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4162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穿越 → 总裁命里缺我多年

总裁命里缺我多年

钮钴禄山药 著

连载中免费

总裁命里缺我多年靳薄言姜允诺完结全文:“姜小姐,你要是想用我的婚姻作为避难所,那就是打错主意了。”靳薄言语气冷淡,神情漠然。被拒绝的姜允诺眼眶红了,这时却听见他说“要我娶你,有一个要求。”……

0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06/26

免费阅读

总裁命里缺我多年靳薄言姜允诺完结全文:“姜小姐,你要是想用我的婚姻作为避难所,那就是打错主意了。”靳薄言语气冷淡,神情漠然。被拒绝的姜允诺眼眶红了,这时却听见他说“要我娶你,有一个要求。”……

免费阅读

  “我已经到现场了,您放心。”

  姜允诺小声挂掉电话,朝着角落处那辆奔驰越野摸过去。

  女孩子的脚步小心翼翼,顺着窗户往里面看去,果然看见两道身影正激烈的吻在一起。

  ……等等,这怎么像是两个男人?

  雇主也没说过她要搞的小三是个男人啊?!

  姜允诺无声叹了口气,抹了抹额头。

  她从事小三劝退师这一行快满一年,还是头一回碰上这种要命的情况。

  来不及考虑那么多,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砰砰砰!”

  姜允诺满脸厉色的敲响车窗,里面两个人的动作煞时一顿。

  她正准备开口,连台词都已经准备好了,车门就一下子打开。

  两道身影出现在面前。

  竟是一男一女。

  姜允诺狠狠愣了一下,没出口的台词转瞬憋了回去。

  面前这男人分明是自己的未婚夫,靳于南。

  而那被她错认为男人的女子,竟是她同父异母的妹妹,姜菲儿。

  此时黑色的鸭舌帽一摘,姜菲儿满头的长发倾泻下来,她甩了甩头,正饶有兴味的盯着面前的姜允诺,朝她伸出手去。

  “姐姐?好久不见!”

  姜允诺只觉得天雷滚滚,几乎快要把她炸的外焦里嫩。

  她忽略掉面前那只纤细白嫩的手掌,皱了皱眉。

  靳于南嘴角挑着一抹嘲讽的笑意,这才吊儿郎当的开了口。

  “怎么,嘴上说着不想嫁给我,现在又跑来找麻烦?姜允诺,你跟我玩儿欲擒故纵?”

  这话稳准狠的踩在姜允诺的尾巴上,她一瞬间炸了毛,娟秀的眉毛拧起来。

  “我是来工作的!是你在外面的野花雇我来抓小三,靳于南,真没想到你这业务这么繁忙。”

  她撇了撇嘴,满脸不屑。

  靳于南轻嗤了一声,满脸嘲讽。

  “工作?”

  “我说姜允诺,你还是别搞这些有的没的了,抓紧回去准备婚礼吧。”

  男人说完,手掌放在姜菲儿的纤腰上轻轻摸了摸,安抚似的。

  姜允诺瞪眼,她是真的理解不了这些人的思维。

  一个男人当着未婚妻的面出轨被抓,显然外面还另有别的女人,偏偏姜菲儿此时竟然还能面不改色,饶有兴致的在旁边看着。

  这些人是魔鬼吗……

  “我就算嫁给一头猪都不会嫁给你的!”

  姜允诺咬了咬牙,气的胃疼。

  她转身要走,却又听见身后靳于南的一声轻笑。

  “那正好,你们姜家的股份我正好拿来给菲儿做新婚礼物。”

  姜允诺瞬间顿住了脚步。

  这世上怎么会有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靳,姜两家早有婚约,还是两位老爷子当年定下的约定,姜允诺只要嫁给靳家的单身男人,就能分得姜家股份的50%。加上她母亲去世时留下的遗嘱,只要姜允诺结了婚,她那10%的股份也由女儿继承。

  姜菲儿的母亲是小三上位,这两年越发猖狂。

  她们早就盯上了和靳家的婚约,不择手段的想要把姜允诺赶出家门。

  只要没有了姜允诺,那整个姜氏还不是唾手可得?

