,现在家里就剩下五两银子了。”

  “可奶你还有攒下的银子啊,当初姑带回来的首饰啥的,凑凑肯定够啊。”

  江银宝不相信江老婆子手里没钱了。

  她也听到她娘和她爹私下算计过,说当初姑带回来的首饰钱和东西,除了盖房子买地,奶奶手里肯定还有不少呢。

  就她奶这性格,也不可能把钱都贴补闺女,更不可能都拿出来给她爹的。

  提起当初的首饰啥的,江老婆子眼睛瞪的老大,带着恨意:“你个小逼崽子,居然惦记老娘的钱?”

  “哐当!”

  “砰!”

  “开门!”

  江银宝靠在门上,身子被门外的人撞门的动静撞得快要站不住了,眼泪都下来了,“奶,我不惦记你的钱,你现在先给了,等我成亲了,我肯定双倍还给您老的。”

  “说了,没钱。”

  江老婆子老神在在的躺在炕上,眯着眼睛,一脸的无动于衷。

  “奶,我可是你亲孙女啊。”

  “刚刚你和你娘撺掇着我卖宝珠的时候,咋不说宝珠也是我亲孙女?”

  “你……”

  江银宝被噎的说不出话来。

  “砰!”

  “啊!”

  门被人从外面踹开,力道大的让江银宝都摔趴在地上,被门板压在下面。

  “你个小丫崽子,带走!”

  **吐了一口唾沫在江银宝脸上,两个大汉一手抓着江银宝一个胳膊,将她提溜了起来带走。

  “娘,救我,娘!”

  “啪!”

  “啪!”

  憋了一肚子气的**上来脾气了,转身就是两个大耳刮子,打的江银宝脸蛋立刻红肿了起来。

  他们在的时候, 杨春花不敢说什么,等江银宝被带走了,她忽然跳起来,随手拿起放在墙根下的铁锹,劈头盖脸的就直接打在了张氏的脑袋上。

  “娘!”

  江宝珠失声尖叫。

  满头的血,吓人的很。


下一页

章节免费阅读

查看全部章节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穿越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