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十三星座网!手机版

首页言情 → 他总来找我麻烦

他总来找我麻烦

微观经济学 著

连载中免费

他总来找我麻烦易绵苏亦北作者微观经济学小说最新章节在线阅读:易绵喜欢住她家对门的对面的苏亦北,漂亮得像个小仙女,虽然有些表里不一……“易绵,我脸上有答案么?看试卷!”易绵摇头,反而被那张蹙起眉头的脸迷住了,苏亦北嘴角抽搐,毫不犹豫的给了她一个暴栗!!

0万字更新:2019/11/14

免费阅读
  • 读书简介
  • 章节免费阅读
  • 评论

他总来找我麻烦易绵苏亦北作者微观经济学小说最新章节在线阅读:易绵喜欢住她家对门的对面的苏亦北,漂亮得像个小仙女,虽然有些表里不一……“易绵,我脸上有答案么?看试卷!”易绵摇头,反而被那张蹙起眉头的脸迷住了,苏亦北嘴角抽搐,毫不犹豫的给了她一个暴栗!!

免费阅读

  易绵刚到教室,书包还没放下,就被告知,数学作业要交。

  因为是通校生,走读上下学,导致她回校时间稍晚,作业多半是早上来来回回综合别人的答案,以及自己即兴发挥一部分,权当应付。

  “课代表,你让我缓缓。”她拍着胸脯保证,“我就缓个三四五六分钟的,就能交了。”

  李瑶瞪她一眼,左看右看,而后面无表情的从手里的三叠试卷里各抽一张递给她,嘴上嘟嘟囔囔:“一大早赶过来,是累,那就让你缓缓吧。”

  说着,目不转睛的便往下走,催别人去了。

  易绵看了眼坐在讲台上铁面无私的同学,扯扯嘴角,将别人的试卷垫在腿上,速度飞快地抄起来。

  李瑶收齐了所有人的卷子,才慢悠悠的晃回来,易绵早将试卷规规整整的叠好,原本清清白白一尘不染的试卷上已经被她圈圈画画标记了不少,有些选择填空旁边空白的地方甚至还有解题思路。

  黑黢黢的,看着还挺像自己绞尽脑汁写的答案。

  “挺快。”

  她点头:“主要是配合打得好。”

  没过两分钟,同桌便回来了。

  “你去哪儿了?刚都没见你。”易绵从包里抽出昨晚妈妈塞进包里的特仑苏,递给他,“给你喝。”

  同桌王丘远,学霸,酷爱读书,长相呆呆的,说话倒是有意思,只是话不多,但易绵话多,便不显得冷清。

  他垂着头将牛奶推回去,有些不大好意思:“你喝吧,我不喝。”

  易绵皱眉:“你一个月才回家一趟,肯定没什么吃的,你先喝着,明儿给你带别的。”

  “哟,对你同桌这么好呢?”李瑶转过身,冲她眨眨眼,“什么时候给我带一个?每天跟你打马虎眼也挺耗脑子的。”

  “那我问问我妈今晚做不做猪脑,要是做得话,明天给你带来。”

  李瑶:……

  气呼呼的转过去。

  课程枯燥乏味,听了两三句,易绵便开始上下眼皮打架,脑袋瓜一点一点的,直到点的狠了,把自己晃醒,这才意犹未尽的擦擦嘴角,继续看花里胡哨的黑板字。

  高一的知识不算难,但也不简单。

  她耷拉着眼皮,眯着眼瞧着黑板字,磕磕绊绊,边睡边听了几节课之后,终于熬到课间操。

  说是课间操,其实就是全校师生一起去操场上竞走。

  至于为什么是竞走,大概是因为校长老了跑不动了却还要硬跟着他们一起运动吧。

  易绵体育不错,嫌竞走太慢,眼睛滴溜溜的转,直到锁定目标,这才干脆利落的变换跑道,直勾勾的往外圈走,紧接着,窜到高三班里,兴冲冲的拍一下闭着眼慢悠悠走路的苏亦北。

  “你怎么走这么慢,都落下你们班半圈儿啦!”

  苏亦北阴沉着脸,闷闷的嗯一声,打了个呵欠,开口:“刚好到下个班。”

  还能少走点儿。

  算是解释。

  她点头,小心翼翼的从口袋里掏出一块sugar瑞士糖,苹果味的,递给他:“酸酸的,提神。”

  这种糖,再怎么酸,也是甜的。

  苏亦北错开身,满脸写着抗拒。

  “真的好吃呀。”她眉头蹙起,三两下剥去外包装,踮着脚要塞到他嘴里,“你尝尝嘛。”

  “易绵,你到底哪儿来的这么多杂七杂八的东西?”被追的烦了,苏亦北拧眉虎她,“早上还说肚子饿,这糖哪儿来的?”