  姜菲儿听到靳于南的那句话,更是笑的畅快,狐狸一般的眼睛都眯了起来。

  “姐姐,我知道你不想嫁给于南,没关系,我愿意呀。”

  姜允诺咬牙,指甲都快要扎进肉里。

  姜氏凝聚了妈妈半生的心血,她无能的时候,已经眼睁睁看着姜菲儿母女气死了妈妈,登堂入室,几年过去了,她长大了,难道还要容忍姜菲儿吞掉姜氏的大半股份吗?

  绝不可能!

  两人早已经不知什么时候钻进了车里,引擎声轰鸣,车子尾气扑面而来。

  姜允诺被呛的咳嗽两声,抬眼狠狠望着离开的那辆车。

  等等,单身男人?!

  姜允诺一瞬间好像灵光乍现般想起什么,她慌忙转身冲出去打车,眸子一下子亮了起来。

  靳家的单身男人可不止靳于南一个。

  靳于南上面还有个小叔,正是靳氏环球现在真正的掌权人,靳薄言。

  虽说那人威名在外,很不好惹,甚至还有传言说靳薄言患有厌女症,轻易不跟女人接触。所以这么多年过去,这个超级钻石王老五竟然依旧单身。

  事已至此,再难也得试一试!

  姜允诺攥紧了拳头,在靳氏总部大楼前下了车。

  她匆匆跑过去,差点撞上一辆黑色宾利。

  刺耳的刹车声响起,宾利稳稳的刹住。

  姜允诺愣愣的站着,眼睁睁盯着车门打开,一道修长的身影推门下来,目不斜视的往前走去。

  修身的西装包裹着男人修利的身型,他只往那一站,那浑然天成的气场便让人后背发紧。

  那身材更是比那些当红男模都更胜一筹。

  剑眉高鼻,削薄的唇抿出凌厉的唇线,利落的短发衬的男人的轮廓更显俊朗。

  姜允诺不自觉的舔了舔唇,这男人……当真和传言一样极品。

  她愣神的功夫,靳薄言的背影已经越来越远。

  姜允诺连忙追上去,“靳总!我想和你谈谈,十分钟可以吗?”

  穿西装的助理一把拦住她,语气刻板。

  “小姐,请先到前台预约。”

  姜允诺皱眉,她哪里还有这样好的机会能逮住靳薄言?!

  看来只能拿出自己的看家本领了。

  “靳薄言!”

  女孩子的声音带着哭腔,她那一声呐喊,助理整个人都愣住了。

  走在前面的男人脚步一顿,姜允诺已经一阵风似的冲到了他面前。

  “你这个负心人,你别走,你得对我负责!”

  “人家还怀着你的孩子,你怎么能说走就走,这么狠心就不要我了……”

  姜允诺的眼泪说来就来,大抵是因为这一年来业务已经非常熟练。

  匆匆追上来的助理浑身一愣,差点左脚绊住右脚,当场摔个狗吃屎。

  他家boss什么时候开荤了?!

  吓的他不敢靠近,只敢满脸惊悚的盯着自家boss的背影,暗搓搓伸手去扶了一把自己的下巴。

  男人微一挑眉,低下头去看着面前的小姑娘。

  唇红齿白,满脸委屈。

  啧,今年的金像奖真该颁给她。

  “你确定,怀了我的孩子?”

  姜允诺抽了抽鼻子,瞧着那人微微弯下腰朝自己靠近,她下意识的退了一步。

  不由得捏了捏拳头给自己鼓劲。

  都怪这人太高,以至于弯腰的时候气场太强。

  都怪这人声音太好听,以至于冷声的时候,那音质好听到……耳朵都快要怀孕了。

  姜允诺慌忙回过神,伸手从包里掏出一张B超单,大着胆子举到男人眼前。

  “我昨天才去做了检查。”她指了指B超单,又伸手指了指自己,声音清脆。

  “人证物证俱全,你还想抵赖不成?”

  男人狭长的眸子微微眯了眯,靳薄言没说话,只低头打量着面前的小女人。

  姜允诺被他的视线盯的头皮发麻,几乎都想掉头就跑。

  忽的,就见靳薄言扯了扯嘴角。

  那笑容意味不清,他抬腿往前走,语气凉凉的。

  “带她去办公室。”

  姜允诺于是坐进了顶层总裁办的休息室里。

  靳薄言进来的时候,手里拿着毛巾在擦头发,显然是刚刚洗过澡。

  浴袍下他肌肉的轮廓若隐若现,身材简直好到犯规。

  姜允诺抿了抿唇,下意识挪开视线,从沙发上弹了起来。

  她准备先解释。

  都说靳薄言性子凉薄,脾气暴躁,她开口的时候很怂的顿了一下。

  就这一下,下一秒就只觉得天旋地转。

  “啊!”

