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十三星座网!手机版

首页言情 → 装乖温静好江越言

装乖温静好江越言

持尘 著

连载中免费

装乖温静好江越言作者持尘小说最新章节免费阅读:初中时,江越言住进了温静好家里,为了赶走他,温静好联合弟弟,每天想方设法绞尽脑汁斗智斗勇,后来不仅没成功,弟弟也背叛了她……江越言堵住她去路。“你怕我?”“没、没有!”“哪怎么一见我就装乖?”

0万字更新:2019/11/15

免费阅读
  • 读书简介
  • 章节免费阅读
  • 评论

装乖温静好江越言作者持尘小说最新章节免费阅读:初中时,江越言住进了温静好家里,为了赶走他,温静好联合弟弟,每天想方设法绞尽脑汁斗智斗勇,后来不仅没成功,弟弟也背叛了她……江越言堵住她去路。“你怕我?”“没、没有!”“哪怎么一见我就装乖?”

免费阅读

  温静好以为江越言至少会说两句话,没想到他竟然在目睹了她翻墙之后,眼睛都不带眨一下地离开了。

  她光脚站在地上,扭过头呆呆望向步上台阶的少年,脑袋上方徘徊着一个问题:人是怎么做到连走路都能像一只白天鹅一样高冷从容优雅倨傲的?

  不过这个问题不重要,她现在最应该担心的是,她向来伪装的乖巧文静人设在江越言心里崩塌了。

  温静好心里没来由的一阵烦躁。

  温家跟江家是世交,两家又有生意上的往来,父辈关系密切。

  她比江越言小两岁,四五岁的小毛孩第一次去江家做客就觉得这个小哥哥长得怪好看的,但江越言喜欢和比他年龄大的人玩,对她这个小不点儿总是没那么多的耐心。

  她放温凡初进来,搭着他的肩膀穿鞋子,“江越言来家里了。”

  “他来干嘛?”

  “不知道。”温静好抬起脚,把鞋帮子一拉,在原地跳了两下,“他看到我翻墙了。”

  “他会告诉爸妈吗?”傻白甜温凡初担心道。

  温静好抬头朝二楼看去,门开着,影影绰绰的人影,看来家里来了不少人。

  “这个暂时不重要。”她拉上温凡初悄咪咪溜到门口。

  温父坐在沙发上,对面有几个不认识的叔叔阿姨,中间坐着抹眼泪的是江越言的妈妈蓝梓欣,温母在旁边拍着她的肩膀小声安慰。

  温静好被屋里的气氛吓了跳,僵硬在门口,一抬头看见了江越言。

  他低垂着头,抿着被灯光照的异常鲜艳的嘴唇,脸上还是一如既往的淡漠,看不出来任何过多的表情。

  温静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这会儿主要还是怕被父母骂,就准备趁大家都没注意到她和温凡初神不知鬼不觉偷溜进去。

  听到门口响动,江越言扭过头,目光轻轻一掠,不带任何情绪落在温静好身上。

  客厅里几个大人都没注意到这两个偷跑出去玩的孩子,很慎重的商量着事情,温静好高度紧张,假装没注意到江越言看过来的目光,带着弟弟猫着腰,顺利溜进厨房拿了一盘牛肉和一盘猪蹄膀以及水果,去楼上房间享受美餐。

  父母是不允许他们把吃的带去楼上的,但兄妹俩总忍不住这么做,被抓住难免一顿训斥,也阻止不了这一刻的刺激和快乐。

  进了温凡初的房间,把吃的放在飘窗的小桌子上,两人盘腿坐在榻榻米上,开始聊天吃东西观赏美景。

  温静好看了一圈桌上,轻轻踢了一脚温凡初:“去拿个饮料来。”

  温凡初大爷似的靠着抱枕,一甩头,“为什么每次都我去?”

  温静好呵呵笑了下,“你就是个弟弟,有资格提要求?”

  温大爷哼哼唧唧,一脸不乐意,温静好想了下,哄他,“这样吧,石头剪刀布,你赢了我去拿。”

  ……

  一个回合下来,温凡初恨恨甩开温静好的手,万般不情愿地站起来下楼。

  温静好嘴角勾着笑,恣意潇洒地翘着腿,对弟弟挥挥手,“早去早回,姐姐等你。”

  “哼!”

  温静好啃完第三只猪蹄膀也没等到温凡初回来,有点不放心想去楼下观望一下情况。刚擦干净手站起来,门从外面打开。

  温凡初胳膊下夹着一瓶可乐,左右手各拿一个杯子,躬着腰背推门进来,声音压的低低:“姐,我知道为什么今天江越言来家里了。”

  温静好没当回事,见弟弟回来,直接坐在旁边床上。

  温凡初关上门,很小心的压低声道:“他家里出事了。”

  也许是温凡初的声音过于严肃低沉,温静好心快跳了好几下,盯着弟弟的眼睛,“什么事?”

  温凡初放下杯子,拧开可乐瓶盖倒了一杯交给姐姐,“他家破产了,江叔叔跑了,留下他和江阿姨,江阿姨说要离婚,我也不懂,听大人们这么在说。”

  温静好低头喝了一口可乐,在嘴里没什么味道,有点明白刚在客厅里看到的情景,大人们说的应该就是此事。

  她砸吧了一下嘴巴,“你一个小屁孩管那么多干什么,那都是大人的事,跟我们有什么关系。”

  温凡初坐在旁边,想到了什么,“姐,我刚才还听到江阿姨说要出国,那江越言那小子也会跟着一块儿去吧?”

