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十三星座网!手机版

首页言情 → 和爱豆互粉之后

和爱豆互粉之后

砂梨 著

连载中免费

和爱豆互粉之后时柠沈元白作者砂梨全文免费阅读:时柠不追星,但她的甜品店在娱乐圈一夜之间火了,而一切都源于颇为低调的影帝沈元白连续好几次被拍到与这家甜品同框……不会追星的手艺满分甜品店板娘 X 低调内敛其实只是骚得不明显圈内大佬……

0万字更新:2019/11/17

免费阅读
  • 读书简介
  • 章节免费阅读
  • 评论

和爱豆互粉之后时柠沈元白作者砂梨全文免费阅读:时柠不追星,但她的甜品店在娱乐圈一夜之间火了,而一切都源于颇为低调的影帝沈元白连续好几次被拍到与这家甜品同框……不会追星的手艺满分甜品店板娘 X 低调内敛其实只是骚得不明显圈内大佬……

免费阅读

  新城大道限速80公里,由南往北方向一辆祖母绿的mini cooper沿着最左车道一路疾驰,时速在超速边缘疯狂试探。

  车载电话频频响起,时柠快速瞥了一眼随即蹙起眉。

  导航显示还有两公里,她切断电话没几秒,另一通电话又掐着点打进来。

  和刚才不一样,这通电话号码没保存,但依然眼熟,往前推半个小时,已经是第八次来电了。

  “喂,您好。马上就到,就在门口了,稍等一会儿。”

  时柠眉梢紧蹙略显不耐,还是对着电话那头极力保持礼貌的语气。

  “都一个小时了!我下单一个多小时了!再稍等是要等到太阳下山剧组下班?你是在搞笑吗?!你们店不会做生意就别做啊,什么玩意儿!差评,这单绝对差评……”

  电话那头还在絮絮叨叨吐槽,时柠把音量拨到最小,鞋尖踩着油门到底慢悠悠出了口气。

  世界多么美好,人生充满乐趣,没必要,犯不着。

  忍——

  一个多小时前,这位客人下了单,也不知道中间出了什么差错,店里并没有收到订单提示。

  今天是周末,时柠店里本来就忙。

  半小时前,对方见订单迟迟未送出网上找了电话就打过来,不听店员解释劈头盖脸就是一通骂。但确实没接到订单是真。

  没办法,只能插个队给她做呗。

  时柠那会儿刚回店里,小竹哭丧着脸跟她把前因后果讲了一遍,最重要的是都加急给客人做了单子,关键时刻外卖小哥掉了链子,等来等去不见人来取货。

  车钥匙在指尖又甩了一圈,时柠了然:“行了,我开车送一趟吧。”

  在这期间对方开启了电话狂轰滥炸模式,从店里座机一路打到她工作号,几乎保持十分钟一通的频率催单。

  再好的脾气都要被催爆了,何况时柠本也不是什么好脾气的人。

  只不过开店这一年,见过形形色色棘手的场面,脾气一点点被磨平了棱角。

  现在屁大点事已经点不燃她这颗爆竹。

  听着电话那头的窸窣骂声式微,时柠才把音量转大,咬着声音保持佛系心态:“是呢,打差评是您的权利,当然我们不太希望这样。会另外送您一份提拉米苏和白桃乌龙……”

  “呵,我们的时间就这么不值钱?在乎你一份小小的蛋糕?告诉你,东西我要,差评我也会打,没得商量……”

  对方一刻都没打算停下言语轰炸,时柠瞥了一眼导航把声音再次拨回最低,心里开始盘算一个差评后面得联系几个当地美食号把宣传做回来才合算。

  这个电话比前面几个都更坚持,即便没听到她的回应也一直保持未挂断。

  时柠熄了火,车载蓝牙的声音自动回到手机听筒里,那头尖利的嗓音猝不及防又钻了出来。

  她保持最后一单耐心问道:“进了园区往右是个厂棚,我交给门口保安?”

  “送进来啊,总不见得还要我出去拿吧?顺路一直往里,最里面一排房间,左数第一个,送到VIP化妆师室来。”

  “嘟嘟——”两声,下完命令后电话直接被掐断。

  时柠对着变暗的屏幕抽了下嘴角:“……老佛爷。”

  ***

  像是一个在拍民国剧的剧组,时柠收回落在走廊上来往群演身上的目光,单手提着外卖纸袋一路穿梭,细高跟踩在地面上发出一串规律的尾音。

  走廊尽头左数第一间没贴门牌,她心里记着电话里传达的讯息,自然而然过去敲了敲门。

  “请进。”

  时柠听到声音推开门,里边陈设简单但讲究。

  黑色真皮沙发上坐着的三人纷纷向她投来视线。

  三个……男人?

