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4162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军事 → 国安七号

国安七号

我发誓我就这么活着 著

完本免费

《国安七号》是一本军事题材的小说,是作者我发誓我就这么活着所著,其中的主角是周蓬蒿与伍紫衣!现代社会,来之不易的和平年代,风平浪静的表面下是汹涌的暗流在激烈的滚动,在没有硝烟的战场上,多少不为人知的故事在黑暗中上演,又有多少无名英雄在背后默默保卫者我们,付出无价的生命......

113.13万字|次点击更新:2018/09/15

免费阅读

《国安七号》是一本军事题材的小说,是作者我发誓我就这么活着所著,其中的主角是周蓬蒿与伍紫衣!现代社会,来之不易的和平年代,风平浪静的表面下是汹涌的暗流在激烈的滚动,在没有硝烟的战场上,多少不为人知的故事在黑暗中上演,又有多少无名英雄在背后默默保卫者我们,付出无价的生命......

免费阅读

黄莹蓉紧紧地抓住周蓬蒿的肩膀,像是抓住了救生的稻草一般。均匀的呼吸从耳畔的位置轻轻地传了过来,小暖炉一般慰人心脾,周蓬蒿顽皮地用小妮子自己的头发撩了撩她那诱人的瑶鼻,小妮子微微动了一下位置,略微放开了一点周蓬蒿的胳膊,随即又死死地抱住,再没放开,动作夸张得要死,他笑笑:这小妮子看上去古灵精怪,实际上她的心也负累太多,此刻这种紧紧抓住自己的状态,就是缺乏安全感的表现吧…
十余年前那一段鲜血淋漓的情节浮在眼前,是那种静静地毫无声息的演绎。
当年的何进是如此出色,出色到了人神共愤的境地,无论是各类竞赛从省级的到国家级的都是头牌的不二人选,参加的各种社团也堪称历届之最,最为夸张的是这小子自主创业当了老板,填补了国家多项技术上的空白,小小年纪竟然是当年的秦城十大杰出青年之一。何进学业事业一路高歌猛进,可谓是春风得意马蹄疾,可唯独在小妮子这里像是被诅咒了似的,吃了大亏。他们之间的故事周蓬蒿是不甚了了,据说当年何进在黄莹蓉的行进路线上“很是巧合”地丢失了一部垃圾手机,然后她快步跟上,没有很温婉地喊他的名字,也没有礼节性地拍他的肩膀,而是勇猛无比地踢了他后臀一脚,这个位置有待考证。但以此达到了喊应当事人的目的,后来一度黄莹蓉就是因为这销魂的一脚走进了何进的心房。
当然何进否认那是走进,用他自己的话叫做侵略,还是最野蛮的那种。爱情是这么一个东西,牵扯的两个人之间至少有一个不能自拔。最后不能自拔的是何进,一个大好青年成了颓废的艺术家,事业也是一落千丈。他们也曾经一同游园戏水,成为秦城警院羡煞旁人的一对,但是后来还是分开了。一贯标榜极端信奉不成功便成仁的何进从5楼宿舍跳了下来,很安静也很决绝地去了另外一个世界,周蓬蒿听到他说的最后一句话带有浓烈的烟酒气:“蓉儿,把你的名字写在烟上,吸入酒里,埋藏在身体和心灵的最深处,直到永远。”他是一个浪漫的爱情殉道士,可他渲染的永远没有得到所谓的认同,从五楼到一楼的直线运动只计算了一个高度,远没有深度,甚至他都没有到达她的心里,虽然追悼会的时候她去献了一朵小白花,仅此而已。