  温静好喝着可乐,眯着眼看向窗外,天已经完全黑了,院子里的灯光一盏一盏接次亮起,树木花草发出幽淡的绿意。

  -

  温家姐弟俩幸运逃过一劫,蓝梓欣和丈夫江清时离婚不多久远赴意大利深造,把年仅14岁的儿子江越言独自留在国内,委托好友帮忙照顾。

  江越言以全市第一的成绩考上了本市最好的初中星海中学,也就是温家姐弟就读的学校。

  刚好这个学期父母为姐弟俩找家教的事情烦恼,既然江越言住在家里,而且这几个小孩子从小都熟,比外面找的家教靠谱多了,于是江越言便成了这对宝贝的私人家教老师。

  被温凡初搞砸的那次是上个礼拜六。

  温静好提前准备了水盆放在门上,让温凡初站在门后边,她去叫江越言来房间辅导作业。

  走到他房间门前,敲两下门,罕见的甜软嗓音轻轻叫:“哥哥,我们好了,你来教我们功课吧。”

  江越言的声音冷淡的从里面传出来:“知道了。”

  温静好在门口等了等,“哥哥,你快点。”

  过了没几秒,江越言打开门,站在面前,脸上的表情还是那样淡淡的,“你先去。”

  温静好眨着眼睛,两手背在身后,垫着脚尖脸上笑嘻嘻的样子:“我等你呀哥哥。”

  嗓音软的发甜,尾音带翘,狐狸似的眼睛,闪着灵动的光泽。

  江越言垂眼,眼里滑过了一丝困惑和探究。

  小姑娘仰着脑袋,嘴角挂着治愈甜美的笑容,耐心等他回应。

  江越言微敛下颌,转身走进屋里,没过多久走出来,看见温静好仍旧执着地站在原地等着他。微微扬下巴,示意她走了。

  温静好走在前面,两根小辫子快乐地在后脑勺一摇一晃,走了两步忽地停下转过头,“哥哥,你到前面。”

  江越言眯了眯眼睛,也停下脚步,看着她。

  那目光,把她看透一般。

  温静好脖子一缩,这个时候不说点什么他肯定会怀疑的,于是就表现的很淡定的样子,说道:“你先进去,我要去上个厕所。”

  江越言还是没说话,看着她,忽然很轻的笑了声。

  温静好本来就打算作弄一下他的,他这么一笑,更加毛骨悚然了,向来临危不惧的一个人,突然有一丝害怕涌上来,防备地看着他,脱口而出:“你笑个屁。”

  江越言慢慢收起了笑意,又恢复了那一派高冷不近人情的疏淡,插起口袋,长腿迈开,错身走到前面去。

  似乎连话都懒得跟她说一句。

  温静好慢吞吞地跟在他后边,正低着头想着事情,没注意到前面的江越言已经停下脚步,温静好就这么没头没脑撞在了他的后背上。

  脸被撞疼了,她捂着脸跳开两步,仰着脑袋瞪他。

  江越言双手插着口袋,侧着身,眉心微微蹙起,歪着脑袋往门内轻轻一点,学着她的腔调:“你先进去,我去上个厕所。”

  “……”

  温静好不知道他这话什么意思,但这么说已经差不多是知道门内有诈,要不然也不会一模一样模仿她说过的话。

  因为心虚,温静好垂下眼,但她又不能先进去,只好在门口磨蹭着,“房间里也有厕所,你可以用那个。”

  江越言没有笑意的笑了笑。

  “温静好。”他低低的,正声叫她的名字。

  温静好陡然一个激灵,迎向他视线。

  “进去。”他的嗓音很淡,却不容置喙。

  突然,面前的少年向她逼近一步,温静好条件反射往后退,他低头,嘴唇凑近她耳边,嗓音低低的只能她听到的音量,“我不确定心情不好的时候会不会把你做的事情捅出去。”

  温静好心跳剧烈,抬头望进少年漆黑的眼底,有那么一瞬间,产生了怕的感觉。

  江越言浅浅笑了笑,笑意没有抵达眼底,“要是我心情好,说不定会帮你保密三年,也许五年。我在这里不会住太久,等我走了,我们以后未必能见面。”

  他笑着说这些话的感觉,是有点残忍的。

  温静好呆呆地看了他片刻,思索了一会儿,然后走到门口敲了敲门,本意是想告诉温凡初把水盆拿下来,没想到那傻子一个激动,放在门上的水盆掉了下来,彻头彻尾淋了温静好一身。

  “……”

  温静好整个人像被点了静止键,水盆落在地上之后,她全身湿哒哒地站在门口,一动也不动,头上、身上滴滴答答掉着水,水流在走廊上淌着。

  长辈们闻声上来,看到此场景,问了才知道,把温凡初劈头盖脸一顿臭骂。

  江越言安静地站在旁边,毫发未损,冷眼旁观。

  温静好低着头,嘴巴抿得紧紧,身体因湿透被空调的风一吹很冷,微微抖动着,像一只被淋湿的小鸡仔。

  佣人拿了一块大毛巾把她包起来,抱着她回房间换衣服,越走越远,隐约听到身后母亲关心着江越言,少年寡淡的嗓音客气又礼貌:“谢谢阿姨,我没事。”

  刚刚威胁她的那个人,好像不叫江越言。

  温静好闭了闭眼睛,仿佛看到游戏界面上方出现偌大的“Game over”的字样。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