  刚才电话里那个细尖嗓子呢?

  “你找谁?”

  边上披着西装外套穿着挺正式的男人率先开口,肩膀微微向内侧,似乎只为了挡住他身后另一个男人。

  “……忍者神龟?您的外卖。”

  订单上唯一显示的ID就叫忍者神龟,时柠一下子只能简单判断出第一个开口的人不是电话里雌雄不辨的细嗓子,硬着头皮报出ID后把目光投向另外俩人。

  窝在沙发上的男人扣着鸭舌帽,口罩半拉到鼻下,双眸隐在帽檐下,只露出挺立的山根。细碎微卷的发梢贴着鸭舌帽边缘细细碎碎钻出来一点儿,看似随意不羁。

  他闷声笑了一声,短促得让时柠以为是错觉。

  因为这一声意味不明的笑,她的目光多停留了两秒,随即转向唯一剩下没开口的那位身上。

  “没开口”很快打破了时柠最后一点猜测,他站起身一脸警惕:“我们没叫外卖啊,开玩笑现在都能靠送外卖混进来了吗?小姐姐,你好歹捣拾一下自己吧?连衣裙细高跟开着mini送外卖?这我是不信的……”

  时柠下意识用指尖挡住车钥匙,不甚在意他话里的冷嘲热讽,只在意细尖嗓子确实不在这三人之间。

  “行吧,可能走错了。”

  她微耸肩,顺手带上房门,把“没开口”后半截防贼似的言论断在了门内,变成“没说完”。

  边上还有一间房,贴着VIP化妆室几个字,但明明是左数第二间。

  算了——

  时柠转身刚把手搭上门把,门刷得一下从里边被拉开。

  她毫无防备和里面的人目光相撞。

  还没开口,倒是来人眼神上下流转把她打量了个遍,随即露出恍然大悟的神色:“哦,送外卖的吧?可真是大架子,等你百八十年了,你算算时间,这还能吃么?”

  声音又尖又细,光听着就能体会到它主人的几分尖酸刻薄。

  想必“忍者神龟”本尊就是眼前这位。

  时柠提着纸袋的手臂稍稍抬高,举到她面前:“刚做完就送来了,是人就能吃。”

  “是人就能吃?人和人之间也有区别你懂吗?知道是谁吃?我们家心宜姐可娇贵得很,你这个不新鲜了吃坏了肚子怎么办?”

  刻薄的话刚说到一半,里边有人重重砸了下杯子,“哐啷”一声清脆又响亮。

  尖细嗓子咬住牙根立马换上另一副讨好嘴脸:“心宜姐,是蛋糕来了。”

  难怪叫忍者神龟,估计里边那位不好伺候,她在这儿忍着呢。

  时柠不追星,也不关注娱乐圈,凭她嘴里那两句念叨也没法把心宜两个字和圈里任何脸对上,但她不难从细枝末节猜出,能让助理借着发泄的名头特意到处宣传她家艺人娇贵难伺候的消息,两人都不是善茬儿。

  她也懒得进去,直接把纸袋递过去示意。

  偏偏尖细嗓子被骂也要拉个垫背的,非装作看不见转身就往里走。

  时柠服了这单难伺候的客人,跟着往里走了两步,就听里边的声音懒洋洋道:“送我这做什么?你没长脑子吗?不知道我这段时间节食呢?既然是请剧组的,拿去分了就是。这点事儿都做不好,留你吃白食?”

  “对不起,心宜姐。我以为……”

  “不用找借口了。再说,我吃的东西都是专门定制的,这种来路不明的野鸡店我会碰?嗤——”

  忍——

  忍你妈呢忍!

  时柠一个利落地抬手,纸袋顺着一道弧线精准落入不远处的垃圾桶。

  她扬起眉梢,面露不屑:“不好意思啊,我们店呢,也挺高贵的。像你这种来路不明的三百八十线野鸡明星也不配尝一口。客人审核不合格,只能献给垃圾桶了。”

  说完顺势甩上门,砰一声发出剧烈碰撞声,临时搭建的厂棚似乎都抖了几抖。

  隔着门板传来一串兵荒马乱的脚步声和一道尖利的怒吼:“你说谁呢?!”

