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十三星座网!手机版

首页言情 → 第一万零一次吻你

第一万零一次吻你

逦逦 著

连载中免费

第一万零一次吻你池珝林小乔作者逦逦全文免费阅读最新章节:林小乔以陪伴者的身份住进池家,负责陪池珝打发时间,池珝不以为意,直到她无意间在他面前掉下流泪,他低头,伸手替她擦去眼泪,唇瓣轻吻到鼻尖。她脸红爆红!池珝褪去阴郁,温柔呢喃:“别哭,谁惹你了,我帮你报仇。”

0万字更新:2019/11/14

免费阅读
  • 读书简介
  • 章节免费阅读
  • 评论

第一万零一次吻你池珝林小乔作者逦逦全文免费阅读最新章节:林小乔以陪伴者的身份住进池家,负责陪池珝打发时间,池珝不以为意,直到她无意间在他面前掉下流泪,他低头,伸手替她擦去眼泪,唇瓣轻吻到鼻尖。她脸红爆红!池珝褪去阴郁,温柔呢喃:“别哭,谁惹你了,我帮你报仇。”

免费阅读

  寻觅陪伴者的雇主,有男人也有女人,大多是物质条件富裕,但精神生活空虚,涉及各种年龄与职业。

  有时候,会出现极幸运的事情。

  雇主欣赏陪伴者,雇佣进自己的公司当职员。

  又或者是性格相投,经过长期的约会,雇主喜欢上陪伴者。

  林小乔的兼职同事襄婷婷,就遇到了后一种。

  昨晚上,百祥科技的刘总为她一掷千金,包下CBD大厦大半夜亮灯示爱的浪漫佳话已经火速传开了。

  暑假来临,林小乔学校没课,时间变得充裕起来。

  她早早来到柏拉图酒店的时候,陪伴者同事们在讨论这件事,津津乐道的,说是襄婷婷已经答应求婚,还注销掉了陪伴者的账号。

  有情人终成眷属。

  林小乔笑了笑,低头去开书包的拉链。

  等候室是陪伴者专用的地方。

  柏拉图酒店的一角,环境很好,有茶几沙发,盛夏的阳光灿烂明媚,照亮整间房子。

  她书包里装了往年的英语四级真题。

  要为下次的考试做准备。

  朋友松滢凑过来,下颌在她的肩膀,声音压得很低,悄悄道:“乔乔,我中午去经理办公室的时候,看到裴经理在看你的朋友圈动态,一边看还一边特别温柔的笑,那样子简直了,就像看自家女朋友一样……我感觉吧,他应该喜欢你。”

  “我知道。”林小乔轻轻回后,垂眸,翻开试卷,开始刷四级英语题。

  松滢瞧着她的反应平淡,也没脸红,神情也没小女生的娇羞,于是嘀咕着:“哎——裴经理不错啊,斯斯文文的,人也精神。你对他没意思?”

  林小乔低头看着试题,顺带捋好耳边的头发,摇了摇头:“没。”

  “好吧。”松滢有些失望,靠在她肩膀:“还想象你俩能组个甜甜的CP呢。”

  这边松滢黏着林小乔,沙发那头的另两个女孩在唧唧喳喳聊着关于襄婷婷答应雇主求婚的八卦。

  不一会儿,门口响起清脆急促的高跟鞋脚步声。

  穿着小红裙的张娜兴冲冲进来后,激动道:“姐妹们,上回让咱们去赛场当啦啦队的雇主,我打听到他身份了!”

  声音一字不落,传进林小乔的耳朵里。

  她听见之后,睫毛轻微掀动,真题上的笔尖也缓缓停下来。

  还记得,包厢里有人喊他珝哥。

  也不知道珝是他的姓氏,还是他名字的某个字。

  身边松滢瞬间来了精神,脑袋支起来:“是谁是谁?”

  另两个姐妹也围过来:“谁啊?”

  张娜坐到沙发中间,朝姐妹们招招手,神秘兮兮地介绍道:“你们知道他是谁吗,他是池家的小公子,池珝。”

  林小乔静静地记下。

  池珝。

  松滢:“哪个池家?不会是……”

  张娜笑笑:“还能是哪个池家,就是那个拥有世界前五强跨国集团的池家啊。听说池家就两个公子,池珝是小公子,他哥池严就是商界大名鼎鼎的池董。”

  话落,一水儿的女孩们发出可爱的土拨鼠尖叫:“啊啊啊啊!”

  人长得帅,还有钱,应该抓住机会的!

