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十三星座网!手机版

首页言情 → 君心劫

君心劫

泽诺 著

连载中免费

君心劫穆泽诺俞杰小说作者泽诺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南唐穆王府家道中落,唯一的女儿穆泽诺爱上了皇子俞杰,但阴差阳错、命运弄人她被皇帝召入宫中,在前朝后宫的争斗中,穆泽诺本想和他保持距离,可奈何一次次被他所护,逐渐情根深重……

98万字更新:2019/09/27

免费阅读
  • 读书简介
  • 章节免费阅读
  • 评论

君心劫穆泽诺俞杰小说作者泽诺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南唐穆王府家道中落,唯一的女儿穆泽诺爱上了皇子俞杰,但阴差阳错、命运弄人她被皇帝召入宫中,在前朝后宫的争斗中,穆泽诺本想和他保持距离,可奈何一次次被他所护,逐渐情根深重……

免费阅读

  阵阵冰冷的马蹄打破了黎明的黑暗,南唐在西线和东线条的战役中又一次大败突厥。

  西线的阵营中,传来捷报,“禀告太子,皇上让您与杰皇子殿下到东线驿站与他汇合。”一战士说。

  “我知道了,你下去吧,二弟,该动身了”其太子还沉浸在胜利的喜悦中,兴高采烈的对杰皇子说。

  说话这位年轻的将军就是当今太子俞向,弱冠年纪,一袭盔甲衬托出他那英武的身姿,棱角分明的脸庞,有掩盖不住的喜悦。

  “知道了。”他果断打断了太子的话,一张俊朗的脸庞,出现在微弱的烛光下,还是那深邃的瞳仁,年纪轻轻的他,好象经历了岁月的太多历练。

  他就是俞杰,当今太子同父异母的弟弟,杰皇子。

  东线驿站这里是一片歌舞升平,将士们带着胜利的喜悦举杯庆祝声,不绝于耳,虽然是喧闹的,但仿佛是南唐最安静的状态。

  一张棱角分明的脸庞在人群中格外引人注目,虽然是位不再年轻的男子,不惑之年的他,那分霸气与威武还在,身躯凛凛,相貌堂堂。

  一双眼光射寒星,两弯眉浑如刷漆。胸脯横阔,有万夫难敌之威风,仿佛在向人们展示自己就是统治一切的主人。他就是南唐皇上,俞向。

  “泽诺,快为朕把酒满上。”皇上的话瞬间打破了沉思的我。我慌忙给皇上把酒斟上。

  “来这里几年了。”皇上问我。

  “三年了。”我回答道。“父母离世以后我就来了,哎,来了就真的不想回去了。”我自然的补充道,还是对父母有太多的思念,在皇上的面前真的也会不经意说出来。

  其实这三年来皇上基本上驻扎在驿站,虽然基本没交集,但是能看到常年征战的他,似乎习惯这样的军旅生活,我也经常见到皇上,见过他的得意失意,一个君皇面对战争时的英勇果断,面对军务的足智多谋。

  皇上目光忽然停留在我的身上,我忽然发现我的失态,连忙屈膝要道歉,皇上一把拉住我的臂膀,我连忙后退几步。

  我不敢看皇上的眼睛,那是种灼热的目光,是一种莫名的炙热感,可以燃烧我的身边的一切,可以霸占我身边的一切,有恐惧也有震慑。

  皇上见我后退,没再有更进一步的动作,我借故离开。与其说是离开,不如说是逃走。

  夜已经很深了,皎洁的月光包围着周围的一切,只是在军帐中传来几声爽朗的笑声。我却辗转反侧中无心睡眠,今晚的皇上,让我有从未有的感觉,是无意还是猎奇。

  翌日,向太子和杰皇子的军队,如期而至的来到东线驿站与皇上汇合。

  部队行进的行列像一条土黄色的巨龙,蜿蜒曲折地在洁白的原野上蠕动。千万人的步伐,由近及远地汇成了,犹如无数条小溪低语似的沙沙声。

  我只看到那个熟悉却又陌生的身影,杰皇子,银灰色的盔甲下,也掩盖不住他伟岸的身躯,在烈日下,古铜的肤色和深邃的眼眸显得格外的般配,是一种年轻的狂野不羁,和皇上的那种霸气威武似乎多了一丝丝让我魂牵梦萦的东西。

  我远远的看着军队缓缓前来。

  皇上在军营外远远迎接着两位皇子。两位皇子照例向他们父皇行礼以后,就直接进入军营中商量军务。

  当今的南唐皇上,俞向,二十岁就继承了皇位,当时朝政动荡,危机四伏,边疆的部落们虎视眈眈南唐这片沃土。现在这一块块疆土,都是在皇上的东征西战中得以幸存。

  皇上,有四位皇子,一位公主。他的这两位皇子,俞向太子,俞杰皇子,也是他最器重的两位皇子。

  夕阳正好,我骑着马儿,在自由的奔跑着,忽然想起了今晚有为大军准备的庆功宴,我有着所有十八岁少女的小心思,我也想好好打扮一下,来到这边两年多了,未曾红妆裙衫,一切的一切只因为杰皇子的到来。那年的一个眼神,可以让我心头绽放初最鲜艳的花。

  “琴姨,把我的那件翠烟衫拿来,对了,再把那个碧玉的兰花钗给我。”我自顾自的说到。

  忽然看到镜子的自己,不禁苦笑道,一个随意的发髻,几缕发丝落在肩上,是多久没有仔细梳妆了。

  这三年来对父母的思亲,让我差点忘记自己还是个十八岁姑娘。

  琴姨,先是一愣,忽然噗嗤一笑道:“泽诺,今天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怎么想起来打扮了。”琴姨是我母亲的表妹,一直在我穆家,把我也视为己出,穆家败落以后就随我来这里安身立命。