周蓬蒿那段有关危险蹦极的评价才显得如此切题,面前的这个女人虽然安静,但是妖娆到了骨子里。她很有诱惑力,但是这种诱惑很极端,甚至要付出死亡的代价,周蓬蒿心中一凛,悄然地把她往身体外沿拨了拨。因为是午夜场,秦城影院比较人性化给每个人发了耳机。这种耳机的作用在于让你可以不受电影院超高音频的影响而享受到精致的睡眠。周蓬蒿挂上了高保真的耳机,这种感觉很好,眼前的整个画面在高速地流畅地运转,却不发出一丁点的声响,有一种错开时空的感觉。除了偶尔能听到耳机里短促的电流声,黄莹蓉均匀的呼吸声也不时传来,在动感和静谧之间产生了某种特殊的联系。或是因为肌肤相亲的缘故吧,周蓬蒿身体的每寸肌肤都浮起了鸡皮疙瘩,也许,在这个世界上有许多我们从前认识的人,很遥远,也许是上辈子,上个世纪认识的,他们有着陌生的面庞,你的感觉却在告诉你:她是一个故人,曾经和你的生命紧密相联。
这时,超大屏幕上灰暗的灯光突然之间一亮,几乎同时一盏探照灯一般的电筒扫在了周蓬蒿和黄莹蓉的身上,是那种蹂*躏*式的扫来扫去,很是无礼。
是谁不小心打开了走廊的灯?还是突然之间来了流氓?周蓬蒿很是警惕地把昏昏欲睡的黄莹蓉保护在了身后。
“后面那俩个,对,就说的你们,别看了,快起来,警察临检。”
“临检?”周蓬蒿笑笑,“你他LLD还真是港片看多了,老子当了十多年的警察,都还没听说过电影院有啥临检的。”
“身份证?”整个电影院的灯已经打开了,秦城影院跟白昼一般无二,原来电影院的灯光效果这么好。周蓬蒿暗暗叹服。
“没带。”周蓬蒿很是干脆地回应道。
黄莹蓉悄悄地拉了拉他的衣袖,周蓬蒿浑然未觉地摊了摊手,“是你,何进?”周蓬蒿的话让对方吓了一跳,这个表情,这种动作,太女人气了,他不是何进,何进早在十年之前就化成了烟灰…眼前的这个男子长有一对剑眉,浓烈的眉头眉尾纠结在一起,凸显了一种跋扈之气;他的眼睛细长,尤其是眼角特别地长,那里面分明藏有精明和狡黠。此刻的他面色铁青,双拳紧握,身体有些微微发抖,“帕金森?那老子要离你远点。”周蓬蒿几乎脱口而出。
“没有身份证,把这对奸*夫*淫*妇带到派出所去。”假何进很是嚣张地道,并没有把周蓬蒿放在眼里。
“去你MD,你说谁是奸*夫*淫*妇?你的警号多少,我要投诉你们。”周蓬蒿恼了,一把推开上前带人的干警,那架势就像要开仗似的,他周蓬蒿在秦城警队可是出了名的拼命三郎,此刻脸色一变,还真把对方吓得有些懵。
“记清楚了,小白脸…老子的胸膛可干瘪得很,没你那位淫*妇*有料。”
“唰”周蓬蒿给了他肩膀一记很凶狠的摆拳,打得对方身形一阵乱晃。
“找死啊,白痴。”对方也是毫无顾忌的一记长拳,速度极快,打得猝不及防的周蓬蒿鼻血长流。
“魏哥,算了…我们是警察,要是被督察督到就完了。”一个青年干警拉住假何进,他看到了自己上司头上直冒的青烟,用力地拉住他,然后嘴角朝一旁正用手机往这边拍摄的影迷挪了一下。
“对不起,嫂子。”然后两个人死命地拉走了假何进。
“蓬蒿,你没事吧…”黄莹蓉很是温柔地为周蓬蒿擦去了鼻尖的鲜血,小妮子突然之间神色很是黯然,失神地把手中的纸巾悬在半空…周蓬蒿半晌才问了她一个问题:“你还是忘不了何进是吧?”她很用力地点点头,泪水奔腾而出。周蓬蒿已经猜出了对方的身份,只是很好奇这家伙一眼看上去活脱脱一个成年版的何进。
