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十三星座网!手机版

首页都市 → 原来我不是普通人

原来我不是普通人

一页孤舟L 著

连载中免费

原来我不是普通人江浩秦韵作者一页孤舟全文免费阅读最新章节:江浩是个普通的三无青年,但倒霉的是不但目睹女友劈腿富二代,还被狠狠羞辱了一顿,可就在此时江浩却突然收到了父亲的转账通知,金额居然有二十个亿……

0万字更新:2019/12/18

免费阅读
  • 读书简介
  • 章节免费阅读
  • 评论

原来我不是普通人江浩秦韵作者一页孤舟全文免费阅读最新章节:江浩是个普通的三无青年,但倒霉的是不但目睹女友劈腿富二代,还被狠狠羞辱了一顿,可就在此时江浩却突然收到了父亲的转账通知,金额居然有二十个亿……

免费阅读

  几人停住脚步,纷纷看向江浩,女服务员冷笑道:“怎么,你想给她付钱吗?”

  女服务员上下打量了一番江浩,心想就这么一身破烂,他要是能付得起钱才怪呢,估计是想拖延时间而已。

  “我……我没钱。”江浩又看了眼张杰,“要不你看看微信吧,和谁再借点?”

  江浩的话一说完,那女服务员顿时狠狠瞪了眼他。

  周媛媛看江浩的眼神也越发的鄙夷起来了,怒道:“江浩,你他妈故意的是不是?我还以为你有钱帮我买单,没钱你他妈说什么话啊?想往死里玩我是不是?”

  周媛媛几乎把所有怒火都倾泻到了江浩的头上,但江浩却看都不看她,只是示意张杰看一看手机。

  张杰有点好奇,拿起手机看了一眼,顿时都惊呆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江浩竟然从微信上给自己转了一万块钱。

  “你……”张杰吃惊的想问这钱是哪来的。

  江浩摇摇头,示意他不要说话。

  江浩不直接拿钱,无非是不想再和周媛媛有什么瓜葛,这是他第一次帮周媛媛,也是最后一次了。

  而且全是看在张杰的面子上。

  “你们到底有完没完?”女服务员冷哼一声,“浪费时间!”

  说罢,壮汉便又要拉走周媛媛。

  “等等,等一下,我同学给我转钱了,我这就付钱!”张杰赶忙道。

  张杰赶紧去把钱转了过去,确认到账以后,女服务员鄙夷的看了眼众人,才转身离去。

  众人松了一口气。

  “杰哥,今天多亏你了!”季学明拍了拍张杰的肩膀说道。

  “就是的,张杰你真厉害,关键时刻还得是你挺身而出!”那许久没吭声的姚丽丽,说道,“不像某些人,关键时刻帮不上忙。”

  姚丽丽的话分明就是在指责江浩。

  缓过神来的周媛媛,此时更是直接冲了过来,抬手对着江浩就是一巴掌。

  “喂,你干嘛!”张杰都要怒了,冲着周媛媛咆哮起来,刚刚要是没有人家,现在你还不知道什么下场呢!

  其他人见状也是一惊!

  “我干嘛?张杰我告诉你,以后这种废物少他妈带出来,丢人就算了,关键时刻差点害死我知不知道!”

  周媛媛越发鄙夷的瞪着江浩,继续道:“哼,刚刚眼睁睁看着我要被人带走了,他可好,连个屁都不放,亏他刚刚还吃了我请的饭呢,赶紧给我吐出来!穷逼,我抽他都是轻的!”

  张杰听到周媛媛这话,气的要爆炸了,心说你到底还是不是人啊?

  江浩能掏出一万块钱,估计那是他身家性命了,人家用命救了你,最后你就这么回报人家?