  包括刚才明显有一瞬暗爽的小助理在内,几个人扶着中间的角儿气势汹汹出现在门口,还欲破口大骂。

  边上第一个房门忽然打开,走廊上陆续经过的员工也望了过来。

  被称为心宜姐的那位估计还得凹人设,变脸和她助理一样快,一个个字磨着牙根泄了出来:“那辛苦你送一趟了呢。下次请客还点你家的。”

  时柠转着车钥匙笑得无害,故意戳她痛点:“你们喜欢就好啊。”

  直到她的背影消失在走廊尽头,左手第一间房门才从里边被带上,看了半天好戏的男人单手扣起西装扣笑得特欠抽:“宁心宜这变脸的演技要是放在演戏上还真不赖,她难道不知道这儿隔音贼差么。不过刚才那小姐姐还真是……”

  “美又飒!”年纪最小的补充完又看向仍然窝在沙发上看剧本的男人,“你觉得呢,沈老师。”

  沈元白往后翻了一页剧本,这才漫不经心地回应:“嗯,你安排就行。”

  “……”

  这话出来,另外两人不约而同互看了一眼,表情稍显无奈。

  行吧,他又没听。

  ***

  时柠怼完宁心宜神清气爽,信号灯也很配合一路绿灯回程。

  等到了店里,店员小竹又苦着脸迎了上来:“老板,刚给你打电话都没接,那个客人后来又往咱们店打了十几通电话催命。看来还是送晚了,你看多了个差评。说咱们‘味道不如喂狗,态度堪比柜姐,老板娘既老又丑。’前面也就算了,最后一点我可忍不了啊。”

  “多大事儿。”她面无表情地听完,评价道:“倒还挺押韵。”

  时柠换下外套往后厨走,路过玻璃橱窗扭头看了一眼。

  里边倒映出的女人五官精致,身段修长,天生一副美人骨。

  皮相这种东西,拥有着的人从来就不会过于在意,她随意把长发挽起继续往里间走,再次盘算明天先约哪家美食号写软文,一抬眼刚巧看到头顶电视机放着那张十几分钟前自己刚怼完的熟悉嘴脸。

  “这人谁啊。”时柠问道。

  小竹跟在身后碎碎念:“哦,是最近挺火的一个小花,演技一般不过听说派头和背景都挺大,就是花瓶呗。”

  派头挺大时柠算是见识过了。

  她走到里间半掩上门,朝小竹挥手:“好了,时老师创作时间到,闭关了。”

  “啊……又不让看啊。”

  一层门板加一道锁,把小竹的声音隔绝在外。

  时柠闭上眼,静坐了几分钟才有所动作起身净手。

  闭关一下午,她终于打开门招呼小竹进去:“外面没客人吧?进来尝尝新款。”

  瓷白色小餐盘上托着珐琅彩不知什么纹花口瓶的缩小版,小竹凑近细看,手里空举着叉子无处下口。

  “老板,怎么吃?”

  “用嘴吃。”

  小竹有些为难地戳了个瓶墩含入口中。

  绵软不腻的奶油,像是混合了青草汁,一口下去清新之意炸满口腔,往下一层层渗透进香气扑鼻的蛋糕胚,细细碎碎缀满坚果仁,柔软和坚硬的碰撞。

  一口吃完意犹未尽,口有余香。

  “哇,好吃!”小竹忍不住又伸出爪子,临到跟前“咦”了一声,“老板,你是嫌普通作品已经不够挑战了吗?还这么麻烦用巧克力酱勾花纹,看着像……碎了的?这叫什么?冰裂纹?”

  “总算在吃完前看出来了?”

  时柠倚着高脚凳,鞋跟有一下没一下漫无目的地敲击地面,话里意味深长:“晦涩难嚼,没点真材实料就是容易碎,这不就是花瓶么。”

  小竹惊愕地听着自己老板突如其来的有感而发,心想明明好吃得要命,怎么老板不太满意的样子?

  她捏着叉子停在半空,也不知道该不该继续往下吃。

  就看时柠伸着懒腰往外走,“都吃了,别给我剩下。”

  高跟鞋声渐行渐远,后半句飘散在空气中不甚清晰。

  “……爽多了,臭花瓶。”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