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十三星座网!手机版

首页幻想 → 谁偷了谁的忧伤

谁偷了谁的忧伤

玲小旭 著

完本免费

爱上了父亲情人的儿子,她该怎么办?权煜玄,我选择相信你,可是你回报我的是什么!欺骗!谎言!背叛!伤害!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你到底要怎样伤我才甘心!四年前,我将真心交给了你,你不屑,虚伪的接受只为一场精心布置的骗局,而我只是你的一枚棋子,四年后我挣扎着满心疲惫的捡起凋零满地的心走出你的棋局,却说你已经注入了真心?权煜玄,一个人可以被骗一次两次,但是次数多了还是相信那就是真的无可救药了!所以我不会再相信你,孩子,不是你的,请留下我一个人吧,求你了!

15万字更新:2019/12/17

免费阅读
  • 读书简介
  • 章节免费阅读
  • 评论
亲爱的伯乐小说读者们,《谁偷了谁的忧伤》,是著名网络作家玲小旭的小说作品,目前,《谁偷了谁的忧伤》属于幻想类型小说,这本小说的围绕“职场”来展开,同时,小说可以归类为女频小说,深受读者喜爱,让我们一起来欣赏精彩段落吧:“你丫的脑子里装的都是盲肠啊,你妈生你的时候是不是把脑子搁在肚子里了忘了给你装上,我市神经病院的地址知道不?不知道就百度一下,对不起,忘了你是没有脑子的,干脆到辆救护车直接将你送过去,最好老老实实的告诉人家,你已经是病入膏肓无可救药了,不要把你再出来祸害人了!”深吸了一口气还想再骂,对方已经关机了。“丁宁,给我滚到外面倒立思过,下课后跟我去办公室好好聊聊!”小企鹅气得脸色发青,拿粉笔的手都在颤抖。“老师,注意身体啊!”丁宁吐了吐舌头,习以为常的做着倒立,都怪那个该死的家伙,要是让我知道是谁的话就死定了!

免费阅读

“听说你是权煜玄的女朋友?”一个长发留着齐刘海的女生走到丁宁面前,“是这样吗?”

“宁宁就是权煜玄的女朋友,有什么好奇怪的!”赵小猪理所当然的话让那些人有些恼羞成怒。

“权煜玄的眼光又不是有问题,肯定是这个丫头使了什么诡计!”

“你看她的样子,学校里打扫的阿姨穿的都比她好,一脸穷酸像!”

一群人像是麻雀一样叽叽喳喳的,那个权煜玄有那么了不起吗,当他女朋友也是他的荣幸好不好!

“喂,你们怎么可以这么过分,有钱就很了不起吗!”赵小猪忍不住挡在丁宁前面,像是母鸡护着小鸡一般。

“过分?”一个染成红色的短头发女生将赵小猪推在一边,“你来我们学校干什么?参观吗?”胳膊肘搭在丁宁的肩上,“还是来找你男朋友?原来你这么见不得人啊,来我们学校都要偷偷摸摸的!”

猫了个喵的,小爷不发威你还真当我是猫啊!狠狠地将红毛女的胳膊甩开,“关于这个问题嘛,如果大家好奇的话就跟我一起去问问去权煜玄吧,今天他没来学校门口接我,我还真有些担心呢!”

“你!”那个齐刘海女生狠狠甩了丁宁以耳光,“你还真不要脸,权煜玄那只是耍你玩罢了,你以为你是谁啊!”

“好啊,那让权煜玄也耍你们玩玩,我看你们就是想让他耍你,估计按他那洁癖的性格还嫌脏!”骂人,回家再练几十年再回来跟小爷比!刚刚逞完口舌之快暗自得意时,一个没注意被红毛女推在了地上,并且不知道被那个家伙狠狠的踢了一脚,正好踢在肚子上,丁宁疼的脸色发白。

“你们干什么?”赵小猪将人推开,自己也倒在了地上。

“你们在干什么?”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聚在这里干什么?”

