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4162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玄幻 → 异界之美人神泪

异界之美人神泪

王子练瑜伽 著

完本免费

你、你难道也学诺顿——兄弟啊。红颜祸水啊——啊,你还为了女人对兄弟出手,你——

16.33万字更新:2019/09/04

免费阅读
  • 读书简介
  • 章节免费阅读
  • 评论

你、你难道也学诺顿——兄弟啊。红颜祸水啊——啊,你还为了女人对兄弟出手,你——

免费阅读

莱昂一边说着,一边还将雷格斯顿往身后拉。

这一举动让雷格斯顿着实感动,这小子还真是讲义气啊。估计他以为自己又被圣女劫持。

圣女娜娜一见进来之人是莱昂,反而没了戒心,她露出柔美的笑容,向着雷格斯顿眨眨眼,那动作有多暧昧便有多暧昧,还没完,她接着说道:“亲爱的。你还不说话,难道你忍心眼睁睁看你兄弟伤害人家?”

这几句话的威力是惊人的,直接将莱昂与雷格斯顿震倒。

莱昂不解的目光望着雷格斯顿,“你、你难道也学诺顿——兄弟啊。红颜祸水啊——啊,你还为了女人对兄弟出手,你——”

雷格斯顿气得不轻,他一脚把莱昂踢出老远。接着对娜娜没好气的说道:“行了,麻烦大姐您就别装了,你不去害莱昂就不错了。以你的实力,这小子还能伤害你不成?”

娜娜微微一笑,可爱的吐吐舌头,那少女模样,连雷格斯顿都为之心中一动。雷格斯顿心中暗自伤神,说这娜娜是魔女一点都不为过,一颦一笑都有着极大的魅力。

雷格斯顿转过头去,将自己与娜娜建立暂时联盟的事简单的说了一遍。

此刻的莱昂早已从迦楼罗家族得知了雷格斯顿的真实身份,因此对于雷格斯顿除了兄弟之情,还增加了一种对上级的特殊尊重。算起来,这混蛋小子摇身一变,竟成了自己的上级的上级,这实在让莱昂无比郁闷。

“现在你明白了吧?”雷格斯顿问道。

“明白了。”莱昂答应的有些沮丧,就像刚打了打败仗一般。

“明白了,那还不撤军?”雷格斯顿厉声说道。

莱昂没有直接回答,他瞥了一眼圣女娜娜,说道:“要在往常,哥们我随便一句话就搞定了。可今天有些特殊,撤不撤军我说了不算啊。”

“什么意思?你小子不是已经荣登皇帝陛下了吗?现在底比修斯城里难道还有人比你大?”雷格斯顿不解道。

“你还真没说错,外面那人确实比我大,也比我厉害。今天也是她说要来剿灭魔女的。撤不撤军你只有去问她了。”说着,莱昂看着雷格斯顿的目光满含幸灾乐祸的意味。

莱昂这种目光实在太熟悉了。这不是那可恨的黑鹦鹉达克常常显露出来的标志性神情吗?雷格斯顿一火,又一脚将莱昂踢到墙边。大骂道:“他娘的,谁敢这么嚣张。把他喊进来,咱们好好说道说道!”雷格斯顿一副盛气凌人模样,似乎打算与那人大干一场的模样。

没等莱昂回话,一把甜美的声音传来。雷格斯顿感觉这声音这么那么耳熟,似乎在哪里听过。

“听说有人想和我说道说道?不知道是那位仁兄啊。让小女子见识见识啊。”一个绿色的身影从窗户飘了进来。雷格斯顿看见来人,顿时惊得瞋目结舌,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

来人竟是夏洛克公爵的孙女,自己的记名未婚妻——洛佳。雷格斯顿一阵头大,她怎么会来了?

“不会就是你领队要来剿灭魔女吧?”雷格斯顿问道。

“为什么不能是我,我是迦楼罗家族下一任继承人,巡视家族领地,剿灭暗黑祈祷会奸细,这本来就是我的职责。现在看来,这次的收获不错啊。竟然能找到一位暗黑祈祷会的魔女。这可算与暗黑祈祷会战争的一大胜利啊。”洛佳似乎一点都不意外雷格斯顿会在这里,她的目光仔细打量着仍旧坐在床边的娜娜。

“洛佳小姐。我知道这是你的职责,可是能不能看在我的面上,暂时放过她,等我的事情完成后再说?”雷格斯顿请求道。对于洛佳他似乎有着一丝丝歉疚,所以连说话口气也温和许多。

洛佳冷笑一声,所有人都以为她绝不会答应,但是没想到她却转头向着莱昂说道:“还不让你的士兵回去?赖在墙角干嘛?”