  “琴姨,你拿来就是。”我欣然一笑。

  琴姨很熟练的给我梳了一个惊鹄髻,斜插这我最爱的兰花钗,我看着镜中的琴姨对她会心一笑,这时候她故意的留一缕头发在我的肩膀上,我很疑惑,为什么留下来这一缕头发,刚要开口询问,琴姨就接着说到。

  “泽诺呀,未出嫁的女孩子,都是要留一缕头发在肩膀。”琴姨边说着边给我整理发髻。

  “据说是希望有个意中人可以为你轻抚发丝,待你嫁他之时,为你亲手盘起发髻。”

  我听琴姨这么一说,心思真的荡漾起来,眼中竟然也有一种期盼。

  琴姨继续说到,“泽诺是不是有意中人了。”

  我顿时哑然了。“没,没有。”我很不自然的说到。

  琴姨也没有继续追问,只是说:“这次皇上回宫要钦点几个穆家人回府,你也回去吧,女孩子家家的,在这里天高水远的不是长事,父母三年丧期已过了,你也该回京好好生活了。”

  “可我不想回去。”我忽然打断琴姨的话,可我说完,我却是犹豫的,为何我的心越发有涟漪,我真的被一种情愫的东西纠缠上了。

  琴姨也没有说话,我也怔怔的看着镜中的自己。我心底的声音告诉我,我回去可能嫁个王爷公子,可如果我不回去,真的也只能更遥远的望着他了,杰皇子,此刻你我离得那么近,其实却相隔千里。

  晚间的庆功宴。觥筹交错,军歌嘹亮,我远远看着上座的他们。

  在这兵荒马乱的时代里,金戈铁马的战士们,仿佛更爱享受胜利的片刻喜悦。即使我穿了一袭翠烟衫,也消失在这茫茫的夜色里,只是我的眼神从来没有从他的身旁离开,还是那深邃的瞳仁,莫名的映在我心里。

  庆功宴的结束后,我收到了随军队回京的消息,我异常的平静,我知道是琴姨给我安排的。我心里最后的犹豫在这一纸回京令彻底打破了。

  此时此刻的我竟然完全放弃了我之前对自由宁静的追求。

  今晚的夜在庆功的喜悦后异常的安静,我收拾好行李准备明天的启程。正要去琴姨那里做最后的告别,我路过军营里时,看到皇上的军帐中三个男人伟岸的身影,最右边的那个一定是他。

  我心里窃窃一笑,竟然鬼使神差的停下了脚步,驻足在那里,忽然心头更加的坚定要回京,即使不能在他身边,远远看着也是好的。

  忽然,就在这个时候,杰皇子从军帐中径直走出,我刚一缓过神来,想立刻掉头就走,就被一个声音呵斥道:“谁。”是杰皇子的声音。他很疑惑的看着我。

  我当时真的是手足无措,更加哑口无言。我吞吞吐吐的说,“我,驿站这里的管事,穆泽诺。刚刚路过军营。”如果不是黑夜降临,我真的会狼狈不堪,我知道我脸上红的发烫。

  我轻轻的抬起头和杰皇子四目相对,那棱角分明的脸庞,顿时映入我的眼帘,我语塞。全身僵硬站在他面前。

  杰皇子听我这样回答,并没有再问什么。他的那双瞳仁只是在我身上一闪而过,迅速的从我身边走开。

  我此时此刻懵了,这种魂牵梦萦的眼神,一旦四目相对,真的让我有种魂飞魄散的错觉。我恍恍惚惚的走到琴姨那里告别,恍恍惚惚的回到房间休息,恍恍惚惚的等待着清晨的回京队伍。

  翌日,我随着回京的队伍,缓缓前行。我在马车中,远远看着领头的那个他,杰皇子。我还心潮荡漾的念着昨晚上的四目相对,即使我已经知道他根本没有在意。

  行军过半,众将士歇息半晌。我下了马车,向四处走走。离京越来越近了,我仿佛已经看到了,京城的车水马龙和雕栏玉砌。我走到了路旁的小溪边,刚坐下片刻。

  一个浑厚的声音打断了我的思绪。“不是说不想回京吗?”

  是皇上,我连忙抬头,先是一惊,急忙要行礼,还是那双有力的双手,顺势扶住了我的双肩,我真的被震慑到了,“我,我想家了。”我慌忙回答。

  “恩,回来好呀,你那天穿的翠烟衫甚是好看。”皇上自然说到。

  倒是我,忽然一怔,我不知道皇上的意思,准确的说,我也不想知道皇上的意思。

  我的心像极了波涛汹涌的大海,我不知道怎么面对眼前的一切。

  “皇上,我,”我哽咽了。我不知道怎么去回应。

  眼前的这个男人只拥有至高权利的男人,器宇轩昂,英俊无匹的五官仿佛是用大理石雕刻出来的,棱角分明,皇上那锐利深邃的目光,不自觉的给我一种前所未有的压迫。

  他是皇上,更是杰的父亲。我要用什么姿态去和皇上继续下面的谈话,我手足无措。

  “愿不愿意随本皇入宫。”皇上问

  我猛然把自己从纠结的状态下敲醒,“感谢皇上的厚爱,穆泽诺何德何能。”我不知道我哪里来的勇气。

  皇上忽然一笑,嘴角上扬的那一瞬间,仿佛把周围的空气都凝固了。

  “父王,军队要启程了。”

  “好的,启程。”皇上说完径直离开。

  倒是我傻傻站在那里,只是杰皇子忽然回头望了望呆在那里的我,深邃的眼神似乎有复杂的情绪,他也许见多了,父皇和各种美女嬉笑。

  这个眼神有太多的意义,我苦笑着,心中五味杂陈。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