  “妈妈给的。”

  “嗯?”据他所知,李阿姨是不让吃零食的。

  “好嘛,我自己偷偷买的。”

  “不是不让你吃?”来来往往人太多,苏亦北将她扯到一边,义正言辞的警告,“你自己当初牙疼的时候怎么保证的?”

  “牙疼的时候,当然会哭爹喊娘的保证自己一定会好好爱护不吃甜食啊。”理所当然,义正言辞,转而又笑眯眯的将糖递给他,“我这不是没吃么,想给你吃啊。”

  苏亦北:……

  说的还挺有道理。

  “可我不喜欢吃。”

  “那就只能我吃了。”她颇为无奈的摇头,像是在说你看看你就是这么难伺候,老娘实在没办法,只能帮着你解决了。

  还挺有道德感。

  苏亦北叹气,认命的从她手里接过糖果,塞进嘴巴。

  甜,甜齁了。

  ---***---

  李梅萍和易胜年商量之后,决定元旦前搬家。

  正逢周末,全家都在,李梅萍当着大家的面儿把这个消息说了,一边说,一边看坐在一旁心不在焉抠着指甲的易绵。

  “欸,挺好,这样也算除旧迎新。”

  易绵眉头微不可见的蹙起。

  说话的是桑宇岸,名义上的表姐夫,常年戴着一副黑框眼镜,说是知识分子都这样,戴着眼镜到处显摆。

  易绵翘着二郎腿,喔一声,吊儿郎当的:“一家四口搬过去,是挺不错。”

  桑宇岸不轻不重的扫过来,看她一眼,嘴角翘起,看起来憨憨的,倒是手指不停地搓着膝盖,长长的咦一声:“咱这不是,一家七口么。”

  表姐听着,笑:“你忘啦,我们绵绵,数学不好。”

  易绵嗤一声,翻了个白眼。

  李梅萍打了个哈哈,将她拽回卧室,门一合上,便是压低了声谴责:“绵绵,你对表姐夫态度是不是有点儿太差啦?”

  就算是责怪,语气还是温温和和的,带着点儿柔。

  易绵在她身后,顺手将卧室门反锁。

  “没有。”她声音闷闷的,三两下扑到床上,咕噜咕噜滚了滚,将被子全数裹在身上,只露出一双眼睛淡淡的看着她妈妈,只是妈妈的眼神太过温柔,良久,终于败下阵来,问,“妈,我读书怎么办?”

  学校在城东这片儿,搬去城西,难免不方便。

  “你爸爸帮你办了转学,如果你还想在这儿读,可以住校,不过住校难免条件差,不好。”李梅萍将她揽到怀里,柔声哄,“你看啊,那边也是新房子……”

  意思就是,转学,搬家。

  易绵摇头:“我真的没办法继续跟他们住一块儿。”

  话已经说死。

  “为什么呢?”李梅萍不解,易绵虽说从小就有些叛逆,到底不是这么无理取闹的人,“跟妈妈说说?”

  易绵想到那天晚上的事儿,觉得犯恶心,想了想,问:“那你问没问哥哥,为什么老不回来?”

  易绻正在读大一,跟易绵差三岁,大学就在本市读,但一个月也就回来一次,每次只待一天便急匆匆的回学校,一刻都不多待。

  李梅萍多多少少了解些什么。

  回来,也不是他们一家四口团聚,还要看另外两人的脸色,指不定还要被名义上的表姐表姐夫数落,于是,易绻干脆也不回来了。

  “绵绵,你哥哥大了,总要学会独立。”她叹气,伸手捞过她丢在一边的衣服,慢悠悠的开始叠,“他是男孩子,在外面,我也放心。”

  “反正我不搬。”易绵坐直身子,鼓着嘴嘟嘟囔囔,“这儿也蛮好,我也可以自己照顾自己,还能培养自己的独立精神。”

  “关键,也没有碍眼的人。”易绵微笑,“但是,你们得给我换把锁。”

  李梅萍眉头微微蹙起,嘴上仍是不松口:“妈妈不放心。”

  其实大家都知道,再怎么说,她也是个十六岁的小姑娘,怎么可能真的让她自己一个人住在这儿,不安全,有时候可能连口热饭都吃不上,一想到这儿,就越发心疼起来。

  “让你住校,妈妈其实也不忍心。”

  住校,七八个女生围在一块儿叽叽喳喳勾心斗角的,麻烦。

  易绵撑着脑袋趴坐在床上,不说话,眼睛淡淡的往窗外瞟——

  苏亦北又坐在小亭子里写作业了。

  矫情。

  倏地——

  “妈,不如,我住到隔壁徐阿姨家去吧。”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