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十三星座网!手机版

首页言情 → 不恩爱就得死穿书

不恩爱就得死穿书

萌冬萌冬 著

连载中免费

不恩爱就得死穿书余诺一程尽作者萌冬萌冬全文免费阅读:余诺是个卡在“新婚开车夜”七年的无良作者,卡得她的读者和男主一起黑化了,后来她穿进了书里,如果不阻止程尽黑化,她就会不得好死……余诺一:系统,我要怎么才能阻止他黑化啊!系统(高贵冷艳):睡他~~

0万字更新:2019/10/12

免费阅读
  • 读书简介
  • 章节免费阅读
  • 评论

不恩爱就得死穿书余诺一程尽作者萌冬萌冬全文免费阅读:余诺是个卡在“新婚开车夜”七年的无良作者,卡得她的读者和男主一起黑化了,后来她穿进了书里,如果不阻止程尽黑化,她就会不得好死……余诺一:系统,我要怎么才能阻止他黑化啊!系统(高贵冷艳):睡他~~

免费阅读

  余诺捡起手机。

  果然,屏裂了。

  余诺幽幽叹息:“靠不住啊……又贵又漂亮的,果然靠不住。”

  程尽抬眉。

  这话说的,怎么不像在说手机,到像在说他?

  旁边的女明星继续缠住程尽尬聊,余诺的化妆师却走了进来。竟然是个穿着十分时尚,又年轻又美好的小鲜肉。

  小鲜肉一见到余诺就满脸笑眯眯:“云上今天派来的平模长得这么漂亮,不用我上妆就能美倒一片了。”

  嘴这么甜,余诺脸都红了:“谢谢。”

  隔壁尬聊的程尽耳尖一竖,隔着镜子桃花眼眸直接甩了过来。

  鲜肉化妆师浑然不觉,笑眯眯打开化妆箱:“我先给余小姐化个手妆哦。”

  余诺好奇:“手也要化妆?”

  鲜肉化妆师:“因为今天你介绍产品,手部要出镜的哦。余小姐平时做手膜吗?”

  余诺被问得不好意思:“……不常做。”

  “是吗?不做手膜手部肌肤也很细腻,余小姐真是天生丽质哦。”小鲜肉化妆师一把捧住余诺的手,拇指还在她手背上轻擦了两下。

  余诺没啥感觉。

  毕竟人家在工作。

  可是——

  两米半远外的某个人,却投来一道犀利的“死亡凝视”,直接落在了他握住余诺的手背上。

  小鲜肉化妆师还不知道自己已在“死亡边缘”不停试探,还紧握住余诺的手:“不过为了上镜好看,我还是先帮余小姐做个手护,再修个指甲,然后上粉定妆哦。”

  余诺点头:“好的。”

  小鲜肉化妆师一边转身,一边去化妆箱里拿护手霜。可是他右手已经伸得很长,左手却依然拉着余诺的手没、有、放。

  镜中的桃花眼眸,已然压低下去。

  水漾漾的眼神,微微变红。

  小鲜肉化妆师把护手霜挤到了余诺的手背上,然后特别轻柔的拍拭,再然后双手都抚上去,直接捧住余诺柔软的右手,一根一根的手指轻软搓揉……

  化妆师:“平时护理一定要做到位哦,余小姐以后在家里也可以这样,要这一面……这一面……每一根都要搓到哦,每一侧……”

  搓,揉,好细致哦。

  可是——但是——但可是!

