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十三星座网!手机版

首页灵异 → 独宠妖后

独宠妖后

游走的精灵 著

连载中免费

独宠妖后端木泽乔悠澜作者游走的精灵小说全文免费阅读:“你若负我,我便用这断情剑杀了你。” 曾经乔悠澜娇俏倚在端木泽的怀中,说着甜蜜的情话和诅咒……没曾想世事无常,一语成谶,端木泽怔忡的看着乔悠澜千娇百媚的脸,胸口剑尖没入,喃喃道“澜,你回来了……”

121万字更新:2019/10/11

免费阅读
  • 读书简介
  • 章节免费阅读
  • 评论

独宠妖后端木泽乔悠澜作者游走的精灵小说全文免费阅读:“你若负我,我便用这断情剑杀了你。” 曾经乔悠澜娇俏倚在端木泽的怀中,说着甜蜜的情话和诅咒……没曾想世事无常,一语成谶,端木泽怔忡的看着乔悠澜千娇百媚的脸,胸口剑尖没入,喃喃道“澜,你回来了……”

免费阅读

  梦境被切割成一块又一块的碎片,很难有一个完整的延续,衣袂飘飘,光影变换,时而绮丽,时而柔缓。

  睁开眼睛的时候,我以为自己还在做梦,而且是一个画面感还不错的古装轻梦。所以我蛮不在乎的伸了一个懒腰,然后说了一句俗到不能再俗的台词:“这里是哪里?”

  有轻快的女声传来:“哥哥,这位姑娘终于醒了。”

  一般来说,在梦境里是不能得到回答的,再说了这声音听起来那么真实,并不像是属于梦中的。

  我皱了皱眉,顺着声音望过去,看到一个头发长长,衣服式样繁复的女子,眉眼间透着那么一股灵气。

  我的目光正在房间里搜寻着,一股风便把一个玉树般的男子给裹挟了进来,他快步到我的蹋前看了几眼,然后说:“姑娘,你醒了。”

  轻轻的吐出一口气,我小声嘀咕道:“这不是废话吗!”但看这兄妹俩个的神情倒也诚恳,脸上摆出一副懵懂的神情说:“我怎么会在这里?”

  兄妹俩人对视了一眼,然后妹妹说:“我们也不知道你是怎么出现在我们的家中的,总之我们上山打猎回来,就看到你一直昏睡在这里,已经足足两天了。”“两天?”我暗道不好,可看眼下的情况,好像是真的回不去了。兄妹两个是真真实实的人,而这个房间虽然不是富丽堂皇,那也是实打实的存在。

  没有其他的话说,我只得接受这个现实,我穿越了,而且是莫名其妙的穿越到了人家兄妹两个房间里,整个人都稀里糊涂的。

  为了不至于让自己变得更加的糊涂,我开口问道:“现在是什么年代?”

  “年代?”妹妹疑惑的用手绞了绞头发,然后说:“我们所在的这个国家叫做慕维,现在是慕维五年。除了慕维以外,还有昭楚和南越两个国家。”

  很奇怪的一个年号,这在我为数不多的历史知识里还是陌生的,不过即使再陌生,也应该知道这个朝代在历史里是不存在的。

  这么说,我乔澜澜一个二十一世纪的大学生,穿越到了一个历史上没有记载的朝代,这对于我是幸运还是不幸呢!

  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路总是要慢慢走的,管它几百年前还是几百后后呢!随遇而安就好,不是有一句话吗?车到山前必有路。

  好在这兄妹俩个还算厚道,不计较我穿了一身牛仔服,脚上蹬了一双安踏的运动鞋。很快就七手八脚的给我换好了衣服,又替我梳好了合适的发型,当然这都是妹妹的功劳,哥哥呢,是要回避的,尽管是在古代,但礼数还是有的。

  一切都整理的向模向样之后,我对这俩兄妹的身世好奇起来。

  妹妹倒是有问必答:“我哥哥叫做蒋松,我叫做蒋芙,我们是靠打猎为生的,我哥哥比我大三岁,我五岁那年我们的爹和娘亲就在一个早上突然的失踪,我们一直都在找他们……”

  说着蒋芙竟低声啜泣了起来:“十年来,我们找过了好多地方都没有找到爹和娘,真担心……”

  为了不至于让蒋芙太伤心,我转移了话题说:“那个,蒋松才比你大三岁吧,看样子对你可真是好。”