  松滢捧脸,眼睛里都开始冒出喜欢:“难怪那天包厢里的公子哥们都不敢得罪他,池家耶,动动小手指就可以搞到他们破产。”

  林小乔对商界池董的概念有些模糊,平时关注也少。

  她其实不清楚池家有多少钱。但看听上去,感觉池珝是个贵公子。不是一般的有钱,而是生活在云端的那种。

  姜莉上次接单了别的雇主,错失了见到池家小公子的机会,满脸惆怅与羡慕:“你们运气这么好?池家小公子帅不帅?脾气呢?快说说。”

  张娜:“挺帅的,尤其抽烟的姿势,帅炸了。脾气不好说,毕竟就接触一次,也没深入交流过。”

  “深入交流?”姜莉笑出声,“你想怎么深入交流啊。”

  “哈哈哈,你闭嘴。”

  隐晦的黄腔说出来,女孩们笑闹在一起。

  簌簌的绿萝顺着窗台下坠生长,幽翠细长,在阳光中镀了一层光晕,映出斑驳柔顺的影子。

  尽管背着阳光坐在沙发,脸没被晒到,林小乔觉得耳朵肌肤有点刺痛发热。她抿了下唇,默念池珝的名字,凝眸看着试题愣了好一会儿。

  随后思绪跳跃,像被小鱼干勾住的猫一样,久久不能静下心来。

  ***

  因为陪伴者受佣于雇主,雇主时老板,无论见面吃饭地点,也全是由雇主选择。

  格调浪漫的西餐厅音乐轻柔,灯光橘黄暧昧。

  餐桌的玫瑰花瓶旁,林小乔状似平静地用着刀叉,一口一口食用全熟的牛排,十分安静,

  其实,她吃不惯牛排的味道。

  如果不是陪雇主选择在这,林小乔大概不会出现在西餐厅。

  牛排吃到三分之一后,对面西装革履的男人,眼睛流连在她起满红疹的脸上,喝了口红酒,对她关怀:“过敏了?”

  “嗯。”

  “看起来挺严重的,用不用我介绍皮肤科医师给你。”

  林小乔赶紧推辞:“不用,已经好多了,谢谢。”

  她并不想跟这个男人有过多纠缠,保持短暂的雇佣关系就好。

  雇主绝非都是贪花好色之徒,而这个男人,偏偏属于放浪的类型。

  他的名字是齐仁峻,商业头脑好,手底下有不少公司,但私生活糜乱,专一能力差,女朋友无数。

  隔三差五就会光顾她陪伴者的生意,也曾暗示她,想私底下发展成情人。

  林小乔不会答应。

  父亲对她的家教,让她很排斥这种过于开放的观念。

  她觉得,应该躲开齐仁峻。

  可雇主选择陪伴者,走的是柏拉图酒店官方流程,没有明确性骚扰证据的前提下,不允许陪伴者一方擅自拒绝。

  林小乔不得不勉强面对齐仁峻。

  另一边。

  齐仁峻嘴角噙笑,眯着野狼般的眼睛看着对面的姑娘。

  她秀美的轮廓,咀嚼牛排而微动的嘴唇,漆黑柔顺的长发,白皙凸显锁骨的脖颈,每一处,都足以勾起他一连串的恶劣幻想。

  即便那张脸不像前些日子干净无暇,但凭借记忆与想象,屏蔽掉丑陋的红疹,她依然抢眼到不可思议。

  此时此刻,诱人又清纯的她,就在他的咫尺之遥。

  齐仁峻直勾勾看了她一会儿,决定不再兜圈子,伸手覆上她的莹白细腻的手背:“其实你不用这么辛苦,我的风月湾随时欢迎你。”

  他的话,恶劣直白。

  不似前几次的朦胧暗示。

  稍微听些八卦的人都知道,风月湾是什么地方,归属于谁,又意味着什么。

  风月湾,是本市规模比较大的别墅区,据说每一幢都是上千万的豪宅。

  这片价值不菲的别墅区,属于齐仁峻的私人地界。

  几十幢别墅,住着不同的女人,而那些花枝招展的女人们,都有一个共同身份,就是他的女朋友。

  彼此共存,和谐相处,简直就像一帮民国时期的姨太太。

  如果住进去,就代表沦为其中一员。

  “……”

  林乔只觉得烫手,她忙躲开,敛眸充作没听到。

  心里有些发慌,看着手腕的时间,祈祷快点结束。

  而对面像狼一样贪婪的男人,套着整齐的西装,仍旧孜孜不倦:“多好的选择,你怎么就想不开呢。”