雷格斯顿与莱昂呆住了,这洛佳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面对两人疑惑的目光,洛佳淡淡一笑,“刚才我在外面已经听到所有事情了。既然事关本小姐未婚夫父母的大事,本小姐通融一次又何妨?”

这下轮到圣女娜娜吃惊了,她指着洛佳对雷格斯顿问道:“未婚妻?”

雷格斯顿苦笑道:“知道什么叫包办婚姻了吧。不过若不是如此,你哪能这么容易脱身。”

莱昂一声不吭的出去解散了军士,一场莫名其妙的闹剧就此落幕。当中除了那可怜的旅店老板,估计没有一个人会感到这件事有趣。那些摸不着头脑的军士们更是嘟囔着怏怏离开。转眼间小旅馆便恢复了平静。

“多谢。”雷格斯顿对着洛佳说道,他这一声谢倒是出自于真心。不过他却依旧很难面对这位美丽的大小姐,毕竟自己在天空之城如此对待她,那次极没礼貌的毅然离去,这对于一位少女子那是多么伤自尊的举动啊。至少雷格斯顿是这样认为的。但是他却没有想到,这位大小姐似乎全然不忌恨当初自己的无礼。再次见面竟还如此为自己着想,就连一直在通缉的敌人圣女娜娜都因为自己的缘故暂时放弃了敌对。这一系列表现,顿时让雷格斯顿对这位大小姐产生好感。

“不用客气。我与她之间也不过是暂时休战,等你的事了,本小姐自然会在与她算总账。”洛佳冷笑着说道,听她这么一说,看来她们之间的恩怨估计也不少了。

娜娜娇媚的笑道:“洛佳妹妹,别说的那么好听,你我之间也不是第一次见面了,说什么跟我算总账,哼。说的好像你能打赢我似的?这么久以来,你何曾赢过我一招半式啊。”这魔女向来便不是服软的主,就算洛佳今日有所退让,但是她嘴上仍旧不肯服输。

“你——”洛佳顿时被激起了怒火,两人虽不会当即单挑械斗,但是斗嘴是免不了的。一时间唇枪舌战,吵得不亦乐乎。

莱昂在两“魔女”面前大气都不敢出,只敢望着雷格斯顿一味的傻笑。

而那窗台之上的死鸟达克却是高兴的很,看着两大“魔女”斗嘴,这家伙竟不时的叫好,显然为两魔女妙语连出的嘴仗所折服••••••

雷格斯顿苦笑着,他感觉自己的头很大,一个有两个那么大••••••

这注定是一个热闹非凡的夜晚。

第二日黎明,雷格斯顿一行人早早便上路了,向着目的地飓风之城赶去。

这次旅程比起以往实在是奢华太多,有迦楼罗家族御用的超大豪华兽车乘坐,雷格斯顿实在是非常满意。宽敞的兽车内不仅有豪华柔软的棉绒卧榻,还放着数张红木桌椅,之上放着鲜美的糕点果实。旁边还有几位娇美侍女为自己斟酒,这哪是赶路啊,简直就是底比修斯到飓风之城的豪华十日游!

当然,如果兽车里那几个碍事的东西能消失,那就更加美好了。

雷格斯顿的目光首先望向斜靠在身旁的圣女娜娜,望着她那水蛇一般曲线玲珑的娇躯,再看看那双深情如水的媚眼,雷格斯顿说不出话来。如此尤物在身旁,赶走实在太过分了。何况人家还要帮自己解答画卷的秘密了。算了,姑且让她留在这里吧。

目光往前,是一双同样美丽无比的双眼,不过现在这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狠狠的盯着靠在自己身边的娜娜身上,如果目光能够杀人的话,娜娜估计已经被粉身碎骨无数遍了。