是蓝雨!“蓝雨!是我!”被人群围住,蓝雨显然并没有看见她,蓝雨要是走了,她就真的惨了,翔宇的学生果然很恐怖,就一个权煜玄就把这帮平日高高在上的小姐们都变成了泼妇,醋错然是毁容的最佳用品。

“叮当猫?叮当猫是你吗?”一把将人群推开,看到了倒在地上的丁宁,“是谁推她的,给我站出来!”心疼的将丁宁扶起来,冷眼看着周围的人,哪有一丝平日里好欺负的样子,正太面容配上修罗表情还真是一大亮点。

“蓝雨,算了,我没事!”扯着蓝雨的衣服,“走啦!”一手拉着赵小猪一手拉着蓝雨,丁宁没头没脑的在学校里乱冲。

“叮当猫,你是来找我的吗?我正想去找你呢!”蓝雨满脸兴奋,“我们学校其实没有什么好玩的地方,我们出去玩吧!”

“蓝雨,其实,其实我是——”丁宁有些不好意思开口。

“我就知道你不是来看我的,是来找煜玄的吧!”蓝雨笑着说:“我带你们去看他们,昨天也不知道是干嘛去了,今天来学校的时候居然光荣负伤了,手上到现在还缠着绷带呢!”

“你将我们带到医务室干嘛!”赵小猪一脸莫名其妙的看着蓝雨。

“医务室的家伙是我朋友,不会追究你们从哪里来的,你们就在这里等,我带权煜玄来这里见你!”蓝雨微笑着将丁宁拉在沙发上,“刚刚你好像被她们欺负了吧,我顺便让那家伙帮你看看有没有事!”

“我没事,哪有这么娇贵!”丁宁好笑的看着蓝雨,“好了,你忙去吧,我又不是小孩子!”

过一会进来一个白衣帅哥,“你就是蓝雨千叮咛万嘱咐要照顾好的叮当猫?”帅哥有些好奇的走到丁宁面前,“不就是俩眼睛,一鼻子一嘴巴嘛,有什么特别的,值得那小子紧张成这样!”探探丁宁的额头,“很好啊,又没发烧,生命力强的就跟蟑螂似的,死不了!”

⊙﹏⊙b汗,有这样的医生么,蓝雨,你确定你不是在整我?丁宁无奈的想。

蓝雨蹑手蹑脚的走进教室,推了推还在睡觉的权煜玄,“喂,煜玄,丁宁在医务室等你!”

“她怎么会在外面学校?”权煜玄皱起眉。

“不知道,反正是来看你的,我替你掩护,你去医务室看她吧!”

权煜玄皱皱眉,忽然从座位上站起来,走了出去。

“权煜玄,你这是要干什么?”正在讲得津津有味的数学老师不悦的看着权煜玄,“出去至少要跟老师说一下!”

“我没兴趣!”权煜玄勾勾嘴角,“顺便提醒一下老师,几个简单步骤就能可以解决的题目没必要花费一节课!”

“你!”讲台上的人气得脸色发青,蓝雨看着好像也没他什么事了,也站起身准备离开教室。

“蓝雨,你准备去哪?”不是数学老师的声音,可是这么耳熟,那是——“你好啊,二叔!”蓝雨打着哈哈,“您老怎么来了?”

“我怎么来了,不来你就反了天了!”着遗传基因还真是奇怪,明明蓝雨长得是标准帅小伙一个,可是这位校长二叔却是挺着个大大的啤酒肚,头顶的地中海只有几缕红旗在高高飘扬。“跟我来办公室!”

等到权煜玄一干人来到医务室的时候,赵小猪正和帅哥医生聊得热乎,于是乎当春秋衫拉她的时候,赵小猪非常彪悍的给他男朋友一句,“闪一边去,没看见我正和帅哥聊得开心嘛!”春秋衫委屈的蹲在一边画圈圈。

“怎么会来这里?”权煜玄坐到丁宁身边,“受伤了吗?”

“你自己一个伤员还问我受伤了没有?”丁宁拉着他的手来回看着,可是纱布包的太厚看不出伤的怎么样。“喂,那个谁,过来看看!”

“我说了我不叫‘喂’,叫我穆羽,OK?”穆羽无奈的走过来,“求人哪有这种态度的!我以为你是蓝雨那小子的女朋友,原来你还脚踏两条船啊!”

