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十三星座网!手机版

首页穿越 → 重生后我把太子捡回了家

重生后我把太子捡回了家

清直 著

连载中免费

重生后我把太子捡回了家宋蓉桢梁焕作者清直全文免费阅读:宋蓉桢直至香消玉殒,才知道自己所有气运都被自带锦鲤系统的女主吸了个光……重活一世,宋蓉桢踹了渣男,煎了锦鲤,还把太子捡了回家,却不料这大反派反手把她护在了身后……

0万字更新:2019/12/19

免费阅读
  • 读书简介
  • 章节免费阅读
  • 评论

重生后我把太子捡回了家宋蓉桢梁焕作者清直全文免费阅读:宋蓉桢直至香消玉殒,才知道自己所有气运都被自带锦鲤系统的女主吸了个光……重活一世,宋蓉桢踹了渣男,煎了锦鲤,还把太子捡了回家,却不料这大反派反手把她护在了身后……

免费阅读

  宋蓉桢死死瞪着铁栏外面,身着一袭龙袍的男人。

  她所穿的囚服沾染着尘灰和污渍,青丝凌乱披散于腰际,模样狼狈不堪,却依然遮挡不住那天生的艳光,反倒给她的美貌更增添了几分惊心动魄。

  只可惜,这样的美在身穿龙袍的男人眼里没有任何价值。

  “你的父兄已经畏罪自戕了。”男人温声道。

  “本就无罪,何来畏罪自戕!”宋蓉桢用力握着手,指甲嵌入掌心,恨恨道,“镇国公府从未做过通敌之事,本宫的父亲和兄长性情刚烈,定是万般无奈之下,才选择如此极端手段来自证清白!”

  男人的神情依旧平和,他抬了抬手,让身边的侍卫将一白瓷小杯送入牢内,“宋家有太宗皇帝御赐的丹书铁券,朕不能治你死罪,但以你骄傲的脾性,若要你在这种地方度过余生,你必定感到生不如死,这杯酒是朕予你最后的体面。”

  宋蓉桢怔松了半晌,她看着他,像是不敢相信这一向清贵温柔的男人口中还能说出如此厚颜无耻的话来。

  体面?

  他居然好意思说出这个词!

  当年,她请求太后做主赐婚,强嫁给了他,他不情不愿,却又迫于镇国公府的权势,接受了这桩姻缘,大婚那天过后,人人皆知睿王跑到洛河渡口的画舫待了一整夜,堂堂镇国公府嫡女,沦为京都笑柄。

  那时,他可曾顾虑过她的颜面?

  后来睿王得到贵人相助,从一个不受宠的皇子步步成为所有人眼中的天命所归,没几年便一脚踢走废太子,强势入住东宫,最终登上大位——可宋蓉桢却从未沾过他的光!

  只因他根基稳固之后,立即把自己心心念念的白月光接进宫来,册封为妃,从此荣宠无限,所有人都知道那位白月光才是正主儿,至于宋蓉桢,不过是仗着娘家几分权势在宫中横行霸道的恶妃罢了,她数月都见不着皇帝一面,根本谈不上任何恩宠。

  宋蓉桢为了打发无聊时光,便时不时的去给那白月光寻麻烦,且不说每次都被她化险为夷,皇帝为了袒护自己的心尖宠,不让她受了委屈,连她养的鹦鹉受寒冻死了都要赖到宋蓉桢头上,非说是宋蓉桢心狠下的毒,当众责罚。

  这些时候,他又何曾给过她体面?

  “的确是本宫错了……”宋蓉桢缓缓蹲下,拾起地上那杯毒酒,喃喃道,“本宫万万没有料到,你为了抬那个女人的位分,竟不惜做到这种地步。”

