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4162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科幻 → 龙鳞密码

龙鳞密码

有熊氏 著

连载中免费

龙鳞密码是一本科幻小说,作者是有熊氏,主角是胡铁军,叶小璇。胡铁军背负特殊使命,来到一座充满神秘诡异气息的地下城。在这里他的亲密战友意外惨死,更为诡异的是上级领导却将这一切都被列为绝密,任何人不得泄露....知道一切的真相全被揭开之后,胡铁军才发现真相的离奇诡秘远远超出了他的预估.....

72.94万字|次点击更新:2018/09/11

免费阅读

龙鳞密码是一本科幻小说,作者是有熊氏,主角是胡铁军,叶小璇。胡铁军背负特殊使命,来到一座充满神秘诡异气息的地下城。在这里他的亲密战友意外惨死,更为诡异的是上级领导却将这一切都被列为绝密,任何人不得泄露....知道一切的真相全被揭开之后,胡铁军才发现真相的离奇诡秘远远超出了他的预估.....

免费阅读

平岭军属医院,几个小护士正在值班室里咒骂着闷热得让人心里发慌的天气。当然,还有万恶的敌特份子,如果不是他们的渗透破坏,小护士们这个时候还未起床呢。

昨晚基地里出了大事,遭到敌特份子的破坏,基地仓库和实验室起火,负责守卫的战士也死伤了不少,所有的医生和护士都被紧急召了回来,一直忙到天亮,仍在进行抢救工作。

张丽丽虽然也热得满头大汗,不过却没有加入到护士们的讨论中去,只是不停地望向墙上的挂钟,一付心不在焉的样子。

她是连长王国立的妻子,两个月前才由长沙转来平岭军属医院,昨晚赶回医院的时候,她正好碰到了受伤的胡铁军,但那个时候胡铁军已陷入昏迷状态,所以两人根本没有说话。

后来送来的伤员越来越多,张丽丽也隐约听到了一些关于基地受袭,损失惨重的传言,但却一直没有准确的消息,于是心里越来越焦急不安。

她平时虽然并没有刻意打听,但接触久了,加上丈夫又在基地中心工作,多多少少也知道一些基地的神秘。

1984年7月的松毛岭大战之后,丈夫王国立和胡铁军等人都是第一批由火线替换下来的士官,原本他们应该会原籍修养一段时间,然后再回部队大展宏图的。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他们整个侦察排却在经过桂林站转运时,被拦截了下来。同时,还有另外三个同样在南疆战场上表现优异的侦察排,被一起送到了湛江军区,组成了一个新的加强连,番号为701.新编701连,被送到了湛江麻章区的平岭基地执行警戒工作。

这是一支绝对的精锐部队,却被派到近乎荒芜的湛江平岭基地执行警戒工作,这基地里有什么东西,竟令整个军区不惜血本地严防死守?所以,从得知丈夫在被派往基地执行任务的那一天起,张丽丽就没少为丈夫担心!昨晚,她见到外围的胡铁军也受了重伤后,心里再也平静不下来。

“当……当……当……”

挂钟连敲了七下,护士长章姨踏着钟声走进了值班室,扫了一眼强打精神的众护士,淡淡说道:“昨晚夜班的先回去休息,白班的留下,继续工作。”

“啊?章姨,我们也工作了一个晚上了啊……”

“起码也让我们回去洗个澡啊,一身臭汗,太难受了……”

章姨扫了一眼激动的几个小护士,轻叹一声,说道:“好啦,好啦,两人一组,半个小时,快去快回。”

“谢谢章姨……”在几个小护士兴奋的叫声中,张丽丽悄悄地走出了值班室,一路匆匆地直接来到了三楼的一间病房。那是胡铁军所在的病房,张丽丽早在值日记录里查看楚。

来到房门前,抬头望了一下门号,张丽丽伸出手去推门,但还未碰到,又缩了回来。

就在这一瞬间,张丽丽突然产生了一种不好的预感,她突然不想见到胡铁军了,也不想再打探丈夫的消息,仿佛在冥冥中,她已知道,获知的必定是悲惨的结局。

就在张丽丽进退失据这个时候,病房内突然转出一声凄厉的惨叫。

病房内,胡铁军大叫一声,由床上弹起,本能地作出防备的姿势,直到望清楚房内的环境,才慢慢放松下来,双手插到头发里大力拉扯。

“砰”一声闷响,房门被张丽丽撞开。

“小军,你怎么了,没事吧?”

房门被撞开的时候,胡铁军反手抄起了床上的枕头,正要扔过去,待看清是张丽丽的时候,才缓缓放松下来。

见到胡铁军一脸迷茫的样子,张丽丽心中不好的预感越加强烈,但仍强忍住心里的恐惧,笑了笑,轻轻问道:“小军,昨天发生什么事了?”