“洛佳小姐。虽然你与娜娜有不共戴天之仇,但是你也没必要一起跟来吧。如果你爷爷知道,他老人家把小弟我宰了,谁负责啊。”雷格斯顿说道。

洛佳狠狠的瞪了雷格斯顿一眼,慢腾腾的说道:“怎么,我跟来碍着你啦?本小姐想去哪就去哪。你别忘了,你坐的兽车是谁家的?你享用的这些美食是谁提供的?还有你身边这些妹妹是谁派来伺候你的?”洛佳嘴上说着,心底却在骂,“哼。臭小子,本小姐要不跟来,你还不给这魔女给迷死啊。瞧你那幅色授魂与的色狼样。想本小姐白白给你们创造二人空间,别做梦了。”

雷格斯顿无语,得,人家是财主,得罪不起啊。

没办法,他的目光只能转向兽车另一角落,那只死鸟悠闲的在砸吧着刚刚入嘴的美酒,对于雷格斯顿的目光完全无视。雷格斯顿不敢招惹,想跟这死鸟斗嘴,纯粹是自取其辱。

一圈巡视下来,他只剩下一个可以欺负的货色了,那就是缩在最角落里的兄弟莱昂。雷格斯顿一看到这不务正业的皇帝就来气。

“我说莱昂,你小子怎么也跟来了?不好好干你的皇帝,跑来凑什么热闹?你吃饱撑着了啊。”其实莱昂好不好好做皇帝关他雷格斯顿屁事,令雷格斯顿愤怒的是,莱昂竟然如此悠然自得的享用着车里的美食,享用车内美女侍女的服侍。这简直是强盗的行径嘛。不可原谅。

莱昂闻言一声冷哼。“哟嗬?还摆出主人的模样来啦?别忘了,你小子也是寄人篱下,老子做不做皇帝关你屁事,哼。当初要不是为了帮你,老子怎么会摊上那种混蛋活?现在底比修斯城难得有几位迦楼罗家族长老坐镇,老子还不能抽空出来休休假?哼。你小子再废话,小心老子跟你绝交。”

雷格斯顿彻底歇菜了,这兽车里都是些什么人,一个比一个嚣张。自己怎么这么命苦,摊上这么一帮家伙。他正想要大骂。身边的娜娜凑上前来,温润的樱唇凑在雷格斯顿耳边亲昵的说道:“帮我教训教训那死婆娘,一天到晚瞪我,烦不烦啊。”这魔女说着狠毒的话,可眼睛里却依旧满是笑容,仿佛在与雷格斯顿说着甜蜜的情话。

娜娜与雷格斯顿的亲昵举动,让洛佳更加气愤,恨不得就此与娜娜开战。

雷格斯顿心虚的看看洛佳,小声回答:“我怎么教训?她实力与你相当,我哪打得过?”

娜娜笑笑,凑在他耳边说道:“不用你出手,只需听我的这般就好……”

两人说着悄悄话,洛佳看的怒火中烧,差点便忍不住想要拔刀砍了这对狗男女。

一会之后,两人终于说完,娜娜突然大声对着雷格斯顿说道:“你真的会算命啊?那给人家算算嘛。人家想知道自己以后运气怎么样嘛。”那声音嗲的让雷格斯顿都直起鸡皮疙瘩。

“好好,本大师给你看看哈?”雷格斯顿又恢复一副占卜大师的模样,一本正经的看起娜娜的手相。“恩嗯。了不起啊。娜娜,你这手相竟是百年难得一见的大富大贵之相。哎呀呀,将来您的夫君还是万人之上的一代君主。富贵达天……”雷格斯顿将自己蒙人的本事全都施展出来,说的惟妙惟肖,这令莱昂和洛佳都提起了兴趣,莫非这雷格斯顿真会占卜,不是说那几日底比修斯城出现的那位神算大师就是雷格斯顿吗?莫非这小子真有这般异才?车厢之内的侍女们也都惊奇的看着这位二杆子占卜大师。唯有那达克老先生没有半点兴趣,它早已看出雷格斯顿的奸计,只等着看好戏了。

雷格斯顿说的唾沫横飞。将这魔女娜娜说的地上无,天上少。等他为娜娜占卜完,车厢中的几位侍女也抢着想要这位“大师”为其看看手相,断断姻缘。

然而,那些侍女还来不及伸出玉手,一只秀美到极致的玉手抢先伸在雷格斯顿眼前。“给我看看。”

雷格斯顿微微一笑,娜娜猜的果然不错,好胜的洛佳小姐绝对不会甘于人后的。

雷格斯顿轻轻将洛佳小手握在手中,温润无比的手感,让雷格斯顿也是心神一颤。

“这手相嘛。也是百年难得一见啊。”雷格斯顿叹道。

“哦?那我的命相那也相当好罗。”洛佳欣喜道,说着一瞪娜娜,似乎在示威,“你以为就你命好?”