  镜中水漾的桃花眼眸,已从淡淡的微红,漾成了犀利的青白。那目光如闪闪寒刀,刀刀都落在小鲜肉捧住余诺的双手上,再一刀刀直刻在小鲜肉化妆师的脊背上。

  小鲜肉化妆师如果此刻回头,一定能感觉到自己在程大总裁的眼神里,已经化成了片片天边的云彩……

  余诺看见了。

  她忍笑忍得表情都快要崩掉了。

  刚刚不是还和人家说温柔贤惠吗?不是要端茶送饭吗?不是要主动生孩子吗?不是要娇滴滴充满女人味吗?抱歉,前面你的程太太都做不来,但是最后一件……

  余诺低头,放柔声音:“你看,我要不要再涂个指甲油呢,化妆小哥哥~~”

  这一声娇滴滴,尾音扬得都要掐出水来。

  鲜肉小化妆师差点被叫得起飞。

  可谁知道,旁边一直端坐着的云上大总裁程尽,忽地一下站起身!他身下的座椅咚地一下撞到身后的滑椅上,发出一声巨大的碰撞声。

  化妆室里的人都吓了一大跳。女明星脸色吓白,以为自己尬聊说错了哪一句。

  程尽黑脸:“不用化了!”

  黑口黑面的大黑总裁,噔噔噔地就步出化妆室去。

  剩下一整个化妆室的人面面相觑。

  只有唯一一个余诺,抱着自己裂了屏的手机,简直都要笑到乐不可支。

  哈哈哈。

  程总,你也有今天。

  ……

  终于化好了妆。

  余诺笑眯眯地去了趟洗手间。她很小心地洗手整理妆容,以免把手背上刚擦好的粉都洗掉。结果她刚刚兴高采烈地拍着吹干的手指出门时——

  噗。

  一张又大又湿润,热腾腾的毛巾,直接迎面扑到她的脸上。

  ???

  怎么回事?

  余诺被兜头砸得一愣。

  “哎哎,是谁啊?”

  余诺伸手想扯毛巾,却不防地旁边突然伸过来一双大手,直接捧住她的脸,搓——

  余诺大惊:“哎,干什么?我刚刚才化好的妆……不要……”

  可是大毛巾外的人,一个字不说,直接揉她的脸。

  湿腾腾的水汽,蹭花她的粉底,擦花她的眼睫。

  “擦掉。”

  “全部。”

  ???

  余诺一耳朵听出了外面的人是谁。

  余诺:“程尽?”

  余诺挣扎:“等一下……不要擦……我刚刚才弄好……哎……”

  她努力挣开,一把扯下脸上的毛巾:“我花了一个小时才化好的妆!”

  黑脸大总裁站在她面前。

  依然黑脸黑面。摄影棚走廊里灯光幽暗,看不清程尽的脸,却依然感觉到他周身散发着“我已黑化”“别来惹我”的强大气场。

  余诺瞪他:“你干什么?为什么要拿毛巾给我擦脸?我才化好的妆,你看全花了……”

  程尽不说话。

  黑暗暗中金丝镜片闪出冰冷寒光。

  他突然拿毛巾。

  一把包住余诺的右手,用力擦。

  一把又包住余诺的左手,用力搓。

  粉擦掉了,护手霜擦没,刚刚涂上的指甲油……花掉!

  余诺哭笑不得:“程尽,你干什么呀……别擦了,全都没了……”

  程尽:“就是要全部擦掉。”

  “……他弄的,全都擦掉。”

  余诺忍不住,“扑哧”一下笑出声来。她终于知道大总裁为什么会守在这黑洞洞的走廊里,又为什么摁住她就拼命擦了。

  余诺:“程尽,你也太小气了吧。他只是个化妆师。”

  程尽:“化妆师也不能乱动手。”

  “那你自己还不是和女明星聊得嗨?”余诺不服气地回嘴,“又是什么温柔贤惠,又是什么端茶送饭,人家还要主动帮你生孩子呢!”

  余诺忿忿,撅起嘴。

  程尽不语。

  桃花眼眸在暗影里,微微漾动的光。

  程尽:“我以后……不再跟女人说话。”

  ???

  这个答案好霸道总裁。

  ……可是怎么意外有点甜。

  ……

  “谁,谁说不让你跟别人说话了。”余诺脸有点烫,转身就走。

  程尽跟上:“你还去哪?”

