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4162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穿越 → 帝王将相下岗再就业

帝王将相下岗再就业

山外有水 著

连载中免费

帝王将相下岗再就业越苏by山外有水:越苏在奶茶店遇见了她的未来老板,他开口就是请她加入公司,拯救世界?越苏:神经病!鉴定完毕。但没想到老板露了一手后……“干干干!有五险一金么?”“你是在拯救世界啊,还惦记着五险一金?有点追求吧少女!”

0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06/26

免费阅读

帝王将相下岗再就业越苏by山外有水:越苏在奶茶店遇见了她的未来老板,他开口就是请她加入公司,拯救世界?越苏:神经病!鉴定完毕。但没想到老板露了一手后……“干干干!有五险一金么?”“你是在拯救世界啊,还惦记着五险一金?有点追求吧少女!”

免费阅读

  “去湖北干什么?”越苏差点呛到,连忙问。

  “去找那个掌门讨教一下。”她说:“我还没有碰见过轻功比我厉害的人。如果他真的那么厉害,我也甘拜下风。”

  越苏:“木兰姐,咱们先把你病治好了吧,到时候上山找人家讨教,万一病发人家还以为咱们是去讹人碰瓷的呢。”

  花木兰:“碰瓷是什么?”

  越苏还真解释不了,很多词都这样,她会用,但是让解释就难了。于是她只好说:“打个比方,我本来腿上就有伤,

  看见你骑着马在路上,往你马前一拦,这么一倒。明明不是你撞的,但我一口咬定这伤是你撞出来的,要你赔钱。这就是讹人碰瓷。”

  花木兰点点头:“那我还是养好病再去吧。”

  越苏喝着热可可,心情十分愉悦。病养一养,木兰姐说不定就忘了这茬,现代社会诱惑那么多,她十分有信心。

  结果现代社会的各种诱惑倒是先在小皇帝身上体现出来了。

  今天太阳很好,越苏倒腾着要把被子晒一晒,正好隔壁贺方回今天轮休,带着他家猫过来玩。

  男人和猫都是记仇的生物,虎子和刘衎很快就想起了他们昨晚的互相敌视,在被子上打成一片。

  ……然后越苏过来把猫拎走了,把沾了猫毛的被套拆下来扔到洗衣机里去,顺便训了还试图挠对方的一人一猫。

  然后就老实了。

  小皇帝抱着虎子坐在沙发上看电视——越苏老怀疑虎子会把他压死,看见不懂的转头就去问越苏,越苏一边收拾衣服一边回答。

  “救护车是什么?”

  “就是我们昨天晚上遇见的那种大大的白色面包车,会呜呜叫的那种,用来搬运患者去医院。”

  过了会儿他又问:“世界上最好吃的肉是什么呢?”

  越苏刚要回答可能是驴肉,一边听得津津有味的贺方回打断她:“你别说答案,让我猜一下,你学一下它的叫声。”

  越苏于是就努力学习驴的叫声:“呜——呜——”

  那边小皇帝一脸惊恐:“是……是救护车肉吗?”

  贺方回一脸嫌弃地纠正他:“什么救护车,救护车不是这么叫的,是救火车!”

  越苏:“……”她觉得自己和他们聊起来就是个错误。

  你说刘衎就算了,他一个汉朝人那么多不知道情有可原,她以前还真不知道贺方回有那么多知识盲区。

  她以为他只是普通的智商比较低。

  比如问到邮筒。

  她解释完之后,贺方回和小皇帝一起发出恍然大悟的惊呼。

  越苏:“……方回你惊呼什么,你难道不知道邮筒是什么吗?”

  贺方回摇摇头,呆呆地回答道:“我一直以为世界上的邮筒都联结在一起,投到这个邮筒的信件会在地底下穿梭到目的地的另一个邮筒里。”

  越苏:“……”

  忽然好想知道他眼里的世界是怎么样的。

  木兰姐溜达回来的时候,刚好碰上他们坐在一起看电视。越苏瘫在小沙发上玩手机,两个男人和一只猫在边套被子边看《今日说法》。

  大致在说某地送死去的家人去下葬,在路上不小心把棺木掀翻,结果棺木里摔出两具尸体……

  事实证明,今日说法这种脑洞悬疑节目,这种把事件渲染得曲折离奇惊天动地的风格,对任何第一次接触的人都具有非凡的吸引力。

  木兰姐本来只是路过看了一眼,然后她就站着不走了,最后直接拉了把椅子坐下来。

  半个小时之后今日说法终于放完了,本地频道开始转播今日新闻:

  “公安部A市A区A公安局正在侦办一起入室抢劫故意杀人案件,嫌疑人汪虎与其同伙在近日接连犯下数起入室抢劫案,情节极为恶劣,

  对发现线索的举报人、协助缉捕有功的单位或个人,每抓获一名犯罪嫌疑人,公安机关将奖励20万元。”

  屏幕上是通缉令,通缉令上是一张凶神恶煞,长满络腮胡的脸。

  木兰姐还饶有兴致:“20万是多少啊?”

