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十三星座网!手机版

首页校园 → 从今天开始做掌门

从今天开始做掌门

宁世久 著

连载中免费

从今天开始做掌门夏炯曲忘生作者宁世久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夏炯一开始以为自己是是爽文男主,因为他穿越异界后不但有了可以来回穿越的强大能力,还继承了一座门派仙山,后来……他发现他的仙山其实已经是废墟,长老、弟子死得只剩下小猫三两只,夏炯和召唤他的仙山长老面面相觑……

0万字更新:2019/09/27

免费阅读
  • 读书简介
  • 章节免费阅读
  • 评论

从今天开始做掌门夏炯曲忘生作者宁世久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夏炯一开始以为自己是是爽文男主,因为他穿越异界后不但有了可以来回穿越的强大能力,还继承了一座门派仙山,后来……他发现他的仙山其实已经是废墟,长老、弟子死得只剩下小猫三两只,夏炯和召唤他的仙山长老面面相觑……

免费阅读

  “这就是青华道了?”

  夏炯说,手机对准径边古树,咔嚓拍下一张照。

  一行人加上笼子里一只鸡,已经踏上进山的青苔石阶。曲忘生走在最前方,三角云箓青旗漂浮在他身后,旗杆顶端长出几朵碗口大的重瓣白花,花蕊吐珠,大放光明,驱散小径两旁纷扰的迷雾。

  夏炯走在三角云箓青旗后,手机咔嚓,又对着旗杆上的白花拍了个照。

  “好像还没做自我介绍?”他像是个观光客,兴致勃勃同旅伴说话,“我叫夏炯,从蔚蓝星来。职业的话……现在是当老板?我开了一个工作室,搞游戏开发的那种,不过我不管事的,只花钱,我还投资了一些研究所,最近搞出来一个神经连接全息。除此以外就没啥可说的了,你们呢?”

  “蔚蓝星……蔚蓝星界?”他身后,那青华道外门男弟子皱了皱眉,忽略掉那些听不懂的话。

  夏炯观察他,对照蔚蓝星上的孩子们,约估他大概十五六岁。

  这位少年里面穿着一件绣着大朵牡丹的类胡服长袍,长袍花色极为炫目,被光一照,泛起宝石般华彩,叫人一看就知道,这绝不是什么普通衣服。

  而青华道那件朴拙无华的花青弟子袍,被少年披在肩上。他已经束发,却只扎起头顶几缕,绑着逍遥巾,巾带长长,与没有扎起的长发一起飘在脑后。

  ……不喜欢守规矩,性格可能会比较散漫,夏炯暂时在心里下了一个结论。

  然后他貌似随意道:“蔚蓝星在我们那边还是挺有名的,你没听说过吗?”

  夏炯先前听着他们谈话,觉得这个异世界可能是那种传统修真界设定,一个大世界里分成无数小世界什么的。若是如此,异界来客这样的身份,对于昆源界的修士来说,可能就像外国人一样。

  在蔚蓝星华夏的大部分地区,金发碧眼的外国人挺罕见的。但大家都知道星球另一边有外国人存在,哪怕新奇,也不会把外国人当外星人。

  这些昆源界的人也是,他们把夏炯当做一个普通的异界来客,只有夏炯自己知道,他这个异界来客,和这里人以为的异界来客,区别恐怕就像外国人和外星人那样大。

  但夏炯会直说他其实是外星人吗?

  他又不是傻子。

  “方寸道出版的《三万诸天》中,并未记载过蔚蓝星界这个名字。不过,夏居士你连灵脉霞光都不曾见过,大抵是比较偏远的地界吧。”这位青华道外门男弟子果真没有太过在意,思索片刻想不起来,就随意放了过去,道,“青华弟子张防微,这是我师姐杜渐。”

  青华道外门女弟子杜渐,走在他身后。说是师姐,但她年纪比张防微还小,在夏炯看来,只是小学生的年纪。

  年纪虽小,却满面阴霾,不知在想什么,张防微说完后半晌,才心不在焉朝夏炯点了个头。

  夏炯打量她穿得规规矩矩的花青弟子袍,梳得规规矩矩的双垂髻,目光从这件弟子袍捉襟见肘的尺寸,扫到努力藏起,但还是被他找到了的缝补痕迹。

  不过夏炯的视线并没有长久在这些地方停留,即刻收了回去。

  ……看她师弟的穿着,这些仙门弟子再如何也算不上贫寒,总不能说这偌大仙门,几年都不给弟子发衣服吧?夏炯想,要是穷成这样,如何养得起前面领路的那位仙气大佬?这位杜渐小师姐,应该是幼时受苦,一朝富裕后,却还改不掉节俭习惯的人。

