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十三星座网!手机版

首页穿越 → 一只嫡女出墙来

一只嫡女出墙来

月凉 著

连载中免费

一只嫡女出墙来毛豆豆叶无落作者月凉最新章节免费阅读:毛豆豆穿越了,成了个大克星!谁沾谁倒霉,谁近谁玩命儿,但叶无落不信邪,还把毛豆豆娶回了家……于是,第一天,叶府死了俩人,三个月后,叶家生意快做不下去了,大门前连根草都不长了……

35万字更新:2019/12/18

免费阅读
  • 读书简介
  • 章节免费阅读
  • 评论

一只嫡女出墙来毛豆豆叶无落作者月凉最新章节免费阅读:毛豆豆穿越了,成了个大克星!谁沾谁倒霉,谁近谁玩命儿,但叶无落不信邪,还把毛豆豆娶回了家……于是,第一天,叶府死了俩人,三个月后,叶家生意快做不下去了,大门前连根草都不长了……

免费阅读

  天儿真热,穿短裤出门腿毛都撩没了。

  毛豆豆窝在寝室吹空调吃雪糕,像只慵懒小猫,就算听到手机响,也是默默唧唧拿过手中,按了挂断键。

  直到把雪糕棒嘬了个干净,才站起身,穿上了学士服。

  不就是毕业嘛,有什么大不了的,毛豆豆一年前就有了毕业资格,就是不想出校门,早早结束悠闲的校园生活罢了。

  烹饪与经济学双料博士,在毛豆豆心里,也不外如是。

  学历不过是张纸,放在家里落灰,擦屁/股嫌硬。

  毛豆豆自知智商超群,但情商平庸,简单的认为爱情就是睡他!睡他!再睡他!反复睡他!

  直到出现一个愿意睡一辈子的人,就幸福了。

  说毛豆豆肤浅?可以,但觉得这样就是肤浅的人,也高尚不到哪儿去。

  看看手机九点半,是该去拿那张擦屁/股纸了。

  从寝室到会场十分钟路程,毛豆豆走的直叫渴,看看太阳,像探照灯一般跟着她走,前襟后背都被汗水打湿,腻腻的怪难受。

  闺蜜常云迎上去,急得小脸都拧巴在一起,抓住毛豆豆就往台上拽。

  毛豆豆拿手扇扇风,漫不经心。

  今儿赶巧了,礼堂整修,典礼就在泳池边上搭了个小台,随着校长大半个钟头的演讲,下面学生个个脑袋捣蒜,太阳毒辣,让人喘气儿都透着烧烤味儿,就差点儿孜然了。

  毛豆豆瞧了眼泳池,恨不得跳下去游它个把小时,去去火气,也去去她此时对校长的愤恨之情。

  你说盼啥来啥,岂不是好事?毛豆豆心思未定,也不知谁糟瘟的大喝一声:“小心!”

  接着,常云特争气的也大喊一声:“啊!”

  再来,便是常云一个人死不是死,拉个垫背才完美的架势,顺手一抓毛豆豆,两人一起掉进了泳池的……深水区!

  人送外号活鱼潜水艇的毛豆豆同学,一惊之后根本不当回事儿,本就想凉快凉快,正合心意。

  然,正赶上老天爷手指头折了,掐指没算好,本该是扑腾两下就上岸的戏码,竟被一帮子想英雄救美的男同学搅合了,通通下水,一顿乱捞,常云是被抓上去了,可毛豆豆,却被无数条荡着腿毛的哥哥们,深深踹进水下。

  毛豆豆此时的心情是懵逼的,本想潜水到另一边上岸,可一抬头,眼前的景象使她鼻腔一甜,差点没飘出两行鼻血……几十号男生的学士服里,那叫一个光溜啊!木有裤子啊!天儿热都不穿啊!只有小裤裤啊!红的、绿的、白的、蓝的……还有一个个微微隆起的小帐篷,看的毛豆豆连眼睛都不眨一下!以至于最后,再想眨,也眨不动了……

  等毛豆豆意识到这点,只能微微一笑,要真因为这个挂了,还请后人在碑上刻个对联,上联:赤橙黄绿青蓝紫,下联:裤衩挡住真碍事,横批:快脱了吧!

  也别说毛豆豆窝囊,即便不看那曼妙的场景,她也游不过乌扬的人群,爬不上岸。

  只是人心有不甘,若能在这一堆颜色里,挑出一个最喜欢的,睡一辈子多好。

  没达到这个目标,多少有点儿遗憾。

  ……

  “出来。”

  冥冥中听到这声呼唤,毛豆豆迷糊糊睁开双眼,便见一长舌白衣鬼,和一篮脸黑衣鬼站在眼前,毛豆豆眨巴眨巴眼:“你俩这是Cosplay啊?要说也整个二次元的呗!黑白无常都啥时候的事儿了。”

  话没说完,毛豆豆眼神一飘,差点没吓尿啊有木有!那明明……明明是自己躺在地上!一堆刚才没穿裤裤的同学,围着自己的身体,默默低头,而常云已经哭的快背过气去,一抽一喊:“我滴豆豆啊~~我怎么跟你爸妈交代啊~~你把我也带走了吧!!”