  “你他妈说的是人话吗?”张杰怒吼着,还要继续说什么,却猛的被江浩拉住了。

  “张杰别说了。”江浩摇摇头,他不想让太多人知道自己的秘密,今天不过是情况有点特殊而已。

  张杰不服气的看了看江浩,他似乎明白江浩这么做就是不想让别人知道是自己掏的钱。

  纠结了好半天,张杰才算压住了火气,狠狠瞪了一眼周媛媛,拉上江浩扭头出了九龙巷。

  “妈的,你护着这种狗比干什么?让他去死了算了!”周媛媛仍旧火气未消,“呵呵,你爸不是沈豪庭吗?你他妈也真敢说……”

  一直到了外面,张杰气的猛一脚踹翻路旁垃圾桶。

  “老江,你刚才咋不让我说啊?”张杰咆哮道,“她也就是我姐,放在别人,我他妈大嘴巴抽死她!”

  江浩拍了拍张杰肩膀,连说没事。

  他知道周媛媛是哪种人,以后离远点就是了。

  “不过……”张杰突然疑惑道,“老江,你哪来的那么多钱啊?那可是一万块钱啊。”

  江浩被问的一愣,方才自己只想如何解围了,倒是忘了想怎么解释这钱的来路了。

  自己要是说攒的,张杰铁定不相信。

  那就说捡的?

  江浩想到这,正要开口,电话突然响了,又是个陌生号码。

  该不会又是自己老爸吧。

  “喂。”

  “少爷您好,沈先生让我转交给您一些东西,您看方便的话,我给您送去?”

  电话那头是个女人,声音充满磁性,很柔和很优雅,估计声如其人。

  江浩想了想,说道:“算了吧,你在哪告诉我,我去找你吧……”

  对方迟疑了一下:“要不我在大学城附近的凯皇酒吧等您,您看可以吗?”

  江浩点点头挂断了电话,扭头看了眼张杰,拍拍他肩膀:“哎算了,这件事过去了,我还有点事,晚点回去。”

  张杰满腹疑问,只能点点头:“那钱等我凑一凑,很快就还你。”

  “嘿嘿,再说吧这事,我先走了!”

  在路边拦了一辆车,江浩直接走了,至于钱的事,他压根就没想要过。

  十几分钟后,出租车停在了凯皇酒吧门口。

  凯皇酒吧是大学城附近最大,也是消费水平最高的一家酒吧。

  江浩过去就总是听班里的富二代同学们来这里消遣,但自己却来都没来过。

  在楚江大学,甚至是整个大学城里,能来这种地方消遣一次,都算是可以吹嘘很久的事情了。

  江浩迈步正要进门,突然听到身后有人叫了自己一声。

  “江浩?你怎么在这?”

  那是个女声,江浩一回头,就看到足有六七个男男女女,正站在自己身后。

  为首的女生一头金发,一身淡蓝色Zara牛仔装,脚上蹬着一双路易斯威登的黑色短根皮鞋,整个人很漂亮,也很时尚。

  但就是看江浩的眼神,有些轻飘飘的。

  “班长,你们也来玩啊。”江浩微微笑了笑,“我在这里约个人见面。”

  这女孩名叫刘思雅,是江浩的班长,身后的几个人里,也有几个都是江浩本班的同学。

  “什么?”刘思雅捂嘴笑了笑,“你?约人在这里见面?开什么玩笑,麻烦你抬头看看这是哪,凯皇酒吧,这里随随便便的一次消费,比你半年生活费还多……”

  “哦对了,你不会是在这里做兼职呢吧?”刘思雅眼神更加鄙夷了几分,说道,“也是,就你那个条件,的确也就是端茶送酒的命了,好好干吧,省的女朋友再被人撬走了!”

  刘思雅的话一说完,她身后的几个人便都捂嘴笑了起来,一个个一边低声议论着,一边对着江浩还指指点点的。

  “哈哈,也不知道他自己知不知道,方晓和刘岩都高调去开房了!”

  “怎么会不知道?你没看刘岩朋友圈都说了嘛,自己套没够,他还是让江浩跑腿去给买的呢,刘岩还真损哈哈……”

  “那能有什么办法,谁让他穷的,被人甩了还有心事出来干活,不是穷还是什么?”

  江浩听着几个人的议论,脸色微微红了,心里有些不舒服,但他不屑于和这些人解释什么。

  因为解释也是徒劳,语气白费口舌,不如等有一天,父亲当众承认自己身份,那时候这些人还敢这么放肆嘲笑自己吗?