爱情的奇妙之处就在于此吧,有的时候你认为它已经死翘翘了,它却顽强地活着,千年万载地活了下去…何进,我的兄弟,你可以安息了。
周蓬蒿暗暗在心口处划了个十字。
因为是午夜场的缘故,基本上和周公都见了一小面的大伙都有些没心没肺,电影院的灯火一黯淡下来,马上又进入了电影情节或者梦乡,除了周蓬蒿鼻端那丝若有若无的鲜血冒出来,一切的一切几无痕迹。
“蓬蒿,我睡不着。”
“别乱了辈分,请叫我师兄,还是流鼻血的师兄。”
“你就喜欢不依不饶讨人便宜,我当年要是嫁给何进,你也得叫我嫂子。”
“师兄就是师兄,这一点无法改变,你就是嫁给我干爹,也不代表你就是我干妈。”
“去你的。”…
两个人轻轻地吵闹了一阵,终于沉沉地睡去,和当初一般,她死命地拽住他的肩膀,他抽动了好几下都没有甩掉,索性放弃了挣扎。“咣当。”不知道是谁踩翻了一旁的铁痰盂,这时电影屏幕突然之间又变得极亮,三盏探照灯似的电筒带着激烈的光线照射了过来。
“警察临检。”
“还有完没完。”把这笔账算在了黄莹蓉前夫的头上,周蓬蒿暴怒地象头公牛,“啪”地一下打掉了对方手中的电筒,“老子没空陪你们消遣。”
“消遣?”
对方一愣之下,很是迅疾地掏出了手枪,没有任何的警告,“砰”地一枪就打在了天花板上,击落了好几块淤灰。瞬间,周蓬蒿冷静了下来,他用余光看了一眼对方。等一下,这手枪不是七七也不是九二式,这是216毫米的手枪之王柯尔特。据周蓬蒿所知全国任何地方的警察都没有配备这种杀伤力极大的手枪,对方不是警察,周蓬蒿的脑袋飞快地运转,“你们是哪个单位的。”
“我们是前卫派出所的,据群众举报这里有毒品交易,所以临检,请大家好好配合。”对方也算镇定,匆忙之中居然报对了对应片区的派出所。
“你们的电话是不是883843433。”周蓬蒿心口胡诌了一个号码。
“知道就好,请你们配合检查,这位小姐,请出示你的身份证。”周蓬蒿在他说话的当口,猛地一个前扑窜到为首之人的身前,右手用力一伸展卸掉了对方的手枪,一记正踹踹翻了他,然后一把抓住黄莹蓉的小手,大喊一声:“快跑,他们不是警察。”
“你怎么知道他们不是警察?”
“这不是进行学术讨论的时候。”黄莹蓉居然赌气地扔开了周蓬蒿的手,这个小妮子,搞什么飞机,周蓬蒿快被他气得糊涂了,速度为之一窒。对方的反应速度也是极快,在他们闹别扭的当口,三个人呈三角形迅速集结,把周蓬蒿他们围在了中央。
“得,又陷入阵地战了。”周蓬蒿心中暗叫一声不好,手下却是不慢,他的进攻很是凶猛,攻击的都是对手的脖颈和胸口位置,瞬间结果了两个,最后一个实力也是不济,应付周蓬蒿是相当地吃力。这边他一个鞭腿打空,周蓬蒿打蛇随棍上一记重击打在了对方的胸口,对方踉踉跄跄地连退了好几步,挣扎了数下,终于轰然倒地。
“搞定,快…走。”走字的音节还没有发出,周蓬蒿被身后的一记重手狠狠地砸在了后脑处,“轰”一下一个前扑倒地。
“黄小姐,米娅在总部等你,这个人是她要的。”
“米娅?”那是周蓬蒿临晕过去之前听到的最后一句话。

下一页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军事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