  “抱歉,”张防微也注意到杜渐的心不在焉,苦笑解释,“杜师姐有一幼弟,拜入浩言长老门下,是内门弟子。她刚才听三殿下说门中可能有变故,怕是忍不住担忧了。”

  “三殿下?”

  夏炯问。

  张防微用眼神向夏炯示意走在最后的那个锦衣公子,介绍道:“那是我昆源界俗世大燕朝的三皇子殿下,朱恭靖。”

  夏炯闻言,认真看了看这位三殿下的一身精致的朱红锦衣,小小地“哇哦!”了一声。

  “我还是第一次见到皇室成员,”他举起手机,“能合影吗?”

  “放肆!”走在最后的朱恭靖三殿下冷声道。

  “不能合影就不能合影嘛,”夏炯讪讪移开视线,“凶什么……唔,那,救我的这位先生呢?”

  他也用眼神,向张防微示意最前方的曲忘生。

  “哦,这位是我青华道最年轻的元婴长老,”张防微说,“濯清君,曲忘生曲长老。”

  夏炯眨了眨眼。

  “濯清君这名字真好听。”

  他道,好似无意,曲忘生的背影微微一僵,不过夏炯没有看到。

  年轻人的注意力,已经被石阶小径一侧的岩壁,吸引过去了。

  之前夏炯就有看到,随着一行人不断向上攀登,青苔石阶两侧的青岩上,一个个龛窟,从涌动云雾中跳了出来。

  不知是多久之前开凿的窟洞,窟壁上雕琢着一座座仙人像。这些雕像称不上巧夺天工,但各有各的古朴意韵,小只有夏炯巴掌大,大的用一整块山岩做基底,高十多米,坐云台,捧如意,戴彩冠,飞天环绕,顶生日霞,线条圆润的丹凤眼半睁半阖,微微抿起的唇角笑意若有若无,它们面庞慈祥,神色漠然,从高处俯瞰下方走过的一行人。

  夏炯曾见过有名的乐山大佛,但和这些仙人像比,就觉得大佛也不过如此。

  他们一路向上,石阶小径边龛窟本只是零星出现,在路过一个塌落的仙人像后,这些龛窟就变得密集起来,大大小小,沿着石阶,遍布山壁。

  这些仙人像倚着参天古木,潮湿边角蓄满青苔藤蔓,不知名的小花开在仙人像头顶,不曾破坏龛窟美感,反而给石雕们增添一份禅意。

  触摸花瓣的夏炯沾了一手露水,他举起手机,又放下。

  夜晚光线不好,拍照是在糟蹋这番美景。

  “我青华万道窟,即便是在三万诸天,也颇有名气,”张防微笑容含蓄,为他介绍,“其中最有名的一座龛窟,就是在山门下的七圣潭。那里山壁环绕地穴潭水,成一幽谷,幽谷岩壁上雕刻我人族七圣,是……夏居士你看,已经到了。”

  夏炯听到了哗哗流水声。

  他往前几步,看到云雾在这里散去,果真豁然开朗。

  就见山壁环绕,白练般的瀑布哗哗落进水潭,水汽氤氲间,七座巨大的青岩仙人像落座谭边,或坐或卧,或笑或怒,一半身躯浸没水下,长满水草,被一群红尾鱼儿当做巢穴。

  灵脉霞光落下,倒映幽潭中。

  “……哈。”

  应该带个单反过来才对啊!已经把登山包交给张防微背的夏炯,高估着自己的体力,感叹。

  “这里距离山门就很近了,”张防微继续介绍,这小子干起导游的活真的很熟练,“七圣潭和山门之间,道路较为平坦,有一片桃花林,桃花终年不谢……”

  夏炯感兴趣地向道路另一边望去,随他视线移动,另一边的云雾也跟着散开。

  他突然耸动鼻尖。

  张防微噤声,所有人都迟疑停步,风送来一阵血腥和火烟。

  既看不到终年不谢的桃花,也看不到青翠欲滴的桃叶,存在于言谈里的桃花林已成为一片焦土,只剩下漆黑的枯枝,未灭的火星,和散不尽的硝烟。

  几具尸体躺在烧成炭的桃枝间,在看清它们……他们前,夏炯就移开了视线。

  死人,是真的死人。

  夏炯有点恍惚,但还未等他澄清心绪,走在他前面的曲忘生就原地一个摇晃,向后倒下。

  “……?”