  西餐厅的冷气太足,侵入皮肤的毛孔,让人有点抑制不住想颤抖。

  她盯着手表,觉得越发煎熬,在快要撑不住的时候,分针的指向终于走到12这个数字。

  林小乔放下刀叉,如释重负:“时间到了,齐老板,请您把钱打到酒店账户里。谢谢,再见。”

  时间已到,雇佣关系结束。

  离开合情合理,总算不必再硬着头皮面对了。

  从阴冷冷的餐厅出来,在烈日下走了一段路,顶着柏油路的高温,渐渐觉得周遭的恶寒被驱逐,林小乔才发现自己此刻是在漫无目的地走。她停了下来,一时也有些茫然。

  这里的位置,距离回家的公车站牌似乎很远了。

  可林小乔不愿回头。

  她索性继续往前走,踏着灰蒙蒙的石砖,穿过了街边的花丛,寻找下一站的公车。

  夏日炎炎,红色的花瓣有些打蔫,旁边的树上蝉鸣阵阵。

  -

  到花店门口。

  林小乔隔着玻璃窗,瞧见里面忙碌的身影,而后推门进去走到小姑姑的旁边。

  林婧听到推门的声响,回头看向林小乔,问:“兼职结束了?”

  她点头:“嗯,结束了。”

  林婧把花材放进冷藏柜,瞧着她的脸色不太好,以为是累着了,心疼摸了把冒疹子的小脸,说:“觉得累,就别做了,好好念完大学,大不了小姑姑养你。”

  帮忙关住冷藏柜的门,林小乔掩饰住疲倦的精神,露出浅笑,长发乌黑乖巧别在耳后,完全温柔的少女气质,很和顺:“不累的。”

  因齐仁峻的苦恼感,在见到小姑姑温馨相处了一会儿后,完全恢复平静。

  一礼拜后。

  周六这天,林小乔来得稍微早了些,在前台签完到后,她坐在落地窗前的沙发晒了会儿太阳。

  酒店里温度凉凉的,透过玻璃窗,整个人沐浴在夏天的阳光里,她惬意地眯了眯眼,难得有些昏昏欲睡。

  直到,柏拉图酒店自动门开,大厅出现齐仁峻的身影。

  她眼睛半眯,一眼就认出他,瞬间清醒过来。

  齐仁峻像她的兼职噩梦,每次接触他,林小乔再困也会被惊醒。

  而那男人不经意看过来,捕捉到她之后,眼睛微顿一下,随即那抹发现猎物般的笑容又浮现在他脸上。

  林小乔头皮发麻,完全下意识想逃。

  事实上,她也这么做了。

  只要想到再跟他单独相处,那股恶寒,那种煎熬,从她身体的每一个毛孔都反应出抗拒、排斥,甚至恐惧。

  心慌仓促。

  已经顾不上选择躲处。

  林小乔顺着走廊,抬脚往前面的卫生间方向跑。

  拐角到了洗手台。

  暖黄色的灯光洒下来,取代走廊外的清亮色调。

  她正打算转进女士专用的那间,恰在此时,擦肩而过了一个清瘦好看的男人,还带着淡淡的烟草味道。

  脚不由自主顿住,林小乔认出来他。他是上次赛车的雇主,也是射中小羊玩偶的那位先生。

  临别前,他还大发善心答应了找她再做陪伴者。

  那些温暖的记忆,在这一瞬被唤醒。

  这是半个月没见之后,她再次见到他,他身上带着点烟草味,应该是和之前一样抽烟了。

  他的名字,是池珝。

  林小乔转身,追上去,试探性地喊他。

  “……池老板。”

  池珝是一个人出来的,低温的空调酒店里,他依旧穿了一件黑色短袖,漂亮的手抛出擦过的纸巾,完美落入洗手台的垃圾桶,整个人颓然又懒洋洋的。

  听到声音。

  他回头,看见了跟在身后的女孩。

  满脸红疹。

  盯着她看了三秒,这张脸好像有点眼熟,池珝稍微想了想,想起上次比赛找了几个陪伴者女孩,这红疹的妞,就是其中之一。

  他懒散地应了声:“昂。”

  “老板身边有陪伴者了么?”林小乔的表情很纯率。

  池珝瞥她一眼,懒洋洋地简略回答:“没。”

  “……嗯!”她的眼睛开始晶亮,藏着期待。

  一眼看破她的小期待。

  池珝挑了挑眉,英气的脸上没什么表情。

  “所以你跟着我的意思?”

  他身边的落地窗外,恰好是片遮住了阳光的竹丛,茂盛翠绿。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