  “当然是去补妆。”余诺穿过黑幽幽的走廊,“你把我的妆擦花成这样,我等下怎么拍照?”

  “不许拍。”程尽霸道。

  “我已经给严宁打了电话,让他立刻派新模特来。”

  余诺吃惊:“可是,这是我的工作。”

  “不许做。”男人更霸道。

  “那我怎么跟公司交待?”

  “公司是我的。”

  “………………”

  余诺无语了。

  真是个任性的总裁。

  余诺决定放弃这个幼稚的总裁:“不管如何,这是公司交给我的工作,我今天一定要把它做完。”

  余诺步下台阶,径直再往化妆室走去。

  程尽的声音从后面传来:“我说了,不需要你——”

  咚!

  程尽的话没有说完,身后突然传来一声被台阶绊到的声音。似乎有人重重磕了一下,膝盖撞在台阶上。

  摄影棚的这条走廊极暗极黑,有两阶隐藏的台阶。对余诺视力正常的人,还有点看不清;对于视力受过伤的程尽,更是隐匿的陷阱。

  余诺回头。

  果然。程尽半磕在黑幽幽的台阶下,单膝跪在地上。

  余诺连忙回身:“程尽,你怎么样?”

  程尽低头。

  微微抬起手,声音在黑暗中极暗哑的响起:“……诺诺,帮我。”

  嗯?

  余诺简直被这一道声音,拨弄得心尖尖都颤抖了。

  哎呀,上次在别墅里见过程尽掉眼镜,可是他只是看不见撞东西,但是今天在这极幽暗的走廊里,又突然掉了眼镜的程总裁,声音沙涩暗哑的简直要让听到人怀孕!

  简直,就像是突然发现了程总的另一面。

  没有了眼镜的程总裁,哪里还黑化,简直是性感!

  余诺觉得自己的嗓音都跟着他低哑下去,她朝他伸手——

  “……程尽,我在这。”

  余诺握住程尽的手。

  女人柔软细腻的小手,握进男人宽大粗糙骨结分明的大手。微微合拢,他就能将她全部包住。微微紧握,她的掌心就紧紧地贴上他的掌心。

  手心相触,有种……特别神奇的感觉。

  仿佛心贴上了心。

  你贴上了我。

  余诺扶起程尽。

  丢了金丝眼镜的程尽,也把全部的信任都交给了余诺。他紧握住她的手,仿佛是他生命中唯一的依靠。

  余诺抬头。

  幽幽光线下朦胧看到程尽不戴眼镜的脸。

  如果戴金丝眼镜的程尽是“衣冠禽 兽的霸道总裁”,不戴眼镜的程尽就有种锋芒犀利下的精致惊艳。她老公真好看。

  “好看吗?”程尽低声。

  “好看。”余诺傻萌萌。

  “诶你怎么又能看见?”小傻子反应过来。

  程尽:“我眼睛受过伤,对光线极敏感而且视焦需要镜片帮助,但我并不是什么都看不见。”

  余诺好奇:“那你怎么受得伤?几岁受伤?我知道了,一定是你小时候太皮……”

  “……要不要走?”霸道总裁突然又上线。

  余诺忽然撤手:“你要不要我帮?”

  程尽:“……”

  霸道总裁低头,乖乖低低地一句:“……要。”

  余诺玩心大起,笑眯眯掰耳朵:“你说什么,我听不清。大声一点。”

  程尽:“……”

  程尽咬牙,低声:“帮我。”

  “谁要帮你?”

  “你……帮我。”

  “程总裁,你的老师没有教过你,需要别人帮助的时候,要说‘请’字吗?”