  “我先进去了。”江浩不再理会那几人,直接迈步走进了酒吧里。

  “艹,穷逼,怕一会真被咱们拆穿就走了!”刘思雅身后,一个戴着耳钉男生见江浩进门了,啐了一口,“这种人活该被绿,穷屌丝一个。”

  “呵,还不愿意承认,就他那样,能来这里简直都算荣幸之至了,我看一会咱们就让他给服务好了。”刘思雅坏笑道,“我看他到时候还有什么话说。”

  此时的酒吧里,已经来了不少顾客,多半都是附近的学生,有些吵闹。

  江浩正要拿出手机给那女人打个电话,突然身后传来了一个声音。

  “江少,您好。”

  江浩一回头,目光陡然一凝,因为他的身后,赫然站着一个容貌堪称极品的女人。

  女人五官精致无比,一头棕色卷发平添了几分妖娆。

  “你好。”江浩还是头一次和这么漂亮的女人近距离接触,有些拘谨,“请问刚刚是你打电话给我的,对吧。”

  女人点点头,伸出右手:“我叫叶芸婕,是沈先生让我找您的,以后您在楚江有任何问题,找我就可以了。”

  叶芸婕请江浩坐下,服务生先上了两杯白水,接着她又点了两杯红酒。

  女人脸上始终挂着一丝微笑,她掏出了一块手表:“江少,这手表是定制品,上面有家族徽章,以后您出入任何沈家产业,只要出示一下手表,便可以享受最顶级待遇。”

  江浩看了眼,表盘上果然有一个金黄色的龙形徽章。

  江浩发现,叶芸婕也戴了一块手表,只是龙形徽章小得多,还是铁褐色的。

  叶芸婕笑了笑:“江少,您佩戴的金黄色徽章手表,在沈家,代表最高的黄金等级,其次是白银、青铜和褐铁,而向我这种外人,能在沈家拥有这种等级,就已经是万分荣幸了。”

  叶芸婕意味深长的笑了笑,继续道:“江少,或许在您看来,这个世界上,福布斯排行榜上那些巨富们就已经很了不起了,但您不知道的是,在沈家面前,他们连个屁都不算,沈家的强大,是颠覆您的想象的存在。”

  “这么和您说吧,在这个世界上,您只要还活着,就在和沈家打交道!”叶芸婕笑了笑,“举个例子,哪怕是这小小的凯皇酒吧,背后不也是有沈家的影子吗?”

  女人的话,让江浩有些吃惊,如果连福布斯排行榜上的大能都比肩不了,那么自己的家族,究竟是多强大啊?

  “抱歉。”叶芸婕突然打断了江浩的思绪,“我去一下卫生间,您请稍等我片刻。”

  江浩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望着叶芸婕的背影,仍旧无比好奇,自己父亲,以及沈家,究竟是个什么样的存在。

  就在江浩沉思的时候,他肩膀却突然被人轻拍了一下,那是个服务生打扮的青年,此时急的满头大汗。

  “哥们,能帮我把这沓啤酒送到那桌吗?我,我这有点内急……真是太谢谢你了。”

  江浩微笑点点头,人有三急,况且这也不过是举手之劳而已。

  江浩拿着啤酒,直接送到了不远处的一桌,送完,他正准备回去,却又被人叫住了。

  “江浩,你不是说你不是来打工的吗,怎么还给人家送酒啊?呵呵,谎言别拆穿了吧?跟我撒慌有意思吗,幼稚。”

  说话的人,正是刘思雅,此时正一脸得意的看着江浩。

  “我是帮人送过来的,那个服务生去卫生间了。”江浩如实的说道。

  “你就吹吧,呵呵,都被我撞见了还不承认!”刘思雅鄙夷的说道,“何况你就是承认又怎么样?你那么穷,能来这种高档酒吧做兼职,比应该感觉庆幸才对,你没必要和我们攀比,你算什么东西啊,也配和我们比。赶紧去,给我拿一沓啤酒去,要三百二的德国黑啤。”

  江浩心中无奈,回道:“我最后说一遍,我不是这里的服务生。”

  江浩转身就要离开,却猛地被刘思雅拉住,对方有些恼羞成怒,呵斥道:“你还真是给脸不要脸,我现在就让你去给我拿酒,你去是不去?”

