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十三星座网!手机版

首页穿越 → 夸赞狂魔不想重生

夸赞狂魔不想重生

羽小树 著

连载中免费

夸赞狂魔不想重生占凉席兰拓作者羽小树全文免费阅读全文在线:占凉是个实在意义上的好人,所以上天给了她重生的机会,但是占凉表示,她只是感冒而已,真的用不着重生啊!!好在她多了一个金手指,只有心怀善念地夸赞别人就能得到积分,兑换一些神奇物品……

0万字更新:2019/10/12

免费阅读
  • 读书简介
  • 章节免费阅读
  • 评论

夸赞狂魔不想重生占凉席兰拓作者羽小树全文免费阅读全文在线:占凉是个实在意义上的好人,所以上天给了她重生的机会,但是占凉表示,她只是感冒而已,真的用不着重生啊!!好在她多了一个金手指,只有心怀善念地夸赞别人就能得到积分,兑换一些神奇物品……

免费阅读

  为什么会重生呢?

  怎么就重生了呢?

  占凉睁开眼睛之后再紧紧闭上,随着客车行驶之中轻微的摇晃感,还是有点接受不了她已经重生的事实。

  明明上一秒她还站在北京的协和医院门诊楼内,怎么下一秒,就出现在陌生的卧铺客车里不知道去往何方呢?

  眉头紧皱的孩子蜷缩在窄小的床铺上,周围一片昏暗,偶尔有些细碎的谈话声,结着冰霜的玻璃只余下一小部分能往外看,黑褐色的突兀山体以及雪色覆盖的戈壁,让卧铺客车装载的满满当当,走在荒凉的公路之上有一种特殊的寂静。

  占凉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她保持着蜷缩的姿势,开始仔细回想重生之前的事情。

  由于本科和研究生都是在北京读的,毕业之后占凉就进了北京一家证券公司,入职的第一年基本上是留在公司做后台业务,通过一些文件材料来学东西,没少帮新三板公司做讲课的PPT。

  好在年初的时候,占凉从后台转出开始接触项目业务,跟着团队天南海北的出差,上周刚从深圳回北京休息两天。

  可能是十一月份南北的温差比较大,占凉刚回北京就开始感冒,她平时的身体素质挺好的,就是有的时候感冒容易顺带引起过敏,又痒又疼还不敢挠很难受,她就想着去医院抽个血检查一下,看能不能开个药膏。

  身体不太舒服的时候占凉是不敢开车的,好在公司就在国贸旁边,坐地铁一号线就能直接去东单,出口右行就是协和医院的门诊部。

  虽然说感冒查个过敏就去协和有点大材小用的意思,但是地铁顺路再加上协和可以全部自助处理,医保也会自动减免直接将部分费用退回支付宝,让占凉还是挺喜欢去协和医院的。

  就是挂号需要提前预约很麻烦,她总是要提前三四天才能抢到号。

  东单院区门诊附近依旧在叮叮当当的施工,周围也是人来人往,占凉再一次庆幸自己没有开车过来自找麻烦之后,就先熟门熟路的去采血。

  占凉是直接从公司过来的,身上没有背包,医保卡和身份证装在外套里,手机拿在手里就好,可是采完血她脱掉外套,一边用棉签摁着伤口一边把导诊单什么的废力的叠在一起塞兜里,就看到旁边一个被妈妈抱着的孩子,歪着头盯着她的手。

  嗯?占凉顺着视线看过去,发现她装东西的时候带出来一个很小的钥匙扣,连包装都没有拆,里面是个小只的毛绒球。

  这是公司楼下一个新开业的小店送的礼物,看着精致小巧,估计占凉接过之后放在口袋里也忘掉了。

  小孩子对这些小东西总是更感兴趣的,被妈妈抱在怀里的时候,就眨巴着眼睛盯着看。

  口罩太大导致孩子趴在母亲肩膀上的时候反倒露出了脸,圆圆的眼睛在已经瘦脱相的小脸上显得有点突兀,头发被剃掉了一大半,还能在头皮上看到一些输液的痕迹,占凉扫过小朋友的手背,果然,已经有着很严重的深淤色,估计没少被扎针。

  孩子的母亲看着也很憔悴,头发有点乱,整个人像是失去水分的木板,抱着孩子的手却很温柔,一直在轻轻拍着孩子的后背,小声的安慰,不疼啊不疼啊,听着还带点南方的口音,软软的。

  占凉的眼神礼貌的收回,心里猜测这对母子应该是外地来北京求医的,小朋友的健康状况估计不是太好,脸色很差透着病态,盯着毛绒球的时候也不说话,只是安静的眨眼睛。

  生病的乖小孩总是更容易让人心软的,占凉起身去护士那里要了两个消毒棉球,看抽血的伤口已经不流血了,就把外套穿好,回到刚才的座位上把毛绒球和棉球一起递给了孩子的母亲。