  程尽额头跳。

  余诺毫无畏惧地迎着大总裁朦胧潋艳的桃花眼眸。

  程尽认命。

  低头软语:“……请你,帮我。”

  哈哈哈哈。

  余诺快要插腰笑起来了。没了眼镜的程总裁真是无限软萌。要一就给一,要风就给风。简直狼人瞬间变奶狗,黑化总裁变甜萌啊。

  喜欢死了。

  余诺伸手,再握住程尽的手:“好了,我带你出去。”

  女人柔软细嫩的手再次落进他的掌心,他也紧紧地回握住她的手。

  余诺打开手机,照亮黑洞洞的走廊。

  她一边拉着他慢慢向前走,一边回头软软地叮嘱:“程尽,你要抓紧我哦。不要放开。”

  程尽心头一漾。

  只是一句平平淡淡的话,却像是三月里和煦的暖风,吹动了他曾经微闭的心门。他看得到前方微亮的光,感受得到他掌心里她指尖的柔暖……

  你要握紧我哦。

  不要放开。

  ……

  重回摄影棚。

  严宁恰好赶来,身上准备着程尽备用的金丝眼镜和备用隐形。程尽没有戴眼镜,换了隐形就下了棚拍摄。

  而另一边,余诺重新补了妆,也在棚下拍摄云上科技新产品的推广平面。

  一侧是高大上精英范十足的云上总裁;一侧是笑容甜美,弯出漂亮月芽眼的云上新平模;两个人都气场爆棚、颜值逆天,棚里的闪光灯简直扑闪扑闪地要亮瞎人眼。

  摄影公司的负责人极羡慕地问严宁:“实在太般配了,我能不能拿他们两个的照片做店招?”

  拿云上科技的总裁和总裁夫人做店招?

  你是嫌自己摄影棚开太久了吧。

  严宁学程尽的样子,冷冷板着脸:“休,想。”

  ……

  一周后云上科技。

  极宽阔的摩天大楼正厅,非常巨大的新产品平广刚刚贴上了墙。新任平面模特余诺在色彩斑斓的广告里笑得超级甜美,一双特别招人喜爱的弯弯月芽眼,简直瞬间引爆了云上所有男职员的目光。

  明明是最忙碌的上班早晨,男职员们却连挤电梯都忘了,一群人挤在巨大的平广面前,热情万分地打听新模特的情况。

  前台小方蜜瞬间被围堵。

  “你和新模是好朋友?她是叫余诺吗?策划中心文案组?”

  “她是上次年中大会的策划妹纸?手机号能给吗?微信……QQ都行!”

  “她有没有男朋友?能不能帮忙介绍认识一下?”

  “有偿!有偿!”

  男职员们摩拳擦掌,简直都想放弃今天的日薪,直接杀去七楼文案组围追漂亮妹子了。

  方蜜被他们挤得都要站不住,还好一抬眼看到:“总裁来了!”

  男职员们瞬间像被施了定身术,一个个马上立正站好。

  程尽踏进人群。

  气宇轩昂。

  犀利的眼神直接扫过人群——

  “围在这里干什么?”

  方蜜悄悄地朝楼上巨大的平广指了指。

  有胆子大的男职员开口:

  “总裁,这次的平广模特选得太好了。太漂亮了。看她笑得我都想自己买一台云宝回家啊。”

  “是啊总裁,有这样的平广模特,新产品销量绝对大卖!”

  “总裁……”

  “总裁……”

  夸赞声此起彼伏。

  程尽没抬头。

  但是,向来冷冷抿住的唇角,这次却微微地拉平。

  严宁知道,总裁现在心情好的很。

  程尽板脸,表情依然微冷声音却柔和:“行了,一个平广值得大惊小怪?都快去上班。今天迟到……不扣钱。”

  男职员们顿时欢呼一声,叫着“总裁万岁”就轰隆隆地跑去挤电梯了。

  ……

  程尽带着严宁走进总裁专属电梯。

  锃亮的金属梯门,倒映出总裁拉平甚至有点小上扬的嘴角。

  她被夸了。他居然心情好上天。

  严宁看着美滋滋的总裁,忍不住提醒:“总裁,虽然大家都在夸平广,但是他们都在打听……夫人的联络方式。”

  什么??

