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十三星座网!手机版

首页穿越 → 六零之养成失败的大佬

六零之养成失败的大佬

南烛青黛 著

连载中免费

六零之养成失败的大佬周楚瑜谢瑾晖作者南烛青黛全文免费阅读:楚瑜从小倒霉到大,但他一直自强不息,直到临死前都怀着强烈的愿望,希望能战胜霉运,逆袭成为大佬……上天满足了他的愿望,他穿越到了六零年代,成为奶奶养大的小戏精,还豢养了一只大佬,谢瑾晖:“老大,我都听你的!”

0万字更新:2019/10/12

免费阅读
  • 读书简介
  • 章节免费阅读
  • 评论

六零之养成失败的大佬周楚瑜谢瑾晖作者南烛青黛全文免费阅读:楚瑜从小倒霉到大,但他一直自强不息,直到临死前都怀着强烈的愿望,希望能战胜霉运,逆袭成为大佬……上天满足了他的愿望,他穿越到了六零年代,成为奶奶养大的小戏精,还豢养了一只大佬,谢瑾晖:“老大,我都听你的!”

免费阅读

  此时天色已晚,张文玉他们吃完晚饭后,都早早的大佬坐在堂屋里,漫不经心的扯着闲磕。吴蓉桂表现尤为明显,总是在提到她的时候才答应两句,然后就忍不住探头往屋外瞅。

  大家刚一听到院门外的喊声,都齐齐的舒了口气,一窝蜂的跑到院门面前。

  张文玉急忙打开院门,让周德忠他们进来:“你们几个怎么这时候才回来呀,这都几点了?这天都黑了,也不怕万一找不到下山的路,回不来。”

  “这不就回来了吗?你担心什么啊?”周德忠对于每次自己上山打猎,张文玉都表现出担心的神色还是很受用的,很熟练的安抚道。

  “你们几个不会接一下东西啊,一个二个傻愣愣的站着干嘛?”张文玉对于这两个儿媳妇只嘴里说着担心,但是又十分没有眼色,不知道帮忙接下三个儿子背上的东西的表现,很是不满。

  马淑英和吴蓉桂看着父子四人背上和手上满满的猎物,喜笑颜开,也不在意张文玉骂的那两句了。

  吴蓉桂语带兴奋的答应着:“来来来,正祥,快把东西放下。”

  “正平,你侧一下 身,我帮你把背篓放下来。”马淑英在放下周正顺的猎物后,又帮忙把周正平的背篓放在地上。

  周正平在放东西的时候,不小心把衣袖带了上去。

  张文玉在关心了周德忠后,转身正好眼尖的看见周正平手臂上的伤口:“诶,正平,你手臂上怎么全是擦伤,身上是不是也受伤了,给我看看。”

  张文玉的嗓门有些大,还在屋子里坐月子的陈开梅此时刚好在给楚瑜喂奶,听见张文玉的喊话,很是着急,但是她现在又不能出门吹风,吓得冲门外喊道:“妈,正平怎么受伤了,严重吗?”

  这边周正平听见张文玉还要检查他身上的伤口,又见张文玉已经向逼近,手已经伸向了他的上衣,要脱他的衣裳了,赶忙一把截住张文玉的手:“妈,我这么大个人了,你干嘛呢,而且我身上没什么大伤口,都是些擦伤,大哥已经给我敷过药了。”

  张文玉听见周正平的解释,没吱声,又看向更靠谱的周正顺的方向,见周正顺点头才放下心来。

  周正平不等张文玉在说话,就开始安抚激动的陈开梅:“开梅,我没事,只是一些小擦伤,你别担心,仔细点孩子。”

  陈开梅和周楚瑜在屋子里听见正平的回话,心里都松了口气。

  别看周楚瑜平时特别嫌弃周正平,觉得他可烦人了。老是拿没刮干净胡子的,粗糙的大脸蹭自己的小脸蛋,还老打扰自己喝奶和睡觉。

  就这样,楚瑜在听见张文玉说周正平受伤的时候,也是很担心的。

  楚瑜还怀揣着一种恐惧,有些怀疑的想:“是不是自己的霉运带累了他,但是她怎么不记得自己的霉运会传染呢,应该是永远只倒霉自己才对。难道说,是因为她老汉太丑了,明明婆婆每天抱着她玩,也从来没倒霉得平地摔跤过。”

  楚瑜在回想自己这段时间的经历后,下了结论:还是因为人丑,和自己没关系。

  而此时大人和小孩们都乌泱泱的站在院子里,院子依然显得十分嘈杂。

  楚智从一开始就一直站在周正平旁边,但一直没插上话,现在见大人们都在整理东西,这才找机会让周正平蹲下来,担忧的说:“老汉,你怎么受伤了,疼么,我给你呼呼。要不然你以后别去了吧,我们不吃肉了,你这样我和妹妹都会担心的。”