  见我提到蒋松,蒋芙的脸上渐渐浮起了笑容:“哥哥,一直都很照顾我的”

  “我这个妹妹啊,就是心思单纯的很,想笑就笑,想哭就哭,悠澜姑娘,你不要太在意啊!”蒋松早已把几只煮好的鸡蛋拿了过来。

  本来我是不想改名字的,但一想穿越了一回,名字多多少少也要沾上点穿越的意思吧,就把乔澜澜改了乔悠澜,听蒋松这么一叫,还蛮顺口的。

  都说古时候的食品没有污染,那是天然的绿色食品,果不其然,几个平时连我看都不会多看几眼的水煮蛋,此时简直成了美味。

  看我狼吞虎咽的吃着鸡蛋,蒋芙笑嘻嘻的说:“这下,我可找到伴了,免得哥哥再说我吃相不雅。”

  听到这句话,我下意识的用手捂住了嘴,也难怪,人家都两天没有吃东西了嘛!那个吃相自然不会好到哪里去,要放在现代,我可是一个当之无愧的淑女。

  几个鸡蛋下去,人也精神了不少。

  我在屋子里转了几圈,然后看了看蒋松和蒋芙说:“我能出去转转吗?”

  两个人听到我这句话竟齐刷刷的摇头,看着他们两个人把头摇成拨浪鼓的好笑样子,我说:“为什么不能出去?”

  “外面危险的很,随时有野狼出没的。”大概是为了加深恐怖的气氛,蒋芙有意把野狼两个字咬得很得。

  不会吧,居然有野狼,那这里岂不是人迹罕至,再抬头一看兄妹俩的打扮,也都齐整的很,完全看不出是日日要与猛兽对抗的强人。

  好了,不出去就不出去吧,在屋子里待着也还不错,至少光线充足,不冷也不热,还能看到蒋芙坐在那里一针一线的好像在绣着什么。

  至于蒋松在另一间房间里,一直都没有发出声音,也不知道在鼓掏着什么。此时静好,无风无浪,看来我的日子也算是清闲。

  蒋芙突然将头抬起来,看着我说:“悠澜,我一直在想,你怎么会突然出现在我们的屋子里。”

  至于我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个异时空,而且就掉到了蒋芙和蒋松的面前,这个问题我实在是回答不出。

  我用无辜的眼神看着蒋芙说:“我也不知道。”

  “哈哈哈……”蒋芙突然笑了起来,然后用手绞了绞头发说:“那么说你就是天外来客了。”

  我很奇怪蒋芙为什么会知道天外来客这个词,但很快我就被她手上拿着的绣案给吸引了过去。

  老实说虽然在现代我见过各种各样的绣品,但蒋芙绣的荷花还是吸引了我,从来没有见过哪一簇荷花会被绣得这么传神。

  “好漂亮的花!”我不禁感叹道。

  听到我在夸奖她的作品,蒋芙不好意思的低下头,灵巧的手指飞快的在彩线和绸布之间穿梭着。

  “两位姑娘在玩什么呢?”蒋松擒着一对兔子走了进来。

  “啊,是兔子啊!”蒋芙顾不得正在绣着的活计,放下针线就跑过去接过兔子。那两个小家伙也着实可爱,灰灰的毛色,亮亮的眼睛。

  我心里突然闪过一个特别恶毒的想法,这两个兔子如果煮熟了,那一定会味道不错。

  但是看着蒋松和蒋芙看向兔子的眼神,就知道我的这个想法一定会遭到他们的鄙夷。

  掉转了目光,我在房间里转了几圈,然后就立在窗口看夕阳渐渐把西边的天空染成一片彤红。

  好香的味道啊,从屋子里我都闻到了这突然而至的异香,难道是他们把兔子给煮了吗?

  我正在疑惑间,蒋芙已经端了一个好大的碗走了进来,碗沿上还在忽忽的冒着热气。

  我不能置信的说:“这是?”

  蒋芙眨了眨眼睛说:“没错,这就是我哥哥打的那两只兔子,都被我们给炖汤了,味道还不错。悠澜,你快尝尝吧!”

