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十三星座网!手机版

首页仙侠 → 柒夜女侠

柒夜女侠

闻人歌酱 著

完本免费

柒夜是个女侠,平生两件大事:喝酒和听书。初出金陵游历四方,师父委托去一叫长安十三镇的地方。江湖远大,偶得一店家小二同行,一路奇缘不断,是巧合?还是蓄谋已久?“这十里穿巷同我一样,是为了守住一种秩序,也是为了守护一个人。”——某个有两副面孔的东家“柒丫头,你一个女孩家的,喜欢什么不好,居然喜欢听我这个老人家说书?”——某个假装云淡风轻的书生——你若问我长安十三镇在哪。——从金陵出发,沿着西北方向走,途经落日镇、青泉山、商都、荆水、汴州,再骑一匹好马赶两天山路就能看到长安了,到了长安就知道长安十三镇在哪了。——你若问我何谓江湖。——我不知,只是如今我深陷其中,黑也好,白也好,我心里自有一把尺子去丈量。“我要去看看你口中的江湖世界,做一个真正的女侠。”——柒夜

33万字更新:2019/12/17

免费阅读
  • 读书简介
  • 章节免费阅读
  • 评论
大家好,今天为读者朋友们推荐一本男频类小说,名字叫《柒夜女侠》,是著名网络作家“闻人歌酱”的作品,这本小说的围绕“仙侠奇缘”来展开,属于仙侠类型的小说,喜欢男频小说的同学们千万不要错过哦~《柒夜女侠》讲述的是:“嫣家失窃夜光杯,嫣老爷下令谁找到夜光杯,嫣小姐就嫁谁。”梦云生一只手搭在师兄的肩头,正正经经道,“你若是想听故事,不妨找到那夜光杯,成为我故事里的传奇人物。”“这可不好,”师兄边笑边摇头,“还未出阁便给未来夫婿一大难题,我虽偏爱淑女佳人,但自在无束。”他瞧见那平平无奇的酒盏仍立在桌上,顺手拿起来把玩,嘴里继续说着那“谬论”,“这小女子棘手麻烦,不对我胃口。”“你说谁麻烦?”正说着,一只手迅速抽走了师兄掌心里的酒盏。我向那人看去,红唇明眸,眉淡如柳,清秀面孔,头发盘得一丝不落,不见刚才那落魄模样。言五亦换了一身湖蓝色的衫子,挺直腰背,倒有几分贵公子的神采。见他小心翼翼用衣袖擦拭着酒盏,脸上已无怒意,“方才听人说你就是鼎鼎有名的风流大侠。我跟你无冤无仇,今日你戏弄我,我大量不同你计较。只是听你说嫣家小姐是个麻烦棘手之人,有何凭证?”

免费阅读

“哎呀,跑得我可累死了!有没有水喝啊?”

未见其人先闻其声。十里穿巷的大门口惊起一阵尘风,我瞧见灰雾蒙烟散去,里头化出个人影。一身绛红色的衣衫,一头青丝高高地束起,鬓间随性地垂下些碎发,细眉薄唇,眼若桃花,秋波流转,一张俏娇女的脸蛋偏偏生在男儿身上。绛红少侠举止风扬洒脱,就这样闯进来,见到桌子上的酒水眼睛发亮,长手长脚地勾起其中一个酒盏道:“好哟,有酒喝!”

是了,这样的人物必须是我师兄风流谷了。

师兄仰天将酒盏里的玉液一饮而尽,大叹一声夸道:“好酒啊!”

言五亦从座位上一跃而起,竖眉大喝:“你这人,桌上这么多酒你不喝,偏偏喝了我这酒杯里的小酒,快还给我!”

师兄笑起来甚是不羁,“原来是你的酒杯,喝惯了大碗酒,用这酒杯装的酒还真是别有一番滋味。”他用修长的手指拈着酒盏给言五亦送去,“你说还你就还你罢。”

言五亦正要去接,眼见那酒盏到手又转了个方向回去。“欸,等等,”师兄把酒盏拿到双目之间,饶有兴趣地打量道,“你这酒杯究竟是什么宝贝?我越看越喜欢,容我再把玩把玩。”

言五亦早就气得满脸涨红,跳起来去追师兄手里的酒盏。师兄脚力一流,也有闲情逸致逗得他几番,轻功微展,围着东西南北的桌子转起来。店里的酒食客们大都听过师兄的名字,纷纷停下来看他两的热闹。

“还给我!”言五亦咬牙切齿。他跑不过师兄,却也无计可施。

“追上我再还给你。”

师兄素来爱玩,可我不知何为他今日会戏弄言五亦。见他眼咕噜一转,把酒盏丢向一桌客人。

“你!”言五亦气到说不出话来,双眼盯着一酒杯向上抛起,急急伸手去接,可惜到手的酒杯并不是他的酒盏,

此时一众酒客有所感应似的,空中数盏酒杯和酒碗东家抛西家接的,来来回回,应接不暇。言五亦驻足在原地,想必是一时真假难分,不知道伸手去接那个。师兄倏地飞向梁间,抓住一物又一个后空翻落下。他朝着言五亦晃了晃手中的酒盏,一脸戏谑。言五亦发狠扑过去,不知从哪里飞来一酒坛,直直向他打来。言五亦的拳脚功夫并不敏捷,来不及躲闪,见一个回旋脚腾空出现踢碎了酒坛。言五亦虽避过一劫,但碎酒坛里炸出的酒水却浇了他一脸。师兄收腿落地,将手中一物顺后一抛,酒盏原原本本地回到了原来的桌子上。

言五亦被淋成个落水鸡,酒顺着头发下颌流下,他的灰衫也湿了一半。言五亦用剩下半截干袖子擦了擦脸,紧握的拳头发颤,冲着师兄道:“我与你无冤无仇,你欺人……”

“哈哈,”他话还没说话,龙大汉就大笑地站起来,刚才那酒坛就是他飞出来的,“俺就猜你那张脸是假,故意把脸画成个鬼样,你小子有何居心?”