  周楚智一边说还一边鼓着腮帮子往周正平手上的伤口上吹气。

  楚礼见楚智那费劲的样子,也凑到周正平旁边,很友爱的说:“弟弟,你呼呼的好费劲啊,我来帮你,我一下子能吹出好多气来。三爸,你过来一点。”

  “不用,我自己来。”周楚智固执的霸占着周正平右手的位置。

  楚礼有些傻眼,不明白弟弟为什么不让开一点,让自己帮他。

  “你笨呀,你去三爸另外一边呀。你看,那只手上也有伤口。”楚义见楚礼这为难的样子,帮着他出主意。

  “乖,我不疼,就跟你们喂鸡的时候被鸡啄了一样,没什么大事儿。”周正平见儿子和侄子都往自己身边凑,给他们解释道。

  楚礼用敬佩的眼光望着周正平,感叹道:“哇,那三爸好勇敢啊,都不哭。我上次被村里的大公鸡咬了,可疼了,都流血了,我哭的可厉害了。”

  只有楚仁站在周正顺身边,非常淡定。他十分相信他婆婆的话,要是他三爸真有事,那家里这几个女人早就行动起来了,不至于现在还在这儿看弟弟们的笑话。

  周楚智虽然不记得他三哥被公鸡咬的事儿,但是在他的记忆中,三哥比二哥要抗揍,更不爱哭。现在听说连三哥都疼哭了,就更加小心翼翼的捧着周正平的手,越发用劲的吹气了,小脸都胀的通红。

  周正平见状有些哭笑不得,担心楚智把自己憋过气,急忙站起身,单手把楚智提溜起来,准备把楚智带进房。

  周围的大人们也都被这几个孩子逗笑了。

  因为周正富兄弟就住在隔壁,所以周德忠刚就让他们俩背着自己的猎物直接回家了。而野猪肉当时是被周德忠分成了四块,都背在周德忠一家人身上,打算明天在村子里一起分肉。

  周德忠对张文玉说:“我们这次打到一头野猪,在背篓里面就是野猪肉,不然哪有这么重啊。具体的事儿我让正顺他们给你解释,我先去找一趟德阳大哥,跟他商量明天分野猪肉的事儿,希望能多换点工分回来。”

  张文玉刚还在纳闷,见他们手里都提着野 鸡野兔,怎么背篓还这么重呢,怀疑他们是把兔子窝和野 鸡窝端了。

  张文玉也基本猜测出周正平受伤的原因,如果说刚才是嫌弃周正平,难以想象他打个野 鸡都能伤成这样的,现在却只剩庆幸了:“行,你去吧,趁他们还没有睡觉,早点商量好,我有事儿直接问正平就行。”

  因为上村整个都是绕山建立,基本都在半山腰,而每隔不远就会有一条通向山底的小路,周德忠到家时天又已经黑了,所以村民们没有看到周德忠他们这大包小包的回来。不过因为村里关系近,家又都住的不远,基本每家每户吃肉的味道都能闻到,所以基本不会存在私吞大型猎物的情况。

  周德忠到村长家的时候,周德阳他们刚吃完晚饭,都围坐在院子里陪周永山聊天。

  “德忠,这大晚上的你怎么过来了?”周德阳正好是斜对着院门坐着,正在跟他老汉周永山商量今年收小麦的事儿,就看见周德忠大步向自家走来,有些惊讶,又怕是他们在山里遇见了什么事儿,急忙问道,“你不是带着正顺他们进山打猎了吗?是出了什么事儿吗?”

  周德阳作为村长,也是十分的尽职尽责了,每次村民们请假进山打猎的时候,总是要对其千叮咛万嘱咐,更别说这次去的是自家堂弟一家了。

  “你放心,我把他们都平安的带出来了,不过我这次过来,也确实是跟你说说这次打猎的事儿。”周德忠在下山的过程中,就忽略掉了此次进山周正平跌下山谷这个意外,现在只剩下了满满的兴奋。

  周德阳在仔细观察了周德忠的神色后,又听见他的语气中没有任何的惊慌失措,这才放下心来调侃道:“哦,看你这神情,是好事儿啊。”

  周永山坐在院子正北方的躺椅上,这时也把注意力放了过来:“德忠,你这次是又猎到什么稀奇物吗?”

  周德忠想到自家这次破天荒的打到了野猪,又能换不少工分,也不再卖关子:“我们这次进山遇见了一头差不多200斤的野猪,而且还把它杀了,带回来了。”

  周德阳刷的一下站起来身来:“山里的野猪今年怎么这么早就跑出来了,你确定你们只遇到了一头?这才刚5月份,正是收麦子的季节,再加上玉米和水稻可才刚种上,要是野猪成群结队的下山,今年的粮食又要减产。”