  越苏:“还挺多的,按我们目前的开销可以活很久。”

  贺方回对这种社会新闻就不感兴趣了,他自己就生活在社会新闻里,抱着虎子去厨房:“苏苏我们今天吃什么啊?”

  对了,贺方回还在她这里交伙食费的。

  还有个交伙食费的在念高三,学校封闭式管理,越苏都三四个星期没见过她了。

  越苏瘫在沙发上根本不想动:“我不知道,你看看冰箱里有什么能吃的?没有我们就吃面条吧。”

  小皇帝感兴趣地转头问花木兰:“面条是什么?”

  结果花木兰摇了摇头——废话,面条是在宋朝成形的,离两位几千年呢。

  贺方回作为一个不良青年毫无芥蒂地接受了他们俩,没过几天就勾肩搭背怂恿他们一起去他罩着的酒吧玩。

  越苏不知道他们最后去了没——她当时赶稿子赶到疯魔了,只记得自己活着。

  花木兰喜欢出去到处走,被越苏的各位街坊邻居深深地喜爱着。因为木兰姐不仅力气大能干活,还特别乐于助人,

  每次她从外面遛弯回来都带回来各种各样的小礼物。

  还有次甚至拎回来一碗鸡汤,说是陈大娘送的,让她补补身子。

  越苏想半天才想起来陈大娘是谁——不能怪越苏,陈大娘家开了个小饭馆,离这儿两条街呢。可见木兰姐遛弯的范围之大。

  小皇帝不怎么爱出门,他很快从“水果忍者”“愤怒的小鸟”过渡到了团体竞技手游,一有时间就跑去隔壁找虎子玩。

  但他长得讨人喜欢,也和邻居们混了个眼熟。

  除了对面,越苏家对面房子没人住,也不知道户主是谁,空置几年了。

  这么过了几天,有天晚上木兰姐出去遛弯,小皇帝去找虎子玩,沈静松的短信忽然冒了出来。

  【沈静松:小越啊】

  【沈静松:我要送新人来啦,大约今天晚上,你做好准备】

  【沈静松:提前剧透一下,是两位鼎鼎大名的】

  越苏愤怒地打断他:

  【越苏:我的工资呢!老板你再压榨员工我就去告你!】

  【沈静松:别急别急,工资有的,新人来的时候会带给你】

  【沈静松:我这几天跑遍上下五千年,终于——】

  【沈静松:找到了最适合你的工资】

  越苏忽然有了不详的预感:

  【越苏:什么???工资不是钱吗?】

  然后沈静松就下线了。

  越苏:……

  还没等她在心里毒打沈静松一百万遍,就听见有人咚咚咚地敲门。

  沈静松那么快的吗?

  越苏跳下沙发,套上双拖鞋去开门:“老板你怎么那么——”

  接下来的话她没说出来,因为门口站着几个凶神恶煞的大汉,为首的那个长着满脸络腮胡,他手上拿着把尖刀,低声喝道:“把手举起来,不准叫。”汪虎打量着面前的女人。

  她长得还算好看,腰肢纤弱,整张脸上写满了无所适从和疑惑,如果不是大学生就是刚刚参加工作。

  这种年纪的女人往往从不关注社会新闻,对外界的一切都抱着善意——总之,是个绝佳的受害者。

  虽然这个受害人似乎有点反应迟钝。

  在他举着刀恐吓她之后,她不仅没有像普通女人一样吓得快哭出来,而是盯着自己的络腮胡猛看。

  看什么看,汪虎在内心讥笑她,就算你认出我是谁了,又有谁能救你的命呢?

  他正要持着刀再逼近一步,那个反应迟钝的姑娘忽然眼睛一亮,高兴地抬头。

  她眼里的光芒太过炫目,让人不由自主地被她的情绪感染,跟着她傻乐起来。

  她在高兴什么?