“她只是我女朋友!”某人周围的温度急速下降。

报复性的,在拆纱布的时候,穆羽的动作粗鲁看的丁宁的小心肝一颤一颤的,倒是权煜玄一脸无所谓的样子。

“你这伤口不像是被人打的,倒像是自虐的,你是不是有自虐倾向?”

手背通红一片,整个去了一层皮,有些地方甚至伤的比较深有些化脓了。“怎么伤的?”伤口明显只是用纱布胡乱包扎的,没有经过任何处理。

“煜玄,我可是觉得昨天你回去的时候没有受伤啊?”春秋衫疑惑的问道。

“没什么,不小心伤到的,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权煜玄明显不想多谈。出了医务室,大家干脆就逃课去了一家KTV,那位不负责任的医生居然也跟他们一起出来了,说是学生的生命力都顽强的像蟑螂,不会有事,他留在那里也是浪费时间。谁说帅哥就一定会唱歌的,至少现在谁都没听过权煜玄开过口,而听春秋衫唱歌就像是自残,今天听了穆羽的歌,大家猜眼泪汪汪的拉着春秋衫的手说:“哥,我真的错了,原来比起穆羽,您老的声音简直就是天籁之音!”

受不了穆羽的嗓子了,偏偏那家伙还极其自恋的说自己唱的很好,众人只好留他自己一个人享受,逃命似的跑了出来,之后没事就在大街上一路闲逛。

“煜玄,那人好像是伯母!”春秋衫忽然指着前面一位正站在车前的中年妇人说道:“要不要打个招呼?”权煜玄应该将近半年没有见过她了吧,做兄弟的对这些事还是有些了解的。

“不用!”权煜玄转身就走,“我们去别处看看吧!”

“你傻呀,我们可是翘课出来的,不躲着他母亲也就算了,还要主动去打招呼,你脑残?”丁宁受不了的白了春秋衫一眼,追了上去。

“可是——”还没说完头又被赵小猪拍了一下,他怎么就这么倒霉啊!

“煜玄,等等,我有话要说。”还没等他们走远,权煜玄的母亲就叫住了他们。

走在最后面的春秋衫只得尴尬转身,“您好啊,伯母!”

他母亲倒是没理会春秋衫,径直走向权煜玄,“妈妈跟你说话,你怎么当做听不到呢!”

“对不起,我就是这么没家教,没人教,我相信夫人应该会理解!”权煜玄冷冷的看着她,周围的温度有下降了,丁宁只觉得再待下去肯定会被冻死。

“妈妈这次是认真的,伟民待会儿就出来,希望你可以看看他,毕竟以后迟早要面对的。”

“我没兴趣!”冷冷甩开他妈***手,拉起一旁的丁宁就要走,丁宁却被接下来听到的声音惊的停下脚步。

“淑清,东西都买好了!”一个西装笔挺的中年男子从商店里走出来,手里提着大包小包的东西,“不知道这些你儿子会不会喜欢?”边说着边朝这边走过来,丁宁僵硬的转身。

“爸?”不敢置信的看着眼前的一切,有谁可以过来告诉她这一切都只是一个噩梦,有谁可以叫醒她,爸爸的外遇竟然会是权煜玄的母亲。

“爸?”权煜玄惊的松开了丁宁的手,“你说这个人是你爸?”

“宁宁,你怎么会在这里?还不快回去!”丁伟民有些恼羞成怒的呵斥着丁宁。

“回去?我是该回去!”丁宁笑着看着周围,“如今我该回哪里去呢?”

“宁宁,你没事吧!”赵小猪担忧的看着她。

“小猪,我想回家,我想回家!”

“好,我们回去,我们现在就回去!”

丁宁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回来的,她仿佛与世隔绝了,周围的声音什么都听不见,她只想在自己的世界里沉睡,直到有人将她叫醒然后告诉她,你只是做了一个噩梦,梦醒了就什么都会恢复到最幸福的样子,可是好久了都没有人叫醒她,只是将她推进噩梦深处。

“宁宁,你怎么都不接电话!”赵小猪气急败坏的冲进她房间,“丁安哥在工地出了事故,现在正在抢救!”

看,丁宁还剩下什么??什么都没有了,所以老天你不要将唯一的哥哥也抢走好不好?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幻想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