听到张丽丽的说话,胡铁军身上的肌肉马上再次紧张地贲起。“我,我……”他眼内慢慢地出现了惊惧的神色,随即捏着拳头狠狠捶了几下自己的额头。

张丽丽被胡铁军的举动怕得俏脸发白,急忙上前抓紧他的手臂:“小军,小军,你怎么了?你不要吓我啊……我马上去叫医生来……”

“不用了,我没事,我只想安静一下……”胡铁军松开拳头,把手掌盖在脸上,另一手向张丽丽无力地摆了摆,此刻连他自己的内心都是乱成一团糟,又怎么向张丽丽说明呢?

“那……那我先出去了……”张丽丽转身慢慢走到门前,几次想回身问王国立的消息,但最后都强忍了下来。

听到张丽丽关门离开的声音,胡铁军狠狠地在床上捶了两拳,眼眶内的泪水再也忍不住,沿着掌中的指缝溢了出来。

他不敢面对张丽丽,特别是她焦虑不安的眼神,令胡铁军产生了一种悔恨的痛苦。曾救过自己性命的连长就是死在对方手里,但自己对面那人的时候,不说报仇,连正眼看一下的胆量都没有就落荒而逃……

“砰”的一声,房门再次被打开。

“嫂子,其实……”胡铁军的说话嘎然而止,因为进来的并不是张丽丽,而是两名带着红袖章的军官。

当先一个四十余岁,国字脸,不拘言笑的军官扫了病房一眼,然后淡淡问了一句:“新编701连二排胡铁军?”

“是,请指示!”

军官点点头,挥手示意同来的年轻退出去,然后慢慢走到病床前,掏出一本红小本递到胡铁军面前:“内务部,党建华。”

胡铁军随手接过党建华的工作证,但只扫了一眼就递了回去。

“党同志,不知道您找我有什么事?我一定全力配合。”对于这个神秘的部门,胡铁军虽然没有打个交道,却也知道一点,正是那种属于见官大一级的强力人物。

“那好,我就直说了。”党建华盯着胡铁军的眼睛,严肃地说道:“经上级有关领导指示,昨晚平岭基地所发生的一切事件,一律列为一级机密,任何人在任何场合都不能泄露。”

“那我怎么向战友的家属交待……”党建华话音刚落,胡铁军已冲口而出。

“哼哼!”党建华皮笑肉不笑地咧了咧嘴,由肋下抽出一份文件递到胡铁军面前,“这是这次平岭基地意外事故的调查报告,你仔细看一下。”

胡铁军接过文件,不到两分钟就看完了。这份调查报告非常简短,只说明了昨天因为电线破旧,引发仓库大火,十二名研究人员葬身火海,另有二十一名战士在救火时不幸牺牲。

慢慢合上文件,胡铁军感觉一股怒气冲上脑门,但仍强压着火气问道:“党同志,你确定这一份就是昨晚基地遇袭事件的调查报告?”

“对,这就是事实。”党建华不带一丝感情地盯着胡铁军愤怒的双眼,一字一顿地说道:“而且,平岭基地从来没有受到过袭击,记住,是从来没有!”

死死地盯着党建华看了半分钟,胡铁军突然扭过头,作了一个深呼吸,然后点头道:“知道,我明白了,昨晚基地失火,结果牺牲了很多人。”

“好!你也辛苦了,好好休息一下吧,我就不打扰你了。”听到胡铁军这么说,党建华的面上终于浮起了一丝笑容,转身离开。但走到门后的时候,又回头说了一句:“军人的职责就是服从,你做得很好,但你也要相信国家,相信她做的每一件事,都是为了人民群众。”

“是的,我知道……”说完,胡铁军把双手盖在面上,心中苦涩,却是一言也发不出来。

……

中午的时候,战友陈兴国和小勇来探望胡铁军,他们除了告诉胡铁军,孙小春、班长刘汉和另一名战友都牺牲了之外,什么都没有说,想来也是收到了内务部的禁口令。

胡铁军也告诉两人,连长王国立也牺牲了的消息,三人感伤了一阵,最后在胡铁军的提议下,决定把积蓄下来的工资和保贴给张丽丽送过去,也好稍稍减轻一点心里的负咎感。

但第二天,小勇又把送去的钱和粮票拿了回来,说张丽丽不肯要,胡铁军听到后又亲自走了一趟,但张丽丽还是不肯收,三人无奈,只好拿回自己的一份。

第三天一早,换过药,在胡铁军的强烈要求下,医生终于同意他出院。刚刚回到宿舍躺下,外面就传来了敲门声。胡铁军打开房门一看,竟然是从小玩大的兄弟孙明威孙大圣。

“大圣?”望着突然出现在眼前的兄弟,胡铁军好半天才反应过来。

一米六八的个头,皮肤黝黑的孙明威比胡铁军稍矮一点,五观不算清秀,但很耐看,特别是那双贼亮贼亮的大眼,不知恨死了多少单眼皮的小姑娘。

“哈哈,胡司令,听说你挂彩了?”孙明威闪身挤进房内,来到桌前,自顾自地倒了一杯水喝下去。

胡铁军见到孙明威那比自家还自在的动作,忍不住笑问道:“你怎么来的?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494团三营二连,奉命前来支援!”听到胡铁军的问话,孙明威“啪!”的一声敬了个军礼。

“新编701连二排,胡铁军!”见孙明威行礼,胡铁军本能地也回了一个军礼。但马上就发觉自己被对方忽悠了,忍不住笑骂道:“你这小子,居然跟我来这一套,欠揍了是吧?”