“百年难得一见啊。不过却是百年难得一见的克夫命相。这手相注定小姐你一辈子孤苦,一旦什么男子遇上你,那绝对是不出半月便难逃一死啊••••••”雷格斯顿说道这已经在心中佩服自己竟敢说这话。但是那魔女娜娜以画卷秘密为威胁,自己根本没有拒绝的权利,就算要被洛佳大小姐狂扁,自己也只能认了。

不出所料,洛佳的脸色顿时如同夏日的天空,瞬间便乌云密布。而那可恶的娜娜却笑得前仰后合。唯恐天下不乱。

雷格斯顿一缩身,逃到兽车角落,“开玩笑,你别生气啊。”

洛佳小姐当然不生气。她已经气爆了。“唰。”一声,她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抽出了莱昂腰间的射月剑,向着雷格斯顿劈来。

在这关键时刻,莱昂终于表现出他好兄弟的一面,他不顾自己生死,毅然决然的死命拉住洛佳持剑的手。誓死劝解道:“洛佳小姐不要啊。”

“放开我。我要宰了这王八蛋——”

一时间,兽车之内乱成一团。兽车之外,掌控兽车的是一位年长的车夫,喝了点酒的老车夫听到了兽车之内的吵闹声,他微笑着叹叹气道:“唉。这帮年轻人还真是爱闹啊。呵呵。不过,想当初,我年轻的时候又何尝不是这样呢?”说着,他一扬手中马鞭,马鞭在空中甩出响亮的破空声,这马鞭声在旷野之中传出很远••••••

两日之后,雷格斯顿一行人终于到达飓风之城。他们纷纷换上普通服饰,他们并不想招摇过市,寻找神器这种敏感事业,当然是越少人关注越好。

几人来到了水算协会所在,没想不过个把月,水算协会破旧的小楼已经装饰一新,虽不豪华,但古朴明朗的装饰设计,让这不起眼的小楼显得大气许多,有了一大职业协会应有的气派。

当然这都归功于雷格斯顿这位大金主的大力赞助。也正是因为如此,雷格斯顿的到来自然赢得了老水算师法拉的欢迎。

在简短表明自己的来意后,老水算师法拉了解了整个事情的经过,他也希望雷格斯顿能找到他的父亲斯维尔•音,毕竟那音是法拉所极为推崇的一位水算大师。

他坐在椅子上,想了想,说道:“像你们所要求的拥有这般技艺水平的水刻大师,老夫倒确实认识一位,不过那老家伙脾气真的太古怪了。老夫不敢保证他一定会帮你们忙。”

“辛奇洛大师?这名字怎么与那辛奇克大师如此像?莫非?”雷格斯顿诧异道。

“不错,就是辛奇克大师的孪生兄弟!”

“哦,我想大师大概都有些怪脾气吧。这倒没关系,我想只要我诚心去求他,那位大师总会被我打动的。”雷格斯顿欣喜的说道。

“唔。希望吧。到时老夫也帮你多求求他,或许那老家伙真能出手也说不定!”

次日一早,飓风之城外的一处危崖之下,停了两辆兽车,正是来找寻复原大师的雷格斯顿等人。

老法拉面朝悬崖,回过头来对雷格斯顿苦笑道:“这老家伙住的地方实在太隐秘,之后的路程兽车是没法走了。唯有靠其他办法。我们必须飞跃这悬崖。”

“飞过去?”雷格斯顿诧异,若说像娜娜这样的高级势水师拥有飞行技能还能飞,可老法拉这水算师可怎么飞啊。

正在纳闷间,只见老法拉从怀中掏出一只奇形笛子,呼气一吹,那奇形笛子发出美妙的笛声,而奇异的是,伴随这笛声,那笛子一端也放射出旖旎的光带,那光带宛如一缕缕音符,飞向空中。