  姜允诺尖叫一声,惊慌失措的瞪大了眼睛。

  男人修长的身子压上来,双手铁锁一般把她钉在了身后的沙发上。

  “靳,靳总……”

  说好的厌女症呢?!

  姜允诺口齿不清,只觉得自己舌头打结。

  “你你你,做什么?!”

  靳薄言微微眯着眼睛,睨着她,嘴角挑起一抹似有若无的笑。

  “你说人证物证俱全,我当然得验验货。”

  说着大掌便朝着姜允诺的衬衫扣子伸去。

  她敢保证,这男人眼底闪过的绝对是戏谑的光芒!

  姜允诺猛地一个用力推开他,手脚并用的爬起来往后退了好几步。

  “我……我是来找你谈事情的,之前,对,对不起……”

  “哦?哪里对不起?”

  他收起笑容,神色凉薄,淡淡的抬眼盯着她。

  姜允诺只觉得后背发凉。

  大概这才是这男人的真面目,活像一块儿冰疙瘩。

  “就……刚刚我也是没有办法。靳总,我来是有事求你。”

  姜允诺眨眨眼,明亮的眸子里涌上点恳切,看起来亮晶晶的。

  靳薄言盯了一会儿,不自觉的别开眼。

  男人忽的站起来,转过角去换衣服,下一瞬又西装革履的走出来。

  “说吧。”他低头看了看表,“姜小姐,你只有十分钟。”

  姜允诺一愣,他……竟然认得自己。

  那刚刚……他一直在看戏不成?

  “你认得我?!”

  “靳于南的未婚妻,为什么认不得?”

  “那你刚刚……”

  姜允诺动了动嘴唇,小脸上不自觉爬上几抹红晕,又难掩气愤。

  要不是情况实在紧急,她真想掉头就走。

  这男人一定是恶趣味!

  “不过是一点小小教训。”

  男人修长的手指拢在一起,微不可查的皱了皱眉。

  “你要知道,这种手段,不是对谁都可以用的。”

  姜允诺愣在原地,听出他的语气里暗含警告。

  她皱眉,暗地里咬了咬牙。

  “你们靳家的男人果然都不可一世……”

  她没想到,就这么一句小声逼逼都能被靳薄言听见。

  男人锋利的视线一下子扫过来,姜允诺不自觉的缩了缩脖子。

  靳薄言下意识的神色软了些。

  他皱了皱眉,松开拳头别开眼,语气依旧冷着。

  “别拿我跟他们比较。”

  姜允诺一愣,她猛地想起之前网上的那些八卦。

  说靳薄言是靳家的私生子,十六岁才回到靳家。

  可就是这样一个什么背景都没有的人,他竟然一路跋涉,十年之间已经直达整个靳氏财团的顶端,甚至,还有传言说靳薄言的身家远不止靳氏财团,他名下还有好几家跨国公司,那都是独立于靳氏之外的产业。

  姜允诺却没空细想这些传言是真是假,她犹豫了几秒,才忐忑的开了口。

  “不知道靳总对靳氏环球那10%的股份有兴趣吗?”

  “什么意思?”

  靳薄言低头看表,虽是回答了,却显然一副兴趣缺缺的样子。

  姜允诺不肯放弃,“婚约上说,只要和我结婚,就能获得靳氏10%的股份,或许我们能不能假……”

  假结婚?

  姜允诺话没说完,就被靳薄言打断。

  “我没兴趣。”

  他话音落下,自顾自转身朝着办公桌走过去,伸手去拿钢笔。

  “你对靳于南不满意?”

  姜允诺被他刚才那一句噎的头疼,下意识的咬了咬唇。

  “我和他势不两立!”

  她看不见的地方,男人不自觉的牵起了嘴角。

  他随即冷下脸,睨着姜允诺。

  “所以,你准备利用我对付靳于南?”

  姜允诺愣了一下,慌忙摆手。

  “怎么能说是利用呢?我……”

  利用靳薄言?她得是多大的胆子?!