  周德阳在听见周德忠的回答后,第一反应不是村民们有野猪肉吃了,而是十分担心地里的粮食。

  因为靠近大山,这几十年来,每逢秋收时节,在村民们即将收取土豆、玉米和水稻等粮食的时候,总有成群的野猪下山抢粮,糟践庄稼,早些年严重的时候,甚至会损失一半的庄稼。

  村民们之前想了很多办法,比如在地里扎草人,敲锣打鼓,给田地四周扎上围栏,甚至在田地周边设陷阱下套,但是效果都不是很好。

  一是山里野猪太聪明了,下山的时候基本不会单独行动,都是成群结队的来,如果被人发现,他们就迅速离开,去其他地方继续偷吃庄稼,跟人们打游击战。

  二是山里的野猪皮糙肉厚,又有獠牙锋利,且行动迅速,一般人根本无法近身。

  后来还是周永山在当村长的时候,把上村和下村的人一起组织起来,在云霞山靠近大堰村这边的山底,移植了好几排柏树。

  然后又用荨麻、竹子、棕毛和棕叶等编了很多麻绳,把柏树两两之间用麻绳串了起来,利用柏树把云霞山通向大堰村的各个地方都围上了绳索,还在最外层做了木栅栏。

  这些绳索和栅栏,两位村长每年都会组织人去检查和维护,这么多年来,人们进山都只能通过山底那预留出来的进山口,也只有那一条路。

  就这样都还不能完全挡住,所以每年秋收之前,村里都会组织人进山打猎,把云霞山外围的猎物赶走或者杀掉。

  “真的只有一头野猪,而且听正顺说,这头野猪像疯了一样,一直追着正平跑,都不管身后的人,这才让正顺和正祥从背后把它杀掉。后来我又在那附近检查过,确定没有发现第二头野猪,而且周围也不像有野猪出没过。”周德忠也明白周德阳在担心什么,但他对于自己的判断十分自信。

  周德阳也想相信周德忠的判断,但他作为村长,得为整个上村负责,没有轻易下结论。

  “德阳,这还不到野猪大规模下山的时候,这就是一头野猪过来给咱们加餐的,不用提前组织进山打猎。”周永山作为周德阳的父亲,十分了解自己儿子,肯定的对他说。

  赵德阳对于自己那已年过七十,却从来没有犯过糊涂,又有些稀奇古怪的本事的父亲,永远是仰望的:“老汉,这野猪出现的原因就不管了吗?我还是觉得有些反常。”

  “不用管,直接组织分肉就行。”周永山摇着躺椅,眯着眼,十分肯定的说。

  “好嘛,那我晓得了。大柱,你去把你昌业叔和运邦叔叫过来,先别告诉他们是什么事儿。”周德阳也没再纠结,直接吩咐他儿子周正柱村里的会计和副队长叫过来。

  这两人很快就到了,他们对于周德忠猎到野猪这事儿也很高兴,这意味着每家每户都能吃上肉,自家当然也不例外。

  而且不同于周德阳的刚开始的担忧,二人刚过来,就听周德阳解释了整件事情,他们对于老村长的判断没有丝毫的怀疑。

  周德阳家其他的人都已经带着吃肉的渴望,回到各自屋里,周永山老村长也以自己年纪大了熬不住为理由,回屋睡觉了,院子里只剩下商量正事的四人。

  “德忠,你这头野猪打算怎么换?”先开口的是平时给村民计算工分的王昌业。

  周德忠没有贸然开口,把眼光投向了陈运邦和周德阳,摆出了一副你们先说,我再看看的样子。

  周德阳为了避嫌,没有出声。

  陈运邦接过话茬:“德忠,咱也都不是外人,你先跟我说说,杀这头野猪哪些人出了力?德兴家那两儿子出力了吗?”

  “这头野猪就算我们家的,正富和正贵不占工。”周德忠提前就和两个侄子说清楚了,所以很干脆的回答。

  陈运邦根据之前村里分野猪的经验,问道:“行,那你这头野猪,我们就依旧给它按市场价的一半折算,你能接受吗?”

  陈运邦作为村里的副队长,虽然性格不同于周德阳,处事比较圆滑,但也算公正。

  “在村里这么多年,我还能不相信你么?市场上的猪肉的价钱你也都了解,你直接说能给多少工分吧?”周德忠也没有狮子大开口,而是让陈运邦继续开价。

  陈运邦这时给到王昌业眼神,示意让专业的来。

  “现在市场的猪肉,算上肉票,大概5毛一斤,你这猪说是有200斤的话,那就给你算100块,按照村里的规矩折算后,就是50块。按照我们村以往的工值,能给你500个工分,也就是给你多记50个工。”王昌业给周德忠计算了一下,得出结论。

  “行,没问题,不过这50个工有些太显眼了,就算给乡亲们分了肉吃,估计也会有酸话,你们就把这些工分开算到我和我三个儿子头上吧。”周德忠也是怕引发村里的矛盾,又多提了一嘴。

  “没得问题,那就这样,明天上午就在打谷场坝坝上分野猪肉了,就按人头分吧,小孩算半个。”周德阳拍板决定。

  第二天一大早,打谷场坝坝上就响起敲锣打鼓的声音。

  “分猪肉了,每家派个代表,快点来打谷场集合。”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穿越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