  她凝视着杯中清湛的水,过往种种,一瞬恍如云烟在眼前飘然掠过,昔日那个灿若芙蓉的鲜活少女,如今却已成了断根草。

  世人只记得她是张扬跋扈的宋贵妃,是遭到皇上厌弃的狠毒女人,他们永远也不会想起,宋蓉桢这个名字在京都诗人笔下曾代表着最美的夏花,最灿烂的骄阳。

  如果当初她没有坚持要嫁给这个男人,那么,此时此刻她应该仍是别人捧在手心里的宝,三天两头仗着娘家撑腰,欺负自己那可怜的夫君,又怎会沦落到被关进天牢……

  如果她没有嫁给梁璟。

  她的家人,她的父兄,亦不至于落得如此惨烈的下场。

  宋蓉桢生性要强,从不服输,也从来不在人前落泪。

  故而,当梁璟看到宋蓉桢眼角一抹晶莹落下的时候,不由得愣了愣,眸底似是闪过一丝难以置信。

  挟着复杂情绪的眼神一纵即逝,他的语气柔和了几分:“你现在悔悟,虽说为时已有些晚了,至少还能让朕看到你的诚意。”

  宋蓉桢轻轻扯起唇角。

  敢情这男人是以为,她落的泪,仅仅是为了最后在他心里留下一个好印象?

  想想也是,这么些年来,她对他死缠烂打,追逐不停,如愿嫁给他以后还动不动妒火中烧,去寻那白月光的麻烦。他当然会认为,她把他摆在了至高无上的位置,一举一动,均是为了得到他的心。

  如今想来,宋蓉桢只觉得可笑。

  宋蓉桢握着白瓷杯,慢慢站起身来:“本宫悔的是不该与你这不忠不义不孝之徒相识,更不该嫁给你!”

  忽地,宋蓉桢纤手扬起,杯中毒酒尽数泼洒而去!

  男人身边的侍卫脸色大变,急忙飞身上前,用自己的身躯挡下了这一泼毒酒。

  “你……”男人惊恼,他万没想到宋蓉桢落至这般田地,居然还不改嚣张无脑本性,行为举止毫无理性可言!

  “怎么,本宫有说错吗?”宋蓉桢冷笑,“你图谋帝位,设计让废太子犯错失宠,便是不忠;宋家助你夺位,你却过河拆桥,诬陷宋家通敌,便是不义;先太后嘱托你好生照顾本宫,今天你却一杯毒酒送到本宫面前,更是不孝!”

  “本宫只恨自己没有早日看穿你虚伪矫情的真面目,白白蹉跎了这时光,还连累亲人葬送了身家性命!”

  宋蓉桢指尖颤抖,娇美脸庞上满溢着愤怒和绝望。自出生以来就从不示弱落泪的镇国公府嫡女、永宁县主,此刻已是泪流满面。

  男人俊容神色却是由晴转阴,眼底最后一点怜惜和耐心都彻底消失。他侧身而立,不再看向宋蓉桢,冷冷道:“既然她不愿喝下毒酒,秦亿,那便由你亲自动手罢。”

  “是。”

  侍卫将手按在刀柄上。

  “用不着!”

  宋蓉桢摔碎了那白瓷酒杯,握住最锋利的碎片,让冰冷的寒光在自己颈前掠过。

  “宋蓉……”

  梁璟惊愕地回头,只来得及唤出两个字,眼帘就已被一片血雾遮盖。

  岁暮天寒。

  镇国公府通敌一案已尘埃落定,虽说大理寺并未查出确凿罪证,但新帝雷厉风行,一道圣旨褫夺了封号,府内所有人依法治罪。稍微有点眼力见的人都知道,这事儿啊,镇国公府到底有没有真的通敌,其实已经不重要了。

  宋贵妃欺君犯上,劣性不改,在天牢内还胆敢对皇帝出言不逊,自戕以后当然没有资格再入皇陵,至于她究竟葬于何处,倒也没几个人关心就是了。

  鹿苑行宫外数十里,一片荒郊野岭之处,零零散散堆着几个土坟。

  没人能想到,当年艳绝一时的镇国公府嫡女宋蓉桢,最后竟是魂归于这种偏僻凄冷的地方。以她张扬爱出风头的性子,若是知道自己墓葬之地如此寒酸,定要破口大骂了。

  事实上——

  宋蓉桢确实正在大骂:“哪个脑袋不好的写出这等无聊话本,可恶,等我把你揪出来以后,看我不拔光你的头发!”

