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十三星座网!手机版

首页言情 → 和影帝隐婚后

和影帝隐婚后

画楠 著

连载中免费

和影帝隐婚后应念陈景让作者画楠全文免费阅读最新章节:应念和陈景让是高中同学,还是隐婚了一年的夫妻,但在大众眼里,他们领域不重合,合作也从来没有,更别说绯闻了……应念:我们是高中同学! 陈景让似笑非笑拆台:只是高中同学?

0万字更新:2019/10/12

免费阅读
  • 读书简介
  • 章节免费阅读
  • 评论

和影帝隐婚后应念陈景让作者画楠全文免费阅读最新章节:应念和陈景让是高中同学,还是隐婚了一年的夫妻,但在大众眼里,他们领域不重合,合作也从来没有,更别说绯闻了……应念:我们是高中同学!  陈景让似笑非笑拆台:只是高中同学?

免费阅读

  周媛拉着楚嘉可的手,热情的介绍着,“念念,这是嘉可,你应该没见过吧?说起来你们可都是锦城一中的同学呢。”

  应念脑海里似乎闪过什么,她呐呐的点头,“见过,不同班。”

  陈景让将她拥在怀里,声线愉悦,“这是我表妹。”

  应念:“…………”

  她干笑了两声,“表妹好。”

  楚嘉可甜甜一笑,“嫂子,你不用跟我客气,我可是你的歌迷呢,等你新专辑出来,一定要跟我特签啊。”

  “好,好的。”

  周媛道:“念念和嘉可年纪相仿,又是校友,没事的时候可以走动走动。”

  应念此刻尴尬的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全校人传了这么久的白月光,竟然是表妹?

  她还把楚嘉可当成假想敌这么多年,还跟好闺蜜吐槽,自己拿了白月光替身剧本。

  现在想想,真是……羞愧的无地自容。

  应念脸色红透了,连耳根都有些发烫。

  好在这时门口处传来了哒哒的脚步声,将所有人的视线吸引过去,也得以让应念缓解一下尴尬的气氛。

  她用力的捏了下陈景让的手,瞪了他一眼,“你怎么不早说她是你表妹”的意思明显。

  陈景让无奈的将她的小手全全包裹住,又回了她一个无辜的表情。

  应念:“……”

  外面的哒哒的脚步声已经进屋了。

  从屋外蹦跶进来一六七岁左右的小男孩,穿着背带牛仔裤,模样可爱,跟陈景让还有几分相似。

  这个小男孩叫陈湛,小名乎乎。

  是陈景让同父异母的弟弟。

  乎乎朝着周媛和楚嘉可欢快喊了声,“妈妈、姐姐”。

  到了陈景让的时候,他神情有点愣愣的。

  从陈父娶了新老婆周媛后,陈景让就回了锦城,乎乎出生的时候,他也没有回来过。

  这么多年,陈景让和乎乎见面的次数,不超过五次。

  应念也只见过乎乎一次。

  乎乎有点怕陈景让,小小声的喊了声,“哥哥。”

  又看向应念,眉眼弯了弯,“念念姐姐。”

  应念倒是很喜欢小孩子,她摸了下乎乎的头,“乎乎乖。”

  乎乎缩在应念的背后,拉着应念的手,小心翼翼的看着陈景让。

  陈景让:“……”

  犹豫了片刻,他伸手,摸了下乎乎的脑袋。

  乎乎露出惊恐的表情。

  应念实在没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陈景让:“……”

  一家人到齐了,陈父也从楼上书房下来。

  父子俩打了个照面。

  陈景让率先开口,“爸。”

  陈华旭点头,神情无常,丝毫没有儿子回来的喜悦。

  父子俩客气疏离。

  自从陈景让的母亲去世,到后来陈华旭再娶,父子俩的关系就成了这样。

  当然,这些年陈华旭生意繁忙,根本无暇顾及陈景让,等他再想起这个儿子的时候,陈景让都已经结婚了。

  客厅里有些尴尬。

  还是周媛站出来打了圆场,“念念也饿了吧?先吃饭吧。”

  突然被cue到的应念点头。

  回头再看父子俩,都安然的坐在了餐桌前。

  王阿姨端上一盘盘菜肴。

  极为丰盛。

  餐坐上,父子俩也没说话,周媛一直在调节气氛,问问应念喜欢吃的、喜欢喝的,还问到了什么时候要孩子。

  应念脸色红红的,“还早。”

  陈华旭看了眼儿媳,又看了向儿子,“你打算什么时候回公司?”