  要说黑无常是个实心人,听常云这么喊,竟一抖拂尘要现行,白无常赶紧拉上一把:“你是不是傻!人的话怎么能信!”

  毛豆豆这下傻眼了,呆若木鸡转过脸来,看着白无常一身白西装,胸前还挂着闪烁的名牌,黑无常一身黑西装,也挂着名字,毛豆豆自觉五脏六腑都被掏空了,半晌才道:“两位……两位爷还干着呢?地狱现在很也与时俱进哈!让你俩打扮成欧美范儿了啊?怎么也不知道后浪推前浪,还没把你俩拍在沙滩上呢……”

  白无常一瞪眼:“就你这样的,下地狱割一百回舌头都不多。”

  毛豆豆看看自己的尸体,瞧瞧常云横飞的眼泪,瞅瞅一群男生的裤裆,叹了口气,冲白无常摆摆手:“走吧,我认栽就是了……”

  黑白无常架着毛豆豆的魂魄,飘荡至一条分叉路口,要说这路奇特的很,一条黑一条白,毛豆豆拍拍白无常的肩:“鬼兄,咱是走黑道,还是走白道?要说我清清白白一女子,是不是得走白的?”

  “什么黑道白道!去往森罗宝殿走黑路,待阎罗爷审判你之后,再走白路归来。”

  毛豆豆听完笑道:“还好还好,还能回来!”

  岂料黑无常冷哼一声:“你,单程。”

  “啊?”

  没等毛豆豆多说,黑无常将她一推,这脚就踩上了黑路,隐约见黑气涌上了脚踝,促使着毛豆豆向前蠕动。

  毛豆豆吓的脑袋一晕,回头再瞧,只要走过的地方,就是雾气一片,这次可真回不去了。

  眼瞅着黑路走完,来到了奈何桥,毛豆豆抬头,嘴角一抽……

  如今的奈何桥,已是欧洲风格的钢结构大桥,其上星光闪烁十分耀眼!霓虹灯跳跃着三个醒目大字:奈何桥!再看桥边,各种鬼魂卖着小吃,有卤煮卤面,三花茶叶蛋,煎饼果子,还有特价的孟婆汤,十块钱一碗。

  毛豆豆嘴角可劲儿的抽,但没等说什么,只见黑无常皱眉飞身站在桥头,抓起手边一块牌子大喝道:“都干啥呢!快散了!没看这儿写着‘奈何桥上禁止摆摊儿’吗?你们还想不想投胎了?!”

  一嗓子喊的桥身晃三晃,毛豆豆竖起大拇指冲黑无常夸道:“黑哥好气魄!真不愧地狱好城管!”

  “你少废话!”黑无常果然没什么耐心,纠上毛豆豆的后领子就往桥上扔。

  然,毛豆豆并没有像预想的那样飞出去,而是被桥头的一朵彼岸花缠住了双脚。

  黑无常眉宇一皱,白无常惊了双目。

  毛豆豆脚踝一疼,皱眉看着一朵冷艳无比的花,慢慢从脚跟攀附上小腿,黑色的叶,黑色的茎,黑色的花瓣,却有血一样的蕊,泛着淡淡金色之光。

  一时间,毛豆豆被迷了双眼,盯着这朵彼岸花良久,才幽幽开口:“你特么缠着我干啥!你爬墙虎啊?!撒手!!”

  黑无常无奈摇头:“没想到是她。”

  白无常淡笑:“去回禀阎罗爷吧。”

  毛豆豆见黑白无常要走,忙喊道:“喂喂!你俩别丢下我啊!带我走啊!我自己在这儿害怕啊!别走啊……”

  两鬼瞬间不见踪影,毛豆豆这下慌了,可无论怎么挣扎,那朵彼岸花始终缠绕,如同长在自己身上一般,死死纠缠。

  毛豆豆怒了!弯身下来指着花儿道:“你大爷的!我死的冤枉你不知道吗?耽误我投成富二代你付得起责任吗?再缠着我,砍了你丫的信不?你……”

  话音没落,毛豆豆心下一紧,只因那朵花儿在蕊心泛起一抹晶莹的亮光,慢慢汇聚,凝成一粒水珠,沿着黑色花瓣滴落,像极了绝美容颜落下一滴眼泪,引得毛豆豆心下莫名疼痛。

  毛豆豆捂上心口,这感觉太强烈,如千把匕首在心窝撕划,直至撕心裂肺般的疼痛难忍。

  待黑白无常回来,只见毛豆豆满头大汗蹲在地上,白无常大喝一声:“不好!”

  黑无常眼明手快抽出拂尘,划过彼岸花周身,毛豆豆才呼出一口浊气,缓过神来。

  只是再看那彼岸花,花瓣上的水珠还在,毛豆豆出手将水珠接过,放在眼前端详,仅是一瞬,这晶莹水珠又化作一瞥亮光,消失不见。

  “这……这怎么回事儿?”毛豆豆轻问。

  白无常没有回答,只是说:“你阳寿未尽,也不必投胎,你还阳吧。”

  “啥?”毛豆豆一惊:“大哥,你闹呢?说死就死,说活就活啊?你不怕我回去,诈尸吓死几个?”

  “哪儿那么多废话!”黑无常利索,没等毛豆豆多说几句,便拂尘一挥,将她的魂魄打回阳间。

  ……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穿越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