  程尽瞬间清醒。

  黑化大总裁这才意识到,不是他的妻子被夸了美滋滋,而是那群如狼似虎的家伙们,在觊觎他的总裁夫人!

  程尽脸色立刻拉下:“通知人事部,今日迟到……扣薪翻倍。”

  嘶——

  严宁打个冷战。

  ……

  忙碌工作的一天,又将过去。

  快下班时,三十二层的专属电梯缓缓打开。

  踩着十公分高跟鞋,穿着非常精致的简希踏出电梯。她略微有些紧张地抚了一下自己的长发,再正了正胸前色彩明亮的奢品丝巾。微笑。

  总裁秘书室的人站起来:“来见总裁?有预约吗?”

  简希眨眨眼睛:“当然。”

  她已经两个月没有踏进三十二层,每天除了能在云上大厅看到上下班的程尽,平时根本没有机会能见他一面。简希积了满肚子的话想单独和他说,终于等到今天产品经理来向程尽汇报;她用了一点小手段,就使产品经理让她代替自己进了三十二层。

  秘书带简希往总裁办公室走。简希有点激动,握住文件夹的手指微微颤抖。

  秘书轻敲开总裁室大门:“程总,产品部的简希小姐来了。”

  程尽没抬头。

  滑过键盘的手指到是微停了一下。

  秘书退出。简希走了进去。

  很宽阔的总裁办公室,从大门到程尽桌前,都还有一段距离。简希走得很慢,步子笔挺而妖娆。细细的酒杯跟踩在绵软的地毯上,步出极好看的曲线。

  简希走到桌前,声音柔软:“程总,产品部这个月的统计数据,请您过目。”

  程尽眉眼都没抬:“放下。”

  简希把文件夹轻轻放在桌面。身体微微前倾。

  程尽:“还有事?”

  简希特意刷过的浓睫忽闪忽闪,声音迷离:“尽哥哥……”

  程尽手指停住。

  他终于抬头看了简希第一眼。身体后撤,倚住椅背,抱臂。

  声音微冷:“简希,你进云上三年应该知道我的规矩。我从不在办公室里,谈私事。”

  简希心头一跳。但他肯跟她说话,就是还有希望。

  简希娇软:“可是现在已经下班了。我就只想跟你说几句话……”

  程尽:“说。”

  简希尴尬:“要在这里说?尽哥哥,你就不能像以前一样陪我吃顿饭,我们好好聊聊天?”

  程尽冷漠地扫她一眼。

  “不能。”

  “为什么?”简希冲动,声音一下子提高,“难道过了这么多年,在你心里我依然比不上她吗?即使我在云上努力工作了这么多年,你还是觉得她更好吗?!”

  七年前,她就被程尽拒绝得毫不犹豫,她承认那时自己比不过出身豪门的余诺;但是过了七年,她为了他拼命努力学习、工作,变成了不一样的自己。难道还是比不过他那个只能沦落到云上打工的下堂妻吗?

  程尽这次依然没有犹豫,轻飘飘的一个字:“嗯。”

  “…………”

  简希悲忿。

  整个人都要不好了。

  她恨不得转身就走,直冲去文案组的七楼,先把贴满整个云上科技的平广撕个干净,再抓住余诺……

  简希深呼吸。

  平静下来。

  简希:“既然程总不在办公室里谈私事,我想向程总请求一件公事。”

  “明天产品部派代表前往江城,和最大的营销商商谈建立智能家居体验馆的合作。作为年中产品大会上提出来的优质策划,我们产品部希望能带文案组的余诺小姐,一同前往江城。”

  “余小姐是最懂这个案子的人,江城的大单合作,不能没有她。”

  简希声音清脆,斩钉截铁。

  ……

  ……

  阿嚏——

  窝在别墅沙发上的余诺,忽然大大地打了一个喷嚏。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