  夏炯一步上前,将他接住。

  接住后一看,夏炯发现这位大佬目光涣散,脸色苍白,冷汗潺潺,先吃了一惊,接着反应过来。

  “不是?你晕血?”

  夏炯立刻要把曲忘生放平躺下,可他还没来得及动作,一声嘶嘶咆哮突然从旁边潭水中传来。

  张防微低呼,一只七八米长的红磷大蛇从潭水里钻出来,抬起头,小眼睛闪着恶毒的光,俯瞰他们,张开长吻,露出两只比人还高的毒牙。

  “你青华道怎么还饲养这种妖物?!”三殿下朱恭靖不禁叫道。

  “不是!你别乱说!我们没有!”张防微下意识反驳。

  “喂!重点是这个吗?”夏炯无奈,“该这么搞你们这个濯清君啊?”

  没想到大腿竟然如此不牢靠,夏炯只能把求助的目光投向另外三个算得上修士的家伙。

  可三个少年少女只有炼气期,若不摆道场做法坛,炼气期修士也就比凡人身体健壮一点。

  红磷大蛇嘶嘶冷笑,无色毒液从毒牙中疾射出,伴随而来的,还有蛇口中吐出的腥臭毒气。

  夏炯下意识背过身,把曲忘生护在后面。

  曲忘生却抓住他肩膀,虽仍旧面色苍白,但还是低喝出声:

  “起!”

  三角云箓青旗迎风而起!旗面忽而扩大,将除曲忘生之外的大小四人包住。

  曲忘生自己则用力扯下旗杆顶端的重瓣白花,一扬手,洁白花瓣随风散落,一捏指,片片花瓣化芒射出!

  红磷大蛇抬起头不过瞬息,就变成一块块落回潭水里的碎肉。像是被它临死前的嘶吼惊醒,不同的兽吼又从山上不同地方传出,一时间魔气森然,叫人奇怪这里哪像道门仙山。

  而蛇血腥臭,就算阖上眼,闭了气,曲忘生也几欲倒下。

  鹤氅道人咬牙道:“站稳!”

  夏炯连忙抓住青旗边缘,少年少女也是一样。

  三角云箓青旗平展于地面,倏地飞起,就像夏炯在奇幻作品里见过的飞毯。曲忘生收回手,不知何时,已经拿住了夏炯的水晶透镜。

  水晶透镜放出一线彩光,直射入沉沉雾霭中,打开护山大阵。曲忘生身形一闪,出现在旗杆上,雪白鹤氅飞扬,鲜红系绳猎猎,他双目紧闭,往前踏出一步。

  整面青旗刹那化作一道青光,直直冲入云雾中。

  一只手紧抓青旗,一只手护住眼镜,什么也看不清的夏炯被惯性死死压住,感觉只过了几秒,忽然浑身一轻。

  三角云箓青旗已经载着几人到了青华主峰朴阳,曲忘生先从旗杆跳下,青旗把大小几人加一只鸡抖落在地。

  “就不能叫这东西动作轻一点吗?!”一屁股摔倒的大燕三殿下朱恭靖骂骂咧咧。

  其他人也晕头转向,夏炯扶着眼镜爬起,抬眼便忘记自己想做什么。

  大火在燃烧,火星漫天飞舞,呼吸间感觉肺腑痛苦不已,仿佛从内部被烤焦。

  火光照映下,尸体遍布太极台,鲜血浸润白玉黑岩的裂纹间。

  这里曾发生过一场战斗。

  这里的战斗已经结束了。

  烟气呛得夏炯咳嗽,他拉上口罩,默然片刻,左右看看震惊呆住的其他人,在心里轻叹一声。

  然后他走到僵立的曲忘生身后,伸出双手,捂住曲忘生死死瞪大,布满血丝的眼睛。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校园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