  姜允诺不自觉的有点磕磕绊绊,她没说完,就听啪嗒一声。

  靳薄言合上了面前的文件抬头盯着她。

  “10%的股份,对于靳于南来说的确是天大的诱惑,可是对我来说,无非就是数字而已。”

  “姜小姐,你要是想用我的婚姻作为避难所,那就是打错主意了。”

  男人的语气冷淡,神情漠然。

  姜允诺瘪了瘪嘴,是啊,靳薄言怎么会在意那区区10%的股份呢?

  可是……她还是不想放弃。

  眼眶烧的发疼,姜允诺咬了咬牙。

  “那……你对什么有兴趣呢?”

  “我的意思是……我怎么做,你才有可能跟我结婚呢?”

  她有点语无伦次。

  这场景有点魔性,姜允诺从来没有想过,自己竟然有一天会向一个男人求婚,还是在这样狼狈的情况之下!

  靳薄言手里的钢笔顿住,他的手指在桌面上点了点,情绪难辨。

  “我没有兴趣,只有要求。”

  “啊?”姜允诺一脸懵,“什么意思啊?”

  钢笔盖锵一声盖上,靳薄言的神色凛然。

  “意思是,我不能接受假结婚。婚姻于我是一件严肃的事情,你要嫁给我,可以。但是一旦婚姻关系缔结以后,你只能真实的活在我的世界里。我不接受离异,更不接受背叛。”

  “所以,你明白了?”

  姜允诺下意识的点了点头。

  她怎么也想不到,靳薄言竟然会说出这么一段话。

  真结婚,跟他?

  还要一辈子不离婚?!

  ……怎么可能呢。

  如果说靳薄言是天上的星星,那自己只能是地上的一粒尘埃。

  姜允诺想,她会一辈子患得患失的。

  “十分钟到了。”

  修长的手指点了点梵克雅宝的表面,男人凉薄的视线扫了扫门口,逐客的意味明显。

  姜允诺盯着他,男人俊朗的眉眼如此完美。

  她忽然问,“你不接受背叛,那万一,是你背叛了我呢?”

  她没发现,自己竟然潜意识里已经走进了猎人的圈套。

  靳薄言头都没抬,语气却是笃定。

  “我不会。”

  心好像莫名其妙动了一下,姜允诺不自觉的攥紧了拳头。

  “你的意思是,只要我答应这些要求,你就会跟我结婚……是吗?”

  男人挑眉,有点错愕的盯着姜允诺。

  “你得考虑好再做决定,姜小姐,一旦你选择嫁给我,这一生可都脱不开靳薄言这个标签。我需要你履行妻子应尽的所有义务,并且保证跟我白头到老,绝不背叛。”

  “我不是在开玩笑,你真的要嫁给我吗?”

  姜允诺顿住,她脑海里不自觉的闪过靳于南那肮脏的嘴脸。

  她从小就知道,自己的婚姻是一场政治游戏,现在却忽然冒出来靳薄言这么一个怪胎。

  他所有的要求在姜允诺看来,竟然意外的像是捆在他自己身上的枷锁。

  那她为什么不选择赌一把呢?

  “我嫁。”

  声音轻轻的落下,她的掌心出了一层薄汗。

  靳薄言的手指微微颤了一下,他微不可查的松了一口气。

  姜允诺这只小白兔,总算是走进了自己的狼窝。

  “你等等。”

  男人的语气无波无澜,他拎起桌上的内线电话吩咐了两句。

  姜允诺还云里雾里。

  她以为靳薄言意思是等等还要说什么,却没想到,等来的竟然是几个民政局的工作人员。

  手续飞快的办完,直到红本本被递到她手里,姜允诺都觉得自己还没落地。

  明明是她打着靳薄言的主意吧?

  为什么感觉,好像是她被靳薄言算计了呢?

  “靳总,已经都办好了,告辞。”

  民政局的工作人员客气的笑了笑,关上门出去。

  靳薄言转过脸盯着坐在那发呆的小女人,一串钥匙丢在她面前。

  “搬家的时候通知助理就行,他会帮你办妥。”

  “房子钥匙和车钥匙,我看你刚刚打车来,暂时先开我的。”

  “啊?”

  姜允诺慢半拍的回过神,捏着钥匙抬头。

  “不喜欢?那你抽空去看看车,报型号给我。”

  “不,不用了……”

  这么夸张的吗……

  姜允诺战战兢兢的站起来,恨不得抽自己两下。

  为什么做事情总是这么冲动呢?!