果然我看到言五亦脸上的黑眉黄皮被酒洗去了不少,经他用袖子一擦,黄一块、黑一块地糊在脸上,样子有些滑稽可笑。

师兄对龙大汉颔首致意,“多谢出手。”龙大汉连声道着“好说好说”,梦云生似笑非笑地坐在原地喝酒,柳瘦子抱着剑靠在门边。

“原来你们都串通好的。”言五亦半遮着脸,“一群人欺负我一个,算什么本事!”

“诶,别误会啊,”师兄举起双手,撩拨了下鬓边的碎发,“是你自己伪装的本事不到家。江湖上容貌特异者大有人在,只是你脸太黄,眉太粗,看着实在太假。”

言五亦被师兄说得哑口无言,握紧双手像是在平息心中的怒火。十里穿巷里没有杀戮,店家老实人出来打圆场道:“都是误会都是误会,还是请诸位英雄好汉继续喝酒。这位客官要是不嫌弃,随我去换身干净的衣服来?”

言五亦朝着师兄瞪眼一拂衣袖,跟着老实人走上二楼的厢房。众人看完热闹回座喝酒,师兄用手拍了下我的头道:“小柒,你跟梦兄喝酒居然不叫师兄我?”

我翻着白眼道:“一大清早就不见你在山庄,不知道寻哪家的姑娘去了。”

师兄面露心虚之色只笑不语,坐下来同我们一起喝酒。

“陌上山庄见风流,”柳瘦子忽道,“想必这位就是轻功绝尘的风流大侠了。”

师兄正色抱拳,“不敢当,陌上山庄风流谷,容江湖兄弟赏脸,叫我一声风流。二位好汉是——”

“无暇派柳瘦子。”

“龙大汉。”

师兄点点头。江湖上萍水相逢,英雄姓名、出处过往皆为虚妄,能在一起喝酒的,便是缘分,喝到渠成,便自是朋友。我师兄这人,对女人是风流了些,但对友人却甚义气。师兄在江湖上能呼引的朋友不少,对上柳、龙二人也很快熟络起来。

师兄说:“刚才在路上见不少人从十里穿巷里出来行色匆匆,口中说着什么嫣小姐什么夜光杯。你们可知道此事?”

我道:“你今日没来听书,梦云生说的就是此事。”

“哦?”师兄对梦云生道,“梦兄什么时候对深闺名媛也感兴趣了?”他一脸懊悔,“可惜我今日遇上桃色劫,错过此等好故事。”

“其实此时也不晚。”

“梦兄此话怎讲?”

“嫣家失窃夜光杯,嫣老爷下令谁找到夜光杯,嫣小姐就嫁谁。”梦云生一只手搭在师兄的肩头,正正经经道,“你若是想听故事,不妨找到那夜光杯,成为我故事里的传奇人物。”

“这可不好,”师兄边笑边摇头,“还未出阁便给未来夫婿一大难题,我虽偏爱淑女佳人,但自在无束。”他瞧见那平平无奇的酒盏仍立在桌上,顺手拿起来把玩,嘴里继续说着那“谬论”,“这小女子棘手麻烦,不对我胃口。”

“你说谁麻烦?”正说着,一只手迅速抽走了师兄掌心里的酒盏。我向那人看去,红唇明眸,眉淡如柳,清秀面孔,头发盘得一丝不落,不见刚才那落魄模样。言五亦换了一身湖蓝色的衫子,挺直腰背,倒有几分贵公子的神采。见他小心翼翼用衣袖擦拭着酒盏,脸上已无怒意,“方才听人说你就是鼎鼎有名的风流大侠。我跟你无冤无仇,今日你戏弄我,我大量不同你计较。只是听你说嫣家小姐是个麻烦棘手之人,有何凭证?”

“凭感官咯。”师兄双手抱胸,俨然一副纨绔子弟的样子,“本大侠想说就说,不吐不快。你如此在意,又是嫣家小姐什么人?”

“言五亦区区一市井百姓,不是嫣家小姐什么人。”

柳瘦子接着道:“你伪装自己,怕是连名字也是假的。”

言五亦不慌不忙应对:“小子涉世未深,比不上前辈敏睿。扮丑只是躲祸护己之对策,实属无奈。”

柳瘦子依然口上不饶人,“只怕是做贼心虚。”

师兄笑眯眯道:“我师妹有句真言说,行走江湖,祸起姓名。不管你是谁,今天我与你不打不相识也是一段缘分。”

言五亦同为爽快之人,“也罢,我伪装在前,你戏弄我在后,之前一切便一笔勾销。”他握着酒杯,抱拳道,“我还有事,先各位离去一步。”

言五亦说完转身就走,师兄在后边喊他,“言兄弟,我实在是喜欢你手里的那盏酒杯,你可否考虑换给我?”

言五亦回头,“你真喜欢?”

师兄点点头。我见那言五亦嘴角勾起一抹笑,明快至极,“你喜欢就喜欢罢,我不换也不卖。”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仙侠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