  汪虎还没想明白这个问题,长发披肩的姑娘举起手在他肩上拍了一下,一副“咱们哥俩好”的表情:“你是李逵是吧!我知道你!”

  汪虎:“……”

  作为一个被悬赏二十万的通缉犯,他的人生一直是血腥暴力悬疑专场,这是他第一次觉得自己可能是串场到了隔壁春节合家欢剧组。

  长发姑娘见他没反应,又小心翼翼地问了一句:“你不是李逵吗?”

  当然不是啦!你这个小姑娘怎么回事!有没有一点防范意识啊看不看社会新闻啊!

  “……难道,”长发姑娘小心翼翼地问:“你是张飞?”

  汪虎:“……”

  那边长发姑娘看他依旧没反应,还在嘀咕:“张飞死得有那么年轻吗?如果不是张飞,是不是……鲁智深?”

  汪虎:“……”

  有没有文化啊!现在的女大学生都是怎么回事!鲁智深虽然也络腮胡但他是个和尚啊!鲁智深光头啊!而他汪虎则拥有一头浓密的秀发!

  他觉得自己的耐心终于耗尽了,快步往前,先进门,再一把捂住她的嘴,刀子直接横在了她脖颈间。

  越苏:“……”

  越苏:“……你们其实是来抢劫的对吗?”

  汪虎示意同伙把她的手绑起来,看见她并没有徒劳无功地试图大喊大叫,回答:“是啊。怎么了?”

  越苏:“没事,唾弃一下自己的愚蠢。”

  然后她就被整个扔到沙发上了,几个大汉把她嘴给堵上之后,开始在家里翻找起来。

  越苏:你们能找到贵重物品算我输,我自己都找不到。

  越苏的小日子虽然目前还算宽裕,但其实存款并不多——废话,一个刚大学毕业的女孩子能有什么存款。

  外婆本来有一些存款,但是都花在她自己的病上了。至于她的父母,他们向来都是当她不存在,她能怎么办。

  十几年来她一直在说服自己是个没爹没娘的孤儿,至今成效显著。

  她甚至不确定某天在街上遇见这俩人能不能认出来。

  这几个人不愧是上了通缉令的抢劫犯,拆家比哈士奇还迅速,越苏估摸着不到十分钟,他们已经把家里全都翻了一遍,入目都是一片狼藉。

  汪虎只找到一串半旧的珍珠项链,而且一看就知道不怎么值钱,还藏得严严实实。

  “让她说话。”他吩咐道,坐在了越苏对面,努力让自己凶神恶煞的络腮胡看起来平易近人一点:“小姑娘,我们也不是什么坏人,就是来找你借点钱花。”

  越苏嘴里塞着的毛巾被拿了出来,她猛点头,一点也不想激怒这群大爷。

  “你自己告诉我,钱放在哪里?”汪虎说,手里把玩着自己一直拿着的那把尖刀:“你这么好看的小姑娘,也不想脸上多几道疤是吧?”

  他刚说完,就听见了敲门声。

  站在越苏身后的那个人立刻眼疾手快地捂住了她的嘴,捂得太用力了,越苏都喘不过气来。

  “苏苏!我回来了!”门外是小皇帝刘衎的声音,还有虎子的喵喵叫,估计是玩累了想回来看电视。

  汪虎旁边一个男人对他说:“估计是她弟弟,我有看见十几岁的男孩的衣服。”

  汪虎点点头,没有说话,瞪着越苏。

  刘衎又敲门,声音更大了一点:“苏苏!你在吗!”

  还是没有得到应答,他低声对自己抱着的胖猫说:“苏苏好像出去了,我们再去玩一会儿吧。”

  然后就听见他跳下台阶,一蹦一蹦走远的声音。

  越苏:“……”

  汪虎确定他走远了之后,才让同伴松开了捂住越苏嘴巴的手。

  “情况就是这么个情况,”汪虎慢条斯理地说:“我手上也不是没有人命,多你一条不多,少你一条不少。”

  越苏:“大哥,实话说吧,我真的没多少钱。我爸妈都不要我,我是外婆养大的,前不久外婆也生病去世了,

  我一个小姑娘刚刚开始工作。你要是不嫌弃,我微信里还有点钱,都转给你,你不要冲动,好不好?”

  汪虎看她一眼,觉得她不像在说假话,于是让同伙把刚才抢走她的手机给拿了回来。

  越苏报出密码让他们开锁,壁纸一闪,就跳出了刚才和沈静松的对话界面。


下一页

章节免费阅读

查看全部章节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穿越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