“没有,没有,只是职业反应。”孙明威说着向门外瞄了一眼,然后压低声音问道:“胡司令,听说你这基地出大事了?能不能给兄弟透露一下?”

胡铁军摇摇头,轻叹了一口气:“这事内务部下了禁口令,谁也不准提。”

“哦,又是那群王八蛋干的好事。”孙明威虽然这么说,却也没有再追问下去。

胡铁军苦笑一声,又问道:“对了,你还没说怎么来的呢。”

“我不是说了嘛,来支援你们啊,昨天接的命令,今天一早就赶过来了,水也没空喝一口,等一下还要回去领任务呢。”孙明威随口应着,却开始在胡铁房里乱翻起来。

“哎,我说大圣爷,你可真是大闹天宫的猢狲!你就不能消停一下,我一个穷当兵的能有什么好东西?”见孙明威在自己房内翻箱倒柜,胡铁军忍不住笑骂了一句。

“不对啊,胡司令,你好歹也是出过国的人,怎么还是一穷两白,我听人说越南那边很多金矿啊,而且大军攻入凉山的时候,也搞了不少好东西,你难道一件也没拿?”

“啊哈!”胡铁军被孙明威气笑了,“你以为我去做土匪啊,见到好东西就拿,八十一条军规难道是吃素的?”

孙明威自动过滤了胡铁军的说话,把宿舍翻了一遍后,又把注意力集中到胡铁军由医院带回的背包上。

背包里的弹匣、匕首、武装皮带、三棱刺刀、哨子……一股脑被孙明威倒到床上,又一件件地装了回去。

“咦?这是什么东西?”孙明威两根手指拈起一个漆黑的圆筒状石块,对着窗户仔细观察起来。

玄墨色的石块只有大拇指粗细,呈榄圆筒形,约有十四五公分长,但色彩比较暗淡,有点像古时文人用来磨墨的墨杵,不过上面用阳刻手法雕了一只凶猛的虎豹样图案,上下两端也有一些古朴的花边纹理。

“唔?”胡铁军望了一眼孙明威手上的石块,想起正是当晚连长塞到自己怀里的挂件,于是随口答了一句:“这东西不是我的,等一下要给别人送回去。”

孙明威对胡铁军的话充耳不闻,自顾自地把玩着手中的石块,过了好几分钟,才转过身来,用一种狂喜而肯定的语气说道:“宝贝,这真的是宝贝,胡司令,我们发财了,知道这是什么吗?将军玉,墨绿色的将军玉,比田黄玉还要珍贵一百倍。”

“什么将军玉,你不会看错了吧。”说着却由孙明威手上把玉块接了过来,对着窗户观看,心想难道老连长真的给了自己一件价值不菲的东西?

将军玉,胡铁军没有听说过,但田黄玉的珍贵他却知道,这种最适而用来做图章雕刻的玉石,有一个简单直观的身价,叫“一两田黄十两金”。但据胡铁军的大伯说,这只是清湖中叶以前的价格,随着矿源的枯竭,到了民国之后,这价格起码翻了一翻。

所以他虽然没有对将军玉起什么念头,但听孙明威说得这种贵重,却忍不住想见识一番。

孙明威口中的将军玉,颜色暗淡阴哑,在阳光的照射下,只看到一团深墨的黑蓝,论光泽,还比不上琉璃,而且里面也看不到晶莹的玉种,就像一块最不值钱的死玉。

对着阳光转了几圈,胡铁军还是未能发现手中玉块的珍贵之处,忍不住问道:“大圣,你确定这玩儿比田黄玉更值钱?”

“不识货……”孙明威一手夺过将军玉,细细观玩,边反问道:“胡司令,将军玉你没听说过,这不奇怪,但墨玉你总知道吧?”

胡铁军敲敲脑袋,缓缓说道:“墨玉?唔,好像听我大伯说过,据说那种玉石只在中国有出产,被誉为石中珍品,著名的西安碑林就大部份是用墨玉雕刻而成……不过,这东西没有你说的这么值钱吧?”

“普通的墨玉当然比不上田黄,甚至连翡翠也不如,不过将军玉可不是普通的墨玉,它是墨玉的精华,玉中的霸皇。”孙明威左手一样长短的食指和中指捏着将军玉轻轻一搓,宿舍内突然响起了一阵清越久远的金铁交鸣之声。

“富平墨玉,石中之珍,质细而纯,色墨藏青,经汗手揣摩则光泽照人,击之有金石之声,其珍品坚俞精金,可破琉璃精瓷,更有紫墨之珍,纵经千年,亦光滑细润,素为刀工之珍品……”

见孙明威竟摇头晃脑地背诵起来,胡铁军赶紧一摆手,打断道:“得,得了,这段话我以前也看过,你就不用掉书袋了,有话就直接说。”


下一页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科幻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