  可她现在无法离开这个地方,纵使偶然有山民路过,也是看不见她,听不见她说话的。

  因为……宋蓉桢这个反派人物,已经退场了。

  比葬在荒郊野岭更倒霉的是,直到退场以后,她才知道自己原来只不过是一本话本小说里的恶角,存在的意义就是到处惹事,给男主和女主制造风波,好增进他们的感情。

  哦,男主是那无情无义的新帝梁璟,女主就是他的白月光。

  宋蓉桢郁闷不已,怪不得她明明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却偏生对那个被先皇冷落多年的睿王梁璟爱得死去活来,宁愿遭受白眼冷遇,也非嫁他不可。

  按照她天生骄纵的脾气,这根本就不合情理!

  可这些都是话本小说里设定好的情节,纵然再不合理,宋蓉桢也必然会变成一个为了抢男人而做出种种恶行的蠢货。

  这还不是最让宋蓉桢郁闷的。

  她从接收到的剧情里发现,那个可恶的白月光似乎还有一个叫什么锦鲤系统的妖邪玩意儿,可以吸光周围人的运势,转化为自己的好运,顺便帮男主梁璟一路飞升,夺得帝位。

  无论是宋蓉桢也好,镇国公府也好,甚至是那个犯错被废黜的太子也好,都成了向白月光贡献气运的炮灰。

  “好气哦,越想越气!”

  宋蓉桢抱着自己的墓碑磨牙。

  如果能让她离开这里,她一定要把那个女人的锦鲤给偷了来,煎成鱼饼吃进肚子!

  可是,她恐怕不会再有出场的机会了。

  那不忠不义不孝之徒作为男主,自然也没有遭到天谴,而是和身携异术的白月光女主一起过得顺风顺水,最后似乎还会一统天下,同享万里河山。

  “真是老天不公啊……”宋蓉桢沮丧地低着头。

  突然,她听到不远处传来踩断枯枝的脚步声。

  宋蓉桢惊诧地抬眸,她听得出,来者每踏出一步都有片刻凝滞,或许是腿脚不方便之人,但对方的脚步沉稳有力,且循着一定的规律,理应受过训练,并非附近的山野农夫。

  是谁?

  自从她退场以后,除了附近的山民,就没再见过其他人了。

  宋蓉桢好奇地张望。

  来者终于从树林里现出身影。

  他披着缀金边玄色大氅,身形如雪松般挺拔直立,比一般男子似是还要更高大些。虽然腿脚不便,可当他慢慢朝这里走过来的时候,宋蓉桢竟无端感觉到平地而起的肃杀之气。

  最终,他停在了宋蓉桢的墓前,冰冷视线打量着眼前的孤坟。

  宋蓉桢坐在墓碑上,明知对方看不见自己,可她还是没来由的感到一阵心虚。

  隔着笠纱,宋蓉桢并看不清他的样貌,也不知他为何要来拜祭自己。

  话说回来,既然是拜祭,这家伙为何两手空空,连一盘清蒸鱼头都不带过来?不懂礼数,实属可恶。

  “送你。”

  宋蓉桢正在腹诽,眼前的男人突然哑声开口,还从怀里拿出了一支血玉金步摇。

  “是南灵阁常大师的手笔!”宋蓉桢眼前一亮,差点想要伸手去接。

  男人却微微俯身,将金步摇放在了墓前,低声道:“你最喜欢穿得像花蝴蝶一般招摇,这地方于你而言,确是太素了些。”

  宋蓉桢闭目点头:“不错,算你了解我,我讨厌葬在这么寒酸的地方……等等,你说谁喜欢穿得像花蝴蝶??”

  宋蓉桢恼怒地睁开眼,瞪着这个不识好歹的拜祭者。

  她记忆中,除了梁璟和自家亲族以外,并没有其他相熟的青年男子。这家伙鬼鬼祟祟带了好东西来祭奠她,却又不以真面目示人,也不知安的是什么心。

  忽然。

  宋蓉桢脑海中灵光一闪。

  常年犹如覆盖薄薄寒霜般低沉冷淡的声线,唯有皇家方能培养出来的孤傲贵气,还有数年前意外受伤的左腿……

  是他!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穿越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