  陈景让一顿,“不打算。”

  陈华旭将筷子一搁。

  气氛瞬间紧张起来。

  周媛忙按住陈华旭的手,“人家景让现在还年轻,你让人家多奋斗几年嘛。现在年轻人有自己的事业,是好事,你就不要管的那么宽。”

  周媛的一席话让陈华旭的火气消了些,小声嘀咕,“也不知道那娱乐圈有什么好混的。”

  陈景让不开口。

  一顿饭吃的不畅不快。

  饭后陈华旭将陈景让叫到了书房。

  而应念陪着周媛和楚嘉可聊天。

  她的目光一直往楼上瞟,有点担心陈景让。

  楚嘉可像是察觉了什么,笑嘻嘻道,“嫂子是担心我哥?”

  这声嫂子让应念有些耳热。

  周媛也笑了笑,“景让和他爸应该谈完话了,你上去找他吧。”

  “哦,”应念点头,“好。”

  上了楼,应念还没往书房门口走,就看见陈景让从书房出来了。

  他舌尖抵了抵腮,有些吊儿郎当的意味,“担心我会被打?”

  应念:“……”

  什么跟什么?

  她忽而想起什么,拉着陈景让到了拐角处,手按在他的身子两侧的墙壁上,腿也摁着他的膝盖,气势汹汹的仰头看着他,“你为什么不早跟我说楚嘉可是你的表妹?”

  害得她昨晚借酒浇愁。

  陈景让低头俯视她,勾了勾唇,连浅棕色眸子里都透了点笑意,“你也没问过我啊。”

  应念:“……”

  她气鼓鼓的鼓着腮,“那学校里传她是你的白月光是怎么回事?”

  想起这事儿,应念就有些尴尬。

  陈景让突然伸手,环住她的腰肢,稍稍一用力,应念的身子就贴在他的身上。

  陈景让笑意更甚,“这事啊?”

  他顿了顿,“那时候我追求者多,就拉她当下挡箭牌,刚好她也有个喜欢的人,需要我去刺激一下他。”

  应念:“?”

  陈景让凑近了些,与她只有半尺,“不信?”

  应念点头又摇头。

  “那你这么多年了,为什么不谈恋爱?”应念硬着头皮问。

  “我这不是和你结婚了么?”他笑,笑的焉儿坏,“你就这么想戴绿帽子?”

  应念:“…………”

  她清了清嗓子。

  心情瞬间被治愈。

  ……

  当晚,陈景让和应念就留在了陈家。

  他们现在是夫妻关系,自然是住在同一屋。

  这家屋子是陈景让小时候住过的,房间里放了许多手办以及一些赛车模型。

  自从回锦城后,陈景让就没再住过这间屋子了。

  但房子每天都有佣人阿姨来打扫,依旧干净整洁,纤尘不染。

  “你小时候喜欢这个啊?”应念摸了下赛车模型。

  陈景让看了眼那模型,“嗯”了声,顿了下又说,“我小时候的梦想,就是做一名赛车手。”

  应念眨了眨眼,“那你为什么要进娱乐圈?”

  陈景让看着她,那双浅棕色眸子有些深意,“小时候的梦想那是小时候的。”

  他放下手里的事,看向应念,“那你为什么又要进这个圈子?”

  “我喜欢唱歌嘛。”应念弯了弯眼睛。

  陈景让点头,“嗯,我也喜欢演戏。”

  应念有几分怀疑他话里的真伪。

  但想多问几句的时候,王阿姨就送来了一杯牛奶,打断了她的话头。

  应念喝了一口牛奶,皱了皱眉。

  “怎么了?”

  “好甜。”应念舔了下唇瓣。

  陈景让目光忽而落在她的唇上,莫名觉得口干舌燥,他轻轻的应了声,“下午那会儿,王阿姨问我你喜欢吃什么,我说你喜欢吃甜。”

  应念好奇的看向他。

  陈景让倏然一笑,“大概就是这样,王阿姨才往你的牛奶里加了糖。”

  应念嘟了嘟唇。

  她不是很喜欢喝甜牛奶。

  但这杯又是人家好心送来的。

  见应念有些纠结,陈景让直接从她手里接过了牛奶,“喝不完,就别喝了。”

  “哎?”

  应念目光移到杯子上。

  杯口上尚可以看见一抹淡红。

  陈景让也没看,唇瓣贴着杯沿,仰头。

  喉结滚动。

  应念微微耳热。

  他喝得位置……刚好就是那抹淡红的位置。

  那这算是间接接吻?