片刻之中,雷格斯顿听到了高空传来一阵阵巨大翅膀煽动的声音。很快的,两头巨大的飞鸟降落在众人面前。

雷格斯顿等人吃了一惊。眼前这两头巨鸟原来是两头超大的势水狮鹫。一种只生活在雪山巅峰的巨型猛禽,算起来已经是高级势水兽了。没想到这弱不禁风的老法拉竟能控制这等高级势水兽。

老法拉怜爱的抚摸着两头势水狮鹫的头部,两头势水狮鹫似乎也对老法拉极为温驯,那动作似乎在撒娇一般。

“这两头狮鹫是我小时候,父亲送与我的礼物,自从我七岁起便与我一起生活,直到二十年前,它们成年我才放归它们回到自然界,但是它们却依然听我的话。只要我吹响着群鸟之笛,它们无论在哪里都会立刻赶过来。今天,就由它们带着我们前往那老家伙的家吧。”老法拉解释道。接着便分配好位子,雷格斯顿自然与两大“魔女”坐一头,莱昂、老法拉、达克布莱克坐一头。坐定之后,老法拉一声呼喝,两头巨大的狮鹫长鸣一声冲天而起,直上云霄。

雷格斯顿不像娜娜与洛佳达到海级,拥有飞行技能,金翅火翼只能帮助他低空纵跃。他从未到过如此高空,也从未感受过这般刺激的高速飞行,看着一朵朵云彩从自己身边飞速划过,雷格斯顿感到似乎自己进入了一片梦境之中。呼吸都摒住,巨大的狮鹫长啸着,在高空翱翔。向着天边那最高的雪峰飞去,那里是它们的巢穴所在,也是法拉口中那老家伙的家所在。

飞行持续了数个小时,在巨大狮鹫的极速飞行之下,雷格斯顿也不知道行进了多远。他只感觉越来越冷。也离那无比高大的雪峰巅峰越来越近。直至最后,巨大狮鹫终于在老法拉的指挥之下降落在雪峰巅峰之下数百米的一处山体缝隙处。

众人在老法拉的带领下,顺着那山体缝隙向山峰深处行去,这缝隙向着山体内部延伸,越来越往下,似乎走入了雪峰中心地带。而山洞之中的气温也越来越高。周围岩体也越来越奇异。雷格斯顿甚至在其中看到了数块高品级势水宝石的矿体。

“这位大师还真会选地方,这里真是太隐秘了,如果没有大师您带路,没有那两头狮鹫,外人根本找不到。”雷格斯顿赞叹道。

“是啊。也都怪这老家伙脾气实在太坏,没有人愿意与他交往,所以这老家伙也越发孤僻,直至最后独自搬到了这里,当初这地方还是老夫帮他找到的。可这老家伙得了便宜还不领情,有几次我好心来看望他,还被他撵了出来。唉。希望今天这老家伙心情好点吧。”老法拉叹息道,听他说话的语气,似乎还是很关心他这位朋友。

众人顺着通道向前走去,逐渐走到深处,这里完全就是另一番景象,山洞之外白雪皑皑,可这里却是一片熔岩的世界,在雪峰深处是一片巨大的空洞,道路两旁数十米之下,全是滚滚岩浆,热气蒸腾而上,不断吹出火热的势水气息。那些火红的岩浆,全都是势水宝石化成,蕴含着强烈的势水能量。

水刻大师的房子建在洞穴最深处一块高高凸起的巨大岩柱之上。下面数百米处就是滚滚岩浆,雷格斯顿不禁担心,这万一要是哪天岩浆突然爆发,冲上来,那位大师不就直接成了烤乳猪吗?真想不通这水刻大师怎么会选这样的地方居住。

老法拉当先走在前面:“辛奇洛老兄,我是法拉兄弟,来看你啦!”

这时一个清脆的声音从另一处巨大岩柱上传来:“对不起,法拉前辈,师父出门去啦!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呢!”

众人都是一阵失望,雷格斯顿却心头狂跳,几乎兴奋地落下泪来,那声音,分明就是日夜思念,永难忘怀的她!

下一页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玄幻小说排行

    人气榜