  刘思雅语气中满是威胁的意味,作为同班同学,江浩当然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如果今天自己真的招惹了她,回头在学校在班里,她指不定会如何针对自己呢。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江浩重重叹了口气,扭头去了酒吧前台,提了一提啤酒送到了刘思雅那边。

  隔着老远,江浩就见那几个人,在冲着自己指指点点的发笑。

  江浩假装没看见,平时在班里的时候,这几个人就是出了名的刁钻怪癖,不管是自己还是其他人,都不愿意招惹上他们几个人,因为一旦招惹上,就一时半会的甩不掉。

  所以江浩放下酒,就准备离开。

  但就在这时,那个耳钉男生却突然叫住了他:“等会!江浩,你刚刚不是说自己不是服务生吗?那怎么还来给我们送酒呢?哈哈,你这个人还真有意思,明明自己就是个下等人,还不愿意承认,怎么,给我们服务,你觉得掉价是不是?”

  “呵呵,掉价不也得服务吗?”刘思雅在一旁补刀道,“谁让他穷呢?穷逼,看到我们竟然就像躲开,就像我们愿意看到他一样,你以为你是谁啊?”

  江浩有些不高兴,挑眉看了看几个人,说道:“我最后说一遍,我不是服务生,我是来这里玩的,你们爱信不信,我犯得着哄骗你们?”

  江浩抬腿要走,但还没等迈步,刘思雅就猛地起身,抬手对着江浩就是一巴掌,嘴上更是吐沫横飞:“臭傻逼,给你点脸了是不是?你他妈跟谁说话呢?”

  那耳钉男生也愤而起身,指着江浩的鼻子怒骂道:“就是的,你他妈再说一遍试试,我他妈弄你啊,下等人就要有个下等人说话的样子,你还想翻天吗?”

  江浩脸上火辣辣的,如果刘思雅不是女人,他此时早就一巴掌抽回去了。

  江浩瞪着刘思雅,但刘思雅却压根没当回事,冷笑一声,继续挖苦道:“怎么不服气?呵呵,你他妈还想装个逼,就你那又穷又屌的死样,也敢说是来这里消费的?也不怕被人笑掉大牙?这里可是凯皇酒吧,老娘喝这一杯酒就他妈一百多,你那穷屌丝样,你能喝的起吗?”

  “不不不,他不是喝不起,他这辈子都喝不起。呵呵……”耳钉男生冷笑一声,直接倒了一杯啤酒,但却往里吐了一口吐沫递给了江浩,“来,给你个机会,喝了吧,喝完这杯酒,你下半辈子都有的吹嘘了,这可是德国黑啤,好几百块一瓶呢,哈哈……”

  男生的举动,顿时让在场的几个人爆发出一阵哄堂大笑,他们讥讽的望着江浩,笑容越发嚣张、灿烂。

  江浩目光阴沉的望着那几个人,他不明白这些人有什么可以张狂的,就因为自己家里有几个臭钱,就觉得自己高人一等?

  或许在过去,这的确是他们嘲讽自己的本钱,但现在江浩只觉得这些人太幼稚,也无可救药。

  突然,一个声音打断了几人的放肆笑声:“您好,您的酒醒好了,请问打开吗?”

  几个人的笑声戛然而止,寻声望去,就看到此时一个一身西装的中年人正站在一边,面带微笑望着几人。

  这人显然不是服务生,而是酒吧的经理,而在他的托盘里,赫然摆放着一瓶红酒,和两只酒杯。

  这本无可厚非,众人没当回事,但那耳钉男生,在看到那红酒的一刹那,顿时眼神一凝。

  “这……这是罗曼尼康帝?”耳钉男生瞪大了眼睛,一副吃惊的模样,“这酒他妈六万多一瓶,谁……谁点的?”

  这男生家里就经营着红酒生意,自然知道这酒的昂贵和高端。

  “啊?这么贵?”刘思雅一听到男生的话,也是一脸错愕,惊呼道,“真的假的?”