  陈景让几口喝完了牛奶。

  确实挺甜的,他轻轻的皱了下眉,又散开。

  回头一看,就看见应念怔怔的看着自己,他放下杯子,笑了笑,“别浪费啊。”

  应念的新歌《念念不忘》定在了八月末。

  这首歌从四月初就开始,到现在差不多四个多月了。

  上线的前一天,应念紧张到一晚上都睡不着。

  除了担心新歌的事,还担心陈景让。

  毕竟这次MV里的男主角,可是陈景让啊,一个多月前,两人才传出了CP。

  八点整新歌开始上架。

  应念重新翻红后,这一年粉丝积累了不少。

  这首与之前风格大径相庭的歌曲,一个小时后就登上了音乐平台的前五。而且热度还在增加,特别是看到MV男主角后。

  应念心里也不得不承认,这么大的热销量,一部分都是陈景让给她带来的。

  今夜,本来安静下去、圈地自萌的cp党重新热闹起来。

  “???念念的男主角真的是哥哥呀?还说两人没关系呢?骗鬼吧?”

  “请问银镜CP还有位置,我申请加入!”

  “呜呜呜呜这两人绝逼不是简单的同学关系。”

  “这对cp我可以嗑一万年。”

  “剧情挺虐的,但两人的颜值没得话说。”

  “啊啊啊哥哥的少将军太好看辽,嫂子也好看呜呜呜。”

  “……”

  应念浏览了下平台,又看了看网友留言。

  被那声嫂子弄得有些不好意思。

  她放下手机,看向陈景让,真诚道,“这次还要谢谢你,不是你帮我的话,这首歌也不会有这么好的效果。”

  确实,没有陈景让带来的流量,以她本人的人气,到不了那么高的销量。

  陈景让也在看评论,他收回了目光,笑了下,“就这句口头上的谢谢吗?”

  “啊?”

  应念疑惑的看向陈景让。

  “那你需要什么实际的吗?”

  她口干舌燥,有些上头。

  陈景让开口,声线轻松,“不如就发条微博感谢吧。”

  应念:“……”

  她眸子微微睁大,“就这么简单?”

  陈景让轻笑,“嗯。”

  既然陈景让都这么说了,那应念也不好推辞,切了自己大号,想了几分钟,发了一条微博出去。

  应念V:谢谢@陈景让班长大人做我的MV男主角【爱心】

  她这条微博发出来,陈景让几乎秒转。

  陈景让V:嗯,不客气,帮助同学是班长的责任【乖】/@应念V:谢谢@陈景让班长大人做我的MV男主角【爱心】

  两人在微博上的互动,虽然只有那么简简单单的几句,但足以让CP粉疯狂了。

  应念自然也看到了他的转发。

  脸色有些不自然的微红。

  明明就平常的一句话,她怎么就感觉甜甜的呢?

  大约估摸是这群CP粉带的。

  ——

  周末。

  应念要去参加一个室内综艺。

  这档综艺是彭扬给她接的,正逢她发新歌,也可以增加点人气。

  田甜开车将她送到了录制现场。

  综艺名字叫《周末大欢乐》,人气在同类型的综艺中算是顶尖的了,收视率也还算不错。

  节目除了四个主持人外,包括应念在内,嘉宾一共邀请了四个。

  除了上次在《旅行日记》见过严峥,影后沐晚,还有个最近刚火起来的小鲜肉林麓。

  严峥出道了将近二十年,被粉丝们称为“不老男神”。

  影后沐晚,人漂亮,演技好。她跟陈景让合作过,还有不少粉丝占他们俩人的Cp。

  严峥、沐晚、林麓三人最近刚合作了一部电视,参加节目,也顺便宣传一下新剧。

  现场来了不少粉丝。

  气氛热烈。

  上台子后,大家轮流做了自我介绍。

  到了应念的时候,底下的粉丝们都疯狂尖叫起来。

  她最近确实是风头大盛。

  粉丝们这么热情,应念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以前她不红的时候,不带口罩出去,都没人认得她。

  做完介绍后,就到了做游戏的环节,四位主持人只参与了两人,其余两人担任裁判。场上六个人,两两分组,由抽签决定。

  应念抽到了严峥。

  严峥是出了名的游戏黑洞。

  圈内外都知道。

  应念心头犯了难。

  沐晚和林麓一组,其余两位主持人一组。

  第一个环节是抢答环节。

  主持人会随即给出一道题,然后嘉宾抢答,十分钟后,哪个队获得的分数最高,就率先积一分。

  整场综艺有四个环节,最后积分最少的那一组,会受到相应的惩罚。

  主持人清了清嗓子,“大家准备好了吗?”

  “好了。”

  “ok。”

  嘉宾们点了点头。

  话音刚落,大屏幕就出现了一道题。

  是道诗词题。

  “这首词是李白的将进酒,请问千金散尽还复来的前一句是什么?”主人问道。

  嘉宾愣了下。

  随后应念眼疾手快的按下了抢答键。

  沐晚那对,林麓晚了一秒。

  应念笑了笑,“是天生我材必有用。”

  主持人笑道,“ok,念念回答正确。”

  开局试水,第一道题也比较简单。

  第一个问题结束。

  第二个问题又是随机抽取。

  主持人问道:“在一所寺庙的墙上,刻着这么一首诗:巍峨古寺在山中,不知山中几多僧。三百六十四只碗,恰巧用尽不差争。三人共餐一晚饭,四人共喝一碗汤。请问先生能算者,山中寺内几多僧?”