  她保持一定距离才拉下口罩,和孩子的母亲说了一声毛绒球送给小朋友玩。

  虽然毛绒球的包装还没有拆,但是占凉还是多要了两个消毒棉球,能让孩子的母亲擦一擦毛绒球再递给孩子玩,小朋友的抵抗力比较低,注意消毒才能避免好心办坏事,要不然她专门退后了一些才和孩子母亲说话做什么?就是怕传染感冒。

  孩子母亲愣了愣,然后发现自家孩子的眼神一直没离开毛绒球,忙连声道谢,让小孩子也跟着喊一声阿姨,占凉笑笑把口罩戴好,夸了一句小朋友乖巧又勇敢才离开。

  要是能喊姐姐就更乖了,占凉毕业也就两年多,心态总还是有点学生感,被喊阿姨总觉得不太适应。

  送完毛绒球,占凉拿着导诊单上楼,还四处找了一下回收桶准备把手上沾了点血迹的棉球扔掉,刚才光顾着给小朋友送毛绒球了,手里的棉球没扔掉。

  问诊台附近有个回收桶,但是很多人在那里排队咨询,占凉不想挤过去,就往人少的地方找回收桶,实在不行去卫生间也能找到垃圾桶扔棉球,刚走没两步,就听到一个机械声在耳边响起。

  “已收集最新的感谢能量,加载进度100%,启动中……”

  “叮,善有善报,检测对象占凉女士,检测地点协和医院,系统将自动为您安排重生机会,希望占凉女士热忱不改,初心不变。”

  “重生倒计时,5、4、3、2、1。”

  “能量已满,将为占凉女士赠送礼物——夸赞兑换功能。”

  “欢迎使用,再见。”

  占凉根本没有解释的时间,只听到机械声不间断的播放完毕,并将赠品“夸赞兑换功能”转化成游戏里常见的能量条之后,就功成名退消失不见,打也打不到的那种。

  于是,被迫接受重生大礼的占凉,就这么拿着金手指回到了过去。

  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可是等占凉睁开眼睛,打量完周围陌生的环境之后,她就只剩下一个想法——重生错地方了。

  占凉出生在古镇水乡,从小跟着父母的工作调动去过很多地方,中学转去了广东,等到高中才再次回到江苏高考,但总体来说,在大学来到北京之前,她一直生活在南方。

  冬天基本不会下大雪的那种南方。

  父母的工作很忙,平时家里就只有照顾她的阿姨,亲戚们也都是一年见一次,导致占凉的外出活动范围很小,更别说出省旅游,车窗玻璃外这种白雪皑皑的景色明显不对。

  再仔细听一下旁边窸窸窣窣的交谈声,占凉确定里面出现了至少两种自己没听过的语言,不是汉语系的,也不是英美系的,听着到有点像去土耳其旅游时的语言。

  她不会重生错地方,还出国了吧?

  这么一想,占凉就有点坐不住了,语言不通外加上是个孩子,身处异国他乡绝对不是什么好事,只是她刚坐起来就被旁边一个成年人安抚的拍了拍,“没事,还没有到吐鲁番,再睡一会。”

  车里的空气不流通,外加上取暖设备的热力,让昏暗的狭窄空间愈发的逼仄,占凉这个时候才注意到坐在她床铺旁过道上的成年人,不是什么陌生乘客,是和她同行的……亲戚?

  顺着车窗投进来的光,占凉看着面前这个三十岁上下,深目高鼻的女人,确定自己应该是没有一个金发碧眼的亲戚的。

  等等,吐鲁番?

  这是新疆?!

  重生前北京二环内,重生后西部大戈壁,占凉一时之间居然不知道说什么好,只觉得一东一西,重生的定位系统要完。

  占凉已经在过道对面的乘客随身带的手提袋上面,看到了二零零二年马生肖的图案,所以,她是重生错地方,来到了二零零二年的新疆?

  这么一想,占凉就忍不住热泪盈眶了,她一个南方人,重生回十五年前的大西北做什么?

  来看一下刀郎唱的《2002年的第一场雪》下的怎么样吗?

  重生之前占凉就没有来过新疆,除了佟丽娅、迪丽热巴和古力娜扎,对这个占据祖国六分之一面积的西北省份没有任何的印象,她来到这里做什么,难道要按照网友们嗷嗷叫的那种,提前找到佟丽娅然后让她不要嫁给别人,要嫁就嫁给自己?

  占凉躺在小小的卧铺之上忍不住泪眼汪汪,她就是个普通的感冒,真的不用重生这么大阵势的。

  放她回北京!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穿越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