  男生点点头:“废话,我们家就是经营酒庄的,我还能不知道,不过这……这是你点的?”

  刘思雅赶忙摇头,又看了看同来的几个人,几分纷纷摇头。

  耳钉男生见状,眼神中不由得多了一丝失落,他还以为这酒是刘思雅点的,虽然他也觉得可能性不大,但心中还是有那么几分小小的希冀。

  毕竟这么贵的酒,自己从小到大都没喝过,他心想:这自己要是能来上一杯,估计以后在自己的圈子里都有的吹了。

  但他也只能想想,最后无奈的摇摇头,对那经理苦笑道:“对不起,你送错了,这酒可不是我们点的。”

  几人面面相觑,以为就此这经理就该走了,他们也正好看看,究竟是何方神圣,点了这么一瓶酒。

  不过那经理闻言却发出了一声冷笑:“不好意思,我刚刚没有问你们。”

  几个人闻言又是脸色一红,纷纷四下看了看,耳钉男生心说:这附近就我们这几个人,你没问我们,难不成还能是在问江浩?

  呵呵,那个穷逼怎么可能点得起那种酒呢。

  想到此,耳钉男生不由得嗤笑得看向江浩,不禁讽刺道:“喂,赶紧给人家让路,还傻站着,你以为人家是在说酒是你点的啊。”

  耳钉男生话音刚落,就见那经理冷冷瞥了自己一眼,淡然道:“没错,这酒就是这位先生点的,怎么,你有意见吗?”

  江浩闻言也愣了愣,随后才想起来,刚刚叶芸婕是点了酒的,只是一直都没有上来,却不想,竟然是这么贵的酒。

  随后这中年经理,向着江浩微微一躬身,毕恭毕敬的说道:“先生,您的红酒醒好了。”

  中年经理的一句话,顿时仿佛一记重磅炸弹在几人心中爆炸了似的,无论是那耳钉男生,还是刘思雅,在听完对方讲话的那一刻,整个表情都因为震惊,而显得有些畸形,心中更似被猛锤了一下似的,久久不得平静。

  “什……什么?”耳钉男生良久才算消化了那份惊愕,似是有几分瞠目结舌,又带着几分不甘心的妒忌,对那经理道,“哥们,你确定是他点的吗?这小子就是个穷屌丝,他怎么可能点的起这罗曼尼康帝?你肯定是认错人了,这么好的酒,可别让这傻逼给糟蹋了!”

  回过神的刘思雨也赶紧点点头,补充道:“就是的,我和这个人认识,他穷的饭都要吃不起了,你说他能点得起这好几万一瓶的红酒吗?肯定是搞错了,我这是好心才劝你的。”

  其他几个人闻言纷纷点头表示认同。

  反正在他们的认知框架里,无论如何是都不可能接受,江浩这样的人,竟然点了几万块红酒这种事情的,除非是太阳打西边出来。

  这几个人像是生怕什么可怕的事情发生似的,极力的想要否定这件事。

  但这几人越是如此,那经理脸上的讪讪笑容就愈发的明显。

  “这种事我不需要你们提醒。”经理脸色暗淡几分,继续道,“倒是你们,未免太狗眼看人低了吧?”

  经理崇敬的望了眼江浩,心中苦笑,心说你们这些凡夫俗子,简直可笑的不能再可笑,你们可知道自己面对的是什么人吗?也敢如此嘲讽他?

  他将酒递到了江浩的面前,微微躬身,才敢离开:“您请慢用。”

  这一切,简直让刘思雅等人目瞪口呆,他们一个个好像是生吃了蟑螂似的,脸色难看至极,心中除了震惊,更多的则是翻江倒海的妒忌。

  那耳钉男生更是拳头攥得紧紧的,自己家境这么好,都从未喝过这种昂贵的酒,凭什么他一个穷屌丝能点的起?

  刘思雅更是脸都红透了,刚做的美甲几乎抠进肉里,虽然她和江浩并没有什么仇怨,但是此时她就是无比的憎恨江浩,恨得咬牙切齿。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都市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