  他稍顿,“给你们三分钟,算算寺庙里究竟有多少僧人。”

  这道问题出来后,现场瞬间安静了,没人立即去按那个抢答键。

  三组参与者小声的讨论着。

  严峥也跟应念商量着,“要不放弃吧,我数学早就还给老师了。”

  应念皱了下眉头,“其实不难。”

  她在纸上推算了一番,“每个人用了三分之一加上四分之一,然后364再除以这次数就好了。”

  她仔细的算了下,“一共624人。”

  严峥瞳孔微微睁大。

  他快速的按下了抢答键。

  主持人故意卖了个关子,“恭喜念念,再次回答正确。”

  应念松了口气。

  严峥眉飞色舞,“看来我今天要转运了。”

  每增加一个问题,难度也逐渐加大。

  应念回答起来,也算是得心应手。

  第一环节抢答结束时,应念这组以四分的成绩暂时积一分。

  剩余的三个环节就是偏体力了。

  接下来的环节,幸运女神就没有光顾应念了。

  第二、第三个环节,应念都没有拿到几分。

  第三个环节是抢花球游戏。

  这个游戏作为压轴,其实并不难。

  要求男方将女方背在背上,男方蒙住眼睛,女方指挥男方抢花球。

  严峥方向感还可以,但林麓胜在年轻、活力足,还是稳稳的将他们甩在后面。

  花球在三队手里,你争我夺,最后落在了沐晚的手里。

  不过,抢花球游戏分为三轮。

  还有机会。

  第二把的时候,林麓更加迅猛,沐晚手脚并用抢到了花球,她将花球牢牢的护在怀中,死活不放手。

  抢球时间一过,第二把的胜利再次落到了林麓手里。

  还有一把。

  现在林麓和沐晚已经稳稳过关了,就看主持那组和应念这组。

  然而应念还是输了。

  主持人打趣严峥,“看来严哥今天还是不能转运啊。”

  严峥叹了口气。

  底下观众也哈哈哈笑成一片。

  四个环节游戏下来,应念就靠第一个环节积了一分。

  第一名是林麓和沐晚,第二名是主持人,第三名才是应念。

  应念头皮发麻。

  她知道这个平台的惩罚环节挺重的。

  节目结束后,工作人员推上了一圆形转盘,转盘上粘贴着A-F的几个字母,主持人道,“这就是我们今晚的惩罚了,念念和严哥喊开始,我们就转动转盘,喊停的时候,指针指向的字母就是惩罚了。”

  严峥先开始。

  他喊了停后,指针指向了F。

  F的惩罚不难,就是根据舞蹈演员的指示,做出相应的动作。

  比如劈叉啊、下腰之类的。

  严峥身子骨不太行,他咬着牙做着劈叉动作。

  看着他狰狞的嗷嗷大叫,现场都不厚道的笑了起来。

  严峥惩罚结束,接下来就轮到了应念。

  应念深吸一口气。

  她向来运气都不是很好。

  喊了停后,指针指向了C。

  主持人将C撕下来,念着惩罚,“给最近一个联系人打电话,让她夸你,并且不能重复词语。”

  应念想了想,她最近联系的是好友辛麦。

  想到这里,她心里暗自松了口气。

  抽完后,现场安静下来。

  “嘟嘟嘟。”

  几秒后,电话被接了起来。

  “喂?”

  是一道声线清润郎沉的男声。

  应念一怔。

  怎么是陈景让?

  现场也是震惊的不行。

  应念清了清嗓子,“班长,是我呀!我是应念啊。”

  他应该知道自己在参加节目吧。

  她走的时候,给他发微信了。

  “哦?”陈景让声音透着愉悦,“不认识呀。”

  应念:“……”

  她脸色微红,“你别开玩笑了。”

  陈景让轻笑,“那你还像模像样的介绍?”

  “我这不是怕你听不出我的声音么?”应念那颗心咚咚的跳个不停,差点都快蹦跶出来了。

  她深吸了一口气,打着商量,“班长,你可不可以夸我几句呀?”

  “夸你呀?”他仔细想了想,“那我不是违背良心吗?”

  应念:“……”

  要不是这么多人,她就要狂暴了。

  应念耳根发烫:“你这人怎么这样?说好的同学爱呢?”

  陈景让收住笑,“行,夸你是吧?”

  “嗯。”

  “念念同学,聪明乖巧,人长得漂亮,唱歌又好听,是老师、同学心中的乖宝宝。”他话里带着些勾人的意味,“也特别的、招人喜欢。”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