  “我我我还有事,先走啦。”

  说完就往门口冲。

  “姜允诺。”

  语气淡淡,但那含着冷意的腔调却让她不得不顿住了脚步,回过头去。

  靳薄言盯着她的眸子里满含深意。

  “别忘了自己说过的话。”

  姜允诺更是觉得尾巴都要烧着了。

  她慌乱的点了点头,拉开门冲出去,一刻不停的往楼下跑。

  “惨了惨了,嘉爷,我好像做了什么找死的事情……”

  姜允诺摸出手机给闺蜜杨嘉打电话,精致的小脸儿皱成一团,满心忐忑。

  “怎么,生意黄了?”

  杨嘉正在开车,连变了两根道停在路边,语气带着调侃,却难掩关心。

  姜允诺咬唇。

  生意黄了还好说,可她刚才不小心把自己给卖了……

  “啥?!”

  杨嘉刚喝下去的水险些没保住,她艰难的吞了下去。

  “你等着,我马上到。”

  姜允诺只得夹着尾巴朝着两人的老地方赶去,果然见到嘉爷已经抄着手臂坐在桌前。

  她颤颤巍巍的掏出红本本,毕恭毕敬的递过去,垂着头坐下。

  “靳薄言?”

  杨嘉看了看,原本皱着的眉头忽的松开。

  “原来靳于南他小叔长的这么帅。”

  姜允诺一愣,“啊咧?”

  难道不应该迎来一顿暴打吗?

  嘉爷的反应完全出乎意料,姜允诺整个人呆了几秒。

  “我先帮你去办股权变更,你结婚的事情先保密。”

  姜允诺条件反射般的点头,又茫然,“为什么?”

  杨嘉神秘的笑了笑,“当然要给那对狗男女一点惊喜,你别管。”

  话音未落,人已经匆匆忙忙的收拾东西站起来。

  姜允诺慌忙跟上去,接住杨嘉扔过来的一个文件夹。

  “给你换个任务,靳于南那事儿我亲自去办。”

  ……

  姜允诺拿着文件夹又坐了回去。

  她和杨嘉是大学同学,C大心理学毕业,出来后两人合伙弄了个工作室,专门从事这一行。

  杨嘉是个标准的女强人,办事利落,风风火火,在圈内很有名。

  姜允诺总调侃自己时常跟在她身后捡漏。

  但两个人合作的不亦乐乎。

  她等到傍晚才打车回家,换了衣服以后给自己画了个大浓妆,乘车去了资料上显示的那间酒吧。

  姜允诺在出租车上看资料。

  巧了,这个雇主的老公竟然是靳氏的一名高管,徐泽。

  她不自觉的想到靳薄言那张英气逼人的脸。

  “到了。”

  司机缺乏耐心的一句话打断了姜允诺的思绪,她下车的时候瞥了一眼后视镜,猛地发现自己的耳朵竟然红了。

  ……看来靳薄言有毒,不能多想。

  姜允诺沿着霓虹灯闪烁的走廊一路进去,毫不费力的看见了目标人物。

  那个女人安静的坐在吧台边,手里端着鸡尾酒,正在打电话。

  应该是她到的早了,徐泽还没来。

  姜允诺的嘴角不自觉的挑了挑。

  她拿出早已经准备好的B超单子,径直朝着吧台走过去。

  “要一杯清水。”

  打了个响指,姜允诺朝着酒保吩咐,利落的在那个女人身边坐下。

  她毫不客气的盯着女人的眸子,手里的那页纸直接拍在她面前。

  “我怀了徐泽的孩子。”

  淼淼烟雾升起,姜允诺这才注意到面前这女人指尖还夹着一支烟。

  “你谁?”

  她皱了皱眉,显然也是吓到了,一截烟灰抖落下来。

  女人仓促丢掉烟头,故作镇定的拿起面前的B超单子看起来。

  “你不用管我是谁,总之,徐泽早就不爱你了,请你趁早滚蛋!”

  女人惊讶的瞪大了双眼,手指忍不住的颤抖。

  “……你撒谎,他刚才还在电话里说会尽快离婚娶我的!”

  姜允诺忍不住想叹口气,这世上怎么会有这么多痴人。

  她终究还是扯出一抹笑,语气夹杂着嘲讽。


下一页

章节免费阅读

查看全部章节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穿越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