  前一刻我还在鄙夷我的恶毒,没有想到贪吃乃人的本性,这兄妹俩个倒是先下手为强了。

  我也顾不得去惋惜不久前还活蹦乱跳的兔子,拿起汤匙就舀了一勺汤送进了嘴里,大概是由于吃得猛了,我竟咳嗽了起来,弄得满脸通红。

  蒋芙在旁边小心翼翼的说:“悠澜你也不要太过难过,其实这一带的兔子还是蛮多的,还有它们的寿命也不长,即使我们不杀它们,它们也会落入狼口。”

  看来蒋芙把的行为理解成了是在为死去的兔子而伤心,我又哪有那么多的多愁善感呢!

  “这些我都知道的!”轻轻的说了一声,我把汤匙又放到了碗里。

  “味道不好吗?”蒋芙看着我,眼睛亮亮的。

  “好吃,当然好,不过,我们一起吃才好。”我向门口处望了一眼,不知道蒋松在做什么。

  等我们三个人相对而坐,分享美食的时候,兔肉刚刚好不烫也不冷,咀嚼在嘴里,只有一个字:美。

  吃完了味道鲜美的兔肉,整个人都神清气爽起来。我拿着碗筷要到厨房去洗碗,蒋松一个剑步过来拦住了我。

  他嘴里嘀咕着:“怎好让客人动手!”然后抱着碗筷夺门而出。

  我转头看到蒋芙正躲在一旁掩着嘴偷笑,我用手拍了拍她的肩说:“有什么好笑的!”

  “我还从来没有见过哥哥这么细心,分得出主和客呢!”蒋芙不怀好意的说道。

  听出她这句话里的弦外之音,我也没去追究,而是坐下来看渐起的暮色。天渐渐的暗了下来,屋里点了一盏明亮的灯。

  光影里一切都显得那么真实,而我感觉又是那么的不真实,怎么转眼之间我就到了这个陌生的时空呢!

  还好,在这个陌生的时空里没有太多复杂的人物,也没有太多不必要的布景,只是蒋松,蒋芙,还有我,简简单单的人和简简单单的事情。

  “悠澜!”蒋芙亲切的喊着。

  “噢,什么事?”我从思绪里把心态调到现实。

  “在发什么呆,是想起什么了吗?”蒋芙提醒道。

  在他们面前,我一直都声称是失忆,许多事情都不记得,至于初来乍到时的那身衣服和鞋子对他们来说简直就是奇装异服,他们好奇了一阵子,也就不再问下去,而是很自然的和我相处。

  “没,没有,我只是觉得我真真的遇到了不错的好心人呢!你和蒋松都是不错的人。”我真心的说道。

  “我们哪是什么好心人,悠澜你说得我都有些不好意思了。”蒋芙在灯光下俊美的脸越发显得好看起来。

  窗外有很大的风刮了起来,可以听到窗棂哗哗做响的声音,在这样的情形下,我压低了声音说:“蒋芙,会不会有狼?”

  看着我被吓得脸色发白的样子,蒋芙长叹了一口气说:“放心好了,狼不会来的,睡吧!”

  我把被子盖在身子上,心里面想着七上八下的事情,很快就进入了梦乡。

  早起的时候,我觉得窗纸好像白得几近透明,外面有扫帚刮过地面的声音。

  推开门,我看到眼前遍地的白色,吃惊的张大了嘴巴。蒋芙正在扫雪,她看到我出来,急忙跑到我身边说:“给你准备了斗蓬没看到吗,这么出来很容易生病的。”

  “我也不知道会下雪,所以……”我哈了口气,暖暖被冻得有些发麻的手。

  “山上的天气阴晴不定的很,悠澜你快回屋里,把斗蓬披好了,免得冻到。”蒋芙像哄小孩子一样把我送到了屋里。

  天气还真变化得快,昨天还如温暖的春天,转眼就是白雪皑皑的冬天了,我找到蒋芙为我准备的斗蓬披在了身上,顿时感到暖和了不少。

  不大的功夫,蒋芙就跺着脚走了进来,看到她冻得红扑扑的一张脸,我忙把她拉过来想给她暖暖手,没有想到蒋芙的手比我的还要热一些。

  “就这么急着要我给你暖手吗?”蒋芙抽出手,然后蹲下身子仔细察看被雪洇湿的鞋子。

  “扫雪怎么不叫上我?”我嗔怪道。

  “你是客人嘛!冻伤了你,我们会不安的。“蒋芙理所当然的说道。

  没想到在这里,我以客人的身份得到了最最周到的优待。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灵异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